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回 忆往生 前尘往事俱云烟

  登州城西南有山,立青水河之畔,因其形如老牛伏地,故唤作‘伏牛山’。传言上古年间,有仙神在此降伏牛妖,牛妖死而化作伏牛山。

  伏牛山山势起伏,绵延数里。循山麓野径而入,行十数里,有一谷坳,掩映老树怀中,终年人迹罕至。

  这日晌午,从山谷中走出两道身影,作猎户打扮,待细看,正是消失多日的张侗与端木苍两人。出的谷来,上的山间,看见半坡之上有一间木屋,端木苍对张侗说道:“公子,我们日夜潜行数日,离京城日近,且在此处休息一下吧,待到明日,再行赶路!”

  张侗听得提议,也不反对,“好吧!”到了木屋,却没有发现什么人在,进入一看,极为简陋,像是山间猎户建立用于狩猎晚归而过夜之用。

  “公子且休息一下,我到周围查看一番,顺便打点猎物来!”端木苍说道。张侗“嗯”了一声算是回应,端木苍就身形溶于地面,遁地而去。

  一番忙碌自不必细说,待吃了些饮食,就去歇息了。到了夜间,张侗醒来,发现端木苍还守卫在木屋之中,便道:“你也多日未眠,也去睡一觉吧,我已睡醒,下半夜我来警戒!”

  端木苍应了声“是”,又道:“公子可要再吃一点东西,罐里煮的食物一直给热着?”

  “你且去休息吧,我自己来。”张侗又吃了些煮肉,端木苍已去睡了,张侗拿出一件白袍,就着火光看了起来,上面满是血字,正是从那韩魁老道处得来的两篇道书。仔细读来,深奥而晦涩难懂,待得看完,不由陷入沉思。

  两篇道书上各有千余字,但却博大精深,一篇是佛门开悟九识,凝炼金身的法门,另一篇却是魔道练气吐纳的功法,但是只到金丹期,没了后面的功法,倒是记载了不少魔门阴邪法术。

  对于这等不经验证的功法,虽然看着不假,但张侗也不会直接修炼,且不说这一世家传的《青木食气诀》直通元神,暗中还有前世得来的符箓派长生大法。

  说来令人难以置信,这张侗竟是一个开启了宿慧的人。在上一世,其本也是一个平凡之人,也会和平常人一样上学、工作、结婚、生子、老去,完成一生的循环。

  不想天降机缘,一枚玉符改变了张侗的一生。

  张侗得到的这枚玉符,是一个宋代修士的本命金符,上面记载了符箓派分支天心派的传承。当年这名叫做赵显的人,本是天心派五代弟子臣天信的弟子,其人天纵之资,修炼了几十年,便寄托符篆成就长生中人,却因参与了北宋末年金人南侵的浩劫,在与人争斗中身受重伤,本命金符更是受损而威能大减。而在重伤垂死,即将坐化之际,因心有不甘,便将一生记忆凝于自己的本命金符之中,以期同门或得到传承之人将来接引其轮回之身重修大道。不想再次现世,却是几百年之后了!

  而说起这天心派,本是符箓三宗分衍的支派之一。创始于北宋,流传至元代。天心派肇始于北宋道士饶洞天,被称作“天心初祖”。至北宋末、南宋初,有道士路时中者,以传天心正法名于世。他编有《无上玄元三天玉堂大法》《无上三天玉堂正宗高奔内景玉书》二书。南宋末期又有廖守真传行天心法。在元代,又有雷时中(1221~1295)传天心道法。雷时中所传的天心法,不再称所传之教为“天心正法”,而称“混元六天如意道法”,是宋代天心派所分衍的又一个支派。

  而张侗所得的就是四支天心道派中的“天心初祖”饶洞天的传承,其所传《上清北极天心正法》侧重符印,只传天罡大圣、黑煞、三光等三符,又有北极驱邪院、都天大法主等二印,一法传承五条通天长生之路。

  张侗得到的就是一枚三光符,这三光符,即是长生凭依,可以倚之施展法术,护身卫道,又能吸收日月星三光,凝聚三光神水。

  而这“三光神水”,乃是采集日月星三光凝聚而成的一种神物。分散开来,三光神水分别化为“金色的日光神水、白色的月光神水、紫色的星光神水”,更有消融元神,磨肉蚀骨的强大力量。

  但是!金色的日光神水、白色的月光神水、紫色的星光神水一旦合三为一,就是淬炼肉身元神疗伤上品。

  更有神话传说,说这三光神水,乃是存在于“八宝琉璃瓶”中,为元始天尊所有,是洪荒第一的疗伤圣药!

  而这三光符,每月便能凝聚三滴三光神水。

  当年张侗获得符中传承记忆,凭着这三光符淬炼肉身,依法练气搬运,更是搜集道藏解读参悟大道法意,炼成神通,能施展符篆法术。然而未逍遥了几年,便在一次探索一处地底迷宫时,不明缘由的就失去了意识,待得醒来,已重生在这方世界,化作一个新生婴儿,而那三光符也伴生于体内。

  这番际遇,不仅没有让张侗感到半分重生的喜悦,反而只觉得无尽的危险环绕在自己的周围。

  因为张侗也知道,仅凭这枚受损的三光符是没有转世重生之能的;而凭自己的道法修为,更是做不到历轮回而意识不灭。

  但是面对这充满诡异的轮回新生,这一世生存于世的真实而清晰的感觉,却也只能相信自己真的重生了。自己可以做的,唯有勤修道法,以应对那不知是否存在的危险!

