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大战在即

    南越·万妖谷空域

  飞舟之上,天禅寺主持惠灵正带领一众修僧缓步走来。

  人群自觉让开一条道路。

  “木长老!”身边自有聪慧之人提示正愁眉不展的木赫海。

  木赫海侧过身,隐去脸上难色,带领门宗手下相迎天禅寺惠灵主持。

  两队人离着几步开外!木赫海及众对惠行江湖礼节。

  惠灵主持看了一眼木赫海微点头。随后看着遮天蔽日的乌云问道:“可有看出这是何方妖孽在作祟?”

  木赫海身冒巨汗,本想直起身子却弓的更低道:“不瞒大师,我等派了两批人次前后合计十六人去查探情况,只是,他们..至今,至今...未归。”!

  惠灵主持脸色变了变,正想训斥的时候,身边惠文大师附耳低语了几句。

  听完惠文话语,惠灵主持眉头紧皱上前几步,越过木赫海众人望着乌云忧伤道:“如果真是他,那也怪不得你们无能了。”

  木赫海直起身子,看着天禅寺惠明、惠义等人心道:“看来方才他们已经看出端倪,只是为何连我一舟之主也不肯告知呢?”木赫海正苦思冥想,惠义大师却不知何时来到他的近前。

  “木长老!”....

  惠义大师叫他第二声时他才回过神来。

  “何事?”木赫海本能反应回话。

  惠义看了一眼周遭微笑道:“可否借一步说话?”

  .....

  飞舟一高雅隔间中。

  木赫海长老拿起茶杯来到窗前。

  惠义提供的信息量太大,他还在消化。

  举杯欲饮茶,却发现杯里无水。

  他叹气道:“这事关全局,且说惠灵主持还是“天屿山”承选的《鸿天君主》之一,若惠灵主持有个....他停顿,没有言明其意接着道:“两大圣地怪罪下来,这后果是我派不能承担的。再说末将…”

  “你不必再说,这也是我师兄的意思。”惠义打断道。

  木赫海转回身,像是觉得自己听差了,疑惑补问了句。

  “确实是我师兄的意思。”惠义望着窗外再次答道。

  木赫海低头沉声道:“你们不阻止?”

  “他是一寺之主,我们那能阻止?再说,一方祖师的往事九域修者哪有人不知?这是他的心结,也是我派的耻辱!”

  木赫海良久没有说话。

  “如果不是惠灵主持劝你,你们也会留下是吧?”

  惠义笑了笑,没有回答。

  木赫海:“惠灵主持有几成胜算?”

  “五成!”惠义答道。

  “这是个很尴尬的数字!”木赫海说道。

  “如果我们全数离开,师兄有六成胜算。”惠义微笑道。

  木赫海表情终于舒展开来道:“总算听到一个好消息。”

  .....

  密林深处

  薇儿咦了一声问道:“这飞舟好像又驱动了?”

  “嗯,是。看这舟舰蓄聚之力,怕是要开驱飞舟的极限速度!”柳三回答道。

  “他们这是准备逃跑吗?”薇儿眨着大眼睛对柳三询问道。

  柳三思索片刻道:“知难而退,不是坏事。摔碎一个鸡蛋总比碎了一篮子鸡蛋好。”看着惠灵手持金杖虚空伫立,准备迎战姿态,柳三回答道。

  薇儿小脑袋一歪,她是想不通什么摔碎鸡蛋什么的,她关心的是输赢。她眯着笑看柳三。

  “冥是青胡妖帝麾下第一大将,一方大师耗尽半生佛力才把他封印在无妄深海。受阵法压制,其力自然大减。而惠灵主持入“归元”境界也不久。这两人对战....柳三知孙女想甚,说了他的分析。最后柳三也没有给予肯定的答案。

  “不说这惠灵,传说冥与一方那战打了有七天之久,虽然冥被封印在无妄海,而一方祖师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其一就是失去了成大乘佛尊的资格,也是天禅祖师创寺来唯一一个被《鸿天君主》拒之门外的四圣门主。”薇儿补充道。

  柳三微惊,随后他笑了笑道:“你还知道挺多的嘛!”

