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苦命鸳鸯

  李青阳暴喝一声之后,那两个鬼身形一顿,男的拖着女的还要再跑路,女的却是蹑足不前,一脸愁容拉住身前男子,道:“良,别跑了,我们跑不了的。”

  “小琼,对不起,是我害了你。”男鬼也止步,回身将女鬼搂在胸前,一脸关切。

  秀恩爱?李青阳眉毛一挑,道:“已过头七的新死之鬼滞留阳间,你们可知罪!”

  这十八年来,李青阳对于这些不守阴规的冤魂或是野鬼可从来没有半分客气,更可恶的是这对鬼鸳鸯竟然还当着他这条单身狗撒了一把狗粮……

  这一幕直看得柜台前的老板娘一愣一愣,心说什么神神鬼鬼的,肯定是这些年轻人斗气打架,于是,跑到李青阳身旁,道:“小伙子,这到底怎么回事?小店小本经营可经不起折腾啊。”

  李青阳懒得解释,轻轻点了一下老板娘脑门,道:“看看他们刚才给你的是什么钱吧。”

  老板娘将先前的那沓钞票拿出来一看,只见刚才还好好地一沓钞票里竟然有两张冥钱,顿时,只觉一阵毛骨悚然,道:“真……真有鬼?”语毕,看着前面的一对鬼鸳鸯一阵心惊胆战。

  “放心吧,有我在不会出事。”说完李青阳冷视两鬼,不再理会那老板娘。

  眼看李青阳三光闪耀,似乎怒气也不小,男鬼一步上前,将女鬼挡在身后,恳切道:“大法师,都是我一个人的错,请你放过小琼,一切后果罪责由我一人来担。”

  “不!”李青阳还未答话,女鬼抢步上前,怡然不惧地对视李青阳,道:“错的是我!”

  女鬼说完,对身旁男鬼道:“良,你已经为我而死,千万不可在为我担责。小琼此生能与你相识已是万世修来的福缘,今日便是永坠十八层地狱也无怨无悔!”

  闻言,男鬼内心悲痛,道:“你已被阴差打伤,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吗?今日为你,纵使魂飞魄散又如何?”

  看着这对鬼鸳鸯,李青阳身后的木灵珊不禁感慨非常,想你们此般生死相依、不离不弃,何尝不是一种幸福;而我却是送走了一位又一位的故人,这种悲痛更是永无止境,直至如今再也忍受不了这种伤痛,不愿交任何朋友,更别说伴侣了。

  想着想着,木灵珊对眼前这对鬼鸳鸯羡慕不已,内心对他们这种感情也是感动非常,起身上前几步,道:“放他们一条生路吧。”

  当然,木灵珊并没有直接到李青阳身旁,因为此时李青阳头顶闪耀的三光总是让她感觉阵阵心悸。

  李青阳却不这么想,心中怒骂道:“草!还在撒狗粮!”于是开口道:“当我是空气吗?还有,谁说要让你们魂飞魄散,快快老实交代实情,别他~妈老顾着秀恩爱!”

  女鬼赶忙向李青阳点点头,道:“回大法师,我叫方琼,是江南艺校舞蹈系的大二学生,去年假期我一直留在学校排练舞蹈,有一天夜里,独自在排练室练舞到深夜,却不料校主任见灯火明亮便醉醺醺的冲入排练室,以滥用公共设施为名对我提出不轨要求。”

  “我当然抵死不从,但是万万没想到那个禽兽竟然对我动手动脚,最后突然施暴,由于是假期,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说到此处,女鬼方琼一脸委屈,似乎又想起了那绝望的一夜,“最后,我拨通了良的电话,却被那禽兽一手打飞了电话,无奈之下,从八楼舞蹈室纵身一跃……”

  语毕,方琼神情紧张,一脸惊恐之色,那夜之事历历在目,男鬼见状一把将她搂在怀中。

  男鬼抱着方琼也是心中悲痛,他依稀记得他们老师曾说过的一句话,说道:“小琼,你好傻。难道老师没教你们遇到这种事以生命为重?”

