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七十二章 如此花魁

  老鸨笑吟吟的上台:“恭喜公子,公子真是才高八斗啊。”

  乐初见心里也愉快的很,没想到自己竟然赢了,终于可以瞧瞧传说中的花魁的容貌了。老鸨带着她来到红渠的房内。远远的,风木欻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对影霜说:“那位女扮男装的公子是不是很有趣。”影霜有些疑惑:“哪里有女扮男装的公子。”

  “就是刚刚答对红渠题目的公子啊。”

  影霜想了想道“原来她是女子。”

  “看来你成天和一群武夫待久了都不会看人了。”

  影霜窘迫,风木欻又道:“她就是能修复震世珠的女子。”

  影霜惊讶:“她?那殿下怎么不把她捉来。”

  “你又忘了在外边叫我堂主。”

  “是。”影霜在风国太久一时还不习惯这称呼。

  “她的能力还没有完全激发。不急。我们做个渔翁就好。”他的眼神深沉,从一开始的接近都只是为了得但她的力量而已。可为何每次见她都会让他觉得她很特别。而另一头,云锦风看着乐初见的方向没有任何动作,灵魑忍不住问:“门主,你难道不接乐姑娘回去吗?”

  云锦风把玩着酒杯道:“让她再闹一会儿,她没钱,我想看看她想如何收场。”

  灵魑一时语塞这似乎不太好吧但又不敢吭声。门主一定有些生气。

  乐初见突然打了个喷嚏,这预感云锦风肯定知道她一个人出来了。她想如果他来了她认个错他应该不会追究的。踏进房门,一块白色的屏风后隐约能看见一个女子玲珑的身影,不由得问:“红渠姑娘这是做什么,我都赢得题目了怎么还不让我见见你。”红渠道:“公子别急,待我为公子再弹奏一曲您再看不迟。”

  “也好。”乐初见找了个位置坐下。吃着糕点听着琴音也是一种享受。这次的琴声怎么越听越让她感慨,舒缓让人平静,可这感觉还是不及云锦风弹的曲子,忽然记起在梁城她昏迷时能让她减轻痛苦,内心平静的琴音。后来才知道是云锦风弹奏的。摇摇头,怎么想起他来了。他现在一定在生她的气。可怎么忽然想见他了。琴音落,红渠缓缓的走出屏风,摇扇遮面。乐初见方才回神。只见扇子缓缓下落,红渠的面容也一点点显出来。乌发如墨,面如桃花。眼神如水,真真的一个美人。但要说她特别美也该不至于,只是她身上的那种神韵只一眼便叫人难忘。红渠缓缓走至她身边。一下坐在她的怀里,抱着她对着她的耳朵吹气。乐初见面红耳赤一下不知道怎么动作。身体僵硬。红渠拉起她的手娇柔道:“公子,坐着做什么,不如我们去床上躺会儿。”说着就拉着乐初见往床边走还想脱她的衣服,这转变实在让她一下接受不了,护着身子头摇的像拨浪鼓,“不,不,红渠姑娘不如你再弹一曲吧。”红渠可不由她说一用力她就直接倒在床上了,红渠俯身作势又欲脱她衣服,她急得脸涨的通红。红渠忽然起身笑语吟吟,姑娘真是有趣。

  她刚刚叫她姑娘乐初见吃惊的看着她:“你,你怎么知道?”

  红渠还是笑她:“红渠是红尘女子是男是女自是一眼就知道。再说,姑娘的耳洞出卖了你。”

  乐初见摸摸自己的耳朵,她刚刚吹气就是想看清楚自己的耳朵而已。一下子被人看穿还是有些窘迫的。

  红渠道:“你一个女子到青楼做什么。”

  乐初见起身整理好衣服又飞快的跑到桌子边坐下她怕挨着红渠有危险。“我就想来看看花魁长什么样儿。”

  红渠又哈哈大笑起来用衣袖遮着嘴:“真是有趣,你跑那么远好嘛,我可是卖艺不卖身的。别人答对了题也只能听我弹琴。”她有道:“你今日见着花魁了。可有失望?”

  乐初见被她笑得心慌,她太像一个长辈笑小孩子不懂事一样。她喏喏的说:“没有。”

  红渠听到这话很是开心。这和姑娘真是越看越可爱,她忽然想起自己的妹妹。可惜她已经不在了。又变得黯然神伤起来。

  乐初见看她闷闷不乐的样子问:“你怎么了。”

  红渠道:“你让我想起了我的妹妹。只可惜她早就不在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

  “没事,姑娘叫什么名字?你真是好才学。”

  “我叫乐初见。”

  “好名字”

  她们又聊了许久,谈到了红渠的妹妹,还谈到了这里的老鸨以及这里的人。不知不觉时间过去很久乐初见本想现在回去,可她身无分文,听了别人的曲子总得要给钱的何况是花魁。怎么云锦风还不来啊,不对啊,他应该早就来了。现在怎么办。看她窘迫的样子红渠问:“乐姑娘这是怎么了。”

  乐初见不好意思的说:“我可能要白听你的曲子了。”

  “你没有带钱?”

  乐初见点点头,红渠又笑起来。“你在青楼来居然不带钱。”乐初见一脸无奈,她也想带啊,可她可是一点经济大权都没有。

  红渠笑完了爽快的说:“红渠今日与姑娘说话甚是开心,这钱就免了。”

  乐初见以为自己听错了:“真的?”

  红渠道:“那是自然,说话算话。”

  乐初见这下放心了。她也该走了。与红渠道了别才慢悠悠的走下楼。刚好遇见老鸨,老鸨老远就说:“公子,这就走了。下次再来啊。”

  乐初见尴尬的笑,花魁也看了,估计下次不会来了。可没走几步背后又传来声音:“乐公子,好久不见。”

  一回头满脸惊讶:“木欻。”自从上次他带她们进宫后就没见过他了。他怎么也来灵域了?

  “我请你吃饭如何?”

  乐初见还没回答就听见有人说:“她要跟我回去,不能陪你吃饭了。”

  看向声音的源头她一愣,云锦风什么时候来的。

  影霜欲上前被风木欻拦着。云锦风在这里他并不感到意外。只是现在与他动手并不合适。

  云锦风并不看他,一把抱起乐初见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中潇洒的走了。乐初见只感觉几十道目光一下打在她脸上,她现在可是穿的男装啊。她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好形象就毁了。

七十二章 如此花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