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剑拔弩张

  云锦风压抑的火气感觉很快就要爆发了,还没人敢对他这么不屑。

  “快看,那里有套杯子的。

  此时应该快快转移注意力的好,不然待会他们打起来,就真的会有很多人围观了。

  前面的小摊前摆着各种各样的小杯子,杯子上有各色图案,全是花朵,把它们放在一起还真有百花齐放之感。

  “姑娘,套杯子吗?”

  “多少钱啊。”

  “五文钱,五个环。”

  “那来二十个环。”

  乐初见先试了试,看准了杯子扔,可每次都与它擦身而过。以前她就爱玩这样的游戏,可真是一次都没套中过,有次老板看她实在可怜,套那么多次都没中,就送给她一个。看来这手气,在古代还是一样差。

  木欻说要给乐初见套,但男人间的胜负欲又让他想和云锦风比比。

  “敢和我比吗?林公子。”

  “有何不敢。”

  “可别输给我。”

  “我看输的人是你吧。”

  两人各拿五个环,木欻随手一扔,五个全中,看得乐初见只拍手叫好。云锦风也随手一扔,又五个全中,老板都看傻眼了,这次胜负未分,又拿了三十个环,感觉他们扔的都那么随意,可偏偏每次都能命中。又一个满贯。老板已经都出汗了,这把他的杯子全套中了,他明天拿什么摆摊啊。乐初见的手都拍红了,他们两个人要不要这么厉害。

  “天呐,你们也太厉害了吧,我可一次都没中过。”

  “这很简单啊。”

  “小意思。”

  按照规矩,这些套中了可都归他们了,可是老板就亏大了。乐初见看老板都已经出汗了,想必这也是他糊口的家当就有些于心不忍:“老板,我就选一个杯子剩下的还是全还给你吧。”

  老板顿时感激涕零,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好人:“姑娘此话当真?”

  “当真。”这老板也不容易,肯定是从来没遇到过她这样的客人都有些不相信她的话了。

  老板连连道谢:“这些杯子可是我养家糊口的营生,谁成想这二位公子竟如此厉害,把我所有的杯子都套走了。谢谢姑娘,谢谢姑娘,你真是好心人啊。”

  “不用谢,老板,那我就选画了鸢尾花的那个杯子吧。”

  “好,好。”老板高兴的就要给她拿杯子。

  木欻突然说:“慢着,这个杯子先别动,我和林公子再比试一番。”

  “好,谁套中谁赢。”

  真不知道他们胜负欲为什么这样强

  他们各拿一环,在乐初见一喊开始二人同时扔出环,两环相撞竟没偏离轨道,径直朝有鸢尾花的杯子飞去。眼看就要挨着杯子了,只听“咔嚓”一声,其中一个环竟然断开了,落了下来,而另一个环刚好把杯子套住。那一幕让乐初见和老板都惊呆了,这可是毫无特效的啊,有种看武侠片的感觉。

  “你输了”云锦风轻蔑的看了他一眼。

  “愿赌服输,林公子果然厉害。”刚刚两环相撞凭的是二人扔出去的力,最后他的环竟然被折断,看来他的武功真是高深莫测了。

  乐初见终于可以拿杯子了,仔细观察杯子上的鸢尾花,像有生命力一样,真是让她爱不释手。其实谁输谁赢对她来说并不怎么重要。她反而觉得他们的行为很幼稚。真像没长大的孩子一样。木欻邀请乐初见去巷口乘船,游览梁城,在河里可以更好的游览梁城的风光。她喜欢坐船游览,尤其是这种轻舟,可以把手伸进河里,享受水流穿过指尖的乐趣。欣然答应,云锦风好像生怕她被拐跑一样也跟着一起。

  三个人共乘一叶小舟,开船的是个地道的梁城大娘,撑一竿长蒿,小船缓缓的行驶,她还为他们唱一曲渔歌。习惯性的把手伸进水里,流水穿过指尖,带着些许凉意,岸边的青瓦小楼在她眼前慢慢倒退,他俩竟然没有吵嘴,安静的立于船尾,风吹起他们的衣袂,一个温润如玉,一个孤高清冷,这似乎是她心中的古代,有着小桥流水的静谧,不知是谁家公子潋滟无双,这时若是再来一个琴笛合鸣就更好了,许是听见了她的心愿,河面悠悠传来琵琶低语,声音婉转轻柔,如泣如诉,想必是个美丽的渔家姑娘。又传来悠扬的笛声,声音如此近,似是从他们船上传来,回头,正看见木欻手执玉笛迎风而奏。他竟然还会吹笛子,笛声如珍珠,叮咚敲碎她的烦恼,之前残留的担忧一扫而光,愿时光在此刻停留,这是她来这个世界第一次觉得如此平静。没有使命,没有喧嚣,没有厮杀,时光静好。

  一曲终了意犹未尽

  “木公子,你的笛声真好听。”

  “多谢乐姑娘夸奖。若是你以后想听,我可随时给你吹奏。”这样的话不免让人有些误会。

  “木公子,怕你不能随时吹奏吧。”云锦风听不惯他说话的语气,随时,他以为是她的谁。

  怎么一言不合他们又要吵起来了。

  “你们别吵了?我们就快靠岸了。”

  船娘小声的跟乐初见说:“我看,姑娘,他们两个是在为你吃醋呢!”

  “什么,怎么可能。”吃醋?他和木欻不过第二次见面,怎么可能喜欢她,最不可能的就是云锦风,他只是因为我是修复震世珠的关键才要管着我,如果我对他而言没有任何价值的话估计他连话都不会和我说吧。

  “姑娘,你别不信,我活了大半辈子,这还是看得准的。”船娘如此确信,但乐初见可是无论如何都不信的,与其说他们在争风吃醋倒不如说是因为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有强烈的胜负欲罢了。

  她们这边说着,那边已经剑拔弩张了,不明白的人以为他们只是相对而立,知道的人就能感觉他们内力的比拼。两种力量的碰撞让船开始摇动起来。怎么回事船怎么在晃动,她艰难的起身,船摇得更厉害了。船娘试着去拉乐初见,可是她一个不小心就直接掉进了河里。船娘大惊忙叫:“不好了,姑娘掉河里了。”二人闻言瞬间收了内力,见乐初见扑腾着水“救命,我不会游泳。”

  云锦风先一步跳进河里,木欻也跳了进去,二人合力把乐初见拉了上来,还好她没有喝太多水,但因之前受伤又受了惊吓,身体本就虚弱,并没有马上醒过来,云锦风推开木欻想要抱她的手:“木公子,最好别碰不属于你的人。”

  木欻停手:“林公子,乐姑娘也不见得属于你。我现在让你带她走是因为不想耽误她治疗,我们来日方长。”

  云锦风抱起乐初见没有回头:“那还真是多谢你的好意了。”

墨莫攸说
要过年了,可能不能每天都两更了。祝大家新年快乐!

第三十六章 剑拔弩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