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又一个神秘老者?

  这时,李嘉印看到大势已去,虽然心有不甘,却仍不好反驳赵光常了,毕竟这位赵光常老师可是学校的老前辈,自己在他面前,还得自认晚辈呢。

  这件事情真要闹下去,恐怕最后自己反倒不好收场。

  李嘉印在心中暗自思量道。

  “既然如此,那就按赵老师说的办吧,一切都交由胡校长决定。”

  事情闹到这一地步,姜天风自然是不能再继续上课了,于是他被遣送回了家。

  回到家中之后的姜天风,没敢和母亲说话,便径直地将自己锁在了自己的房间中。

  任凭母亲如何敲门,即便是吃饭都不出去。

  “儿子,开门!”

  “娘给你做了火棍烧肉!”

  “棒槌鸡丁!”

  “藤条排骨!”

  “都是你爱吃的!”

  “怎么不开门呢。”

  “这孩子。”

  听着门外母亲胡俊燕传来的一声声叹息,姜天风却仍旧没有开门。

  此时,姜天风的脑海中,不断地回放着刚才在学校教务处发生的那一幕幕画面。

  李嘉印那丑恶的嘴脸。

  石传仁那小人得志一般的狞笑。

  但是,这都不是最令他感到痛恨的。

  皮克!

  皮克与他在幼学之时就已经十分的熟稔了,即便不是同穿一条裤衩的世交,也有着将近六七年的死党之情。

  但是,如今,这一切美好的回忆,都崩塌了。

  其实昨天张莫斯前来提醒他的时候,他就已经生出了一丝不好的想法,他原本以为磐帮的势力会阻止皮克为自己作证,但是结果却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直到现在,姜天风的整个头颅仍旧是翁嗡嗡的,因为,他无法相信,他所看到的,他所听到的。

  这件事的开始,原本是自己好心好意地帮助皮克赶走了勒索他钱财的磐帮小混混,但结局,却是皮克帮助磐帮的人,当场翻供,反过来污蔑姜天风。

  “哈哈哈!”

  “可笑!”

  想明白一切之后的姜天风并没有大哭一场,而是怒极反笑,大笑了三声!

  “朋友,呵呵。”

  “最好的朋友,呵呵!”

  “原来这从头到尾都是我姜天风在一厢情愿。”

  “原来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朋友。”

  姜天风仿佛大彻大悟一般喃喃自语道。

  “从此以后,我不再需要朋友!”

  他的眼神逐渐开始变得锐利。

  “天地之间,唯我一人!”

  姜天风的神情变得异常狰狞。

  与此同时,他心中的道,也开始潜移默化地发生变化了。

  “退学,无妨,我还有着夷洲界。”

  “甚至我的身体里还存在着那未觉醒的血脉之力。”

  “至于说剑法,大不了去求张莫斯!”

  姜天风昨天与张莫斯畅谈之后才得知了张莫斯还有一层身份,那就是,临江城城主之子。

  相信以他的身份,弄几部剑法,还是很容易的。

  不知为何,此时姜天风的眼神异常地坚定,甚至目光中还散发着一道道莫名的光芒。

  姜天风的房门终于被打开了。

  “娘,我饿了!”

  姜天风坐在饭桌上陪着自己的母亲共进了一顿晚餐,只不过胡俊燕隐隐觉察出,自己的儿子似乎与往常不太一样了,因为姜天风可从未在吃饭时对母亲一语不发。

  “娘,我不想上剑校了。”

  “怎么了儿子,从刚才你一回来,我就感觉你不太对劲。”

  胡俊燕带着一脸关切的神情对姜天风问道。

  “是不是和同学闹别扭了?是不是和皮克吵架了?”

  “没有。”

  姜天风淡淡地回了母亲一句。

  “不上就不上,以后娘养着你就是了!”

  胡俊燕豪爽地笑了一声,对姜天风说道。

  “娘。”

  姜天风的眼中隐隐闪出一丝丝晶莹的光芒,,因为他知道在这种时刻,也只有母亲才会安慰自己。

  吃完饭后,姜天风躺在床上,他没有继续回想剑校中发生的那些事情,而是神念一动,便要进入夷洲界之中。

  可就在这时,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为何我竟感应不到夷洲界了。”

  “若琳姐姐,在不在?”

  没有人回应。

  这让姜天风惊愕不已。

  于是,他连忙将精神集中于脖子上的那一条挂坠之上。

  没有任何回应。

  这个挂坠就如同是一条普普通通的挂坠一般。

  姜天风不甘心,他想到他从夷洲界中学到了一招强袭之术,于是他顿时准备施展这一招。

  但是他再一次惊恐地发现。

  强袭如何施展,他竟然全忘了!

  难道这一切都只是我的一场梦吗?

  姜天风无力地倒在床上。

  很快,他的房中便传来了阵阵鼾声。

  “姜天风。”

  一道苍老的声音让姜天风从睡梦中惊醒。

  “你是谁?”

  惊醒之后的姜天风发现自己的床前竟站着一位身穿奇异服饰的老者。

  “吾乃源九郎义经,是夷洲界第一代主人。”

  “我本是一个亡者,如今我在泉下竟然感受到了夷洲界对我的求救呼唤,而这种呼唤将吾唤醒于泉下。”

  “同时也跨越了无尽的黑暗,将我送到了你的身边。”

  “夷洲界,已危在旦夕!”

  “夷洲界危在旦夕,这怎么可能?”

  姜天风再度陷入了震惊。

  “夷洲界在每一段恒河沙之中只会认一个主人,倘若在它找到下一代主人之前,这一代主人消亡了,那么夷洲界将会不复存在。”

  “您是说我快要消亡了?”

  “没错,姜天风,我的时间不多了,记住我的话,夷洲界之所以会认你为主,只因为你就是你,倘若你不是你,则夷洲界便会湮灭。”

  “我便是我?”

  “不忘本心,你便是你,丢了本心,你便不再是你。”

  “身为夷洲界这一代主人,你必须肩负起维护夷洲界的责任。”

  “可是我现在的力量太过于弱小了,如何承受如此大的责任。”

  姜天风沮丧地说道。

  “强者之所以强大,是因为知道自己的强大,而弱者之所以弱小,是因为忽略了自己的强大。”

  “少年你记住,夷洲界不是弱者向往中的避风港,而是强者战斗之路上的桥头堡!”

  “身为弱者不可怕,怕的是,想当弱者的懦夫。”

  老人的身影逐渐消散,姜天风也逐渐从梦中醒来。

  醒来之后,老人的话,仍然萦绕在姜天风的耳边。

  与此同时,母亲的声音,也从门外传了过来。

  “天风,你们学校的老师来了,快出来迎接啊!”

  看来该来的总是会来。

  但是姜天风知道,不能再逃避了。

  他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第十一章 又一个神秘老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