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针锋相对

  他怎么会在这里,惨了,她的第一反应哪里还有什么有缘人。赶紧跑。可没跑两步手就被抓住了:“你往那里跑啊。”

  乐初见挣扎未果,只能乖乖认错:“今天是花灯节,我就想来看看。”

  云锦风故意压低声音:“我不是说过让你别出府吗?这是你第二次不听我的命令了。”

  乐初见不敢看他:“我,我。”

  “放开她”突然听见一个熟悉的男声。

  二人同时看向声音的源头,乐初见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木公子。”

  木欻语气坚定:“请放开她。”

  云锦风看着他,他能感觉到他的气场,看来此人不容小觑。仔细一看才发现他与乐初见竟然穿得是一样的衣服?这个认知让他莫名的火大。

  云锦风满脸不屑:“你是谁,我凭什么放开。”

  “我们刚认识,但你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

  “哦,乐初见,你说,我在欺负你吗?”

  乐初见明显听出他话里的不容拒绝,手被他抓得生疼:“你先放开我再说,我手疼。”

  木欻一听乐初见说手疼,直接抓着云锦风的手臂让他松开,虽然看起来没用力,其实他们两个已经各自较量了起来,他们互不相让,云锦风松了乐初见的手,另一只手抓着木欻的手腕,乐初见感觉周围的气压突然变得强起来,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他们这样僵持了一分钟后果然动起手来。乐初见根本看不清他们的手,就看见他们飞身到了河面,如蜻蜓点水般以花灯为支点,岸边的人看河面上有两人立于花灯之上而灯却不灭,大感神奇被吸引了过来。只要他们手一挥就见河面的水就像炸开一样,可偏偏不会浇灭花灯,花灯晃动的厉害,河水不断的被炸开,最后河中心竟形成一个漩涡,花灯聚拢到漩涡,一圈一圈如河中开出了一朵五彩斑斓的莲花。岸上的人还以为这是特别表演,都拍手称奇。不知不觉他们又打回来了,立于桥心,二人相对而立,通过刚刚的交手,二人摸清了对方的实力,若是再战下去,只会是一场持久战。

  “嘭!嘭!”天空突然绽放朵朵烟花,河中的漩涡慢慢褪去,花灯又顺水而下,烟花印在水里,水面也开出一朵朵绚丽的花,乐初见走到二人中间:“你们别打了,木公子多谢你的好意。他没有欺负我。”

  乐初见不想事情闹大,再说惹恼了云锦风,她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

  木欻自是知道她话里的意思:“乐姑娘,你不必为他说话,若是他真欺负你我不会坐视不管的。”

  “真的没有。”乐初见再一次说。

  “好吧,那在下告辞。”既然乐初见这么说木欻也不能说什么,只能离开,走之前对云锦风说:“我不管你是谁,如果再被我看见你欺负乐姑娘我们大可再比一场。”

  云锦风满不在乎的说:“随时奉陪。”

  乐初见看着木欻的背影突然就后悔了,不知道这个云魔头会怎么处罚她。

  云锦风捡起地上的灯,他才发现他和乐初见的花灯是一样的,刚刚的火气顿时没了,站到乐初见的旁边淡淡道:“什么也别说,看烟花吧。”

  乐初见以为自己听错了,看向他,他没静静的看着天空什么也不说,好吧,她也什么都不说,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看天空绚烂的烟火。只是她总觉得气氛还是很凝固,看烟火的心情也多了一分忐忑。安娘和绿莹郡主汇合,经过刚刚河面的一战安娘一眼就认出了带面具的人是锦王。也知道了他们的位置,等她们三人赶过来的时候正看见二人看着烟火,天空烟火绚烂,河面灯火辉煌,他们站在一块儿竟如此和谐,美得像一副画,她们也不忍心打扰。

  果然他之前的平静是假的,回了王府云锦风就兴师问罪:“安娘,我让你看住乐初见,你倒好,跟着她一起出去。你把我的话当什么了?”

  安娘跪在地上:“殿下恕罪,我甘愿受罚。”一旁的何管家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殿下,属下管教不严,才叫内子做了错事,要罚就罚我吧。”

  云锦风指着何管家:“好一个护妻心切,上次的事我都还没跟你计较。”

  乐初见并不想他们因为自己受罚说:“要罚就罚我吧,腿长在我自己身上,不怪他们。”

  乐初见一说绿莹也跪了下来:“殿下,是奴婢的错,要罚就罚奴婢吧。”

  “绿莹,没你的事,你跪什么啊。要罚就罚我,跟他们没关系。”

  “不,殿下,是我的错。”

  “不殿下,是我管教不严。”

  “殿下,罚奴婢吧。”

  “不关他们的事,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啪!云锦风一拍桌子顿时他们都安静了好,两次不听他的话,还和别人穿一样的衣服,好。很好:“乐初见,你那么想承担责任的话我就成全你。拖下去,打她二十鞭。”

  一听惩罚绿莹就说:“不要啊,殿下你罚奴婢吧。”安娘和何管家也纷纷揽到自己身上:“罚属下吧。乐姑娘受不住二十鞭啊。”

  “不用求他,他这样的魔头怎么会通情达理呢?”乐初见大有义愤填膺之势。

  本来云锦风还想饶了她,听了她的话彻底被激怒了,好啊。我是魔头,那就做做魔头的样子。:“快,拖下去。”

  乐初见面不改色的任由下人把她带走,绑在了院子的树上,护院长拿着鞭子但不敢下手,云锦风拿过鞭子:“废物,打人都不会了吗?”他再看一眼乐初见:“如果你现在认错,我可以既往不咎。”

  乐初见眼神坚定:“我不认错,要打就打吧。”

  云锦风还从没见过如此倔的女子,啪一鞭子抽了下来,乐初见疼的要紧牙关,又是一鞭,再一鞭,打到五鞭的时候她还是没忍住疼叫了出来。绿莹在一旁哭喊:“乐姑娘,你就认错吧。”

  乐初见还是一脸的不屑:“云锦风,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魔头。”

  又是一鞭,云锦风没有任何言语,每打一次她就会说一次“云锦风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头。”只有说出来她才觉得不那么疼。到十五鞭的时候她就晕过去了,可真疼,从小到大除了小时候挨过一次打再也每人打过她了,何况还是用鞭子。她都被疼晕了。云锦风漠然的看了她一眼:“送她回月轩阁。”

  绿莹早已哭成了泪人,安娘虽也于心不忍但还算理智,因为她与何管家都看得出来。云锦风刚刚那几鞭根本只用了一成力,只是打在身上感觉很疼,但其实都只是皮外伤,鞭伤不深。很快就会好的。看着被扶走的乐初见,他的心更加烦躁,这夜云锦风彻底失控了。这根本不像以前的自己。或者说在乐初见面前他变得不像以前了。

墨莫攸说
给大家猜一个灯谜吧“才下眉头,又上心头。”打一个离合字。答案下章揭晓。

第二十九章 针锋相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