  “野史杂记虽有添油加醋的嫌疑。不过,这个一定是真的,给他们十个胆子,没那人敢戏弄圣地之名。”薇儿笑成月牙状道。

  柳三轻刮了她鼻子一下道:“你倒是不笨,这确实是真的。不过有一件事你是说错了!”

  “哦?什么事?”这话勾起薇儿的好奇心。

  “一方大师并没有被《鸿天君主》拒之门外,他是自己放弃了资格。时局而已,他知自大限将至,与其死在选“君主”位置上,还不如不去!外界恶传,他也置之不理,直到他驾鹤西去....”柳三沉声道。

  薇儿皱起眉头想了会道:“这有区别吗?”

  柳三从薇儿迷惑表情上移开,笑了笑看着天空。

  飞舟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惠灵主持周遭升起一股淡淡的金色佛光与虚空前方那一大团乌云形成两股力量互相抵御着。

  他看向在空中乱舞的佛袍微笑道:“当然有,很大很大的区别。”

  薇儿仔细想了想,还是不明白,她道:“反正我是理解不了一方那老和尚的做法,只是替他可惜而已。选九洲共主,得天屿山传承,改天历!何其荣耀门庭之事!怎能这么儿戏般弃之?”薇儿说的激情澎湃,倒有几分男子气概。

  柳三呵呵笑了几声道:“荣耀门庭自然是好事,不过也要有那个实力不是?当年道宗金治上人修为比另外七人高的不是一点点!”

  薇儿虽年纪尚幼,当然也知晓这一点。她道:“天治已近两百年,再过三百年后天屿山再次开启。如果还是道宗拿的“鸿天”,自然年号还是“天治”,失败自然不讲。我很不明白,这到底是谁规定的这场比试,意义又何在?只是激励后辈努力修炼?。”

  柳三听完不言语,良久他喃喃自道:“这就不是你们这个位面能接触到的事情了!天屿的传承也不是你们现阶段能理解的.....”

  薇儿见柳三闭口不说,想来问不出什么了。她转移话题道:“爷爷,你说下一届“鸿天君主”谁最有可能获得呢?”

  “各有千秋吧,还有几百年时间,变数很大,现在还说不上谁比谁好。”柳三回答道,随即他补充道:“你又不参加《百朝盛典》你关心这个干吗?

  一阵清风吹过,她长发前扬,叹气一声、拨开青丝朱唇微动....

  清风中,淡淡一句话入柳三耳里:“我想去看看!”。薇儿少了平时天真烂漫的脸色,语气中多了些坚毅。

  柳三难得也变得严肃,思索良久道:“等今天事过后我们再谈?”

  薇儿:“好!”

  .....

  沧澜·道灵山

  易天坤在前,余元秋在后。两人不慌不忙往下走着。

  吴屈、黄生泉在七层塔楼等立许久,见师兄下来,吴屈几步上前急忙问道:“易师兄,掌门师兄怎么说?”

  易天坤看了吴屈一眼,故意不理道:“黄师弟。”

  黄生泉小跑几步来到近前答应一声。

  “掌门师兄有令,速速召回在外历练内门弟子。命护法堂弟子联合外门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殿加强道灵城守卫,实行宵禁三月!”

  吴屈皱起眉头,连黄生泉都有些意外,他们对视一眼,实在猜不出掌门师兄的用意。

  易天坤知晓师弟们迷惑之处,未等吴屈开口问话他先抬手制止道:“师兄自有他的用意,我们做下属的执行就是。吴师弟,九洲域这几年又兴起不少门派,百朝盛典还有不足五年就要开启,你还是早日准备相关事宜吧!”

  ......

  “吴屈师弟性子急躁,此事他参与怕会生出许多不必要的事端!黄师弟中规中矩却缺少观大局的远虑,做事畏畏缩缩不果敢,事关几大圣门又牵扯到些势力门派,涉及道宗利益,怕是靠他争取不来的。”金珏上人背负双手在窗台沉寂许久。

  看着师兄举动,易天坤忽然有点明白徐师伯了。“明明知道一些事情,却不可干预!”想到这他道:“师兄,你就告诉我该怎么做吧!”

