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云城之变八

  败了,他们败了,不,不会的,看着影皇,戎马一生,怎么会这么败了呢,他突然提起手中的刀向影皇冲过去,周围的禁军被他突然的攻击打的措手不及,众人大惊,眼看就要刺中影皇,孙护卫及时护在他身前,一刀正好砍在他肩上,李将军又挥过一刀,只是这一刀生生的被影皇接住,他不是病了吗?怎么还会有这力气,不待他反应,影皇已经顺势抽出孙护卫的剑一剑刺穿了他的心,他一脸的不可置信,怎么会,影皇抽出剑:“李将军,你是不是以为我病入膏肓了,不装病,你们会露出狐狸尾巴吗?”

  他愣愣的看着他,影皇,千算万算竟算漏了他,呵呵,他忘了,影皇可是十三岁便成为云国君主的人,又怎会年老病弱呢。呵呵,终究还是败给了他。不甘心,他不甘心,可身体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只是死时他的眼睛依旧睁得大大的。似乎不愿相信他的惨败。这一突然的变故让众人大惊,文刃知道大势已去,可他在人群里看见了意想不到的人,木欻,他身边不正是乐初见吗?悄悄隐入人群,木欻向他使了一个眼色,他悄悄的来到乐初见身后,乐初见只感觉脖子一疼就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木欻趁乱离开现场,这场云国的变故已经有了结果,但他的目的本就不在此。看着被文刃带走的乐初见,他知道离他的目的又进了一步。周围的人根本没有发现他们的离开,包括古苼。

  影皇装病这事云锦翼和云锦风也是昨日才知道,看来姜还是老的辣,父皇竟然连他们也骗了。

  影皇看着地上的两人:“你们可还有话说。”

  古丞相和周尚书已经心灰意冷低着头:“臣无话可说。”

  本想给他们一次机会可他们自己不要那就不能怪他无情了:“来人把他们拖下去,明日午时斩首示众。”听到这话,古苼再也忍不住了,冲了上来:“爹”

  古丞相面露惊色:“苼儿,你怎么来了,不是不让你来的吗?”

  “爹,你为什么不听我的呢。”转头跪着求影皇:“皇上,求你网开一面,放过我爹吧。”

  没想到古苼竟来了,影皇叹口气:“造反可是诛九族的罪。我岂能饶他。”

  不,他不能连累苼儿,求着:“皇上,这件事与苼儿无关,若要杀便杀我一人吧。”

  云锦翼也道:“父皇,求你网开一面。放过古苼吧。您知道,她并不知情的。”

  看着泪眼汪汪的古苼,影皇于心不忍,毕竟这孩子他看着长大:“好,朕成全你。只杀你一人。至于周尚书……”

  周尚书跪地前屈:“皇上,也放过我的家人把,后人定当感念皇上的仁慈。”

  周尚书只有一个不成器的儿子也成不了气候,罢了,罢了。一甩袖“允了。”

  “谢皇上恩典。”

  周尚书与古丞相已经心如死灰,至少他们的家人得以保全。

  影皇手一挥,护卫就把人带了下去,古苼抓着丞相的手,不,不可以。护卫用力扯着但她始终不松手,古丞相老泪纵横:“苼儿,放手。”

  云锦翼看不下去,一把抱过古苼,她终于松了手,古丞相离开她的视线,她一时急火攻心昏了过去。

  云锦翼连忙抱起她。孙护卫也已经有太医为他整治,皇宫又恢复了和平,宫女用水洗着血迹,红了一张张布巾,侍卫把拖着尸体,屋檐上几只鸟雀停歇,闻着血腥味又飞走了。半个时辰后,皇宫恢复如初,又像什么都没有发生。林后听到捷报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影皇从没让她失望过。人群散开,云锦风发觉人群中少了什么,刚刚明明看见上次刺杀他的人。那个御风堂的人。怎么这会没人影了。不过谅他一人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宫里暂时也不需要他做什么并早早的请退回了王府。乘马车,一路想着乐初见,平时她就爱出府,也不知有没有乖乖听话,灵魅醒来时正看见云锦风的马车,看来宫里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忙追上去,回府云锦风就问她:“乐初见呢?”

  乐姑娘去皇宫难道没看见殿下吗?灵魅有些小心翼翼:“她,她去皇宫了。”

  “什么?”

  灵魅咚的一声跪下:“殿下恕罪,今日乐姑娘去救郡主,郡主让我带她去皇宫我不肯可突然脖颈一疼就昏了过去。后来醒来她们就不见了。”

  云锦风尽量压住自己的火气:“什么人带她走的。”

  灵魅想起被晕倒前看到的那张脸,她怎么也忘不了。仔细的描述着,根据她的描述,云锦风脑子里一下联想到了一个人:“木欻。”

  “殿下认识他。”

  “算认识吧。”其实他早就知道这个木欻不简单,他在梁城曾用玉笛吹奏过曲子,他的笛子是血玉制成的,当时没想起这玉出自何处,只知道他定不是一个普通商人,回来让灵魑查探才知道这血玉竟是风国皇家才有的宝物,看他的年龄和他相仿,那就有可能是风国喜欢四处游历的三皇子了。木欻,他的真名应该是风木欻才对。真是藏得深。难道他把乐初见带走了。

  正想着突然绿莹拿着一张纸条哭着说:“不好了,殿下,乐姑娘被抓走了。”

  接过纸条,上面赫然写着“城外九里坡,锦王独来。”

  “你怎么知道她被抓走了。”

  “奴婢今早发现乐姑娘没在房内,可房内的桌子上放着这张纸条,纸条上,还有一队耳环,我记得这是昨日我为乐姑娘选的。”

  云锦风把纸条柔得紧紧的,敢动他的人,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对着灵魅说:“你自去灵幽门领罚。”转身离开了她的视线。灵魅看见地上一撮白沫,殿下真的动怒了。她很少看见殿下动怒,每每这个时候灵幽门的任何人说什么都不管用。即使知道殿下前去九里坡可能是圈套,她也无法开口,动怒的殿下只会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第五十七章 云城之变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