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怀春

  当大部分人都睁开眼睛之后,卢老师点名表扬了姜天风,这让他顿时成为了这些少年少女们眼中的焦点。

  但这个时候,姜天风的目光却不由自主地瞟向了那个叫做胡馨儿的少女。

  只不过,他落寞的发现,即便这个时候,胡馨儿仍在与身旁的两位少年窃窃私语着什么,仿佛对姜天风的表现根本毫不在意。

  那两位少年一位叫做黄俊帆,另一位叫做胡俊,胡馨儿从刚才开始便一直与她身边的两位少年特别的亲热。

  这不由得让姜天风感到一阵失望。

  他猜测,胡馨儿也许心有所属了。

  “大家不要窃窃私语,剩下还有两个同学没有完成晋升呢!”

  卢水生看到众人开始交头接耳起来之后连忙开口制止道。

  卢水生的话让众位少年的注意力纷纷集中到了剩下的两个同学身上。

  这两个少年,其中一个叫做魏斌,另一个叫做周痕。

  没过多久,魏斌睁开了眼睛,他的双眼中露出了一阵茫然与失落。

  看到他的这幅样子后,众人便心知肚明了。

  魏斌,晋升失败。

  卢水生顿时注意到,一阵阴霾从魏斌的眼底生出。

  “魏斌,不要灰心,观想之法可以反复施展,只是每次时间要间隔一天,明天到这里来,我单独指导你晋升。”

  “是,卢老师!”

  魏斌一扫阴霾,顿时再度振奋了起来。

  就在大家纷纷为魏斌鼓励打气的时候。

  异变突生。

  原本闭着眼睛的周痕突然瞪圆了自己的一双眼睛。

  令大家感到惊恐的是,周痕的那双眼睛似乎不是自己睁开的!

  对,他的眼睛不是自然睁开,而是如同被撑开了一般。

  只见那双眼球中爆出了一道道血丝。

  同时他的额头上也是青筋暴起。

  周痕,突然整个人都开始发狂了!

  这一突如其来的状况顿时让所有人大惊失色。

  在这须臾之间,卢水生便出手了,他的身影快到所有人都看不清。

  只见卢水生用单手将周痕制住,并将他按在了地上。

  被制服之后,周痕那浑身暴走的力量也逐渐地消散了。

  “竟然是反噬!”

  卢水生的眼神中顿时闪过一丝惊骇,同时他的语气也显得十分惊讶。

  “你究竟做了什么,观想天剑居然对你产生了反噬?”

  他不断地用自己的剑感去感应周痕身上的状况。

  “剑心蒙尘!你居然提前修炼了剑法。”

  说完之后,卢水生便将周痕打晕了,然后只见他对着门口招了招手,几个身穿老师制服的助教赶了过来。

  “将他送到教务处。”

  吩咐完助教之后,卢水生便转过身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对众人说道。

  “周痕这辈子恐怕与剑道无缘了。”

  啊!

  众人这下顿时大惊失色。

  要知道与剑道无缘,可是一个很严重的惩罚呢!

  “老师,为何要如此惩罚他?”

  那位叫做锦瑟的华服少年带着不解的神色对卢水生问道。

  “这并非是来自学校的惩罚,而是天剑之罚。”

  什么!

  众人纷纷大惊失色。

  “我刚才使用剑感测试了一下周痕,我发现,他居然敢在晋升剑徒之前,提前修炼剑法。”

  “简直是触目惊心。”

  看到众人不解地目光,卢水生继续说道。

  “在剑堂中,你们学习的是基础剑术,培养的剑感,而在剑校中,你们学习的是剑法,所要获得能力,叫做剑势!”

  “如果你们有幸考入东第一剑道学院,步入剑侍,你们就会知道,剑侍与剑师阶段修炼的叫做剑气!”

  “剑侍分为七十二地煞星级,磨炼煞气,剑师分为三十六天罡,修炼罡气,所谓煞气与罡气便是由此而来!”

  “剑术与剑感,剑法与剑势,天罡地煞与剑气,这六者之间存在着严格的对应关系!”

  随着卢水生的讲解,众人的脑海中逐渐地形成了框架。

  “你们应该已经注意到你们观想世界中的天剑上面的一百多个,准确说是一百零八个命星了吧?”

  听到卢水生的问话,众人纷纷点头。

  “获得这些命星的方法,便是进行剑法修炼,然后通过天剑的试炼与考核!完成对应的考核,天剑,便会赐予你们命星。”

  “那么在哪里考核与试炼呢?”

  有一位少年问道。

  “就在你们的观想世界中!天剑会在观想世界中给你们修行的剑法发布对应的试炼与考核!”

  众人的脸上纷纷露出了惊讶之色,他们似乎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修炼方式。

  “唉,孩子们,所谓剑法修炼,便是通过学习剑法,领悟其中的剑势,然后不断地得到天剑的认可的过程!”

  “你们要记住,天剑,才是你们最终的老师!”

