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九州、入道!

  第二章九州、入道!

  九州界,又称九州大陆。

  相传九州大陆在开天之初乃为一整块陆地,后无上大能将九州界一分为九,后经过时代的变迁,最终,九州大陆各自统一,也就是现在的九大帝国,国号以九大州定名为殇、瀚、宁、中、澜、宛、越、云、雷。

  九州分为三陆,北陆、东陆、西陆。北陆为殇州、瀚州、宁州。东陆为中州、澜州、宛州、越州。西陆为云州、雷州。每块大陆浩瀚无际,南部为无边海域。

  殇州位于北陆西部,向北是茫茫雪山冰原的寒冷大陆。北部为殇州高原,东起蛮古山脉,西至天池山脉,其中蛮古山脉为东陆最高部分。中部和东部地区地势趋于平缓,长期的剥蚀作用形成了数片广阔而起伏平缓的平原,其间分布有一些小山和丘陵。

  瀚州位于北陆中部,这里东连宁州,西接殇州,东部由极宽的天拓大江与中州隔开。

  宁州位于北陆最东部,州西部多为荒漠戈壁,宁州三面临海,众多破碎的丘陵一路连向虎皮山脉。极西端与瀚州间隔勾弋山,勾弋山高万仞,因为山峰终年积雪,云开雾散之际银光闪闪,又被称为”月亮山脉”,其主峰为北陆最高山。

  澜州位于东陆东块,此处东部临海,西接中州,南部与越州为邻。整个澜州形势如弓,销金河如弦横跨南北,东陆最高峰的擎梁山就架在弓脊上,是东陆平均海拔最高的地区,地堑性的中央低地把澜州分割为东北和西南两部。

  中州位于东陆的北块,中州南接宛州,东靠澜州,乃是东陆第一大州。

  ......

  雷州,在大陆最偏僻的地方,九州最西岸,偏南,两边临海。

  九州大陆,万族林立!帝国皇朝,宗派家族林林总总,数不胜数。

  其中九大帝国乃九州最顶尖的势力,其次为皇朝,王朝,这构成九州大体的势力阶级。宗派家族的势力混杂在其中,其有的势力不比九大帝国弱,传闻,还有九大宗派在九大帝国之上,守护着九州界。

  入夜,徐大石房间的灯光依旧亮着,灯光的来源是一块晶石镶嵌在一个器物上,使之发出光源。随着不断的阅读,徐大石的脑海中渐渐的勾勒出一幅地图,九州的地图!浩瀚无边,且让人敬畏!

  好不容易压住了心中的激动,徐大石慢慢平静下来,继续阅读,这令人敬畏的世界。

  天地之初,衍分六道,道无常,故有铭,铭曰,天地之始.....徐大石慢慢读者,猛地发现,九州杂记中的“道”篇,与道化经文一模一样,但是为何九州杂记文中会出现道化经文的内容!徐大石想不通。

  道,看得见,摸得着,感知得到。却也看不见,摸不着,感知不到。

  徐大石慢慢合上书,伸了个懒腰,把晶灯吹灭,缓缓的坐在床上,眉头紧锁,好似,在整理新的东西的时候,遇到了问题。这是徐大石的一个习惯,每天学到的东西,晚上都会慢慢再整理一遍,加深理解。徐大石尝试着按照书中的方式,感悟着对现在的他来说,却是看不见,摸不着的道,只能感受!

  徐大石对于道,依旧不知,应该怎么理解道的含义,或者,怎么入道。有的人穷其一生不知“道”为何物,有的人十天半个月,就已经入道,可知这云泥之别。

  徐大石不理解,就一遍一遍的背诵着道化经文,脑海中梳理着经文中描述的前后关系,尝试着理解每一个字的含义。

  又过了不知多长时间,徐大石慢慢的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身边的环境,忘记了一切,意识进入空灵的状态。

  他不知道的是,空气突然形成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流,带着黯淡的灰黄色,顺着徐大石的头顶,猛地窜入了他的身体,顺着身体的奇经八脉流动,好似一个顽皮的孩子,从头到脚,从前胸到后背的流窜,最后好似玩够了,慢慢的在徐大石丹田的位置停留下来,形成了一个淡黄色水滴。

  随着这道气流在身体里流动的时候,徐大石的全身随着这道灰黄色气流流动,身体也散发着暗淡的光泽。徐大石却承受在痛苦之中,从来没体验过的痛苦,虽在沉睡,喉咙却发出一声声嘶吼,声音很轻,却用尽了徐大石全身的力气。徐大石想努力的醒过来,却不论如何也做不到,好似困在一个死胡同。最终当那道气体在徐大石丹田的位置停留下来的时候,气流慢慢进行压缩,形成了一个水滴,徐大石全身的力气也最终用完,如同烂泥一样躺在床上死死睡去。

  一个时辰入道!

