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回 红尘劫 此恨绵绵无绝期

  今日的一番遭遇,比起以往十六年都要刺激,到了此时,张侗的心中已经静了下来,看着陈伯翰眼中暗含凶意,状作无奈的样子叹道:“哎,不想陈老竟然也对这火灵芝心生觊觎之心,如今连两大先天高手都不是陈老的对手,我自然不敢违逆,只是我心中还有一个疑问,陈老来到我门下三年,此番是临时起意,还是另有来历?”

  张侗此问,陈伯翰自然明白什么意思,依其本意,自然是拿下张侗强搜灵药,但是此时陈伯翰正在暗中运功逼毒,虽然张侗看着未入先天,一旦动手,也是一番麻烦,而且暗中还可能潜藏着一个受伤的先天高手,因此也乐的拖延一下时间。

  “两者都是,我的来历就不说了,今日面对灵药,显露了身份,原先有什么目的已经不重要了!”

  陈伯翰话音未落,庙外一道嘶哑苍老之声响起。

  “他不愿意说,我却是知道这陈老儿的来历,他本来叫做陈连祥,原是东方千里之外宝象国人士,只因少年时被未婚妻退婚,被邻里之间嘲笑,其内心又心胸狭窄,心中愤恨难平,将好好的拜火教武功给修炼成了魔功,从此变得穷凶极恶,在宝象国掀起一阵腥风血雨,更是奸杀妇女无数,闻其名可止小儿夜哭,后来突然间消声匿迹,听说是被宝象国护国大法师普度慈航降伏,因佛法难化其罪根,便给净了身,送入了宫中,没想到今儿竟然在这儿现了身!”

  伴随着话语声,从门外走进来一个老道,看其形象,鹤发童颜,一身太极道袍,简直就是一个标准的在世老神仙。然而陈伯翰看着他,却是满脸怒容,咬牙切齿的恨声道:“韩魁老魔,你怎么还不去死!”

  那韩魁老道听了也不生气,反而一脸笑容,将手中之物一抛,滚落在地上,仔细一看,正是那逃走的高个灰衣人的头颅。原本这高个灰衣人受伤逃遁也算果决,不想还是被削了首级,死在了这韩魁手中。

  张侗见得如此,知道这老道也不是善于之辈,欲要开口,那韩魁却先道:“陈老儿,你就是得到了这七彩火灵芝,突破境界练成了先天罡气,也报不了仇了,我如今已经炼成了灵魂出窍,我姐姐更是凝煞成功,只待合了天罡之气,就能冲击金丹,还不如让给我,也算你一份心意,我心情一好,说不定会留你一条小命!”

  张侗听得此话,不由无语,今天一个个的都不把自己放在眼中,但是不待发出心中的呐喊,那陈伯翰就怒声道:“你韩魁老魔炼得天魔大法,岂会心生善念,我今天就是死无全尸,你也别想好过!”

  你道为何,原来这韩魁的姐姐就是这陈伯翰曾经的未婚妻,其舍了陈伯翰另嫁他人,只因现在的夫君有一个元神老祖,能学得长生大法。而这位元神老祖,实际上是魔门天魔道一位大能,如今就是这韩魁也拜在其门下,所以其完全不把这陈伯翰放在心上,一副游戏人间之态。

  而陈伯翰面对这给自己带来奇耻大辱的韩家之人,自然欲杀之而后快,可惜自己辛苦修炼几十年,也未能报得了仇,反而落了个邪魔的名声,不得已而东躲西藏。

  韩魁老道听得陈伯翰话语,还是笑呵呵的模样,面对陈伯翰的愤怒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要是有胆子,怎么还不动手?”

  这陈伯翰色厉而内荏,面对这个比自己高出一个境界的宿敌,根本不敢主动出手。此时实际上已经心生退意,只是没有逃脱的把握,一时不敢行动,待的要再放两句狠话,一旁旁观良久的张侗却先趁机插言出声。“两位,我能否问一句,你们为何都如此确信那火灵芝一定在我身上?竟然引得这么多路人马追击抢夺!”

