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李青阳

  九叔冥店是数十年前九叔来到四喜镇后开的一个店铺,平时买卖些香烛冥纸、花圈祭品什么的。

  这十八年来,李青阳自五岁起便是在这九叔冥店度过,跟老神棍九叔比父母都亲,十几年来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逢年过节都是他父母自七八里外的小村来探视……

  这些年师徒二人偷鸡摸狗、夜探寡妇门、满嘴黄段子挑逗大姑娘小媳妇……总而言之,歹事做尽。

  好在没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事,九叔冥店也在镇上开了数十年,平日镇上哪家有白事也乐意上九叔冥店买,师徒二人不至挨饿受冻。

  自从九叔认识杨寡妇后,偶尔镇上发生什么邪乎事杨寡妇总会把事情第一时间传到九叔耳朵里,也不管人家请不请,九叔总是操家伙上阵,末了还强拿主家三两斤猪头肉或是大肥鸡打牙祭。

  倘若哪家主家抠门不给,九叔便搬出一大套说辞,“房子座向犯了煞”“今年家中恐怕要出事啊”……

  乡下人对风水、鬼神之道一窍不通偏深又迷信,即便再抠门也不愿九叔这般胡言乱语,多半会送上些酒肉,有时还会讨得一两个红包,九叔自然也乐得如此。

  而李青阳,十八年来尽得九叔真传,若不是九叔被龙虎山抛弃,如今以李青阳道法恐怕早已名列内门杰出弟子,除了学道他与别的年轻人倒也无异,该上网上网,刚上学上学。

  这一日正午,九叔冥店里,李青阳穿着大码裤、小背心,翘着二郎腿靠在九叔的躺椅上,捧着一本灵异小说——捉鬼大师与摸金校尉,看得不亦乐乎,看到妙处不禁拍手叫好,叹一声作者好文笔。

  “叮铃铃……叮铃铃……”伴随着一阵铃声,李青阳裤兜里诺基亚手机疯狂地震动起来。

  掏出手机一看——牛魔王!

  这是李青阳的高中班主任,三年来的噩梦,尤其是高三!因为姓牛,又特别凶,所有就有了这么一个雅号。

  李青阳看着手机,心道高考都结束了,老子也算修成正果,逃出了魔掌,牛魔王怎么还打来电话。

  奇怪归奇怪,李青阳还是挤出一丝笑容,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即便牛魔王看不见,“老师,您好,我是青阳同学。”

  这话,李青阳自己听着都恶心,三年来不知道在心里问候了多少次班主任祖宗十八代。

  “青阳同学,老师先恭喜你了。”电话那头是一个低沉的男低音,听着有点小激动,“你被江南大学录取了,人家找不到你家里地址,录取通知书给寄到学校了,什么时候有空来拿一下。”

  “江南大学,意料之中,意料之中……”李青阳一下得意忘了形,对着电话嘿嘿傻笑。

  “什么?”牛魔王一愣。

  “不不……”李青阳一阵尴尬,对着电话猛摇头,道:“谢谢老师,我这就来。”

  挂断电话,李青阳眼泛桃花,仰天大笑,“江南大学,哈哈,我的校花们……我李青阳来了!”

  语毕,嘴角泛起一丝奸笑,心道也总算摆脱马玉那女魔头了。

  高中三年,李青阳是个怪胎,平日上课不是睡觉就是掏出诺基亚玩贪吃蛇,可每次考试总能以一张张高分试卷惊得各科老师无言以对。

  虽然他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自己预估也是八九不离十,当初报志愿更是张狂地在所有志愿上都填上了江南大学,但此时确认高中倒也心情大好,更主要的原因是他可以离开九叔这个老家伙了。

  当然,还有一点,传闻中大学生活美女成群,校花结队,每当有人问他为何就非江南大学不可,他总会满含深意的一笑,回以一句“自古江南多美女……”

  上了大学一来脱离了老妖婆的魔掌,二来江南大学远在外省,也跳出了九叔的掌控,还有就是摆脱他那个蹂躏了自己三年的女魔头同桌马玉。

  此刻李青阳便似一匹脱缰的野马,又似一只发~情的野猫。

  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老子飞!来自五湖四海的校花们,噢,想到此处李青阳不禁一脸沉醉。

  良久,李青阳收拾心情看了看手机,心道老家伙怎么还不回来,这店里没人怎么走。

  等等!李青阳眼中精光一闪,想起了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一定要在老家伙回来前办好才行!

