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影皇与林后

  走进宫门就有人抬了轿子停在他们面前了,乐初见像孩子一样开心“哇,可以做轿子啊,太好了,我还是第一次做呢。”说完却见云锦风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好像他的眼神告诉她一个字“土”。乐初见才不管他的表情,自己先看中了一辆紫色的轿子坐了进去,所谓眼不见心不烦。云锦风也坐了另一辆青色的轿子,轿子开始慢慢的抬起向着龙轩宫出发了,龙轩宫是影皇与林后住的寝宫。掀开轿帘,乐初见才仔细瞧了瞧轿夫的打扮,受电视剧影响她自以为抬轿的是太监。可怎么看也不像电视剧里的太监,倒像侍卫。看来这里和书里的古代不太一样嘛。坐在轿子里好奇的看这宫里的景象,乐初见不由得感叹,还真是大呀,都已经走了十几分钟的样子,路过了不少宫殿,还有花园,还没到,索性不看了。睡一小会再说。过了一会儿轿子停在了龙轩宫门口,云锦风下轿了却没见乐初见下来,遂走过去掀开了她的轿帘,只见乐初见睡得正香,他压着心里的火叫她,可连续叫了几声都没答应。于是他让轿夫抬起轿子,抬到离地面大概一尺高的时候,让轿夫一起松手。只听见“砰”的一声轿子就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乐初见也被巨大的颠簸惊醒了,睁开眼便看见一张带着怒气的脸。她还有些不明所以。就听云锦风压着声音说:“到了。”她听的出他生气了,忙说:“对不起,我昨天没睡好。我下来了。”云锦风还是给她一个不屑的眼神。意思就是“麻烦”。又冷冷的说一句“跟我来。”乐初见自知理亏,就乖乖的跟着云锦风进了龙轩宫。刚一进去就不断的听见参见锦殿下的声音。这里的仆人还真多,走进正宫门口就一个老仆人迎了上来:“参见锦殿下,皇上已经等候你多时了。”云锦风进入房内,就对着一个卧病在床的人跪安,“参见父皇,母后。”乐初见也跟着行礼。起身看清了卧床的人,脸色苍白,轮廓清晰,眉目间透着些霸气乐初见只觉得他虽然生病了依旧给人强大的气场。床边一个女子身穿紫色华服,嘴角含笑,柳叶弯眉,面如桃花。透着成熟与温婉。再看云锦风他已经脱了面具,原来他的轮廓像他爹,都像刀刻的一样,但不怎么像他母亲。林后扶着影皇坐起说:“她就是乐初见,是我们要找的人?”

  “是的。父皇,她的确非这个世界的人。”云锦风回道。

  影皇打量着乐初见似乎想从她身上看出点什么痕迹:“姑娘,你是怎么到这个世界来的?”

  乐初见被看得心慌,恭敬的回道:“回皇上,我是因为一条项链来到这里的。”

  影皇有些怀疑:“是吗?可否给我看一下你的项链。”

  “可以。”乐初见取下项链呈给了影皇,影皇示意林后,林后便从一个锦盒里拿出一张图,对着图他又看了看项链,看得那样仔细,眼神由专注变得明亮起来,随后他突然笑了起来:“看来你真是我们要找的人。”

  乐初见根本听不懂他说的什么。手攥着衣袖,有些许忐忑。影皇看她不自在的样子,便让她自己看图。乐初见恭敬的接过图,乍一看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这就是一副背影图。画的背景是一片枫树林,蜿蜒的小路铺满了红色的枫叶,画上一个身穿紫色纱裙的女子背影落寞,长发轻飘,衣袂飞舞,但她在看到女子手里的东西时感到惊愕。因为女子的手里有一条项链,虽然画的小,但图案却很清晰,这不就是让自己穿越过来的项链吗?

  “她手上的项链竟跟我的一模一样。”初见不由得感叹。

  影王看乐初见不明白,解释道:“是啊,这副画是国师画的,他是个预言家,你就是我们要找的画中人。”

  乐初见听见预言家这三个字变得兴奋起来,心里想“预言家,他能预料我来这个世界,那也说不定能预料我可不可以回去。”于是开口:“预言家,那我能见见他吗?”

  “国师闭关了,要见他,恐怕要七个月过后了。”影王回答道。

  “啊,这么久”初见有些失望。

  王后看出了初见的失望岔开话题“乐姑娘,今日进宫,就多住些时日吧,我也许久没有见过锦风了,想与他说说话。”

  乐初见还不待回答,云锦风就已经答应了“好,我也想这次多陪陪父皇母后。”乐初见有些无奈的看向云锦风,用眼神诉说着不愿意。还是只换来云锦风一副我说了算的表情。

  林后也挺高兴:“好,承德,你去安排一下乐姑娘的住所。”

  “是”乐初见看向声音发出的源头,原来在门口迎接他们的老仆人叫承德。老仆人带着其他人已经退下了屋子就只剩下他们四个人了。

  影皇看向林后点点头,林后眼睛眨了一下,轻轻为影王捋了一下被子。微笑着起身走到乐初见身旁,拉着她的手说:“乐姑娘,我带你去皇宫逛逛吧。”乐初见明白,影皇肯定有话对云锦风说,自然知道要回避,轻轻欠了一下身子回答林后:“好,我也想看看皇宫什么样呢。”说完便随林后一同出去了。

第六章 影皇与林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