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回 杀生劫 魔威滔天夜行凶

  夜月西斜,星辉满天。

  自古以来仙家斗法,瞬息之间可判吉凶,于飘渺歌声之中,端木苍无声无息的就受了暗算,就此身死道消。

  数道黑丝从端木苍体内钻出,向着张侗游来,眼看着即将近身,床上的王二牛发出“嗯”的一声疼哼,却原来是端木苍原本坐于王二牛身侧,身死之后肉身松散歪倒压疼了正一无所知安心睡觉的王二牛,睡梦中感到重压不适发出呻吟声。

  就是这一丝异响,使张侗从迷人歌声之中惊醒过来,感到刚才身边的异常,手中飞剑泛起青光护住周身,接着那些黑丝就撞了上来。张侗看着这些黑丝,不由得一惊,惊呼道:“黑眚丝。”张侗得了韩魁老道的天魔道传承,却是认出了这些黑丝来历。

  在古代,人们称谓五行水气而生的灾祸为“眚”。因为五行中水为黑色,故称“黑眚”。而这“黑眚丝”就是以被水淹死的人兽生魂(俗称水鬼)和地煞阴气祭炼而成,祭炼大成,每一条黑眚丝都相当于一件法宝,能产生灵智,吞噬灵魂血肉成长,比之那韩魁的拂尘上的“黑煞丝”还要邪恶。

  宋蔡绦《铁围山丛谈》卷三中载:“洛阳古都素号多怪,宣和年间,忽有异物如人得黑,遇暮夜辄出犯人,相传谓掠食人家小儿……此五行志中所谓黑眚者是也。”这其中说的其实就是“黑眚丝”。

  见得这等魔道邪物,张侗也不敢以身犯险,张口吐出一枚玉符,玉符在空中轻轻一震,一滴白色月光神水化作水雾笼罩四周。黑丝正游离于四周,欲破入剑光,被水雾一沾,即开始溶解,逢此异变,黑丝挣扎着想要逃离,但确是为时已晚,很快就消融无踪了。

  黑丝一消失,那林间惑神歌声也就停了。一时之间周围又陷入了安静之中,但是张侗却是如临大敌,不及查看端木苍与王二牛的情况,就取出数枚符篆一一激发,加持己身。

  刚才的飘渺歌声,是魔道一门音类法术,名字叫做'阿修罗秘魔秘音',此音为淫艳乐歌之声,专门摄人心神,听之令人昏迷。魔门之中的天魔道和阴魂道修士多有修炼此法,加上刚才来袭的“黑眚丝”,看着这种种魔道手段,也不知是那方魔道修士潜伏于四周?

  四周寂静无声,不知道敌人实力如何,潜伏于何处,张侗也不敢随便闯出去,等了一会,不见动静,正欲查看一下端木苍的情况,突然间发现木屋之外,有一丝丝阴气冲天而起,向着木屋汇聚而来。

  张侗缓缓站起身,将飞剑拿在手中。看着空气中的阴气,又拿出一些符篆,掐诀施法打入四周,布下一道防御阵法,做好防备。

  “不知是哪位魔门道友在此,张侗有失远迎,可否现身一见?”张侗打量着四周,看着那一道道冲天阴气,心中思量:此地并非阴煞之地,这阴气如此浓郁,必是成了气候的鬼物,八成是阴魂道的修士。

  “嘎嘎嘎嘎、嘎嘎”虚空之中传来一阵的怪笑,下一刻却见阴气晃动,天空一阵变换,阴气笼罩夜幕,霎时间天地暗了下来,漆黑如墨,再也不见半点光亮。

  “张家小儿,本座已经在此等侯你多时了,交出灵药,饶你不死,否则今夜就是你应劫之日!”见得张侗出声,虚空中传来沙哑之音,一道道黑色的阴气冲天而起,不断在虚空之中积蓄。

  张侗眼见得四周变化,不断打量着空中翻滚的阴气,心中暗忖:又是一个来抢夺灵药的敌人,也不知他是如何追踪而来,看四周阴气汇聚黑幕遮天,此地怕是已经被阵法笼罩,封锁了周边虚空,如今除非破掉阵法,否则怕是出不去了,既然请将不行,就得激将了。

