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禁足

  第二天早朝,皇上龙颜大怒,当朝斥责江丞相教子无方,罚俸一年,命江锦在家反省三个月,顿时沦为皇城中的笑柄,气的江丞相回到府中只请家法,将江锦打了个半死,最终在主母严氏的哀求下才命人住手,而江锦早已经疼的晕了过去,随后江丞相放下狠话,不顾已经去了半条命的江锦,让人将其带去祠堂面壁思过,其母严氏心疼儿子,带着大夫也移至祠堂照顾儿子去了。

  处理完家事,江城换了便装,带了几箱礼物便直接赶往伦亲王府请罪,伦亲王一身就这一个爱女,如今却受到如此侮辱,那肯轻易罢休,将江城骂的狗血淋头,偏偏江城是一个读书人,哪能比得过从小在战场上过日子的伦亲王,在者自己理亏,虽然心中恼怒,却也只能忍着,直到伦亲王骂累了,气消下去点,江城又说了一堆好话,这才稳住伦亲王,将礼物留下,回到相府。

  欧阳潇潇坐在秋千上,悠闲地吃着葡萄,听着清荷说着伦亲王怒骂江城篇,听得欧阳潇潇大笑,这已经比她预想的要好一点呢,原以为伦亲王会直接将江城轰出去呢“清荷,你去将墨雨找来”

  坐在一旁的小白白很有耐心的剥着橘子皮,自己先吃了一块,确定不酸之后才将剩下的桔瓣递给欧阳潇潇并开口询问“潇潇叫墨雨前来可是有事”“怎么,小白白又吃醋了”拿开自己脸上的玉手,耐着性子又问“潇潇每次都不与我说,是潇潇不相信我吗”看见小白白有点生气,欧阳潇潇也就不逗他了“上元节要开始了,我让墨雨去打听第一名的礼品”“难道潇潇也想参加”懒洋洋的舒展下身子“那要看看奖品是不是合我心意喽”

  不多时,清荷与墨雨一起回来,不用欧阳潇潇开口,墨雨便自觉开口“殿下,属下已经打听清楚了,本次上元节大赛的奖品是郁香紫金丹”“郁香紫金丹?有什么用呢”“郁香紫金丹能解百毒,女子服用可以青春永驻,练武之人服用可或一甲子功力,乃是至宝总共不过三颗,据说一颗在西楚国,一颗在东苑太子手中,另一颗不知所踪,此次拿来比赛的这一颗正是西楚皇室流出来的,只是如今的西楚内乱不断,自是顾不得郁香紫金丹”

  欧阳潇潇听闻大喜,郁香紫金丹她要定了“清荷,你留在府中,小白白、墨雨跟我走”说罢便直奔梦轻阁而去,因上次在这发生了特别不愉快的事情,小白白绷着脸,不情不愿的跟着欧阳潇潇从后门进入。

  为了掩人耳目三人都是乔庄打扮的,所以没人认出是欧阳潇潇等人,墨雨自来熟的跟门口的一个黑脸小斯对了一句暗语,便带着欧阳潇潇两人来到一间别院等候刘妈妈到来。

  不多时,刘妈妈便赶来,干净利索的向墨雨行礼,没有半点胭粉气息“大人前来可是主人有事吩咐”“胭脂,今日放出话就说梦轻阁新入头牌小小姑娘三日后在忘忧湖献舞”“是,只是这位小小姑娘现在何处,是否要准备房间”“不必,你只要把东西准备好就可以了”

  吩咐完正事,又询问了近日的经营状况后,从后门悄悄溜出,三人来到醉仙楼,开始换上之前的衣服。

  品着雨后毛尖,欧阳潇潇舒服的伸伸懒腰,自顾枕在小白白的怀里“墨雨,那个刘妈妈也是暗卫?”墨雨听闻抿嘴一笑“殿下说笑了,刘妈妈不过是掩人耳目的称呼,原名胭脂自小精通易容术,如今不过十八岁”欧阳潇潇一愣反笑道“这丫头装的可真像,我还真以为是年过三十的老妈子”

  看见楼下车水马龙的街道,小白白有点无趣,突然在一个拐角处发现了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大婶,眼睛一亮“潇潇我出去一下”刚打完招呼就直接跑了出去,欧阳潇潇难得迷糊的看着墨雨“他这是怎么了”墨雨早就恢复了数年不变的冰山脸,沉默的摇摇头“殿下,十日之约已经到了”猛拍一下额头,欧阳潇潇一脸恍然大悟的模样“哎呀,你要不说我都忘记了,墨云可将资料准备好了?”

  “嗯,不过些平常资料,而且似乎还有一波不明势力也在调查殿下,奇怪的是他们调查的时间段正好是殿下失忆后,属下猜想是不是除了太子后的另一对人马”欧阳潇潇不觉开始沉思,据她这段时间的观察,想要她命的人还真是不少,欧阳洛、欧阳越、神秘组织,只是这神秘组织到底是宫内人还是宫外人,算了,不想了,真是烦死了,脑细胞都不够用了呢“上次我让墨伊盯着宫里,可有情况”“皇上近日身体不太好,夜里多梦、没有食欲,四皇子派人送来一个老道,自从吃了长生丸后皇上身体大好,对老道说话言听计从,太后依旧诚心礼佛,至于后宫娘娘们还算安定”

  不知道为什么欧阳潇潇最近总是感觉会有事情发生,但具体的是什么她也答不上来“墨雨,吩咐下去,近日府中暗卫要加强,出门时暗卫加强一倍,特别是东苑太子出行时,派暗卫保护,让墨伊将皇宫里的人细查一遍,有时候敌人往往是最容易被人忽略的人”墨雨心里猛惊,这怎么可能“殿下难道是说”没等墨雨说完欧阳潇潇就打断了“我也不愿相信,只是万事多留点心都是好的,毕竟我们现在的敌人很多,明处的还有提防,至于这暗处的敌人,真的是不得不小心啊”

  欧阳潇潇站在窗口,眼神一片冰冷,墨雨就这样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心里泛起一层心疼,王公贵族家的小姐哪个不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同样的年纪,她却处处被自己的亲人算计着,活的太累了,心里暗暗发誓,公主属下就是拼了命也是护你一世周全。

  “嘭”门突然被打开,冲散了屋里的低沉“潇潇,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只见小白白怀里抱着一堆冰糖葫芦,看的欧阳潇潇嘴角直抽,原来他疯疯癫癫的下楼就是为了买冰糖葫芦啊,只是“小白白,你是打算谋杀娘子吗”小白白一时不解“没有啊,潇潇喜欢,我就买了”那也不用都背回来啊,这要是都吃完了胃估计要毁了,无奈的摸摸小白白的头,千万别误会,我是踩着椅子摸的,谁让这位大爷长得太高了呢。

  多亏小白白买了一堆的冰糖葫芦,让欧阳潇潇充分体会了一把摆地摊的感觉,唯一有差别的是,人家小贩都是挣钱的,她是赔钱的,那么多冰糖葫芦免费赠送,被人一抢而空,当然当街卖货的后果就是没等欧阳潇潇回府,圣旨以下,内容大约是身为皇家血脉,不顾皇家颜面,当街贩卖商品,言行有失,自即日起禁足半月,好生反省,众人不得探望。

  皇上能这么快知道,都要归功于欧阳潇潇的好哥哥欧阳越,自上次晚宴后,天天盯着九皇府,就等着欧阳潇潇出错呢。

  这下欧阳潇潇可乐坏了,原本还在为恢复女儿身去参加比赛而发愁,现在直接被禁足了,外人进不来,她可出的去,如此甚好甚好。

第十九章禁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