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撒一把狗粮

  云锦风抱着乐初见回到月轩阁,第一句话就吩咐绿莹让安娘做醒酒汤。灵魅和绿莹守在外边。他亲自为她擦着脸颊。此刻她面色微红,看着竟很可爱。安娘端来醒酒汤看了看她:“乐姑娘看来是不胜酒力啊。”

  云锦风接过醒酒汤“她就是嘴馋。你先下去吧。”

  安娘看云锦风这样怕是要亲自喂乐初见了,她定是不能打扰的。

  明日殿下他们就要走了,还是给他们带着药以防万一。出门见灵魅绿莹就那样站着,便拉着她们帮她装药去了。

  云锦风扶起乐初见让她靠在自己怀里,用勺子给她喂药。她还是很乖的配合。

  喝完醒酒汤她微微转醒,只看见床边一个翩翩公子的身影,这人好熟悉啊:“你是云锦风吗?”

  云锦风把手放在她额头上,没烧啊。“你喝醉了,说胡话。”

  她甩开他的手“不,你怎么可能是云锦风,他人那么凶。”

  “他很凶吗?”他定了定,似乎有些在意,顺着她的话接下去。

  “你不知道,他是我长这么大见过的最凶的人。哦,不,他简直能用残忍来形容了。”

  云锦风眉头微皱“他很残忍吗?”

  “怎么不残忍,他动不动就杀人。你别惹他,不然你小命不保。”

  “既然他那么残忍,你为什么还和他在一起。”

  乐初见起身,颤巍巍的下地,云锦风一下扶着她,她抓着他的两只手臂“你以为我愿意吗?我一个现代人谁知道买了条项链就穿越到古代了,不和他一起去灵域我怎么找到回去的方法啊。”

  他眼神突然变暗淡:“你是说,你只是因为想回去,并不是因为喜欢他才跟他在一起吗?”

  “你说奇不奇怪,开始我真的只是因为跟着他能带我找到回去的路,要不然我早就逃跑了。他那么残忍我可不想没命。”

  “那你为何不逃。”

  “逃不掉啊。”

  “你真的想走?”他的眼神开始冰冷。你一直在骗我吗?

  她迷迷糊糊,松开了手,差点倒了。云锦风把她放在床上又听她说道:“其实一开始我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他救了我吧,也可能我发现云锦风的残忍不是我想的那样,我对他慢慢产生了感情。”

  云锦风冰冷的眼神开始融化:“真的,你现在喜欢他吗?”

  “喜欢,他是我的英雄。”

  云锦风嘴角荡开笑意:“你的英雄。”乐初见眼睛闭着迷迷糊糊的说:“对,我的英雄。每次我危难的时候他都会出现,他还说就算拼了命也会守护我的。”

  云锦风笑意更深,看看她也该休息了,准备离开,转身那一刻他的衣角却被扯住。

  回头只见乐初见一手拉着他的衣角,嘴里说着:“别走。”

  “你说的。”

  “别走。”

  他嘴角又荡开坏坏的笑。

  他轻轻的拿开她的手,把她往里放一点,合衣躺在了她身旁,手轻抚她的脸颊“乐初见,可是你说的要我别走。”靠近在她额头印上一个吻,环抱着她,安然入睡。

  乐初见觉得身旁什么好温暖,把头往身旁靠了靠,怎么不对啊,这怎么像一个人呢?猛然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青色锦缎花纹,这不是云锦风衣服的花纹吗?抬头天呐她现在正躺在他怀里。迅速的看看自己的衣服,还好是昨晚那身。怎么回事,起身,可一只手环抱着她她根本就不能动,云锦风低头给她一个微笑:“你醒了。”

  她挣扎着要脱身。“你,你流氓,怎么在我床上。”

  “我流氓,昨天是谁说我是她的英雄,还让我别走的。”

  “撒谎,我怎么可能那么说呢,就算我们现在是男女朋友,可关系也还没好到同床而卧的程度吧。”

  “女人真是健忘,你昨晚喝多了。你怎么记得。”

  她忽然有些尴尬,不会,她昨天真的这么说了,还真这么做了吧。这个认知让她的脸刷的红了。真是丢脸啊。

  云锦风宠溺的看着她:“我还是喜欢你昨晚的样子,比较可爱。”

  她只能干咳两声,昨天真是丢脸丟大了。还是想挣脱他的怀抱。可她动的一霎那云锦风突然一个翻身,这姿势,是床咚吗?她紧张的心都快跳出来了:“你,你干什么。”

  只见云锦风邪魅的一笑慢慢的俯身:“你说我想干什么。”

  看着越来越近的脸她突然害怕起来:“不你不可以这样。”

  “不可以吗?”还是凑近。

  她干脆闭上眼“不可以。”

  可接下来什么也没发生。睁开眼云锦风已经下了床。坏坏的笑:“初见,你真是可爱,我要去洗漱了,不过下次你再喝醉酒我可不能保证我不做什么哦。”说完潇洒的离开。乐初见反应过来一个枕头扔出去“你敢。”可人已经出了门。想着刚刚自己的反应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真是丢死人了。

  风国皇宫,风国皇上风尧正襟危坐在一张五百年桃木做的椅子上,而他的前面一个身穿玄紫色华服的俊美男子恭敬的站着。只听尧皇严肃的说:“欻儿,你离开皇宫有一月了,听说这次云国反叛失败,你的能力让我怀疑啊。”

  风木欻作揖道“父皇,不用担心,这次的主要目的儿臣已经完成了。”

  “哦。你找到了能修复震世珠的女子了?”

  “父皇,我此次出宫就是为了找这女子,不过被云国抢先一步,这女子正是锦王身边的人。”

  “国师说他占卜到那女子的仙力已经开始形成了。”

  风木欻道:“国师说那女子有一条项链可以储蓄仙力,只有在紧急的情况下才会刺激她产生仙力。我便使了一计谋,看来很有效。”

  “那是自然,我们的国师与云国国师本就是同门。自然不相上下,他们云国知道的消息以为我们不知道吗?”

  “父皇,还有一事值得怀疑。”

  “文刃死在了九里坡。可是当时我派给他一百人竟无一生还。当时我只是让他做饵好除掉锦王这个敌人。却不曾想他们全军覆没。”

  尧皇面色沉重“这锦王如此厉害。”

  风木欻道:“云国能以一敌百的人怕只有两个个。一个是云国皇上,一个灵幽门门主君漠。不过听说云锦风小时候便被送去了灵幽门,而且这两年也没有君漠的消息。”这锦王肯定跟灵幽门脱不了干系。

  “不错,听人回报锦王要去灵域了。你也去罢。”

  “儿臣明白,父皇是想等他们取得灵巫魄我们再动手。”

  “欻儿,你想的不错,真正的胜利往往都只用一击。”

  “是,父皇英明。”

第六十六章 撒一把狗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