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相忘于江湖

  临近黄昏,云锦翼带着他们来到古丞相的墓旁,夕阳斜照,新写的碑文刚刚干透,古丞相旁还有一座墓,从模糊的字迹就能看出已经有些年代了,古苼不知道自己此刻怀着怎样的心情来到这里,右边是她早逝的娘,左边是她刚走的爹。墓碑大气,生前爹是丞相,死后也不至于太落魄。如今她成了孤儿,伸手抚摸着碑文:“爹,你见到娘了吗?我还记得小时候你总一个人看着娘的画像叹气,你也从不让我学琴,因为琴会让你想起娘。现在你也走了,终于能和娘在一起了。你一定很开心吧,你们放心,苼儿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刚走我怎么就这么想你呢。”说着古苼的眼泪溢出了眼眶“我好想你们啊,爹,娘。”云锦翼站在她的身后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让她哭个够吧。乐初见看着她这样难受的很,眼泪竟也跟着落了下来,她忽然想起自己的爸妈,来这里这么久也不知道爸妈怎么样,他们有没有着急找她。云锦风搂着她,她靠在他的肩头不敢再看古笙。

  云锦翼对着墓碑说:“古丞相,你放心,我一定替你好好的照顾古苼。”

  哭累了他们也就回去了,古笙把自己关在房里不让任何人进,这个时候她最需要的是一个人静一静。

  影皇和林后来过,看一眼就回去了,这孩子他们看着长大,就算她爹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他们还是待她如女儿一样。

  翌日古笙打开门见云锦翼在门口站着,一脸的憔悴:“你,昨晚一直在门口吗?”

  “嗯。”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昨晚她想了一夜,她爹做出这样的事情丞相府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云锦翼虽说能照顾她,可是她也算罪臣之女,留在宫里难免会遭人非遗,也会让云锦翼为难,

  或许离开才是她最好的归宿。

  “我想回丞相府拿些东西,你陪我去吧。”

  “好。”云锦翼以为她想通了,高兴的陪着她来到丞相府。

  扶着她下了马车,如今看着丞相府三个字不免有些悲从中来,刚进门就见一个老翁和一女子在打扫院子,见了古苼,丢了扫把激动的迎了上来:“郡主,你回来了。”见着云锦翼又慌忙跪着行了礼。

  “王伯,小苓你们还没走?”

  王伯神色沉重:“郡主,听闻老爷的消息我怎么也不相信啊,昨日丞相走后官兵就来了,遣散了府里的人限我们今天之内全搬走,他们今早都走了,丞相府就是我的家啊,我在这里几十年也不知道能去哪儿,想着走之前再打扫一下丞相府。”

  看着王伯一双凹陷的眼睛,这两日他定也悲痛万分。“王伯,虽然我也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爹生前最信任你,我现在也是庶人,也不能帮到你。”说着从头上抽出一支玉簪道:“我现在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这玉簪是极品和田玉造的,这款式在云城也只有这一支,你若把它典当了还能换些钱,就和小苓在云城做点小生意吧。”

  王伯推辞着:“万万不可啊。”云锦翼拿过她的玉簪掏出一叠银票:“王管家拿着这些钱做些小生意吧。”

  王伯再次推辞,云锦翼说这是命令他也只能拿着了。王伯与小苓不舍的跟古苼道了别,这丞相府与他们再无联系了。

  走进古丞相的房间一切还没有动过,云锦翼说他让官兵先别动丞相府的东西,对他自是感激的,这是爹生前用的毛笔,他最喜欢下了朝在房里练字,这是爹喝过的茶杯,他的茶总要泡两次他才喝,这是他收藏的瓷器,他可宝贝这些瓷器了,以前打碎了他的瓷器,她还被罚禁足两天,平日里都不会仔细留意的东西怎么每一件都那么深刻的提醒着她爹的离去,看着墙上的一幅画,小心的取下,这是爹走之前画的娘的画像。一切都好像昨天一样。

  云锦翼安静的跟着她,她去哪儿,他便去哪儿,她这般黯然神伤的模样看了真叫他心疼。

  古苼说想在府里住一晚,云锦翼也守着她,出了古丞相的房间她就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这时云锦风和乐初见来看她。乐初见走到她跟前带着她爱吃的桂花糕,她只吃了一小口,支开了云锦翼和云锦风单独和她谈了谈。

  “古苼,你要振作点,虽然丞相走了,但我们大家都很担心你,尤其是云锦翼。”

  古苼看着云锦翼的方向,苦涩的微笑,她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爹就是他对她最好,可是如今这般,她怕是不能和他在一起了。“我知道,初见,你说如果一只没有翅膀的麻雀还能飞上天吗?”

  “麻雀没了翅膀,怎么还会飞呢?”乐初见不假思索道。

  “是啊,麻雀没了翅膀还怎么会飞呢。”

  乐初见有些奇怪:“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随口问问,你和云锦风也快去灵域了吧。”

  “是,过两日就走。”

  古苼突然拥抱了乐初见:“灵域凶险,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乐初见有些错愕,但想可能是她情绪不稳吧,也回抱了她:“你才是,该好好照顾自己。”

  说完古苼又叫来云锦风嘱咐他好好的照顾乐初见。不一会便要送走他们说想静一静,这一静就到了黄昏,云锦翼就一直站在她身后不远处,两人就这样成了风景,古苼起身,说是要给云锦翼做点饭吃,他还以为她心情好转了,在厨房看着她做菜,还真没想过自称美食家的她原来做菜也挺好。二人就在院子的石桌上用膳,吃一口她的菜,跟御膳房菜差不多,竖着大拇指:“古苼,没想到你做菜这么好吃。”古苼一脸温柔给他夹菜:“好吃你就多吃点。”

  “我还想天天吃你做的菜。”

  古苼顿住只能用笑回答。

  “云锦翼,你以后别总很晚还处理公务了,对身体不好。”

  “恩。有你在,我一定早早的处理完公务来陪你。”

  她依旧笑:“你是太子,不能沉迷于美色的。”

  放下碗筷,突然凑近她“我也只沉迷于你的美色。”

  古苼脸咻一下红了,云锦翼看着她的唇就那么吻了下来,古苼闭上眼睛感受着他的唇,心痛难忍。

  “古苼,记着,你还有我。”

  “我知道。”她的心里也默默的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说完就见云锦翼缓缓的倒了下去。

  把他扶回房躺好,收拾好行李,借着烛光写好信,再看一眼他的睡颜,转身离开。

  第二日起床云锦翼头还是有些昏沉,昨晚的饭菜古苼竟给他下了蒙汗药,焦急的想起身寻她却发现桌上放着一封信,

  打开信是古苼的字迹。

  “云锦翼,对不起,我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配不上你了,我爹做的事情也让我无法待在皇宫,我知道你对我好,也知道你对我的情谊,但没有翅膀的麻雀怎么能飞上天呢。你是云国的太子,你将来会遇到比我更好的女子,对不起,我走了,别找我,与其相濡以沫,倒不如相忘于江湖。”

第六十三章 相忘于江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