  “嗯。”李青阳慌忙起身,将身上的口袋摸了个遍,除了手里的诺基亚手机外空空如也,想了想之后眼睛一亮,将左脚上的黑布鞋脱了下来,顿时,一阵恶臭扑鼻而来。

  好强大的男人味!

  李青阳捂着鼻子,硬是将鞋里的鞋垫抽了出来,鞋垫下一张五十块钱静静地躺在鞋底。

  拿出五十块钱后李青阳将那张钱反夹在店里的八仙桌下,之后又摇了摇头,心说不妥,这招用过了;于是又把钱拿出来,转而塞到一堆香烛冥纸中,想了想要是老家伙不知道把冥钱卖了才亏,于是又拿了出来。

  放哪安全呢?小小的冥店,李青阳走了两圈也没想到个好地方,基本想到的地方都已经被老家伙发现了。

  踌躇片刻后,他的目光停在了店内佛龛正中的祖师爷画像上,嘴角泛起一丝邪邪的微笑,点点头自语道:“老家伙肯定不敢动祖师爷,不过……我敢!”

  说干就干,李青阳走到佛龛前,看了看正中的祖师爷画像,道:“祖师爷啊祖师爷,您可别怪我,要怪就怪我师父那个老家伙,要不是他成天在我这收刮民脂民膏,我也不至于想出这馊主意,不,好主意。”

  朝着祖师爷画像拜了拜,李青阳掀起画像,将五十块钱夹在了画像后的纸缝中,放好画像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忽然,佛龛旁的小酒瓶摇了摇,传出一句话,“守财奴!都抠到姥姥家了。”

  李青阳瞟了酒瓶一眼,“小鬼,你懂什么,师傅那老家伙身无隔夜财,老往我这搜刮,哪像我勤俭为本,这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哼!直接说抠不完了。”酒瓶一抖,飘出一个七八岁的孩童,坐在佛龛上,翘着二郎腿道:“还有,别不分尊卑,左一个小鬼右一个小鬼,豆爷爷我可大你一百岁!”

  不错,这正是九叔十八年前收养的小鬼豆豆,在九叔几年的精心调养下,小鬼恢复了往日神采。

  要说李青阳有什么显著缺点,不,优点,那就是爱财如命,抠得跟个旧社会时期的大地主似的。

  李青阳瞪着小鬼豆豆一脸鄙夷,“小屁孩!”

  豆豆气得一下蹦到地上,撇着小嘴,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李青阳,一副小大人模样,道:“你你你……你再叫一句我就告诉九叔,钱藏在祖师爷后面。”

  李青阳瞪着豆豆咬牙切齿,这五十块可是他的命根子,都在鞋底躺了半个月了,转念一想之后,跟钱比起来,面子又能算什么!

  于是,脸色一转,蹲下身来和颜悦色道:“豆哥,豆爷,我知道你不会出卖我的。”

  “墙头草!守财奴!”豆豆一脸鄙夷,“见过抠门的,就没见过这么抠的。”

  “你!”婶婶能忍,叔叔不能忍!李青阳气得七窍生烟,在佛龛上抓起一张黄纸,一把拿过朱砂笔,刷刷刷地几下,笔走龙蛇,画了一道定魂符,贴到了酒瓶上,朝着豆豆大喝一声“收”,跟着豆豆便化为一道虚影朝瓶中飞去,李青阳死死地盖上瓶塞,贴紧定魂符。

  “让你狂!还豆爷?小屁孩!”

  “不要啊……”瓶中立马传来豆豆的哀嚎,“阳仔,阳哥,阳爷,快放我出来。”

  阳爷?阳祖宗也不行!

  

第十一章 李青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