  如此这般,待身体稍稍长大,张侗便开始以这三光符凝聚的三光神水淬炼肉身,依着吐纳功法,练气搬运,又有着三光符封住的新生胎儿一口先天之气,未过几年,便完成筑基,奠定道基,成道家先天之境。自此勤修法力,重练己身。待到此时,已修到炼气化神之境,如同这方世界道门的通神期。

  至于先前被那陈伯翰等人轻视,只因这门前世道家筑基之法不同于此方世界以武道锻体成就先天。张侗所谓的筑得道基,只是命返先天,如新生胎儿,从此有了可以修炼道法练气的条件,对于具体的修为境界却是没有多大的提升。即使如今张侗的练气修为堪比通神期,但是肉身体魄比起这方世界的普通后天武者都有所不如。陈伯翰等那几人见得张侗肉身松弛,年纪又轻,下意识的就认为张侗修为不高,又看不破张侗的练气修为,都没有先对付张侗,反而被张侗捡了个便宜。

  此方世界的道门修士,自然也有那天赋异禀之辈,天生就能练气修道;更有那灌顶洗髓之法,可以让人筑就道基,直接就能修炼道法,但非是至亲后辈,对于那些普通的弟子,又有那个愿意浪费法力和天材地宝呢?因此对于绝大多数求道者来说,要想修道长生,却是多了有许多关隘。

  对于这方世界的修士来说,若要修道炼气,第一步须有锻体之法,待得肉身强大,达到锻体巅峰,精气圆满,内气自生;此时就到了第二步,需要寻找获得武道功法,以种种呼吸吐纳搬运内气之法,炼精化气内壮己身;等到内气即厚,就到了第三步,此时需要打通大小周天经脉,达到后天巅峰。

  此时若是能更进一步,打通体内天地之桥,便可使自身元气与天地灵气相合,吸收天地灵气炼成先天真气,成就武道“先天”境界。到了此时,才算圆满,能使人延寿至肉体凡胎之极限,满一百五十年。从此可以开始修炼道法,观想通神,凝煞炼罡,调和龙虎,成就金丹元神,追求长生之道。

  求道难,难于上青天。先天一关,就堵住了绝大多数的求道者,而即使能够成就先天的,又因个人资质不同、修行法门不同、财富资源多寡,大抵需耗时十年至一甲子光阴不等,才能突破先天;而尤其是先天一关,积累元气、打通经脉快慢还在其次,更需机缘、悟性,资质平平的修行之辈,往往在这个关卡耽上一生。

  而那寻常平民百姓,和那江湖中的武林人士,不说难获高深的修行法门,更是忙于生计和诸般争气斗狠,天长日久,身体积累各种暗伤,当中九成九的都要止步于此,待寿限到了便也与常人一般化作黄土归于大地,与道无缘。

  ……

  而对于身怀符道传承的张侗来说,自是不必这般以武道之法筑得道基再求长生法,但是张侗也不会轻视这方世界求道之人的智慧。

  这金丹重纯,要纯心、纯意、纯气。而符箓重诚,则需诚于天地、诚于鬼神、诚于己身。

  盖因符箓乃是已凡躯微弱法力驾驭天地鬼神之沛然大力,若心不诚,必将遭受反噬。甚至百年道行,一朝功散。

  这一点却是没有金丹一派力量自有、不假外物来的逍遥自在。

  不过符箓派道法也不是没有解决之法,符箓派先贤人物融合练气之法,只要能破妄还真,炼成一枚符篆将真灵寄托其上,成就本命金符,就可如元神一般作为长生凭依,继续追寻长生大道。

  如同张侗现在这般,若是能通晓世间万物奥义,参透大道法意,悟道还真,祭炼一枚符篆或者符印,将真灵寄托于其上,立时就能成就长生中人。

  只是不说悟道破妄的艰难,就是这赵显当年也只是刚刚炼成金符,成就长生,但是却没有后续之法,因此这门符箓派传承,得长生易,要得永生,实在是前路不明。

  就是后来张侗查遍了道藏,也只有一些道书经文和一些普通符法咒语,难以参悟出修行之法。只是有了这枚三光符和赵显一生的传承记忆,再修这门符箓派长生大法,对于张侗来说,却是最容易入道,因此就作为临时修行之法,和最后的选择。但想要长生世间,永生不死,还需另寻修行道路。

  而这一世家传的《青木食气诀》,说是直通元神,但也未见得哪个真的炼成,就是老祖长青子,也卡在了元神之前。

  ……

  张侗正沉思之间,突然听得远方传来一阵“嘤嘤”哭声,伴随着脚步声,由远而近。

  端木苍也闻声惊醒,在这深山老林,听着这夜半哭声,只觉一股恐怖之气迎面笼罩而来。

第四回 忆往生 前尘往事俱云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