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外传

天河外传

白渔 著

仙侠
类型
2016.12.29
上架
2.15万
暂停(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回 风吹萍 杀机弥漫归途中

  诗曰:

  祝融南来鞭火龙,

  火旗焰焰烧天红。

  日轮当午凝不去,

  万国如在洪炉中。

  夏日炎炎,犹如置身在洪荒火炉之中,在神州大陆的西南域,更是湿热难耐。然而,不管它是寒冬还是酷暑,人世间都少不了那辛苦赶路之人。

  在那暑气升腾而有些扭曲的视线之中,一队人马自远方而来。及到近处,才见得是一队士兵护送着数辆马车。那些士兵俱都穿盔带甲,目不斜视,如此热天,却连一丝擦汗的多余动作都没有,使人不免感觉有一丝诡异!而道旁树林里也潜伏着一道道灰色身影,紧盯着那由远而近的车队,没有一丝的动作,静儿无声。

  在那马车之中,有一个身着淡黑衣的美少年端坐其中,正与坐在他对面的老者下棋。少年人长得一幅俊美相貌,剑眉星目,精神饱满,目光深邃,一身华贵的服饰,坐在那里,自有一股威势扑面而来。

  至于车中的老者,虽然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但其面对少年时,却无甚气势,神态略有一些恭敬。

  车马行进之中,那老者突然眉头一皱,双眼一眯,看向远方,旋即又放松下来。少年发现老者的动作,向老者问道:“陈老可是有什么话要说?”

  那陈老见得少年发问,放下手中的棋子,笑着说到:“殿下此番匆匆回京,不知所为何故啊?”

  “事儿倒是有一些,陈老可想要知道?”这被称为殿下的少年,名字叫做张侗,是这西南疆域南诏国皇族中人,其父张吉是当今的三皇子,封号宁王,而张侗也已加冠,亦有郡王封号。而这陈老却是三年前投奔而来,一番交谈,被张侗引为门下清客。

  张侗此番如此相问,却是对陈老的一种试探。要知道作为一个门客,平日里虽然好吃好喝,来去自由,但是一旦参与了主家权贵的机密之事,再想要离开,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而这些年来,张侗却是一直在封地内刻苦修炼,封地内的杂物琐事自有府中老人管理妥当,也就没有什么机会给他表现,更别说有机会纳个投名状啥的,所以一直游离在张侗手下核心圈子之外。而这番突发大事,却是人手不够用了,放着这么一个先天高手,虽然不知是否归心,但也不能闲着不用,因此就带在身边,若是可用,自然更好,若是心怀他意,自己也不是没有准备制衡他的手段。

  “殿下此番回京,可不怎么太平啊!”陈老正说着,突然,却是听到周边林中一阵“嗖,嗖,嗖”的声音,紧接着便听到几声惨叫,车厢上一阵“哆,哆”的箭矢入木的声音。

  马车外,一个威武将军大喝一声“结阵竖甲”。张侗打开车窗一丝缝隙,看到外面几个护卫车队的士兵已经倒在地上,整个身体直接被弩箭贯穿全身。还不等张侗再仔细查看,“嗖、嗖、嗖”又是一阵强劲的破空声从两边的树林子里传来。

  “公子小心,这是军中强弩。”车外的威武武将高喊一声。之所以这时称呼“公子”,一是显得亲近,二是虽然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但是仍然抱有一丝侥幸对面的来袭者不知道张侗的身份,若有万一好增加一丝生机。

  话音刚落,两边林中一声呐喊,一群灰衣蒙面的人马杀将出来。(说到这里不由得让人感慨连篇,而今那些电视剧中的反派人物,经常大白天的穿着一身黑色夜行衣,就出来当街行凶,你还要有多么的显眼啊!就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个坏人,而且等到逃跑的时候,人家一眼就能从人群中认出你来,多不安全啊!)

