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记忆中的那一抹身影(6)

  笔停,画成,收笔。皱着眉头看着刚刚画成的这幅并蒂莲花,沐冰瑶眼中流露出一丝不满。轻轻将画纸收起,沐冰瑶取出沐羽白当初画的那一幅并蒂莲花——自己,还是达不到弟弟那种水平呢。不过,不知为什么,这几日,心中总是有些不安,仿佛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摇了摇头抛却脑海中的杂念,沐冰瑶又开始了下一幅画——沐羽白不在,自小爱画的她便以作画打发时间。在遇到沐羽白之前的岁月里,她都是那么度过的。

  然而,这幅画未完一半,院门处传来的声响让她心里微微一喜——他回来了?

  也不怪沐冰瑶如此肯定,除了沐羽白,平日里别人根本靠近不了她的小院。

  然而,转身,沐冰瑶略带喜色的面孔却换上了一丝惊愕的表情。压下心中的失望,沐冰瑶看着门口许久未见的中年人,淡淡道:“父亲。有什么事吗?”

  许久未见这个女儿,沐隐听到沐冰瑶毫无情感波动的声音,心中仍是忍不住一叹。他知道,当年,的确是他对不住这个女儿。而且,那件事过后,自己为了培养羽白,十多年没有归家。直到前一阵子,才带着羽白回到沐家。然而,即使回来了,自己也没有见这个女儿一面。

  压下心中的感慨,沐隐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看了一眼冷漠的女儿,沐隐沉声道:“羽白回家后这段时间和你相处的挺好的吧?”说罢,不等沐冰瑶思考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便继续道:“他受伤了,在医院昏迷不醒,嘴里不停的喊着姐姐。医生建议我带你去照顾他,说不定会有助于治疗。”

  “羽白受伤了?在哪里?快带我去!”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袭上了沐冰瑶心头,他,怎么会受伤?

  看着沐冰瑶从未在自己面前露出过任何表情的面孔上浮现的焦急之色,沐隐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只是道:“我也不知道他为了什么,只知道他一个人闯了北欧冰雪神殿,最后重伤逃离。别急,我来就是带你去找他的。”

  京华市,一个偏僻的医院。

  这是沐家的私人医院,单论技术医疗水瓶世界顶尖。再加上许多见不得光的神秘力量,世界上能与之一比的只有在欧洲教廷掌控下的梵蒂冈圣医院了。

  此时,医院里一间病房内,看着穿着病服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沐羽白,沐冰瑶心中一阵刺痛。架着轮椅移动到床前,沐冰瑶丝毫没有顾及沐隐也在场。紧紧握住沐羽白的一只手,沐冰瑶开口略有些焦急的问道:“羽白他怎么样了?”

  闻言,侯在一旁的老者回答道:“我已经为他治疗过了,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还需要好好修养。至于什么时候能够苏醒,就看他的恢复能力了。不过,也不会昏迷太久。”

  闻言,沐冰瑶微微松了一口气。

  看着沐冰瑶的表现,沐隐摇了摇头,和老者对视了一眼,一起默默走了出去。

  关上门,沐隐先开口道:“司徒老先生,小女担心羽白心切,些许无礼,还请见谅。”

  复姓司徒的老者摇了摇头,笑道:“老头子我一把年纪了,我孙女都快要和这丫头差不多大了,岂会介意?不过,依老头子我看来,这丫头对羽白这小子,可不是单纯的姐弟之情啊。”

  沐隐叹了口气:“羽白的身世您老也知道,而且,他自己好像也清楚了。所以这些事,走一步看一步吧。”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远去了。

  我这是在哪里?渐渐的,一抹意识从沐羽白脑海中浮现,身体下意识的做出了警戒的动作,然而牵扯到伤口导致身上传来的阵阵剧痛让他眉头微皱。好像,自己,闯入了冰雪神殿,好不容易夺取了那个东西,然后逃了出来,之后似乎就昏迷了。

  终于,努力了许久,终于睁开了眼睛。

  看着房间里的布置,沐羽白松了一口气,是在自家的医院呢。然而,手上传来的温软触感让他微微一愣。转过头去,映入眼中的是困极了趴在床边睡去的女孩,然而即使睡着,女孩依然紧紧握着沐羽白的手。眼中闪过一抹温柔,一丝心疼从沐羽白心头掠过。姐姐……

  小心翼翼的想要给她披上,然而即使尽量小心了,女孩还是醒了。

  看着坐起身来的沐羽白,沐冰瑶眼眶微红,然而脸上却满是喜意。

  “你醒了?饿了吗?我去给你……呜……”

  然而,话还没说完,便被沐羽白懒入怀中狠狠吻了下去。

  近乎强迫的将沐冰瑶抱上床,给她盖上被子,沐羽白板着脸道:“谁让你守在这里的?你身子弱,累坏了怎么办?什么都不需要你去做,还好睡一觉。”

  看着沐羽白担忧的样子,沐冰瑶心中一暖。乖乖的依偎在沐羽白怀中睡下,见状,沐羽白才不再板着脸。

  温柔的揽着怀中的女子,沐羽白喃喃道:“姐姐,这些天有没有想我?”

  靠在男孩怀里,沐冰瑶微微点点头:“想,我每天都在想你。羽白,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做这种危险的事情好不好?如果你死了,我绝不会独活。”

  不由加大了揽着女孩的力气,沐羽白喃喃道:“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我不会再让姐姐担心了。”

  “嗯。”连续守在男孩床前三天,女孩实在是累坏了。得到了男孩的承诺,沐冰瑶沉沉睡去。

  门外,一个护士看着床上依偎在一起的姐弟二人,不由睁大了眼睛。用手捂住小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护士快速离去。

  房间里,以沐羽白的实力自然察觉到了外面那个护士。不过,经历了生死之劫的他已经不想掩盖什么了。他要和姐姐在一起,不管谁都不能阻止。

  医院的一个办公室,听着护士的报告,复姓司徒的老者点点头:“我知道了,这件事你烂在肚子里吧,不要和任何人说。”

  护士应诺着下去了,老者脸上浮现一丝苦笑。这个小家伙,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呢。不过,这种事,还是让你老爹去头疼吧。

第十四章 记忆中的那一抹身影(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