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往事

  风变大起来,吹落片片树叶,吹乱她的头发。也不知在这里坐了多久,她从来都不曾想过他的曾经竟是这样残酷,她也从未想过曾经的他也有着那样的仁爱之心。她犹记得那日,他对她说,曼珠沙华是他在地狱般的日子里,见过最美的颜色。

  “太阳都快落山了,你打算待到什么时候再回去呢?”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一回头便见云锦风,站在离她不远处,今日的他竟穿上了一件白衣,衣袂随风飘飞,多了几分飘逸感。若是第一次见他便是现在的模样那她恐怕要以为他是位隐世神仙吧。不沾染一丝纤尘。

  看她不说话云锦风干脆挨着她坐下,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一个纸包放在她面前:“你喜欢吃的桂花糕。”看着这整齐的桂花糕一股暖流涌上了乐初见的心头,拿起一块甜在嘴里,也甜在心头。她一块一块的吃着,似乎想一感受这样的甜。云锦风拍着她的背“慢点吃。”她点点头,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了下来。“别哭啊。”云锦风也不知道为何她这般哭泣以为她是训练累了,还以为她是想家了。乐初见抬起泪眼汪汪的眼轻声唤他:“云锦风。”

  “恩。”

  “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

  “我说什么?”他一脸茫然,一上午都在处理灵幽门的事回来看见灵魅才知道乐初见还待在山上,灵魅也没告诉他为什么。他还以为乐初见和灵魅置气故意不下山。

  “你不愿意告诉我的,灵魅都告诉我了。”

  听到这话云锦风突然变得沉默起来,她都知道了,他的曾经。

  “我知道了,我都知道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你受了这么多苦怎么可以那么平淡的就说出来呢。”

  云锦风笑笑:“苦吗?我都习惯了。”

  乐初见突然激动的站起来“习惯,杀人能成为习惯吗?你也是为了同伴才会那样的啊。你为什么要伪装自己的善良呢?”

  “善良,在这种地方待久了我都忘了我还可以善良。”

  乐初见看他脸上无奈的表情更是心疼他,不自觉的抱着他,靠在他心口“云锦风,以后有什么事不要隐瞒我好吗?你是地狱修罗又怎样,我一定会锻炼自己成为不拖累你,配得上你的女人。”

  他的手轻扶她的头发,此刻的她像个孩子一样对他承诺。温柔的说:“你从来都不是我的拖累。我会一直守护你的。”

  “胡说,我几次害你受伤了。”

  “我愿意为你受伤。”

  “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这么好。”

  他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一点:“傻丫头。”

  “云锦风,答应我,以后不轻易杀人好吗?”

  “好,我答应你。”

  夕阳的余晖映照在他们的身上,见证的两个人越来越深的情谊。

  回到赌坊已经是晚上了,魑魅魍魉恭敬的在院子里迎接他们,云锦风凌厉的扫了一眼灵魅,用眼神责备她把他在灵幽门的事告诉乐初见。灵魅快速的低下头,说都说了,不过看他们两个的样子应该没什么问题。灵魑说给他们准备好了晚膳。

  饭桌上四个人总觉得云锦风和乐初见身边的气氛不一样了,似乎发生了什么微妙的变化。

  羿日云锦风带着乐初见去无法镇的飘香楼吃饭,可老远就见街上围着一群人,挡住了去飘香楼的路,人群里多少有些骚动。走进能听见一些人小声说着什么。

  “这个炎赤今天又在挑战人了。”

  “可不是嘛,听说这都是他挑战的第五十个人了。”

  “他蛮厉害的样子,每次挑战都胜。”

  “他可是江湖人称鬼君的人,能不厉害吗?”

  云锦风不以为然,这个炎赤只是还没遇到高手,无法镇可是有些隐世高人的。

  乐初见挡不住好奇往人群里看,无奈不够高,正发愁,脚下一轻,竟被云锦风抱了起来。视野变高也看得清了,被围着的是两个中年男子,其中一个人明显占了上峰,他应该就是赤炎,只见他大刀一挥对手就被震飞出去了,人群发出唏嘘声。结果已经很明显了她也懒得看了,还是吃饭要紧。无意对他们提了一句“这炎赤之所以叫炎赤是不是因为他手上有个火焰的印记啊。”他们不是很在意,可灵魅却激动的抓着她手说:“你说什么?他手上有一个火焰的标记。”

  “是啊,怎么了吗?”

  灵魅推开人群,目光正好落在他拿刀的右手,一个显眼的火焰状胎记映入眼帘,她的大脑一下子闪现出一些画面。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闯入了她家,还杀了她爹娘,她记起来了,她全都记起来了。她的本名叫宁香,她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可都是因为他,他毁了她的生活。她提起手上的剑就欲冲进人群。可手却被人拉住了。灵魍拉着她示意她现在不要行动,她回头看看云锦风,云锦风摇摇头。她才不甘的退了回来。穿过人群,来到飘香楼一个雅间,乐初见总觉得气氛出奇的安静。一桌人没一个人说话,倒是灵魅怒气冲冲的样子。灵魍率先问道:“你刚刚怎么回事。可不像平日那样沉得住气。”

  灵魅脖子上的青筋突出,激动而愤慨的说:“他杀了我的父母。”

  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来灵幽门前都有过往,记得灵魅和他们在一起时也说不清自己的过往,她只记得些零散的片段。只是需要一个触发点她就能找到她是谁。今天她丢失的记忆在看到炎赤的标记时便找了回来。

  云锦风看向窗外,神色冰冷:“看来明天无法镇就不会有炎赤这个人了。”

  灵魑,灵魍,灵魉了然。灵魅的仇人便是他们的仇人。现在他们是比家人更重要的人。乐初见也听出这话的意思,只是这次她没有说什么,换作任何一个人遇到自己的杀父杀母仇人都不可能饶了他的。何况是像灵魅这样睚眦必报的人。

第七十五章 往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