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帝王人选

  近日朝堂因派谁去二次赈灾吵闹不止,破天荒的欧阳潇潇居然也被列入赈灾人选之中,于是每天朝堂之上,各自为伍的皇子与大臣争来争去,赈灾不管对于谁来说都是特别心动的,这可是一块肥差,中间的折扣不知道能捞多少。

  欧阳潇潇冷眼看着殿中的欧阳越那张十拿九稳的脸,不经让欧阳潇潇感到恶心,如果真让欧阳越去了,那百姓依旧会吃不饱,这么明显的问题,恐怕欧阳项早已想到,只是苦于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吧。

  看着自己的大臣因为赈灾之事吵得不可开交,欧阳项额上的青筋隐隐凸起,当务之急是如何解决百姓的温饱问题,可是他们倒好,不为君解忧就算了,居然还让朕如此累心,当真是该死“嘭”的一声,龙颜大怒,刚才还热闹哄哄的大臣们瞬间安静。

  欧阳项怒瞪着众人,心里却盘算着选谁才好,突然看见欧阳越后边的欧阳翔,心中一喜,老三善良诚恳,让他做赈灾大使在合适不过“老三,朕封你为赈灾大使,派一千禁卫军护送你去郑州,择日启程,不得有误。虽心中有些吃惊,不过还是领了旨。

  下朝后,欧阳越一甩长袖转身离去,而欧阳潇潇故意拖到没人了才窜到欧阳翔跟前“恭喜三哥被分为赈灾大使”惊讶的看了一眼欧阳潇潇,他这个九弟似乎一直没有交集呢“多谢九弟”

  “只是三哥此去恐怕困难重重,还望三哥多多小心”“多谢九弟提醒,我会多多小心”“三哥,九弟一直性子洒脱,虽很想与三哥亲近,只是怕扫了三哥的清净,如今三哥都要赶往郑州赈灾,还请三哥能够赏脸让九弟为三哥钱行”欧阳翔从小到大见惯了兄弟间的是是非非,所以一直都是独来独往,此刻面对欧阳潇潇突如其来的热情,竟有点无所适从“九弟说的哪里话,我们本就是兄弟,哪有打扰之说,是三哥还要谢谢九弟来为哥哥钱行才是”

  说笑间,两人已经来看了九皇府,一路上两人畅谈古今,甚是畅快。原本欧阳潇潇接近欧阳翔除了本身的喜欢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欧阳兄弟间最适合皇位的人选。而欧阳翔却对他这个弟弟有了另一番看法,如果说兄弟之间谁最聪慧非欧阳潇潇莫属,一直喜欢独来独往的欧阳翔既然生出了想和欧阳潇潇友好相处的决心,就连欧阳翔都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可能真的是他孤独的太久了。

  欧阳潇潇吩咐清荷将午宴设在花园凉亭,她则带着欧阳翔四处闲逛“三哥,你有没有想过到郑州要先干些什么”欧阳翔有点好笑,既然是赈灾肯定要先开仓放粮“自然是分发食物”“三哥,小弟觉得首先应安抚民心,经过上次的发霉事件,百姓以如惊弓之鸟,如果三哥去了第一件事就是开仓放粮,肯能会引起百姓的误会不说,还会造成为抢食物百姓之间大打出手的混乱场面”欧阳翔细细的想着欧阳潇潇所说之事,的确,现在民心已经不稳,想要达到赈灾的最好效果,安抚民心很重要

  “依九弟之见,该如何解决现在的问题”欧阳潇潇回头看着欧阳翔笑笑“三哥,想要救灾成功,除了安抚民心之外,还需有个得力的住手,在安抚民心时,三哥可将地方官吏暂压起来”“这是为何”“三哥你想想,太子将已经发霉的米带去灾区给灾民食用,身为地方官吏主要施粥人,他能不知道这粥是有问题的吗?可是他却毫不犹豫的将有问题的粥继续给了灾民,导致灾民中毒死亡,三哥你觉得此人正常吗?”“九哥是说,这些官吏……”“没错,所以想要保护灾民,这些害群之马必须处治”“这些草菅人命的官吏真是死不足惜,自古都是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他们倒好不但不遵守本职,还敢中饱私囊,本殿饶不了他们”

  看着处处为百姓着想的欧阳翔,欧阳潇潇甚是欣慰,她果真没看错人“三哥莫生气,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良心缺失会受到应有的惩罚”“真是没想到我翎羽居然也有这样的贪官”“自古天高皇帝远,对于偏远的地方,我们也是鞭长莫及”“难道就没有办法改变吗”“办法当然有,只要废除我们传统的世袭观念,举办科举考试,能者上位,这种官官相护的局面就不会出现”欧阳翔一愣,废除世袭,开办科举,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不过这无疑于是对整个贵族的挑战,恐怕不容易实现,父皇上绝对不会答应的,似乎是知道欧阳翔在想什么,欧阳潇潇拍拍欧阳翔的肩“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三哥身上了”神秘一笑,带着欧阳翔前往凉亭。

  当欧阳翔看见凉亭时,顿时感叹“如诺说世间谁最会享受,唯有九弟可以担次头衔”“小弟只是不喜欢浪费时光,人生不过几十载,当然要过得舒心、快乐”席间两人又探讨了关于赈灾一事的具体事宜,欧阳翔感觉受益匪浅,临走前,欧阳潇潇亲自送欧阳翔到门口“今日听九弟的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三哥受教了”“三哥客气,珍重”两字包含着千言万语,欧阳翔明白,不在说什么,策马直去。

  忙完欧阳翔的事情,欧阳潇潇心情极好哼着歌直奔景轩苑,果不其然,小白白正在等着她,开心的从小白白背后绕去迷住眼睛“猜猜我是谁”夸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白白轻笑,他能说他早就发现有人进来了吗?他能说从那熟悉的茉莉花香飘进来时,他就知道是谁了吗?为了不扫兴,小白白配合着说“是某个懒猪……名叫欧阳潇潇”“啊,你居然说我是懒猪”瞬间追着小白白到处跑,一种名叫爱情的东西正在悄悄漫延。

  与小白白腻歪在秋千上,欧阳潇潇坐在小白白怀中,双手勾着小白白的脖子不撒手,一个仰头、一个低头,唇与唇之间完美的贴合,爱的氛围尤为浓烈“啊,我什么也没看见”突如其来的尖叫让两人慌忙分开,小白白害羞的将头埋进欧阳潇潇的发间,一阵女儿家专属的清香扑面而来,让小白白心猿意马,欧阳潇潇恼怒的瞪了一眼不知道该留还是走的清荷

  “何事这么慌张,身为本殿下的贴身女婢,何时这么没规矩了”“殿下恕罪,刚才宫里有人来传话说东苑太子、五皇子来我国游玩,皇上今日在宫中设宴款待,请殿下进宫作陪”“知道了,你先去准备为本殿下更衣”“是”清荷逃命般的离开,心里感慨,原来她家俊美的殿下居然真喜欢男子,泪奔啊

  察觉身后的男子有一丝异样,欧阳潇潇正要转身戏谑的笑笑“小白白,我要进宫去了,你快去冲冲冷水澡,不然可能会憋坏的哦”听到欧阳潇潇调侃自己,小白白居然霸气的将欧阳潇潇禁锢在怀,直接攻向那如花瓣的蜜唇,似带着一丝恼羞怒气,不像从前那般温柔,欧阳潇潇也知道自己玩过头了,积极地回应着,直到一吻结束,欧阳潇潇有些气息不稳,微缓片刻轻轻抱抱小白白道“等我”

第十六章帝王人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