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云城之变二

  孙护卫随云锦风来到皇宫,云锦翼早就迎了出来,一见面就给了云锦风大大的一拳:“你小子,可担心死我们了。”

  他假装捂着胸口:“才见面,皇兄下手真重。”

  再一拳过去了云锦风身子一侧就躲了开。“身手还没退步。”

  “好了,我们还是快见父皇吧。”

  “对,父皇与母后可担心死了。”

  孙护卫看两位皇子旁若无人的样子真是和平日里不一样。

  进了宫影皇端坐在上,林后在他身侧。跪地拱手道:“参见父皇,母后”

  “参见皇上,皇后娘娘。”

  影皇沉声道:“起来吧。”

  林后让云锦风坐到她身旁,抓着他的手,仔细端详着他的样子,和蔼的道:“你瘦了,去梁城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云锦风拍拍自己的胸口:“母后,我结实着了,没有吃苦。梁城百姓还很爱戴我,我走时,全城的人都来送行呢。”

  林后高兴的说:“是吗?锦风真厉害。”

  云锦翼插嘴道:“真的?平时你可是最不爱与百姓打交道。”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问孙护卫。”

  四双眼睛齐齐的看向了孙护卫他忙点头:“是,锦王殿下为梁城百姓惩治了郑县令,百姓们可感谢殿下呢,走的时候城里都万人空巷了。”

  皇弟这次变化还挺大。

  听了这话影皇高兴的道:“锦风啊,这是好事。说到郑县令,真是没想到啊。”

  云锦风站了起来:“我也没想到。要不是有一个渔家女日日酉时去大坝弹奏琵琶。我还不一定抓住他欺压百姓的证据。”

  “不妨细说给我们听听。”

  “是这样的,儿臣有一日去了渔家女家里打听情况,一听才知道他的未婚夫被抓去大坝做工,有一月未曾回过家。于是我连夜去了大坝,正好遇到孙护卫还在指挥人做工,一问才知道几个工人做工昏倒,他们在帮忙干活,儿臣问了那些昏倒的工人才知道郑县令欺压他们,让他们没日没夜的做工还不让吃饭,这才有了后面他们告状之事。”

  影皇极为气愤:“这郑县令竟然做出这等事,确实该杀。”

  云锦风又道:“而且我还在县衙收到了他与云城的飞鸽传书。说要尽快除掉儿臣。”

  孙护卫也道:“回皇上,我们回来的途中还遇到了刺客,跟过去的二十和兄弟现在只剩下四人了。”说完眼神悲痛。

  林后担忧的拉着云锦风:“可有受伤,让母后看看。”

  “母后,不碍事,我都好了。”

  云锦翼沉声道:“看这些人真是胆大妄为。”

  影皇郑重的对孙护卫说:“孙护卫,这次你护送锦王有功,今日起就封你为禁军副统领。

  孙护卫拱手:“属下承受不起啊皇上。”

  以他现在的实力与禁军副统领相比,武功怕是差了一大截,保护皇家这是多么重大的责任他确实承受不起。

  云锦风明白孙护卫的意思道:“父皇,儿臣认为这个位子可以先给孙护卫留着,或许他还想历练历练。不如赏赐护送有功的人黄金百两并追封死去的护卫为烈士。以示鼓励。”

  影皇欣然答应:“好,就赐给你们每人黄金百两”

  孙护卫还欲推脱云锦风给了他一个眼神他便也接受了:“谢皇上赏赐。”

  他们又谈了些事方才出宫,在宫门口孙护卫问云锦风:“锦王殿下明知属下不是贪财之人,为何还要求皇上赏赐黄金百两呢,那可够我们半生的俸禄了。”

  云锦风道:“孙护卫,我自是知道你并非贪财之人,也知道你不接受禁军副统领这个职位是因为你觉得自己能力不够,但你要想想,死去的那些人的家人怎么办,朝廷给死去护卫的补贴可不够他们用一生啊,这些钱就当是我替他们求的,再说你用这些钱置办些房产再娶个妻子不是也很好吗?我知道你们皇宫的护卫最想早点娶妻生子。你们是拿生命在保护皇宫。人说没可就没了,你是知道的。”

  听了锦王这番话孙护卫眼角泛起泪花,千万句感激的话到了嘴边就成了一句:“谢谢锦殿下。我一定赴汤蹈火,让自己变得更强。”

  “有你这份心就够了。”

  看着云锦风的背影,孙护卫此刻心中一股暖流,都说锦王无情,可这样替属下着想的人怎么会是无情之人呢。他从今天起一定勤练武功。一定争取配得上禁军副统领的头衔,这个人他定会誓死拥戴。

  听闻云锦风回了云国,李将军把自家的太师椅都给拍断了。明明派出了那么多人,连文堂主都亲自动手了。他怎么还有命活着。“李将军,气极了了很伤身。”一回头就见文刃已经在大堂坐着了。喝着他刚泡的茶。

  没有给他好脸色:“文堂主,你还有心思喝茶,我要是你,自是没脸出来见人。”

  放下茶杯:“将军这是哪里的话,好歹我也是伤了锦王的,只可惜他太聪明,我着了他的道。”

  “这次没有除掉他,他回了云城我们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将军只记得是否除掉了锦王,怎么不关心对你忠心的郑县令呢。”

  他一甩袖子:“他就是条狗,没有完成任务死了也不可惜。”

  文刃叹了口气:“哎,本来他还想让我给你带个话,看来也不必了。”转身欲走。

  李将军突然说:“他让你带什么话?”

  “他说,感谢你对他的知遇之恩。”说完转身离开。郑县令他是看得起的,此人不惧生死可比李将军重情多了。

  李将军顿了一下,看向桌上的茶杯,犹记得第一次遇见郑县令时他还只是一个采茶的书生。他就在茶肆里煮茶作画,路过此处被他的茶香吸引,看他作画如行云流水。题字大气,定是有远大抱负的人,他自己也要收一些心腹,并推荐了他去梁城做了师爷,后来又让他做了县令。他每三个月都会给他寄来几罐茶叶。现在他喝的还是他寄的茶叶。恐怕以后都喝不到了吧。突然他放声大笑:死了,真是愚蠢,我不过是把他当成一颗棋子,他却感念我的知遇之恩,真是愚蠢。只是,这笑里竟有一丝悲痛。

第五十一章 云城之变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