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吓死女魔头

  次日清晨,日出东山。

  李青阳还在睡梦之中,被子不知何被他时踢落床下,身上只有一条灰裤衩,全身光溜溜地在床上摆着一个妖娆的睡姿,更不可思议的是由于清晨的某种雄性生物本能,裤裆处撑起了一把巨大遮阳伞。

  迷迷糊糊之中,李青阳听见一道梦魇般的声音,“小神棍……小神棍……”

  李青阳翻了个身子,嘴里喃喃骂道:“女魔头!没玩没了,连做梦都不放过我。”

  话一骂完,顿觉不对,因为一道急促的上楼声传来,难道梦也这么真实?

  不可能!

  李青阳猛一睁开眼,果然又听见了一声清晰的“小神棍”,再一看九叔早已不在床上,瞟了瞟自己为之骄傲十八年的男子身躯,顿时一头黑线,慌乱不已!

  “小神棍……”声音近在咫尺,马玉已上到楼上!

  “别过来!”李青阳一声惊恐大叫,失魂落魄地拉过裤子,正欲套上,可那裤子竟然被自己脱反了一道,慌忙用手穿弄起来。

  “你在干嘛?都快误机了!姑奶奶可生气了!”马玉哪里管他,不依不饶,循着声音向李青阳走来。

  几乎是在与马玉照面的一瞬间,李青阳眼见裤子反不过来,被子又在床下,急中生智猛地一下朝地上的被子扑去,打算转身来个漂亮的生菜卷香肠。

  但是,他忘了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

  就在他猛扑到地的一瞬间,挺拔的小弟弟与地板来了一次亲密接触,脐下三寸处传来一阵堪比女性分娩般的剧痛,脸色顷刻涨成猪肝色,额头上冷汗森森,哪还有半分力气再来什么生菜卷香肠。

  这种剧痛使得他顾不上处男之身暴露在马玉眼下,心中只在担心一个问题——会不会断了?刚才似乎还隐约传来一阵咔擦!

  小心翼翼的伸手摸了一下,还好……依然挺拔!立马轻轻拨弄了一下,以免二次伤害。

  看着一身赤裸的男子胴体,马玉非但没有半点女子娇羞,反而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说出一句想让李青阳恨不得海K她一顿的话,“小神棍……姑奶奶来了你也不至于五体投地,行跪迎之礼吧?”

  李青阳剧痛之下龇牙咧嘴短暂叫不出声,心中不住怒骂,卧槽尼玛的五体投地,老子是小弟弟投地,有苦说不出!更难以启齿的是,李青阳趴在地上看着马玉伫立身前的两条玉腿,小弟弟更是愤怒的僵直着。

  大约二十秒后,剧痛稍稍缓解,李青阳实在忍无可忍,想自己差点在这一扑之下断了祖先香火,怒视马玉吼道:“女魔头!滚啊!”

  李青阳这一吼,自问可算得上是高中三年来在马玉面前最具男子气概的一吼,当然,他现在不吼也很具有男子气概,如果翻个身的话。

  “李青阳!你找死,敢凶你姑奶奶!”

  这下马玉也发飙了,女汉子气质暴露无遗,大步流星冲到李青阳身前,揪着李青阳耳朵,叫道“起来!你给姑奶奶起来!”

  啊!!女魔头啊!!!

  李青阳龇牙咧嘴,此时要起来那是万万不能,扭头左躲右闪,心道老子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摊上这么个女魔头!

  马玉揪了一阵见李青阳始终不肯起身,更是恼怒,秀眉一挑,小眼一瞪,脚下稳稳扎了个马步,使出跆拳道身法,伸手拖着他胳膊,“小样!姑奶奶还拉不起你?”

  李青阳这下慌了,即便已经用上了传说中的千斤坠,可身体依旧是一寸寸被马玉往上拉,不由得羞怒交加,这瞬间连死的心都有了。

  怎么办?怎么办?李青阳脑中思绪飞转,真恨不得有条地缝让他钻进去!

  僵持许久,眼看就要被马玉拉起来,李青阳一咬牙,与其被女魔头拉起来徒增尴尬,索性老子自己站起来!吓死她!

  这般想着,李青阳心一横,怒道:“起就起!老子豁出去了!”

  语毕,李青阳猛然起身,与马玉四目相对,脐下三寸处依旧傲然挺立,仿佛它也在以提拔的身姿昭示着李青阳的怒火。

  静!静得可怕!静得尴尬!

