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头皮屑克鬼

  “你爷爷的!”九叔稍稍犹豫后,还是收回桃木剑,怒骂道:“你这等索命怨灵,老夫便是斩她千八百,来日到了阎王殿前也不会遭任何报应。”

  语毕,摇头叹了口气,故作深沉,自夸道:“算你走运,遇上老夫这等慈悲为本的天师,老实交代有何冤情。”

  “多谢大法师。”红衣女鬼恭敬跪地,朝九叔磕了个头,道出了一段往事:

  “我叫赵倩,本是这医院的护士长,院长周田是我老公,去年我发现周田与医院的护士刘洁有染,几次劝说无果后,便提出与他离婚。谁料,周田那混蛋不答应,被我发现后索性明目张胆与刘洁那贱人日夜幽会。我实在气不过,就威胁他再与那贱人有往来我便将事情捅出去,谁料他恼羞成怒,用铁锤将我活活打死,趁夜埋尸于住院部后的荒地中。”

  九叔看了看女鬼头顶血肉模糊的伤痕,倒也与她所述相符,道:“然后你就怨念不散,化为怨灵索命?”

  “不!”女鬼赵倩摇了摇头,道:“我起初虽然怨念不散,但并无害人之心。可这一年多来我埋尸荒地无人问津,而那混蛋和那贱人却日日逍遥,再加上这几日阴气越来越重,都怪我一时糊涂,昨夜借这阴气化为怨灵,要了那贱人性命……”

  “哼!”九叔冷哼一声,道:“那今夜呢?这新生儿与你有何冤仇!”

  九叔一想到这新生儿可是自己的徒弟,将来能不能一雪前耻还要靠这小徒弟,可这女鬼却险些断了自己的念想,不由得又举剑怒指女鬼赵倩。

  “大法师饶命。”女鬼吓得身子一缩,“杀了刘洁那贱人后,我一不做二不休铁了心要找周田那混蛋索命,可他竟然有家传玉佩护体,怨灵之身难以接近,我又对那产妇腹中胎儿生出感应,知道他是全阴命,希望能借他的命成就凶灵鬼身……”

  “还凶灵鬼身,即便你成了恶灵甚至厉鬼,老夫也能顷刻叫你魂飞魄散!”九叔气得老眉倒竖。

  当然,九叔这话绝非虚言,人死后即为幽灵,若冤死之人怨念不散就容易成怨灵,其后还有凶灵,恶灵,厉鬼,鬼王,而九叔二十年前便是龙虎山得意弟子,二十年过去,恐怕对他真有挑战性的只有鬼王了。

  那女鬼连连叩头,悲戚道:“大法师道法高深,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只是……只是周田那杀人凶手,直至今日还逍遥法外!”说罢,恨意如潮。

  “想不到救死扶伤的周院长竟是杀人凶手!”听了女鬼诉冤后,王所长似乎也不觉得这死相可怖的女鬼有多么恐怖了,长叹一声,“你放心吧,如果你所言属实,我们会找出你骸骨,将周院长绳之于法。”

  “不错。”九叔也点点头,道:“阳有阳法,阴有阴规,周田自有阳间的律法惩处,而你死后索命便是犯了阴规,念你也是枉死之人,老夫现在给你两条路。第一,老夫替阴司执法,一剑将你诛杀;第二,老夫替你超度,一张引路符送你去阴司受审,是非对错,判官笔下自有定论!”

  女鬼看看九叔,又看看王所长,主动化去身上的一身怨气,一脸平静道:“多谢王所长、多谢大法师,我愿去阴司受审。”

  九叔看着女鬼赵倩点了点头,知道她会选这条路,摸出一张引路符,甩到她身上,之后手上掐诀,微微闭目,念起了往生咒:“上登朱陵府,下入哀生门;超度三劫难,经往原始砖;人生一梦中,荣华总是喜……”

  顿时,女鬼身影慢慢飘远,渐渐变得虚幻,片刻后,黄符无火自燃,女鬼赵倩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眼前。

  想不到一个枉死冤魂,死后还弄出这么多事,看着女鬼赵倩慢慢消失,几人各有所思,沉默不言。

  良久,那中年汉子仍是余惊未定,颤声道:“想不到真有脏东西。”

  说着,朝墙角吐了一口唾沫,他虽一直未开阴眼,最初女鬼赵倩也没主动现身,但后来九叔一把五帝钱打出自然打得赵倩无所遁形。

  九叔点点头,皱眉道:“送走了一个,恐怕还有一个。”

  “什么?”王所长一惊,马队也是一脸讶然,问道:“九叔,那女鬼赵倩不都承认是昨夜的凶手,怎么还有一个?”

  “老夫说有便是有。”九叔语气坚定,道:“现在医生护士都在产房接生,我们三人刚才又都在这里,医院其他人员又早早撤离,你们说刚才是谁推上了电闸?”

  “对啊!”王所长、马队一下明白了过来。

  “老夫刚才迟迟不出来就是想一举收服,没想到它却一直不现身,倒是有点难办了。”

  马队忽然一笑,拍起了马屁,“没事,九叔您不是有这一手吗?到时,管它什么鬼,还不吓得落荒而逃。”说着,马队伸手摘下警帽,学着九叔在头顶狠狠地抹了两下,笑道:“妖孽,看看老夫是谁!”

