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九叔

  几声嘟声之后,电话接通,语无伦次的说明镇医院发生命案后,张护士丢下电话,惊魂未定的站在老王身后,浑身不住颤抖,两人四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楼梯口,仿佛都能听见对方的心跳声。

  忽然,黑暗中由远而近传来的脚步声一顿,不再往上走来,两人心也随之一沉。

  未知,最是恐惧。

  老王绷紧了全身的神经,大气不敢喘一口;张护士吓得死死地闭上眼睛,将整个身子藏在老王身后,不敢再看一眼,唯恐又见到什么让她毕生难忘的东西。

  然而,脚步声停顿近一分钟左右也不见有人上来,老王作为保安不得不壮着胆子,一步步向着楼道口摸过去。

  待走到楼梯口,老王手电光一扫,却哪里有半个人影。

  奇怪?

  老王正自纳闷,怀疑自己刚才是否出现了幻听,一回头却见张护士双眼忽然睁得如铜铃一般,举起颤抖不停的手指着自己身后的窗子,嘴巴不断开合,似乎想叫什么,却又什么都叫不出来,脸色全然煞白。

  一瞬间,老王汗毛倒竖,脊背发凉,明白自己身后必然有着什么,但到这份上也顾不得害怕,深吸一口气,猛然回身,却见一名白衣美貌少女站在窗外,上身伏在窗台上,脸上透着疑惑之色时而打量打量老王二人,时而又看看楼道尽头的洗手间。

  这女子大约十八九岁,老王并不认识,但却可以说是老王在镇上见过最美的女子,尤其她左侧鼻翼上一颗似有若无的美人痣格外引人注目,甚至老王惊骇之余都为之失神数秒。

  等等!老王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她站在窗外?这里是二楼!

  想通这个问题后,老王心中压抑一晚的惊恐在一瞬间被点燃,慌乱之下,大吼一声,手中电筒朝着窗口砸去。

  一阵噼里啪啦后,玻璃碎裂,手电掉落楼下,电光也随之熄灭,老王再看窗外,那女子也不见了身影,恰在此时,院外响起了警笛声。

  镇派出所马队长带队迅速赶到现场,做了初步勘察。

  没多久,王所长又带着几名民警匆匆忙忙赶到医院,到住院部看了一眼现场,王所长也是倒吸一口冷气,连连摇头。

  安宁的小镇已经很久很久没出过这样的命案了,一下子,王所长的心也悬了起来。

  “马队,什么情况,现场有没有目击证人?”王所长看起来极为干练,一脸愁容,狠狠地抽了口烟,将烟头硬生生用手掐灭。

  率先赶到的马队长大约三十岁年纪,算是个年轻刑警,接警后就是他第一时间赶到。

  “没什么有用线索。”马队摇摇头,道:“死者是医院的护士刘洁,现年27岁,无声无息被人在住院部二楼的洗手间杀害,死状极其残忍,现场除了抓在死者手里的手术刀外并无其他凶器,初步调查基本断定他杀。具另一名值班护士交代,死者是去洗手间时被杀害,现场除了她们两人外,只有一名待产的产妇和他丈夫住在一楼,更奇怪的是那对夫妇好像被人下了迷药,我们的警员叫了好久才将他们叫醒,而保安老王是停电之后才上来巡视的,目前我们掌握的就这么多。”

  “停电?几时停电?”王所长一脸震惊。

  “不错。”马队看着所长,若有所思道:“根本没有停过电,刚才我们已经查看医院电闸,证实是被人关闭。”

  王所长又点燃一根烟,脑海中不断理顺案情,道:“再仔细查看一下还有没有线索,这小医院也没有停尸间,先把死者暂时抬到一间病房,那把手术刀连夜送到县里做指纹化验,还有去电闸上提取指纹,一并送到县里去。”

  王所长交代了一番之后,医院的保安老王走了过来,看看所长,道:“柱子,我有情况要说。”

