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弥漫的夜,盖上悄然的雾,覆在人们的心,遮住了人们的眼。一座城似万马奔腾,具气吞山河之力,迷殊昏暗的云雾似乎被这气凌霄云的辉煌都城所压慑,散而不现,这一座拥有金碧之砖,巧夺天工气势恢宏的都城就是云都都城——云韵城。

  在昏天黑地,日月无光的战争时代,云都天才辈出,豪强无数,至此内部也是暗流无数,在帝王之战中,云都第十六代云帝——云峥,以绝对优势登临帝位;坐拥着广阔无垠,豪美壮丽的天下。

  其云帝麾下两名大将被誉为云都双帅。其主帅云顶乃云峥二弟,有一人当关,万夫莫开之勇。副帅云雪,云都千年历史第一女帅,是云都最强炼星师;其夫君云至,传闻有起死回生之术。原为浪迹天涯的豪情夫妇,后承云峥救命之恩,留在云都效力,被云峥赐姓并拜天互称兄妹。

  另外两名重臣军师分别料理云都财商大权与政治大权,被云都子民称之为财左相吸金,政右相督权;之笑谈!

  云韵城;一座书香气息浓重的四口府邸,门厅前整整齐齐排列着各种面芒凶煞的异兽,显露出了里面人的不凡身份。一位位长袍于身,自命不凡的国家士子排成长龙,格外庄严隆重。不知者,肯定以为有什么国家大事商议。

  古老的青瓦,台阶上滑腻的青苔,雨过春泥漂浮的草香,不经意把府邸抹上古色。而此刻,高高挂起的红绸彩缎与素朴古雅的竖子木屋格格不入,与加身蓝紫长袍臣子们,格外反衬!

  此时天成异象,晴空万里,见不得一丝云,望不见一片雾!云都,以云著称,而此刻却如此天象,不知是兴国之兆,还是........正当一众臣子们讨论着天象时,如炸锅一般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老爷,夫人生了,生了,是位公子,奴婢,恭喜老爷!”相府的奴婢们,接连跪地笑颜满面的大呼,右相府的仆人奴婢们多半受云鸥恩惠,右相府喜得公子,自然是发自内心的为自家主子高兴!

  此刻站在门口,手把在门框下,巴望着门边的缝隙,焦急等待的右相——云欧,也不顾风俗禁忌,破门而入!

  终日雷厉风行,笑面值千金的云都右相,终于打破了终日面部的僵硬,抱起刚刚出生还露着一只小手在被褥外的男婴,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把此时站在大厅里的一众在叱咤风云,久经沙场政界的臣子将军们可吓坏了!

  “小家伙,别着凉了,不着急握爹爹的手。”

  云鸥和蔼的看着怀中的小家伙,甚是慈祥,深邃的眼眸,此刻突然透亮,把小家伙露在外边稚嫩的小手,缓缓的拿起,生怕自己充满茧子的老手,一不小心戳破了怀中的可人儿。

  “我右相府有五女,今终得男丁,无愧先祖。传令相府所有家丁奴婢赏三年年资,适龄子女皆可进入云都二等学府,潜心修学!其一切费用由云都右相府支出。”云鸥温柔着抱着刚出生的男孩儿,男孩儿笑咯咯的看着他,似乎感受到了父亲的疼爱与期盼。

  “世上降云雾,凌于云雾而看世界沧桑,高于云,散于雾,就叫你云凌飞吧,为父也希望在这云雾弥漫的世界里能凌驾我之上,一飞冲天,好不好小家伙。”少有的笑面,抖了抖了怀间的小人。

  “云鸥,我不求他飞于天际,但求他平安长大。女儿们的名字都是双成,儿子也一样,名为云凌可好?”躺在床上的佳人满眼柔情的看着云鸥手里的孩子。

  “好的夫人,云凌,快谢谢娘亲”云鸥轻轻拿着怀里可人儿的小手,向床上招手!小不点似乎也很喜欢这个名字,眨巴眨巴眼睛,咯咯咯的傻笑了起来。

  云欧有四女,其名按照年龄大小命名为春、夏、秋,冬、雪。四女儿和五女儿是双胞胎,恰逢出生时是冬天伴着数年难见的大雪,故四女名冬,五女名雪!现如今六子终得男丁,名凌!

