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心病

  云锦风看着怀里的人,脸色苍白,还在瑟瑟发抖,不得不说深秋的河水真是冰冷,湿漉漉的头发还在往下淌水,他也顾不得自己也和她一样浑身湿透,快步的往县衙走去,她长长的睫毛上还有些许水珠,真是的,她怎么这么笨呢,这么短的时间,来这里总是出事,记得她第一次来这里他就射了她一箭,在皇宫禁地又差点丧命,接着中毒,后来挨了鞭子,现在又掉进河里,真是太容易受伤了,不觉把怀里的人儿抱的更紧了,好像她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几个衙役守在门口,打着哈欠,为了迎接锦王殿下他们这几天可累坏了,把县衙里里外外打扫了个遍,还每天在街上规范各种摊位。睡眠严重不足啊。一个衙役揉了揉眼睛,睁开就看见锦王殿下抱着和他一起来的女子从外面进来,怎么回事两个人浑身都湿透了,还没缓过神就听锦王说:“快找个大夫。”

  “是。”这什么情况,不容多想就跑了出去。

  径直进了西厢房,绿莹吓了一跳:“锦王殿下。”待看清他们的状况的时候又吓了一跳:“乐姑娘怎么了。”

  “快给她换干净的衣服,大夫马上就来。”

  “是。”说着快速的给她找了件厚点的衣服,还好这次她带了厚点的衣服,本想天气转凉了会用到,不曾想这么快就用到了。云锦风回了东厢房自己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就快速的奔到西厢房,绿莹已经为她换好了衣服,正给她敷热毛巾。大夫还没来。“你去烧点热水,我来吧。”

  “是。”锦殿下对乐姑娘今日怎么这般上心。

  把毛巾轻轻的放在她额头上,她的脸色为何还这样苍白,眉头微皱。

  “爸爸,妈妈。别走。”

  “我要回去。”

  “我要回去。”

  听着她昏迷的胡话,回去,看来她不想待在这里。一个女子背负这样的使命对她来说确实太沉重。轻抚她的脸颊,笨女人,我答应你要护你周全的,看来你还没相信我。

  “锦王殿下,大夫来了。”郑县令闻言马上赶了过来,刚好碰见大夫,便与他一同前来。

  “进来吧。”

  大夫把过脉后道:“回锦王殿下,姑娘心中似有郁结,掉进河里受了凉,加上她身体本就虚弱,所以才昏迷不醒。小人抓两副药先给姑娘驱寒,不过她的心病还需心药医啊。”

  绿莹跟着大夫去抓药,郑县令也出去送他。他心里似乎有了计划。

  想着刚刚大夫的话“心病还需心药医?”她有心病吗?那是什么了?在驿站的时候觉得她就有些不对,只是今日好转了,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来了这么久,似乎从没真正和她聊聊,等她醒了再问吧。

  乐初见缓缓的睁开眼,她记得她落水了,然后云锦风和木欻来救她,看来她回到县衙了。

  “你醒了。”怎么回事,云锦风怎么在她旁边。

  “你都昏迷一天了。”昨天在这里守了她一夜。

  “你怎么在这里,难道,你在这里守了我一夜吗?”看着云锦风,没戴面具的脸上有些许憔悴。他不会真的守了她一夜吧。

  “怎么会呢,我在你醒之前才过来。”他并不想让她知道。

  是啊,云锦风怎么可能守她一夜呢,她想多了。

  她想起身可浑身无力,云锦风扶她坐起:“你受了寒,加上身体虚弱所以要修养两天。”

  “我落水还不是因为你和木欻吗?”想起他们针锋相对就觉得委屈,她没招谁惹谁怎么最后落水的竟是她呢。

  “所以我不是一早就过来看你了吗?”她还在生气呢。

  “那我是不是还要感谢殿下啊。”

  她还是这样称呼她,他又想起大夫说的话,她心有郁结:“大夫说你心有郁结,说心病还需心药医。”

  她顿了一下,确实她不太接收这个世界但能跟他说嘛。

  “你昏迷的时候说你想回去。这是你的心病吗?”

  “我可以和你说吗?”或许说出来会好些。

  “当然可以。”他很想知道她的心病,或许自己就能更了解她一点。

  “如果我说我的心病有一部分是因为你呢?”

  “因为我?”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对,因为你,但也不完全因为你。”确实是这样。

  “那能治你心病的人看来也只有我了。”看来他真是不了解她。

  “你还记得之前你问我为什么畏惧你吗?”

  “你说因为梦见我要杀你,可我不是跟你保证会护你周全吗?”

  “你的保证我并不完全相信。”

  “为什么。”

  “不为什么,你就是无法让我完全信任。”

  心里莫名的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我竟无法让她信任。“不会只是这样吧。”

  “是,不只是这样,最重要的是那晚在驿站,我看见你杀人。”那样血腥的画面她现在想起来还会觉得可怕。

  “你不是第一次看见我杀人。”

  “正因为不是第一次。我才受不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生活的很好,可为什么要让我来这里,背负这样的使命,这里的世界太残忍。就像你一样,你不杀那些人他们就会杀了你。我不喜欢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世界。你不知道,那晚你的样子让我感觉就像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一样。”

  “我也不是天生就会杀人。”原来,她眼里是这样看我的,杀人,他也不是生来就会的,进了灵幽门他明白这个世界就是适者生存,他并没有选择。若不拿起剑他或许早就死了。

  他的话一下戳中了她的心,她好像从未想过他是不是生来就这样残忍:“我不知道。但是我真的适应不了。从小我就被教育要珍惜生命,在我们那里杀人是要偿命的,可是这里呢?人命如草芥。我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会有多少凶险,只是我一想起这是一条踩着别人尸骨的路我就无法接受。”她快要哭出来了。

  云锦风轻轻的抱住她,她有些错愕想徒劳的挣扎。

  “别动。”没错,他第一次用这样温柔的声音和她说话,她竟乖乖的听话。“你不用踩着别人的尸骨,也不用再担心前路的凶险,下地狱的事,就让我来做吧,反正我已经是个魔鬼了。别担心,我说过会护你周全,就算豁出性命也会的。给我点时间,我会让你信任我。”轻轻的松手,然后离开。

第三十七章 心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