  听得张侗此问,那韩魁老道也不嫌烦,还是笑呵呵的,出声回道:“这也没什么不可说的,你家老祖长青子迟迟不能成就元神,寿元将尽,最近几年一直寻找灵药意欲炼制延寿灵丹,在这西南疆域的大能耳中都是人所共知。此番七彩火灵芝这等炼制延寿灵丹的主药在这南诏国现世,必然会被送往京师献给那长青子,那些大能人物被阻拦出不了手,我们这些后辈就受命潜入进来抢夺破坏,其实我们也不知道那灵药在那一路人马手中,所以如今各路运送灵药的队伍都有高手拦截。其实在不在你身上都无所谓,待擒住了你,自然知道在不在你这。”

  张侗听了一阵无语,心里郁闷了一下,转而问道:“若是不在我这呢?可否放我一条生路?”

  那韩魁老道摇了摇头道:“当然不行了,我觉得吧,既然已经结了仇,还是都死了比较好。”

  “那他呢?”张侗指向陈伯翰,又问了一句,“你们俩之间好似也有一段深仇大恨,想必今日也是不会放过他了吧?”张侗却是没话找话,又故意转移注意,挑拨仇恨。

  那韩魁老道看了一眼陈伯翰,嘴角一哂,笑道:“这陈老儿开始时是我斗不过他,我避着他,待我修行有成,这陈老儿又藏的太好,我找不到他,此番既然遇到了,自然是顺手除了了事!”

  那陈伯翰听得此话,思及如今的生死危机,又有旧日心头大恨,竟决然的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拿在了手中的一颗红色丹药呑入口中,眨眼间全身皮肤变得通红,手中长剑泛起红光,猛地向那韩魁老道攻去。

  而那韩魁老道,也没有想到一番话语,竟然激得陈伯翰起了拼死之心,眼见得长剑攻来,身形向后急退,右手从袖中闪出一柄短剑,挥剑荡开陈伯翰的长剑,左手掐诀,泛起一道黑光,黑光脱手而出打向陈伯翰,咫尺之间不容躲闪,黑光正中陈伯翰的身上。

  陈伯翰中了黑光,一时间竟然怔在了原地,眼神迷离。韩魁老道退到山神庙门口,见得陈伯翰中了自己的法术,没有追来,左手掐诀,口中念咒,手中之剑泛起黑光,手扬起剑来就要飞射而出,竟然是一把飞剑。

  另一边的张侗见得陈伯翰中了黑光怔在了原地,动念之间念头转动,明白那韩魁修为更高,更加危险,而且那陈伯翰一直都在自己的控制之中,自己必须相助陈伯翰对付那韩魁老道。念生手动,从袖中滑落一个木偶落在左手,右手闪现一根金针,猛地刺向木偶一处穴位。说时迟那时快,黑色短剑飞来,张侗的金针也刺中木偶,陈伯翰精神一震,见得飞来的飞剑,挥起手中长剑荡开黑色飞剑,复又挺剑猛冲向韩魁老道。

  那韩魁不想陈伯翰竟然挣脱了自己的天魔幻法,见得陈伯翰攻来,来不及指挥飞剑回救,左手再次泛起黑光打向陈伯翰,右手拿起一直插在腰间的拂尘,挥动之间泛起青光,迎向陈伯翰的长剑。

  陈伯翰挥剑迎向黑光,剑身穿过黑光而黑光不散,黑光再次打中陈伯翰,但这次陈伯翰眼中闪动红光,竟是没有受到作用,继续挺剑击向韩魁老道。

  虽然出乎韩魁老道的意料,但是来不及思考,手中拂尘迎向陈伯翰的长剑,同时身形再次向后急退。

  韩魁老道刚刚退出门口,不想门口外从地下猛地钻出一道身影,两掌击中韩魁老道的后背,一阵骨裂之声。背后两掌的巨力超乎韩魁老道的想象,伴随着剧痛身体被击的向前飞去,迎向陈伯翰的长剑,潜意识间挥动拂尘抵挡,但是身受重击,剧痛分散意识,控制不住真气涣散,陈伯翰的长剑破开拂尘刺中韩魁老道的胸间,剑气爆发间五脏六腑被绞的粉碎。

  陈伯翰撒开手中长剑抽身后退,“韩魁老魔,你终究还是死在了我的手中,我终有一天要将你们韩家满门诛绝,你就在地下等着他们吧!哈哈哈哈哈!”一阵哈哈大笑,尽显癫狂之态。

第二回 红尘劫 此恨绵绵无绝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