  两方人马霎时间战做一团,兵器挥舞,断肢横飞。看着外面的乱战,那陈老一副担心的样子,“殿下,敌人势大,不若我带你突围去吧!”说着,不等张侗反对,就携起张侗,一掌拍飞车壁,腾空而起,凌空挥掌击落飞身上来拦截的人,跃过交战双方,瞬间远去。而见得有人逃走,一部分灰衣人也反身追击而去。

  “陈伯翰,你干什么?”那威武武将见得这边情形,怒吼一声,手中长刀泛起白色光芒,“刀芒,入微高…”对面与其战斗良久的灰衣高手不待说完,就被一刀劈为两半。

  威武武将腾空而起,正待越过交战双方人群追去,下面两个灰衣人跃起手中刀剑交叉击来,与其硬撼一记,威武武将被迫无奈落了下来,待再看时,那陈老身影已经消失无踪了。欲要再追,突然间身形一顿,转而专心对敌,挥刀瞌飞击来的长刀。

  “布阵!”威武武将高喊一声,退到中央,其中一部分士兵身形闪动之间变化位置,列成阵势,那武将站在中心,左手掐诀,口中念念有声,众兵士亦是口中念念出声,身上盔甲泛起银光,再战起来,气势连成一片,兵器挥舞之间,以不可阻挡之势将对方敌人砍杀一片,而对面的灰衣劫匪,就连几个先天高手,也未能破开众兵士盔甲的防御,反而被连绵不绝的力量震的退了开去。

  转瞬间,场中形势翻转过来。无人注意之中,那战斗开始时藏于车下的赶车马夫,身形溶于地面,消失不见。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那陈伯翰携着张侗而去,不一会便到了几里之外,途中几次转换方向,及到天黑之时,方才找了一个山神庙停了下来。

  山神庙中有一些破旧,没有什么香火,想来是民间野祀。这山野之中,危机四伏,本就人烟稀少,似这等山间野庙,时日一久,稍有意外,便会荒废。

  那陈伯翰放下张侗,转过身来,向着庙外高声喝道:“后面的朋友跟了一路,何不现身一见!”

  张侗被携带了一路,多少有一些不适,便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打量了一眼这破旧庙宇,听得陈伯翰此言,未及言语,便见门外走进来一高一矮两个灰衣人。仔细一看,观其打扮,正是那道边林中的劫匪一伙。想来路上其他人都已经掉队,只有这两个先天武道高手追了上来。

  看着张侗和陈伯翰立于庙中,高个灰衣人开口喝道:“交出火灵芝,饶你们不死!”

  那陈伯翰扭头看了张侗一眼,对着两人说道:“就凭你们两个,也不想想,东西虽好,可也要有命拿?”

  张侗看着三人,没有言语。心中暗忖,这追来的两人不知道是那方势力对头,但从今天的举动来看,这陈伯翰也不是什么好人,早先投靠自己,也不知道是怀了什么目的。幸亏自己早有准备,否则今天必然讨不了好。

  高矮两人见此,知道靠言语动摇不了两人的心智,不复多言,悍然出手,手中长刀攻向陈伯翰上下两路,显然是有一套合击之术。而两人略过张侗,显然是看张侗年轻,不像是修为多高的样子,因此合力杀向陈伯翰,想要先拿下这个强敌。

  那陈伯翰见得长刀袭来,闪身躲向一侧,同时双掌泛红,一掌拍向长刀,一掌击向高个灰衣人。高个灰衣人挥拳对了一击,瞬间被震飞,撞在墙上跌落下来。而陈伯翰也趁势后退,拉开距离,避开矮个灰衣人的追击;欲要再上前动手,突觉掌心发麻,抬起右手一看,手掌红光已经褪去,掌心已变成黑色,显然是中了毒了。想来是被对方暗藏于手中的毒针刺到了。左手快速点击右臂穴位,防止毒素蔓延。

  看着追击而来的矮个灰衣人,陈伯翰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施开一路左手剑法,剑光笼罩矮个灰衣人,“当当当”一阵交击,两人身形便分了开来。再看时,那矮个灰衣人身上数道血箭喷射而出,轰然倒地。

  待到陈伯翰再要杀向高个灰衣人,却不见其踪影。张侗在旁倒是看的分明,那高个灰衣人被废了一臂,眼见不是对手,趁矮个灰衣人与陈伯翰相斗正酣之际,果断逃走了。

  陈伯翰追出庙外,望向四周不见高个灰衣人的踪迹,转回庙内,看着张侗,道:“不知是何等灵药,殿下拿出来让老夫鉴赏一番如何?”

白渔说
更新较慢,敬请谅解!

第一回 风吹萍 杀机弥漫归途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