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惊艳美男

  “什么,赐婚?”某个华丽精美的豪宅里,突然传出一声惊叫,原本在树上乘凉的鸟一下子飞的没有踪影,屋里,清荷小心翼翼的后退几步,生怕眼前发狂的男子会将自己拉出去打屁股“昨晚赐婚时,奴婢拼命地叫殿下,可是殿下想的太入神……奴婢实在无能为力”欧阳潇潇仰天一声叹,怪不得,怪不得父皇昨天会问自己不后悔,怪不得欧阳浩看自己的眼神充满着戏谑,敢情人家都把自己卖了,自己还不自知,天下怎么会有自己这么傻的人呢,可是这能怪谁呢,真是悔不当初啊,偏偏在这么重要的情况下走神,关键是她是女的,怎么可以娶亲呢,这让她欧阳潇潇情以何堪。

  看着满脸绝望的欧阳潇潇,清荷不怕死的提醒“殿下,赏花大会快要开始了,再不进宫怕是要来不及了”赌气的趴在桌子上“不去,派人告诉父皇,就说九皇子昨夜偶感风寒,不能参加赏花大会,望父皇玩的开心”“这……”“嗯~”故意将尾音提高、拉长,漂亮的眼眸微眯,流露出危险得气息“殿下不慎感染风寒,不能参加赏花大会,奴婢这就派人告诉皇上”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她真是怕了她家殿下了。

  看着就如受惊般的兔子一样的清荷,欧阳潇潇俯身大笑,一扫之前的郁闷。

  满足的用完早餐,欧阳潇潇一幅二世祖的模样,霸气挥袖“走,清荷,陪本皇子逛逛皇子府”从欧阳潇潇的景轩苑出发,直通小花园,各种名贵花草不计其数,为了衬托出花园的自然、幽静,通往各处的小路都采用鹅卵石铺面,花园高处有一凉亭,凉亭的四个角分别挂着抹绿色轻纱,微风掠过轻纱空中飞舞,花香四溢,美不胜收。

  欧阳潇潇一下便喜欢上这里,步伐轻快的迈向凉亭才发现,凉亭中放置了一张白玉桌,具清荷说,这玉是世间少有的灵玉,冬暖夏凉,价值连城,亭下是一人工湖,湖中开满了荷花,湖水清澈,可以清楚地看到鱼儿在荷叶下嬉戏,欧阳潇潇忍不住的感慨,这原主真是个会享受的主,不仅会享受,而且还是个有钱的主啊,瞧瞧这整个园子,看上去幽静,没有华贵的物品,可是当你细心的观察就知道,这里的每件物品都是精心挑选的东西,价值不菲呢。

  继续随清荷前去,所到之处五步一亭十步一阁,每一处都是精心设计的,假山与回廊相对而出,曲折回环。

  府中太大,其实也是件麻烦的事情啊,这走走停停快一天了,居然还没有转完,欧阳潇潇受不了,直接喊停“不走了、不走了,快累死本皇子了,去找人拿撵来”“是,殿下你稍作休息,奴婢马上就来”

  欧阳潇潇无聊的看看四周,突然发现前方的院子里居然有棵粗壮而又挺拔的海棠树,现在刚好七月份,海棠果结的又大又红,馋的欧阳潇潇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心动不如行动,快步走向院子里,站在树下的欧阳潇潇很郁闷啊,这棵树至少也有百年历史了,最低的果子都长在树中央的枝干是,此刻欧阳潇潇充分的体验了一把小狐狸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心情,正决定放弃的欧阳潇潇突然觉得后背一冷,一个冰冷的东西架在脖子上,“别动,想活命就不要说话”心里一阵哀嚎,她招谁惹谁了,居然碰到传说中的绑架“大哥,你别激动,我一定会乖乖听话的”

  小心的应对着身后不知名的此刻,心尖都在打颤“带我出去”欧阳潇潇小心的应对着刺客,慢慢的向前移动,身后从刺客身上传来的血腥味,让欧阳潇潇忍不住的想做呕。

  此刻地刺客也不好受,他昨晚慌乱之间躲进在这宅院,哪想在府中的家丁居然身怀绝技,哪里是家丁,分别就是死士,本来就失血过多的他,根本抵挡不住,在烟雾弹的掩护下逃到这里,失血过多加上饥饿难耐,步伐有点凌乱,手臂微微颤抖,最终敌不过身体原因,通的一声倒地在身,突然的碰撞声让本来就紧张的欧阳潇潇心中一跳,转身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劲爆的夜行衣刚好衬出全美的身材,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嗯嗯,不错、不错,就是不知道黑色面罩下的脸能不能配的起这副完美的身材,正当欧阳潇潇要揭开谜团时,便听到清荷的叫喊声“殿下、殿下,你在哪”“清荷、清荷,我在这、我在这”

  本来一脸喜色的清荷在看到地下的黑衣人时,立刻变为受惊的兔子“殿下,这是怎么回事”“先别管这么多,带回去再说”

  到达景轩苑后,命人将人抬到床上后,欧阳潇潇一改往日的纨绔样,气息一禀,天生的皇室贵族威严一并而发“今天的事情不准传出去,如若发现,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起的”众人一惊“是,奴婢(奴才)知道”“下去吧”走出门口的家丁们惊出了一身水,九皇子似乎不一样了,留下来的清荷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眉头轻蹙“殿下,昨夜你休息后,有下人来禀,有刺客闯入府中逃走了,想必应该就是此人,不如我们将他送入官府吧”

  “哦?有刺客闯入府中,那你怎么不告诉我”眼神微眯,不满的看着清荷“奴婢知错,请殿下责罚,昨夜殿下以休息,奴婢不忍心打扰殿下,今天起来只顾和殿下逛园子,却忘了此事,奴婢该死”“清荷,你既然是本皇子的贴身女婢,你就要处处留心,昨夜看是没有发生什么,如果刺客潜入本皇子的下榻之所,本皇子还有命可在”声音虽低,但王者的气息不断散出,清荷有些恐慌,知道自己这次实在是太粗心了,幸亏殿下没出事,不然自己死不足惜啊“奴婢知道,是奴婢大意,甘愿受罚”“去打盆热水,并将医药箱带来,随后去自领20大板”欧阳潇潇心知清荷是为自己好,可是如今自己处于危险地位,稍有不慎就会死于非命,身为自己的贴身奴婢,如此粗心怎能行。

  转身来到刺客身边,艰难的将身上的衣服褪去,因为长久的流血,伤口与衣服连在一起,即使欧阳潇潇特别小心,昏迷中的人还是不自觉的轻声哼哧着,大小伤口不计其数,可见此人一直生活在杀戮中,此次最严重的地方在左肩,伤口深而见骨,入股在深入一厘米,这条胳膊算上费,欧阳潇潇小心翼翼的将伤口处理干净,用最好的金疮药敷在伤口上进行包扎,为了避免左肩的伤口错位,还贴心的找了两根大小适中的木棍将左臂固定起来,终于忙完的欧阳潇潇耐不住好奇,将刺客头上的面罩轻轻一拉,便让欧阳潇潇惊呆了,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也不过如此,欧阳潇潇感觉赚到了,这么一位美男子,抢来做驸马刚刚好。

第十章惊艳美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