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师傅,你是什么修为?【求推荐!求收藏!】

  “不必了!”墨翎面露歉意,口中婉拒道。“刘师兄,我刚刚已经吃过了!”

  刘长武闻此眉毛一挑,流露几分遗憾之色出来。道:“那可真是可惜了,那家酒肆确实不错。”

  墨翎摇摇头,道:“刘师兄,今天确实没有办法了,以后再说吧!我要回去修炼了!”

  刘长武眼睛一眯,将心中的不满强行压下,面上不露丝毫异色,反而真诚的笑道:“既然墨师弟不去,我一个人喝酒也没有意思,不过我还有其它事,就不和墨师弟一起回去了!”他如何听不出来墨翎话中的拒绝,为了不使墨翎心生不满,只好如此说道。

  说完,刘长武身形一动,足下凭空出现一艘小木船,浮空而起,离地三丈,掠向远方。

  墨翎看了一眼那艘小木船,心中恍然。这刘长武正是一个修仙者!

  墨翎心中想着,脚下却是不停,继续漫无目的的走着。

  ……

  另一边,圆的中心处,一处悬崖旁。

  “什么意思,老夫收个徒弟,搞个拜师大典确实不行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满是不满之意。

  “老祖,真传弟子以下不可拜师,这是凡界五琴的规矩啊,这是为了避免五琴书院变成各大世家的五琴书院,所有长老所特意定出来的,已经持续了一个元会了,不可轻易破坏啊!”一个中年男子恭敬地站在一个苍老的身影后面,面带苦涩地说道。

  “哼!”老者一声不满的冷哼,随即说道:“你莫要以为老夫到凡界不久,不知道书院内现况,这规矩早就名存实亡!存不存在有什么区别吗?”

  “老祖!”中年男子脸几乎苦的可以挤出汁水了,“你也知道在有收弟子限制和新入门的字必须入门外门的规矩下,五琴都已经这样了,老祖,我已经为您坏了一个规矩了,但是规矩真的不能废除啊!”

  “真的不行?”苍老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寒意!

  “真的不行!”中年男子的声音反而坚定下来了,毫无惧色的说道!

  “听说你刚刚继任院长才区区百年,就改了不少原本的规矩?”

  中年男子不知道这位下凡的老祖到底是什么意思,只得回答道:“是!”

  “哈哈哈……”苍老的声音发出一阵阵大笑,笑得中年男子心中忐忑不安起来,脸上满是惴惴不安之色。

  “好!”苍老的声音满是称赞之意。

  中年男子心中一喜,他要是到现在还不明白这位老祖其实并不是来逼他,而是考验他的话,他也不配做这五琴之主了!

  “五琴是是生我养我的地方,为了五琴,弟子愿意付出一切!”这句话,倒是真的出自真心了!

  “不错!不错!但是书院虽然重要,你的修为却也是重要无比啊!”说到这里,那苍老的身影转过身,将一枚灰蒙蒙的晶石抛给了中年男子,“这枚先天源晶给你,你以后修炼就用这个修行吧!”

  中年男子瞳孔一缩,随即脸上现出掩饰不住的狂喜之色。“多谢老祖!多谢老祖!”

  传闻上个天地无量量劫刚结束时,琉枢到处都是先天之气,修行者几乎人人都是仙灵之体!凡境几乎无处可见!而在这天地剧改之后,天地间再无一丝先天灵气,全都被后天灵气取代,这先天源晶乃是先天之气凝结而成的晶体,本就可谓是珍贵异常!而且其内含孕育之力,先天之气源源不绝,准圣之下几乎没有将其吸干的可能!就更是弥足珍贵了。

  ……

  墨翎闲逛着,忽然见到前方一块巨大的岩石上有密集的人影。他好奇地走上前去,定睛一看,却都在看着岩石上一块巨大的石碑。

  石碑上有两个巨大的篆字,却是“洪榜”两个字。

  “这就是宇宙洪荒四大榜单中的洪榜吗,专对普通弟子开放。”墨翎喃喃道。

  前方的人转头看了他一眼,当看到他之后,眼中震惊之色一显,随即想起了什么,露出满脸不屑鄙夷之色。远远闪开,一副害怕沾到狗屎的样子。

  墨翎嘴角一抽,忍住抽出纳虚扇将这人打成飞灰的冲动。深吸了口气。连洪榜上的排名都没看,匆匆走了。

  “我这身修为这么显眼吗?”墨翎揉了揉眉心,“算了,我去师傅那里,没突破炼灵境界,劳资不出来了!”

  说完,墨翎硬着头皮拉住一位看起来很是温柔的师姐,在对方像地球上小孩去动物园子看猴子的眼神下问了去内环的路后,赶忙道谢一声,疾步走了。

  ……

  但是一个时辰后,墨翎欲哭无泪的看着毫无人影的周围,一模一样的景致,不得不绝望的确定一件事——五琴太大,他……迷路了……

  “师傅啊,五琴这么大,我拿什么去第一环啊……”话刚说完,墨翎周围一阵模糊。待再度清晰下来,墨翎震惊的发现已经到了一处悬崖的不远处。

  悬崖边上,还站着一位老者,一个儒雅的中年男子。

  老者正是箫诀,他向墨翎招了招手,示意墨翎过去。

  墨翎还未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他本来认为这便宜师傅跟赤焱子修为差的不多,估计也就在凡境巅峰,但现在墨翎发现他错了,大错特错!这种挪移的手段绝不是赤焱子能做到的,也就是说这位师傅绝不是这凡界之人!

  墨翎压下心思,走到箫诀身前,恭敬行了一礼:“徒儿墨翎拜见师尊!”

  箫诀似笑非笑地看了墨翎一眼,指着那儒雅的中年男子说道:“这是凡界五琴书院的掌尊,薛铭挚!”

  墨翎听到这话一惊,但箫诀下面的一切更是让他大惊失色。

  “唔,按照辈分,你大了他……嗯……大概几千辈吧!”

  “老祖!”薛铭挚苦笑一声,恭敬地对着墨翎叫到。

  墨翎嘴角一抽,他今年才十七岁,这么一个看起来都大他二三十岁的人,实际上更是不知道大他几百岁的人叫他老祖,这种感觉真的诡异极了!

  墨翎连忙对着薛铭挚道:“掌尊不必如此,我和师傅您各叫各的把!您叫我墨翎就好!”

  那儒雅中年却是难以想象的古板,摇摇头说道:“礼法怎能废之,若无礼法,这人族岂不大乱?我还得是叫您老祖的!”

  墨翎嘴角又是一抽,说道:“那您还是私底下叫吧,我暂时还不想别人知道这么……这么离奇的事……”墨翎实在找不出词来形容这诡异的一幕,只好如此说道。

  随即,墨翎也不管薛铭挚答不答应,转头对着箫诀好奇地问道:“师傅,您到底是什么修为?”

  ……

第十四章 师傅,你是什么修为?【求推荐!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