  良久……

  金珏上人长长叹口气道:“安排黄生泉守门派,吴屈师弟操办百朝盛典事宜,你与元秋三日后去趟落霞湖南岸。”

  “落霞湖?万妖谷那个?”易天坤挑起眉头迷惑的问。

  金珏点点头道:“只能说这么多了,事情能怎么样全凭天意了。你们见机行事吧!”金珏上人抬头望苍穹说不清的落寞。

  .....

  “唉?见机行事?”易天坤站在灵霄塔底台阶回想起掌门师兄的话语,他喃喃自语了句。

  跟着他身后的余元秋一直没有说话,此时他找准时机问道:“师尊,我们何时行动?”塔顶谈话余不在场,他只知受命随易师尊去办某些事,故此有这一问。

  “三日后我自会通知你,这几天你和师弟好好聚聚,估计这趟要耽误些日子的。”易天坤说了句废话,随意敷衍道。

  然而,余元秋接着又问了句废话。

  “就我们两个人?”

  易天坤本就心烦气躁,没想到他会继续追问。他有些气急看着这位修炼奇才,处事蠢才的余元秋,眯着眼狡诈的道:“不,不不...是道宗弟子尽处前去困龙岛缉拿妖贼!”

  “那太好了,那...”余元秋想说什么的,冷不丁看见黄生泉脸色怪笑看着自己,吴屈意味深长瞅着他。余元秋木纳也意识到了这话不对,把原想说的话吞了回去“哦”了一声底下了头,像个做错了事情害羞的小姑娘....

  黄生泉轻笑了两声道:“好了,师兄莫要再逗小辈了。此次出行事关重大,我也没有什么好送给你们的。”说着黄生泉从宽衣袖中掏出红、青两瓷花瓶道:“这红色瓷瓶有六颗凝魂丹,有保命之效。青色是八颗匿气丸,有回复气血隐去气息之效。”

  ......

  “凝魂丹、匿气丸、回神散、逆气丸、造化丹”这五类丹药可算是九域公认的顶级药品。

  天泓年间,剑仙派华长老在龙岭峡遭遇敌对势力三名同级别高手伏击。华长老虽比三人早三十年进入神魂境界,无奈对方人多势众,几个时辰后,华长老逐渐有些力不从心,身体也不同程度的受了些伤。反观三人中只有一人受了点轻伤。

  眼见华长老就要毙于三人剑下,忽的三人感觉华长老剑招猛的激进,空气啪啪爆裂,他萎靡不振剑招变得犀利刚烈。

  原本占尽优势的三人瞬间压力倍感!其中一人疏忽,稍微躲慢了些就被道刚猛剑招劈开了两半。另一人虽然躲开了攻势却扔下一个胳膊。未受伤那人见大势已去,带着重伤同门逃之夭夭。而华长老也不敢逗留这是非之地,修为全开终奔回山门。

  待华长老苏醒之后,剑仙派门主过事由。华长老将遭遇一一诉说,并告知服用了颗中品“凝魂丹”才会被反噬损了修为晕倒在山门口。

  比起长老性命,昂贵的药丹算甚?剑仙派门主没有怪罪,反是安慰了几句。

  ....

  这些事迹,这小辈自是不懂,余元秋双手接过两瓷瓶哦了一声,随随便便接了过去仍在了怀里。

  连送药的黄生泉都愣住了!“这..这药多难炼?失败率是多么高!耗时久不说,就这昂贵的九种药材、九域多少大门派能拿出来?!这小子就..就哦了一声?”黄生泉内心在咆哮!

  看着脸色如吃了苍蝇的黄师弟,这次怪笑的轮到易天坤了。

  吴屈压抑良久,这次既然笑的前仰后合,很失态。

  “榆木脑袋!”易天坤笑骂一声离开了。

  黄生泉手指余元秋你...你你结巴半天硬是没有骂出来,最后摇摇头离开了。

  虽和黄生泉有芥蒂,不过吴屈离开之前还是拍拍余元秋肩膀道:“这药异常珍贵,好好保存吧!”

  余元秋摸摸头哦了声,看着师尊门的举动,他确实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

  (未完待续)

第二十三章 大战在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