  纵使云鸥得子,看望确保妻儿平安,短暂欣喜过后,云鸥不舍的放下襁褓的婴儿,转身往书房走去。

  云欧满脸凝重,把底下聚集议事的文臣武将可吓坏了。曾经独自面对雾都万千大军毫无惊惶之意的云都右相,此时面目却布满阴云。

  “真的有这么严重吗?”静谧的大堂之下,厚重之音叠绕。

  “右相,属下若一句不轨轻狂之言,必受天契重罚,引五雷轰顶,堕九层地狱!”挽联长袍,落地紫红衣袖显出此人地位之高。此刻却为一句简单的话语立下天之契约,额头青筋暴露!

  “如此,我马上上书云帝。商议应对策略,你也要持续关注此事,不得有半分怠慢!”云鸥摆手示意蓝紫袍众人。

  “是,属下遵命!”不过一茶盅的时间,云鸥便已上书云帝,通知内阁。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云都还没那么容易颤动!”余音未落,一道道紫色余光散去。右相府邸前各文臣武将的家臣,也中规中矩的离去,灵马飞鹤,甚是庄严漂亮。

  时间如水,终不抵大海汇聚澎湃之惑,汇入汪洋不见踪迹。

  转眼间,六年过去了,当初怀里笑咯咯的小婴儿,长成了大孩儿了。

  小云凌,稚嫩如水的皮肤,衬着“祸国殃民”的脸庞,有着让人甚为羡慕似瓷器娃娃般的光皙;皮肤弹指可破,一双如黑曜石般的眼睛,仿佛知晓前世今生般深邃,能看破人心!

  “云凌,昨天娘亲刚给我做好的长袍!你给我撕破了!我求了她好久呢!”此时庭院内的姐弟,打的不可开交,云冬和云凌虽然差着三岁,但是男孩儿毕竟和女孩儿有区别,六岁的云凌比九岁云雪看起来更加强壮一些!

  两个孩子你打我夺的,周围庭院里的花草被无情的糟蹋!这可把院内的仆人们吓坏了,右相府邸乃四门御赐府邸,素有福地之城,其花草世所罕见,此时被破坏的面目全飞。

  “云凌,你太坏了,你又捉弄你四姐。”云凌的二姐云夏听仆人们的苦苦诉求,急忙赶到了后院!

  云凌见二姐云夏赶来了,心中萌生了一种不好的感觉,眼珠一转。赶忙跑向偏门。

  “二姐,不好了,云凌往大姐那儿跑了,大姐肯定护着他,快给他拦下来!”说时快,来时迟,此时云凌早一溜烟的跑到了云春的房间里了,五个姐姐中,大姐云春最宠小弟云凌,每每云凌惹祸犯错,只要云春在侧,总能安然无恙!

  云都右相有五女,各个绝色天香,其按年龄排序春、夏、秋、冬、冬雪两姐妹虽是同胎所生,性格却迥然不同,冬妹性格异常活泼好动,而雪妹人如其名,如雪一般轻柔冷冽。

  五姐弟齐聚大姐房间,云东,云凌各执一词,吵得面红耳赤!大姐云春对于这种场景已经司空见惯了,笑呵呵的看着云凌和云冬,一会儿安抚一下,一会儿教育一下。

  正当云雪冬意难平准备上手手撕小弟云凌之时,云鸥走了进来!

  “见过爹爹”五姐弟见到云鸥,立刻停止了争吵,云鸥自云凌出生以来,便一直忙于公务甚少与五姐弟见面。每当云鸥出现,总会给五姐弟带来一丝丝不安,

  此时大姐二姐更是惶恐,自己已到出嫁之年,难不成父亲是为此事而来?话已在唇边,却难以起齿。

  “正好你们五姐弟都在,雪儿和凌儿已经满岁,该去帝都学院了,如果你俩有什么疑问的话,正好问一下你们的姐妹!”

  大姐二姐一听并不是自己的事情,赶忙拉上云凌云雪领命。

  “大姐,什么是帝都学院啊?”

  “凌儿,冬妹,雪妹人乃地星之子,绝大部分的人会与地星相互感应,人们管这种与生俱来的感应叫做“命格”。而帝都学院便是修炼命格的地方。”云雪一本正经的讲着这个世界的体系,但是云凌和云冬一看云鸥离开,便私下窃语着刚才的“撕衣”事件。

  “你们认真的听大姐讲话!”云凌感觉到一丝可怕的眼神在注视着自己,急忙跑向云春一跃进入大姐的怀抱。

  天色渐晚,晚膳过后,孩子们回到房间,各怀自己心思安然的进入梦乡。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