  “……”王所长和九叔都无言以对,被马队逗得一乐。

  对于这一手马队一直心存好奇,一下子又少根筋起来,看了看九叔蓬乱的头发,笑问道:“九叔,难道头皮屑真能克鬼?”

  顿时,九叔一头黑线,脸都涨成了猪肝色,怒骂的:“放你娘的狗臭屁!”说着便要抬脚踹马队。

  马队赶忙一闪身躲过九叔大脚,尴尬一笑,道:“那是?”

  九叔斜眼瞪了马队一眼,继而伸手抚了抚油腻乱发,一脸自得,道:“得道之人有顶上三光,正应着太上三清,道法越深三光越强,常人看不见,鬼魂却是看得见,老夫摸头自然是打开顶上三光。”

  “那为什么一定要打开顶上三光?”马队继续发问。

  九叔就等着他这么问呢,脸上得意之色更甚,伸手轻抚胡渣,故作高深道:“老夫三光直冲天际,恶鬼一见必然心神不宁落荒而逃,再出手自然手到擒来。”

  还直冲天际!马队心道我又看不见,一见九叔这得意模样,有心逗他,道:“什么顶上三光,我看就是头皮屑克鬼。”

  话音一落,即刻闪身,又一次躲过了九叔飞来的大脚。

  ……

  良久,产房中响起了一阵嘹亮的初生婴儿哭啼声,屋外四人都是微微一笑,这小孩的出生把刚才恐怖的气氛冲淡了不少。

  中年汉子激动得手舞足蹈,一脸傻笑,朝着九叔三人道:“生了,生了,我老婆生了。”

  “至于吗?激动成这样。”马队虽已结婚,但并未生子,看着那汉子摇头连连,倒是王所长这过来人似乎能明白那汉子心情,也点点头陪笑着。

  再说九叔,激动之色丝毫不亚于那汉子,在产房外大笑连连,“好哇,好哇,哈哈哈……”这一瞬间,他都忘了医院暗处可能还有一个恶鬼在虎视眈眈。

  片刻后,房门开启,一位医生走出产房,还未说话,九叔抢在那汉子身前,拦住医生问道:“怎么样?男孩女孩?”

  医生解下口罩,看了看激动的九叔,调笑道:“九叔,怎么激动得跟你生儿子似的。”

  九叔顿时老脸一红,道:“这孩子将来可是要做老夫徒弟的,能不激动吗?”

  “徒弟?”那中年汉子不明白九叔意思,但也是心中焦急,没有询问,对那医生道:“医生,我老婆怎么样了?”

  “放心吧。母子平安,生了个大胖小子,去看看她吧。”

  “哈哈……”九叔激动得一拍大腿,“大胖小子好啊,哈哈哈。”这下真是跟他生儿子似的了。

  中年汉子挤过几人,跑进产房来到床前,看着床上累的虚脱的老婆,笑道:“老婆,你给生了个大胖小子。”激动之色,溢于言表。

  床上那女子满头大汗,点点头,看向躺在一旁的胖小子,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别高兴的太早。”九叔不合时宜地走到一家三口旁,眯着老眼偷瞄了一眼床上的婴孩,对那汉子道:“今日乃是全阴日,你们这儿子天生全阴之体,将来必将会招惹各路妖魔鬼怪,刚才外面的怪事你也见到了,如若不让他跟随老夫学道,日后定会阴邪缠身,养不大。”

  床上那妇人眉头一皱,初为人母护犊心切,伸出一只手挽住婴儿,唯恐九叔会抢走一般。

  那汉子想到刚才种种诡异之事,对九叔的话倒有几分相信,问道:“这……九叔,就没有别的办法?”

  汉子话音刚落,他老婆却是连连推了他几把,道:“他爹,孩子才刚出生,你真狠心交给这人?我说什么也不答应。”说罢,还狠狠瞪了她男人一眼。

  话是这么说,可那女子心中却是暗想,瞧这九叔缺胳膊少腿的不说,还一身邋里邋遢蓬头垢面,要是将自家孩子交给他哪里还有好日子过。

  “哈哈……”九叔朗笑一声,道:“我与这小子师徒缘已定,也不强求你们,我有一法可保他五年平安,五年之后,你们自会求着老夫收他为徒,到时可来镇上九叔冥店。”

  语毕,九叔右手中指伸到嘴边,一口咬破指尖,朝着床边的婴孩一弹,一滴鲜血不偏不倚正好落在男婴额头,而后口中念念有词,“一滴天师血,万般鬼难侵。”

  之后,那一滴鲜血竟然凭空渗入了婴孩额头,婴孩似乎很是享受,咯咯轻笑了几声,小手小脚不停挥舞了几下。

  “奇才,奇才!”九叔很开心,仰天大笑,出门而去。

  然而,九叔两脚才刚迈出产房,轰的一声,产房的窗子被人砸碎,窗框连着玻璃渣子飞了一地,那中年汉子一把伏到床上,护住妻儿。

  九叔心中一惊暗叫不好,猛一回身,只见一名白衣少女脸蒙黑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拉开中年汉子,伸手夺过床上婴孩,欣喜若狂,举着婴孩笑道:“全阴子……我终于等到你了。”

第八章 头皮屑克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