  “叔,我正要找你和张护士呢。”王所长应了一声,柱子正是他小名,保安老王是他亲叔。

  老王点点头,道:“那张护士吓得不轻,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当下,老王将邱老太夜里突然跑来医院的种种举动和窗外忽然出现那美貌女子,尽皆说了出来,言语之中暗指自己看见了白衣女鬼。

  那年轻的刑警马队直听得一愣一愣,脸上透着怀疑之色,开口道:“老王,真这么玄乎?我可不信这世上有什么鬼,会不会你老眼……看花了。”

  说完马队还朝着窗外看了看,虽然不高但也有三四米,心中暗道,这老王是不是也吓傻了,这高度窗外还能趴个美女,接着又突然不见。

  老王一看马队神情便知他不信,继续道:“小伙子,你还别不信,虽然我也没见过那些东西,但这事不简单。”说完试探性的看了看所长侄子,道:“我看要不还是请九叔来看看吧。”

  “九叔?”王所长还未说话,马队抢着开口道:“那个老神棍!”

  “哎!”王所长轻斥一声,道:“怎么说话呢。”

  那马队似乎对那九叔挺有成见,对案情也有自己的看法,不依不饶道:“可他就是个实打实的大神棍!自吹什么龙虎山弟子,什么阴宅阳宅,捉鬼降妖的,我看也就在咱们这种小地方骗骗老头老太太。”

  语毕,马队还看了看老王,心中暗想电闸忽然被关,楼下待产夫妇又被下了迷药,最大的嫌疑就是你这保安!

  “够了!”王所长瞪了马队一眼,道:“这事还是先等明天指纹报告出来再说,实在不行请九叔来看看也未尝不可。”

  马队长是军人退役,脾气也不小,听所长这么一说,直言顶撞道:“荒唐!堂堂人民警察,岂能信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

  老王一见两人抬起了杠,只道是所长侄子碍于情面不好否决自己,赶忙打圆场道:“柱子啊,要不算了,我也就这么随便一说,况且九叔那人还真是神神道道的不好说。”

  王所长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老王肩膀:“叔,想哪去了,不关你事,有些事恐怕连你也不知道。”

  对于马队的直言顶撞,王所长也不恼怒,心中反而暗自赞许马队是个好苗子,“说的好,人民警察。”王所长赞了一句后脸上泛起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道:“小马,你参加工作几年了?”

  马队一听所长换了称呼,又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不明所以,强压着怒意,吐出两个字,“七年。”

  “七年,也有点经验了。”王所长吐出一口烟,缓缓道:“那,二十年前你又在哪里?”

  “嗯?”这一问令马队更是一头雾水,道:“上小学呢!不是,所长你问这什么意思,是不是觉得我年轻办不了这案子,好让你们搞神神鬼鬼那一套。”说着一脸鄙夷之色。

  王所长也不生气,轻笑一声,道:“干了七年,有没有听说过西风专案组。”

  一听这个名字,马队神色一缓,这专案组可是充满传奇色彩,在警察系统中算是人人知道的秘密了。

  马队整理了一下思绪,片刻才开口:“成立于二十多年前的专案组,直属公安部,后来因为一起绝密案件组长西风被革职查办,专案组也随之解散了,对于这个专案组的案件却全无卷宗,只限于内部口耳相传。据说,这是当年系统内部的绝密档案,只不过二十多年过去也不再封得那么严了,我们这些二十多年后的警员才能略微听到一些传言。”

  “嗯,不错,倒是也知道些事。”王所长不知道是夸还是损,道:“那么我告诉你,西风解散的时候我刚刚参加工作,被分在省外,听闻这个专案组就是搞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所以才没有档案。”

  “这……怎么会……”当年内部传的神乎其神的西风专干组竟然就是办些神神鬼鬼的案件,不信邪又对西风专案组充满无尽好奇的马队一时接受不了这么大的冲击,楞在当场。

  “还有!”王所长语不惊人死不休,一脸神秘地开口道:“你嘴里所说的老神棍九叔,就是当年西风专案组的灵魂人物,组长西风!”

  “什么!”马队当场石化。

第三章 九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