  空气好像凝固了般,两人皆是沉默不语,唯独李青阳胯下依旧愤怒的挺立着。

  片刻后,马玉这个全然不顾男女授受不亲的女魔头竟然蹦出一句话,“小神棍……你属驴的吧……”心中生出一种轻抚一下的冲动,回过神后,天使般的小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忽然感觉这样很不好,猛一回身叫道:“流氓!”之后捂着红扑扑的小脸,踩着小碎步,逃到楼下。

  “哼!”李青阳看了一眼自己的宝贝,“吓不死你个女魔头!”

  穿着洗漱一番后,李青阳提上昨日母亲给准备好的行李箱,也带上了九叔给自己的小木箱,来到楼下。但是,平日习惯了小鬼豆豆气息的他却没发现,在楼下佛龛前经过时,一缕幽光在佛龛上的酒瓶中一闪,而后一道幻影自瓶口飘出,钻进了李青阳手里的行李箱之中。

  马玉躲在店外,迫于刚才娇羞的一幕竟然出奇的不说一句话,将头撇向一旁,不敢直视李青阳,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脸上不时闪过一阵阵潮红。

  “走了,老爷子。”李青阳跟坐在躺椅上悠哉悠哉砸核桃的九叔说了一句。

  “等等。”

  九叔起身,嘴里嚼着核桃仁,老眼一瞟看了看李青阳手中行李箱,心道:“这小鬼……罢了罢了,且由他去,臭小子天生全阴体倒也无惧小鬼这点阴气,在那边反倒还有个照应。”同时,手微不可查的虚画了几下,迎空朝李青阳箱子一推。

  悄无声息做了这一手后,九叔伸手在口袋里摸索了一阵,最后竟然摸出了几张百元大钞,眼神之中闪过不舍,也不知道是对钱还是对人,说道:“这是杨家寡妇听说你要去江南上大学了,今早送来的一千块,说是感谢咱两上次帮她老宅驱鬼。”

  眼见那一沓钞票,李青阳顿时两眼放光,想不到平日搜刮自己毫不留情的老家伙竟然也舍得把钱拿出来,心中一暖,嘿嘿一笑道:“老爷子……这您还拿出来……我怎么好……”

  说是这么说,可是李青阳脚下不停,走到九叔身旁伸手接住钞票。哪知,李青阳再如何使劲,九叔就是死死抓着不松手,一下子师徒两人一人一头都死死抓着钞票,眼中都闪烁着相同的神色看着对方。

  “嗯?”李青阳一惊,老家伙还是漏出狐狸尾巴了,咬牙道:“怎么好……意思……要呢!”语毕,手上猛一用力,夺过钞票,最上面的一张还印上了九叔深深的抓痕。

  “走走走!快走!”九叔白了李青阳一眼,连连挥手。

  “再见,老爷子。”李青阳厚着脸皮嘿嘿一笑,将钱揣到兜里,转而瞪了马玉一眼,向外走去。

  片刻后,李青阳马玉两人来到机场,一路办登机、过安检,登上了前往江南的航班。

  飞机上,马玉似乎还在为早上的事感到窘迫,不敢直视李青阳,一反常态,小绵羊般乖巧坐在李青阳身旁,一语不发,俨然大家闺秀。

  李青阳倒是乐得清静,一副高冷男神模样,可是却不曾想,马玉天使般的面容,魔鬼般的身段,惹得飞机上一众男同胞纷纷向李青阳投来或羡慕或嫉妒又或是怨毒的眼神。

  李青阳完全相信如果眼神可以杀人自己早已被千刀万剐,他也明白那种眼神里含有的潜台词——好白菜都让猪拱了!

  李青阳浑然不作理会,此时自己小弟弟还隐隐作痛呢,只在心里怒骂这些人无知无畏。

  好白菜?

  天真!

  李青阳真恨不得对他们说一句,哥们来啊,你能拱,我让你拱!

  飞机起飞后,两人都迷迷糊糊睡着了,三个多小时的航程很快过去。

  随着飞机降落的声响,马玉悠悠转醒,一下来了精神,睡了一觉似乎也忘记了之前的尴尬,一脸兴奋道:“耶!小神棍……我们到了!”说着还不住捶打李青阳肩膀,而且那力道一点也不小。

  李青阳连连摇头,侧身闪避,叹了口气,心道女魔头模式又开启了,看来是吓得不够,还得找个机会吓吓她才行!

第十六章 吓死女魔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