  在教导学生的时候,卢水生换上了一副严肃地神情。

  “在你们当中,有的人的父母是剑师甚至是剑宗,但你们知道,为什么你们身为剑师乃至于剑宗的父母没有提前指导你们剑法精要吗?”

  听到卢水生的话之后,金川敏,锦瑟与张莫斯等少年的脸上都露出了思考的神色。

  “现在你们应该明白了吧,剑道一途,每个阶段都有对应的修炼体系,剑法,只有剑徒才进行修炼,培养剑势”

  “倘若有人在没有晋升剑徒之前,提前修炼剑法,那么就会导致剑心蒙尘!”

  “何为剑心蒙尘?”

  “很简单,你对应的修炼阶段提前获得了超越了自身极限的强大力量,结果会是什么?”

  众人纷纷开始思考着这个问题。

  “那便是剑心会承受不住,遭到不可挽回的损毁,这便是剑心蒙尘,大家一定要谨记!”

  “剑心与剑胆是你们踏上修炼天罡地煞剑气之路后才会慢慢接触到的东西,现在告诉你们实在是太早了。”

  “其实周痕这还只是小场面,日后剑侍修炼煞气,剑师修炼罡气,一不小心就会剑心蒙尘,落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大家谨记,你们自从踏上剑道一途之后,便不能再有掉以轻心这四个字,时常要记住,自省自律!”

  “那他为何要如此做呢?”

  一位华服少年金川敏突然问道。

  “我们东周帝国对基础教育的每一个环节都是严格把关的,一般来说是不可能出这种差错!”

  卢水生继续说道。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为了提高后天剑感。“

  “这个周痕定然是通过某种特殊渠道提前得知了试剑石测试项目,还获得了这种提高剑感的方法。”

  “然后,他便为了进入第一剑校铤而走险,企图蒙混过关。”

  “可他终究逃不过天剑的制裁。”

  原来如此。

  在听到卢水生的解释之后,众人原本对周痕的那一丝怜悯与同情也消失殆尽了。

  因为他们现在才知道,原来周痕是企图以作弊的方式进入剑校甲子班,行如此之事,难怪会剑心蒙尘。

  在众人晋升剑徒完毕之后,卢水生老师竟然直接宣布下课了,这无疑让各位同学纷纷感到一阵意外,在得知下次授课时间是在两天之后时,少年少女们更是兴奋无比。

  因为如此一来,这剑法学校的课程简直比剑堂还轻松了。

  不过众人想了想,倒也确应如此,毕竟剑堂之中需要学习的内容太过于丰富,除了基础剑术理论和实践之外,还包括各类文化课,所以课程整体来说自然是紧凑了不少。

  对于姜天风来说,他倒是对下次课上卢老师将要传授给他们的御风剑法充满着憧憬。

  走出了甲子班的门后,一群少年们三三两两做了鸟兽散,毕竟他们现在还正处于贪玩的年纪呢。

  “天风兄弟,我们三人决定一起去聚餐,你可愿同去啊?”

  令姜天风没想到的是,下课之后,黄俊帆竟然邀请自己一同去聚餐,要知道他可从没有和同学一起聚过餐呢。

  黄俊帆口中的三人自然指的是他与胡俊和胡馨儿三人。

  姜天风不由自主地将眼神扫到了胡馨儿身上,这时,他奇怪地发现,胡馨儿仍然就是不看他,要么瞟向别处,要么低下头。

  但不知为何,此刻,他的心底却突然生出了一种奇妙的想法,那就是,莫非这个胡馨儿并不是看不上自己,而是,故意不关注自己,其实心里早就有了他?

  想到这里,姜天风的心中不禁泛起了一丝窃喜。

  反观那胡馨儿似乎发现姜天风看出了自己的心思,不由得红着脸转过头,不敢在朝这边看了。

  果真是小女儿态,有意思!

  看来我猜的没错!

  姜天风的心中纵然也泛起了几许涟漪,但这毕竟是当着人家的面,所他的脸上却仍旧是一脸的淡漠,就和他平常一模一样。

  然而,这黄俊帆与胡俊两人也不是傻瓜,他们纵然没有发现姜天风脸上的异常,但是胡馨儿的异常倒是表现得挺明显。

  黄俊帆的脸顿时黑了下来。

  “好你个姜天风,本少爷好心请你聚餐,你竟然勾搭本少爷的娘子,是何居心!”

  “这。”

  姜天风没想到黄俊帆竟会突然向自己发难,这让他措手不及的同时,心中也有些恼火。

  但是,正当他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站在一旁的胡俊却抢先开口。

  “诶我说黄俊帆,你咋这么厚颜无耻呢,我姐姐可是有婚约在身的人,谁是你娘子啊!”

  “那又如何,指腹为婚那一套早就过时了,现在流行爱情自由!”

  三人顿时再一次打闹嬉笑了起来。

  只是他们没有察觉到,姜天风的心中再次失望了。

  得知胡馨儿早有婚约在身,姜天风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一般。

  姜天风头也不回地向校门口走去。

第五章 怀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