  “区区鬼物,安能奈我何,还不报上名来,免得死后墓碑上连个名字都没有?”张侗冷声喝道,同时打量四周大阵,想要看看有什么破绽。

  “哼!好狂妄的小娃娃,不知自己有个几斤几两,胆敢如此目中无人,且让你尝尝我这九子母玄天阴魔大阵的厉害!”虚空中的声音刚落,就见黑暗中无数道影影绰绰的黑影不断在云雾中舞动,向着木屋汇聚而来。

  张侗也未想到这个魔头心性如此坚韧,说动手就动手,但是面对这些阴气冲天的鬼物,却也没有多少惧意,活人尚且能杀,更何况是死后剩下的鬼魂了。

  鬼是什么?。

  人死之后,没有了肉身,只剩下虚无缥缈的灵魂,机缘巧合之下未消散于天地之间而留存了下来,就成为鬼。要是人死后的鬼魂真有那么厉害,那么那些被杀枉死之人,都可以化身为鬼杀死对方报仇,这世间怎么还会有那么多的恶人逍遥法外呢?

  其实普通的孤魂野鬼,比活人强不了多少,就是一个身体健康的普通人,这些鬼物都不能近身。所以各地流传的神秘附体事件中,被鬼上身的多是老人和孩子,而少见于成年人。

  至于那些能伤人的鬼物,不知道需要苦修几百年,凝炼到一定程度,才可以与活人一较高下。

  “九子母玄天阴魔大阵,鬼属阴,应以阳火克之。”张侗心中动念,拿出九枚符篆,手中掐了法诀,法力涌动,一瞬间一道符咒泛起光芒,下一刻那符篆化作一条火龙腾空而起,带着滚滚的烈焰撞破大门,向着外面那无尽的黑暗冲去。

  “吱吱吱!”。

  周边传来阵阵厉鬼被焚烧惨叫之声音,外面的黑雾瞬间被火龙符打穿一个通道。烈火堂堂正正,本身就具有破除阴邪的作用,遇到满是阴气的厉鬼,自是杀得飞快。看着符篆建功,张侗一一催发剩下的八枚符篆,霎时间八条火龙冲入黑暗之中,搏杀厉鬼。

  只是这九子母玄天阴魔大阵很是不凡,但见那黑幕中似乎有无穷厉鬼,越来愈多的厉鬼飞了出来,那九子母玄天阴魔大阵大阵在源源不断的吸纳着周围方圆百里的阴气,而火龙力量终有尽时,不过一会,就被无尽厉鬼湮灭,四周阴气汇聚,不一会就再次将漏洞堵住。

  “居然是符篆,看来本座小瞧你了。”黑暗中传来一阵惊讶之音。

  “不过你也别痴心妄想了,我这九子母玄天阴魔大阵,乃是上古大阵,具有无穷威能,有无穷恶鬼蕴含其中,此阵一成遮天蔽日,可以将方圆千百里内的阴气鬼气汇聚而来,增加九子母玄天阴魔大阵的威力,乖乖的交出灵药,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黑暗之中的声音接着说道。

  “难缠!”张侗心中暗道,既然号称九子母玄天阴魔大阵,怕是有子母阴鬼,这一道火龙符怕是连布阵的子母阴鬼阵眼都没有碰到。

  眼见得厉鬼蜂拥而至,危机来临,张侗也不由得有一丝焦急,暗自一狠心,张侗拿出一枚黑色符篆和一把铜钱编成的七星剑,张侗左手掐诀持符,右手持剑,步罡踏斗,口中念咒,大喝一声“疾!”只见天空中一道星光被铜钱剑接引而下,冲破黑幕降落在黑色符篆之上,黑色符篆腾空而起,撞破屋顶悬于空中。

  而此时,蜂拥而至的厉鬼也磨灭了加持于木屋之上的防护符篆,破门而入……

白渔说
更新较慢,敬请谅解!

第六回 杀生劫 魔威滔天夜行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