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斗智

  又过了几天,跟对面那群家伙打了几仗,双方伤亡惨重。

  这天,我刚起床,一个士兵来报:“元帅,有一个您带来的骑士将军,离奇死亡,请元帅到他的帐内检测。”

  我一听,赶紧跟着这个士兵来到一个帐篷。进入帐内,我一眼认出这是那几天没上战场的将军,当时点名时他不在。从他死亡时的姿势可以看出,他一定是和别人搏斗过的。

  我下令:“把仵作天使(职业)叫来。”

  我估计这仵作也是脑子见点儿短,不然他不会说:“元帅,心脏中了一剑。”

  我哼了一声:“嗯。”

  “元帅,脊椎中剑。”

  我说:“好了,你退下吧。”我心想:别再说了,再说元帅该零碎了,不知道的以为元帅要挂了。

  我又传下一道命令:“告诉所有将领,到我的帐内开会。”

  我走入帐内,各将领已聚齐。

  我刚提出如何追查此案时,微星就说了:“肯定是对面的干的,我们先去干了他们!”

  我一想:也是这个理。不是那些鬼,还是谁?

  于是,我叫上微星和蝶影,去到敌方主帐。

  几个卫兵一拦我们:“你们来干什么?”

  我回答“找你们的头,有事。”

  几个卫兵屁颠屁颠地飘~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又出来了:“我们头儿叫你们进去。”

  在卫兵的“护送”下,我们安全地被押到了一个大帐。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之前被我打败的鬼将说。

  “手下败将,我问你是不是你偷杀了一个将领?”微星蹦起来,结果撞到了天花板上,脑袋起了个包,又把屁屁摔成了两瓣。

  “大胆”!鬼将阴差阳错。等等,允许我纠正一下,阴阳怪气地说:“在老子的领地,居然有人如此放肆,信不信我斩了你们!”

  微星害怕了,小声说:“真是的,还斩了我的门,你砍得动吗?”

  先撇下微星。我说:“鬼将,我们有一位将领在帐内身中两剑而咽气,是不是你们弄的?”

  旁边一位鬼师(身上带着自己名字的木牌,不然作者大人也认不出来了)说话了:“这绝不是我们干的事。如果有人想给鬼族抹黑,我第一个不允许!这样吧!我们把这事告诉鬼王,让鬼王用水晶球查一下。”说完,鬼师派了一个鬼兵飞向西方。

  过了一会儿,那个兵回来了:“鬼王说了,线索在复活祭坛那儿,但由于凶手过于强大,水晶球只能显示这么多。”

  “好的”我说,“谢谢了,我们先告辞了。”我心想:好久没动脑子了,希望别太少脑,脑浆也别冻成豆腐块。

  离开鬼军大帐,我带领微星和蝶影腾空而起。飞回大帐,去叫魔云和旭日。

  到我们的中军大帐,只看见旭日。我问“魔云呢?”

  我松了口气,生怕这关键时刻出事。

  “旭日”微星说,“和我们一起去调查一下吧!”

  旭日果然爽快“好,走!等等,走哪里?”

  “复活祭坛”蝶影答。

  “什么?”旭日绕营帐飞了三圈“复活祭坛?”

  “是啊!蝶影不解“有问题吗?”

  “难道······我们竭尽全力的事要发生了?”旭日自言自语。

  我明白了什么,准本打开神籍。结果我发现打不开。我想起了在剑神骑士队发生的事。

  “你还这么任性?”我对神籍说。

  “你~真~聪~明~”又蹦出几个字。

  一个念头在我脑中一闪而过:“你再不让我看,我烧了你!”

  “你不敢!”书里那啥精灵一改慢性。

  “你看我敢不敢!”我说着拿起魔剑。老子今天就不信你不开门。

  当魔剑举近书了,那精灵一边把挥动手臂和翅膀的频率舞成一样一边喊:“救命啊!烧书啦!”

  我先不管它,拿着神籍读起来。当我读到“那几人中,一人死亡时,”我明白了一切。

  “剑帝早在五百年前封锁了那里”,旭日接着说。

  我不想把这悲痛的消息告诉蝶影和微星,慢慢转过身“本案,由本帅单独行动。”

  他们都震惊了:“什么?你一个人?”

  我声音高起来:“这是命令!待在原地!”说完,我一下飞出去。

  自从我飞出去,我就一直想:要死我自己死,别牵连别人。

  在我大翅膀呼扇了几下后,和在神籍的指示下,我来到了复活祭坛。

  只见几个大石柱隐约站立者,风吹草动,昏天黑地,还有几个骷髅被刮到我脚下。

  我把魔剑举着,让它引路。

  对面,我似乎听到了对话:

  “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快来了啊!”

  “来了就上。”

  ······

  咋一听,好像是微星和一个鬼在对话。

  不知什么缘由,他们出来了。我一看,哈哈,好啊,微星!你居然和鬼窜痛!

  我还没说话,微星一看到我,面无人色“冥冥冥······冥光!”

  我先不和他废话,一下把鬼灭了,收了鬼魂,然后一把抓住微星的脖领子:“小贱人,我看你有什么瞒着我的!”

  微星脸又白了,白的是那么彻底,不用搽粉就能拍美白广告:“你····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握紧拳头:“小子,你今天不给我解释清楚了,我一拳碎了你!”

  微星白的已经不正常了“我我我······”

  “我什么我!”

  “你你你······”

  你什么你!”

  “它它它·····“

  “它什么它!”

  “那个那个······”

  “快给我说!”

  他的白已恢复正常,正常的有点······不正常“额······你···你···你···”说完,他身体一软,晕了过去。

  我拿我的盾盾打了一下微星的肉肉,他就醒了。我见他醒了,继续问“你给我说,你怎么和鬼串通上的!”

  他用他的法杖对准我,我闪身慢了点,翅膀被法杖指到了。我一脚踹上了他肚子,他又晕了过去。

  我从甲纣扯下一条红绦,三下两下把微星来了个五花大绑,区旁边找了一圈,找到了一辆除了铃不响,其他哪儿都响的破三轮儿.(我发现翅膀动不了了)把微星轻轻放上去,(不敢扔,我估计一扔三轮得塌),然后开始找线索。

  前方有一草丛,不停地动着。我又举起了魔剑。那时的心情,脸涨得红红的,剑握得紧紧的,腿肚子绷得硬硬的······心跳得腾腾的。

  草丛里跳出了一个骑士,我放心了。

  “什么事儿?”我问。

  “魔云队长死了。”

  一个晴天霹雳把我击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斗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