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九章 风木欻的心意

  云锦风沉思起来,听说,过了无法镇便是幻巫族的国度,但入口隐蔽,一般人根本找不到,派去的人受伤回来,想必他是找到入口了的,或许入口有人看守他才受伤。但这只是他的猜想,他忽然想起一个人,或许可以从他那里得到线索。

  灵魅要医治那个昏迷的人,乐初见留下也帮不了什么忙,今天的训练还是不能落下,云锦风不放心她一个人去,派了灵魑跟着,自己则去找无法镇的百晓生去了。

  来到训练场地,乐初见拿起她暂时的石子武器又对着目标投掷,灵魑一跃,停在了一棵大树上,坐在树干悠闲的看她训练。抬头,明亮的眼眸里透着些羡慕的神色。灵魑还笑嘻嘻的对她说:“乐姑娘,好好训练吧。”

  乐初见瞪他一眼,好你个灵魑明显就是小瞧她,她可进步了很多,灵机一动,不如就拿他练练看看效果。想着对准目标用力掷出手上的石子。灵魑却毫不费力的接住了她的石子看着地上的她道:“乐姑娘,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你这点功夫想打中我还差得远呢。”

  乐初见有些气恼,蹲下身子寻找着更合适的石子,就在她找石子时灵魑忽然感觉树林里有一个人影闪过,本能的追了上去,待乐初见找到石子想趁他不注意时再扔一次,突然起身瞬间扔出了石子,她站定后才发现灵魑根本就没在树上,四周看看哪里还找的到他的影子。真是奇怪,他去那里了。想着他擅离职守回去一定在云锦风面前告他一状,这样想着气也消了不少。

  “乐姑娘真是练习刻苦啊。”

  突然听见声音猛回头,有些惊讶:“风木欻,你怎么在这里。”

  看来她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称呼都变了。慢慢靠近:“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

  她握紧双手生气的说:“对,枉我这么相信你,原来你如此卑鄙。”

  “我怎么卑鄙了?”

  “你还狡辩,你几次派收下想杀了云锦风。”

  风木欻语气冰冷。“我与他本就是敌人。”

  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乐初见不由的后退:“那我呢?你帮我进宫难道不是为了好让文刃抓了我威胁云锦风吗?”

  “我吩咐过文刃,他不会杀你的。”

  她有些激动:“是,他是不会杀我,杀了我谁为你们修复震世珠呢。”

  他心头一震停下脚步,他们之间不过几步之遥:“我承认,我当初是因为震世珠接近你,但现在不是。”

  她冷笑:“哼,真是荒唐。”

  他突然上前两步乐初见被他的举动吓一跳迅速的后退,可背却抵在了一棵树上,她已经无路可退了,心里懊恼灵魑这个时候跑哪儿去了,她可打不过风木欻。

  风木欻看她害怕的眼神突然伸手,乐初见以为他要动手本能的偏过头闭上眼睛。但他的手却轻轻的抚在她脸上,她惊讶的转过头,正对着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她眨眨眼,对,她没看错,风木欻此时正用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她,她一时惊住竟没什么动作,风木欻缓缓的低下头,正在他快吻上她的时候她缓过神来一下别过脸,打开他抚在她脸上的手。他顿住,眼神失落,起身他一起身她就迅速的逃离他身边看着她风木欻眼神变得暗淡:“你一定不会避开云锦风的吻。”

  她并不回答。

  风木欻看着她缓缓道:“如果,我说我我真的喜欢上你了,你相信吗?”

  她看向他,那双眼睛里她竟看出了真挚伤感,还有落寞。心里不觉得有些动容,但一想起他曾经在梁城就与她说笑过。他怎么可能喜欢她呢,决绝的说:“不相信。”

  “是嘛。”心里如针刺一般,他知道即使她喜欢她她也不会与他在一起,只是希望她不要像现在一样视他为敌人。再深情而心伤的看她一眼,缓缓转身,他没走一步都能听见枯黄的树叶被踩碎的声音,正如他此刻的心一样。

  乐初见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莫名难受,他刚刚那个受伤的眼神并不像是假的。可就算是真的又怎样呢?她也不可能喜欢他。

  “你没事吧乐姑娘。”回神灵魑终于回来了。他一脸担忧的样子。

  “你干嘛去了,你知不知道刚才谁来过?”

  灵魑看她没事放下心来,拱手赔不是:“对不起乐姑娘,我发现树林有人影便追去了,追远了反应过来他们是调虎离山之计,就赶快回来了。”

  他一脸愧疚:“回去我一定自去门主那里领罚。”

  看他愧疚的份上就算了:“算了,我不没事嘛,不用去领罚了。”

  “多谢乐姑娘,对了,刚刚谁来过?”

  “风木欻。”

  他大惊:“那他有没有说什么。”

  她又想起他的话但这话对灵魑说也不合适搪塞道:“你别担心,他没说什么。”

  灵魑放下心乐初见又开始练习。不过灵魑可能觉得之前不该看笑话,还指点起乐初见诀窍来:“乐姑娘,你扔石子的时候不能用蛮力,这样力是散的,你得集中力量把它引到手指再扔这样力道会大很多。”

  照着他的方法试试果然穿透力更强,而且更容易打中,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才能有一套自己的武器,还要扔石子多久啊。

  从山上回来乐初见饿的不行,还好云锦风懂她,已经备好了饭菜等她。现在看到他真是特别亲切,今日他穿了一件玄青色的袍子,高高的发髻让他显得更加俊逸,看她的眼神温柔明亮,心跳都加快了节奏。

  “你一直看着我干嘛,快吃菜。”夹了一块肉给她。

  “不知怎么,我觉得今天见到你特别温暖。”

  他嘴角漾起微笑,乐初见倒是难得说这样的话。

  灵魑插嘴道:“我看乐姑娘是觉得门主秀色可餐。”灵魅,灵魍,灵魉,齐刷刷的看着他,一副你要遭殃的表情。弄得他莫名奇妙,可明显感觉气氛不对啊,看向门主,正沉着一张脸,这谁又惹他生气了。

  乐初见看灵魑一脸茫然,没忍住一下笑起来:“灵魑,秀色可餐可是形容女子的,你们家门主虽长的俊美但却不柔美啊。”

  他一下意识道口误突然跪下来,解释道:“门主,我并没有,没有说你像女人。你也知道,我是魑魅魍魉中才学最差的一个。”

  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云锦风反而笑了:“平日让你多看点书你总偷懒练功。这下闹笑话了吧。”

  乐初见假装说:“要不,就罚他把秀色可餐的意思抄一百遍怎么样。”

  一听这话灵魑紧张的道:“让我写字,门主,你还是罚我练一晚上剑吧。”

  看着他哀怨的眼神乐初见哈哈大笑。云锦风道:“她故意吓你的。”

  灵魑一脸尴尬但又什么都不能说,这模样让大家都笑了起来。

第七十九章 风木欻的心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