  “道”,就是道,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论书上如何形容,理解就是理解,不理解就是不理解。

  第二天清晨。徐大石是被吓醒的的,梦里有人朝着徐大石泼了一桶的污秽之物,再然后,徐大石被吓醒了。

  “啊!”清晨,一声尖叫响亮的声音,在徐家庄想起,直破云霄。

  当徐大石的几位叔叔听到这惨叫声,暗道一声不好,眼神中带着杀气,就见周边的空气扭动了一下,徐大石的院子瞬间出现了七八道身影。

  不过看到徐大石站在门口,大冬天的只穿着一条裤衩,胖乎乎的身体上糊着一层黑黑的东西,而且,散发着恶臭,八位叔叔看着徐大石委屈的表情,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然后又看着徐大石尴尬委屈的表情,不由得徐大石纷纷大笑起来。

  徐大石多委屈啊,自己只是睡了一觉做了一个梦而已,梦里竟然有人敢往小爷身上泼污秽之物,吓得小爷就使劲跑啊跑,但是,那只是梦啊。当然这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这一身乌黑黑的东西是怎么来的,害的自己在这几位叔叔的和下人面前又丢了面子。徐大石现在有种暴走的状态,红着眼睛,气喘吁吁的,他也顾不得,只穿了一条裤衩!

  “石头,你这是,掉进了泥塘里了?”二叔拿着一把扇子,轻轻的摇着,脸上虽然为了照顾徐大石的面子,没有露出嘲笑的嘴脸,但是笑眯眯的眼神却出卖了自己。其余几位叔叔却完全不给面子,一个个笑的面红耳赤的。

  平时这些无聊的人也没有啥乐子,而且徐大石每次都在他们面前装作小大人的样子,好不容易遇到徐大石发糗的事,怎么也得笑个过瘾再说,越看徐大石憋红的脸蛋以及肉肉的身体,就越忍不住发笑。

  笑着笑着,慢慢的就没了声音,只剩下徐大石粗重的喘气声,以及下人准备洗澡水的声音,徐大石的几位叔叔看着徐大石,表情越来越凝重,眼睛集体瞪的圆溜溜的,指着徐大石,嘴巴张的大大的却没发出声。

  “二哥,我,我没看错吧!这么点的小屁孩,他,他竟然......”

  “恩,没错,石头,入道了!”拿着扇子的中年人面色有点震惊,以及,惊喜。

  “握草!”徐大石的其余几位叔叔只用了这两个字表达了他们的情绪。

  “石头昨天还是普通人,以前没有接触修炼过道,你们,谁见过一夜入道的?谁见过这么小,而且还是在没人指点的情况下,入道的?”

  “我反正没见过,大哥以前就说过石头还太小,现在还不适合入道,等石头再大一点的时候,亲自指点石头,可谁知,石头竟然自己入道了!”

  “入道时候产生的第一道天气清气会在身体内顺着身体的奇经八脉,五脏六腑,把身体内的污秽之物排出体外,而且,不用我说,你们也感受到了,那道清气就在石头的体内,小腹的下方。”

  其余几位叔叔自然感受到了石头的不同,修道之人在入道的时候,会形成道种,也就是徐大石丹田内的那滴水滴,以后慢慢修炼的同时,也是根据道种来打下基础,当道种被破的时候,被破之人也会面临死亡。因为修道,就相当于是在道种外面,形成一层层的防御来抵御外界的侵袭,由此可见道种的重要性。

  当下人准备好洗澡水的时候,徐大石也顾不得几位叔叔的在场,猛地钻进去,实在受不了这气味。这货,有一点小小的洁癖。

  “老八,吩咐下去,今天府中见到的事情,谁敢说一个字......”说着,徐大石的二叔朝着喉咙轻轻一横。

  老八轻轻点了点头,抗着一把长刀,走了出去,老八的办事能力,二叔还是很放心的。这个事情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也太震撼了。虽然他们自信现在能保护好石头,但是,总不能一辈子保护,而且,苍蝇太多,也是很烦的。现在的石头太弱了,让他们自己出手的话,不用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把石头搞得渣渣都不剩。

  临走的时候,他们还在消化着这件事,然后派人通知徐素素,在客厅相见。谁知等他们到客厅的时候,徐素素早已喝茶等着了。

  “大嫂......”

  “行了别站着了,坐吧,你们要说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石头曾花了一天,应该是一晚上,就把道化经文背完了,而且,石头背诵的时候,隐隐有产生道印。我昨天把九州杂记给了石头,就是想看看石头的天赋有多强,没想到,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强很多!”

  “而且,石头的道种,可能还不同,不同在哪,我也说不清楚。”徐素素带着凝重的语气,对着徐大石的八个叔叔又抛下了一记重磅炸弹。

第二章 九州、入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