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记忆中的那一抹身影(完)

  “今天早上,我去姐姐那,却发现,姐姐不在。而且,我在小院的石桌上,发现了一柄长剑。我情急之下找遍了整个沐家,都没有发现姐姐的身影。姐姐平日里没有我陪着是绝不会离开她的小院的,除非,是有人强迫她。而在这沐家,能无声无息带走姐姐的,你说会有谁?”

  听到沐羽白的话,沐隐第一反应就是家里某个长老做的。然而,回过神来,沐隐却是一身冷汗——长老们既然已经决定把这件事交给自己处理,在结果出来之前肯定不会擅自插手。然而,这件事,沐羽白却不清楚。连自己的第一反应都是长老出手了,那么更不用说沐羽白了。沐隐敏锐的感觉到,这是一个阴谋,一个针对沐家的阴谋。然而,沐隐却很清楚现在并不是考虑怎么应对这个阴谋的时候,现在最关键的,是怎么安抚沐羽白。

  看到沐隐久久沉默,沐羽白冷冷一哼:“怎么不说话了,父亲?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父亲。如果姐姐受到了半点伤害,我与沐家,不死不休!”

  沐隐看着毫不掩饰眼中杀意的沐羽白,沉声道:“羽白,相信为父最后一次,我去了解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给我一点时间,我向你保证没有人敢对冰瑶做什么。”

  沐羽白死死盯着沐隐,想要从他眼中看出一点什么,然而,沐隐眼中,却全是坦荡。想到这个男人多年来的照顾,他妥协了:“半天,我只给你半天时间。父亲。”

  看着沐羽白离去的背影,沐隐立刻匆忙的吩咐道:“快,吩咐下去,召开长老会,最高级别。”

  ————————————————————————————————————————————————

  沐家,一间密室之中,沐隐和沐家所有掌权者全部聚集一堂。

  “情况诸位长老也了解了,有人冒充诸位长老,劫持走了冰瑶,这毫无疑问是一个阴谋。然而此刻最关键的是羽白在逼我们交人。诸位,我们该怎么办?”看了一眼堂中的诸人,沐隐沉声道。

  一时之间,沐家诸位长老都沉默不语。他们清楚,这件事,事关沐家存亡,容不得半分差错。

  良久,一名老者沉声道:“既然是阴谋,就不能解释吗?”

  沐隐闻言苦笑:“连我听到这件事第一反应就是某位长老做的,你觉得解释羽白会听吗?”

  “这么说,此事无解了?”

  闻言,众人皆沉默了。

  “当初老头子我就说这些年轻人的事我们不要管得太多,各退一步就罢了。何况羽白和冰瑶这两个孩子还没有血缘关系,但你们非要分开他们,结果......唉。”一名老者突然开口叹息道,如果沐羽白在,就会认出,正是在医院见到的复姓司徒的老者。

  闻言,另一名老者沉声道:“事已至此,司徒长老再说这些又有何意义?眼下最关键的,是如何处理这件事,羽白这个孩子的性格诸位都或多或少了解,如今一个不小心,便会血溅沐家。”

  沉默片刻,突然,一名长老开口道:“诸位,目前最重要的是安抚住羽白。所以,我们干脆承认了如何?”

  闻言,其余众人一愣,不由面面相觑:“你是说......”

  “对。我们告诉羽白冰瑶在我们手里,我们会好好照顾冰瑶那孩子,不过暂时不能让他们见面。本来我们是绝对不能承认他们之间的关系,不过,有感于此事,只要他达到我们的要求,我们就让他们相见,不再过问他们之间的事。但是再完成我们的要求之前,作为交换,他们绝对不能相见。”那名长老一口气说出所有计划,然后道:“诸位以为如何?”

  “可是,如果那个劫持了冰瑶的势力插手又当如何?或者,当羽白这孩子发现事情真相后又会如何?”这时,一名长老犹豫道。

  “这很简单,那个势力既然没有给羽白留下任何信息就劫持走了冰瑶那丫头,说明他们暂时不会出手。而我们目前最重要的是先稳住羽白,不是吗?况且,如果那个势力出手,或者说羽白知道了真相,这不是正好说明了不是我们做的了吗?那样一来事情就更是解决了。”

  见那名长老这么说,其他几位长老纷纷点头,只有一位长老叹息道:“只是这样一来,冰瑶那丫头,就等于被我们放弃了啊。如果我们现在全力调查,说不定还能救回那丫头,如果拖下去......”

  这时,那名之前提建议的长老又开口道:“说句有些残忍的话,如果真的那样,未必不是最好的结果。那样既可以让羽白死心,又不会怪到我们头上。只是对冰瑶那个丫头残忍了点。不过,和弟弟luanlun,本来就是那个丫头的不是,她这也算是为家族牺牲,将功赎罪了。”

  闻言,众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沐隐身上。他们只是建议,最后,还是要沐隐这个家主做决定。

  沐隐看了一眼那个提出建议的长老,良久,沉声道:“就这么办吧。”

  在说出这句话的瞬间,他整个人都仿佛老去了几岁。

  —————————————————————————————————————————————————

  沐冰瑶的小院,沐羽白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沐隐,眼中满是疯狂的杀意:“这就是你们的决定?你是在威胁我吗,父亲?”

  沐隐强压下心中的痛苦,冷漠道:“这是你能和冰瑶在一起的唯一机会。我可以保证冰瑶不会受到半分委屈,但是,你也要按照我们说得来。如果你乱来的话,你恐怕再也不会见到冰瑶了。”

  沐羽白拼命压抑住心中疯狂肆虐的杀意,死死盯着沐隐,然而,沐隐却目光冰冷的毫不畏惧的和他对视。

  良久,沐羽白笑了,笑声中的疯狂和冰冷让沐隐都不由心寒。最终,沐羽白停下了笑,冷冷道:“那么,你们想要我做什么?家主大人。”

  听到这一声家主,沐隐心中一阵刺痛,然而脸上却不露半分表情:“你只要按照我们安排的走下去就是了,等到了那个时候,我们自然会如约让你们相聚。”

  “五年,最多五年。五年后我十八岁,姐姐二十一。这五年本应该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光,这是我能够容忍的极限。五年之后,如果姐姐有半点差错,我对天发誓,血洗沐家,覆灭限界。“

  沐羽白不带半分感情的话语让沐隐愣住了:“羽白,你......”

  “出去!从此之后,擅入这个院子的人,死!不要再和我谈任何条件,我不想今日便,血洗沐家。父亲,这是我给你们的,最后机会。”

  —————————————————————————————————————————————————

  回忆到此戛然而止。沐羽白看着镜子中那个狼狈的少年,苦涩一笑。从那以后,这世上便少了一个不羁放荡的世家子弟,多了一个毫无半分情感的诛妖兵器。然而,时至今日,自己,却动情了吗?

  无力地闭上眼睛,你真的和姐姐很像呢,叶清雪。

第十九章 记忆中的那一抹身影(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