  “不!”方琼在男友怀里坚定的答道:“宁为短命全贞鬼,不做偷生失节人。我们从高中到现在,相恋五年,我绝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

  闻言,男鬼将方琼抱得更紧,心中更加肯定自己后来做的事。

  方琼这句话深深的撞击着木灵珊的内心,她一直抗拒与人交往总以一副冰冷面孔示人其实也有苦衷,对于眼前这样至死不渝的爱恋更是向往非常,当下心中暗暗发誓今夜无论如何也要在李青阳手下救下这对苦命鸳鸯!

  还有一点,她不是这个年代的人,向来端庄,心中思想也是守旧非常,跟那女鬼方琼一样,视女子贞洁重于生命。

  李青阳也是感慨非常,一下子泛起同情之心,想不到在如今这样“炮火连天”的年代里还有这样的贞洁烈女,女鬼这话倒也应了一句话——世界再如何,但从不缺少美,缺少的只是善于发现美的眼睛。

  片刻,男鬼抱着方琼道:“我叫赵子良,那天夜里我正在三十多公里外的家,接到小琼电话后除了阵阵喊叫声,任凭我怎么喊也得不到任何回应,一下子便意识到小琼出事了,情急之下,我骑着摩托车,连夜赶到学校,但是却在排练室所在的大楼下看见了小琼冰冷的尸体。”

  “一下子,我彻底蒙了,内心悲痛欲绝,依稀记得电话里除了小琼的喊话声外还有那禽兽的咆哮声,于是,我悄悄的摸到他寝室,拿着他平时做饭的菜刀肆意宣泄着我的愤怒,然后,也随着小琼纵身一跃。”

  “良,你真的好傻,你明明可以不用死的。”方琼靠在赵子良怀里幽幽地开口。

  “我愿意,我没有违背我的诺言,我们不是永远在一起了吗?”赵子良语毕,仅仅拥着怀中人,两人脸上皆是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咳咳。”李青阳不合时宜地轻咳了两声,虽然他也深受感动,不再责怪两人遍地撒狗粮,但还是开口道:“但既然已经死了,为何不去阴司轮回,就不怕阴差上来拿人?”

  “怕!”赵子良道:“过了头七之后,阴差便日日上来抓我们,如今我们已经到处躲了将近一个月,刚才小琼还受了阴差一棒。但是,我们曾有约定等小琼二十岁生日的时候一起去登泰山,虽然现在死了,但下个月就是小琼的生日,所以我们想完成这最后一个生前愿望。”

  李青阳皱眉,道:“难道你们不知道头七之后不去阴司便错过了大好轮回机会,待被鬼差抓下去再要投胎却是千难万难,甚至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转入轮回。”

  “知道。”方琼点点头,看着赵子良,道:“但是,只要能跟良永远在一起,无论是永坠十八层地狱还是沦为孤魂野鬼又有何妨。”

  女鬼方琼看着赵子良,满含爱意,坚定的眼神透着无怨无悔。

  “但是,我作为天师,你们既然遇上了我,我就不能不管。况且你们这样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就算我今日不拿你们区区幽灵之身,始终还是会被鬼差抓到的。”李青阳道。

  赵子良一下跪倒在李青阳身前,道:“求大法师开恩,只要过了小琼生日,就是要我魂飞魄散也无所谓。”语毕,一脸恳求的看着李青阳。

  木灵珊心中实在不忍,顶着李青阳头顶三光,强压下心中的紧迫感,道:“学弟,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君子成人只好,何不助他们躲过阴差捉拿,成了这对鬼鸳鸯。”

  李青阳虽然仰慕木灵珊,但一听这话,想也不想脱口道:“不行,身为天师,这是知法犯法!来日到了阎王殿前,要遭报应的!”

  “求大法师成全!”方琼也跪到赵子良身旁,哀求李青阳。

  李青阳心乱如麻,说实话他心里也很同情这对鬼鸳鸯,但是老家伙从小教导“正邪对抗,搏斗终生”的思想深深的印在他脑海里,天师身为阳间的鬼判官岂能知法犯法阻挠阴司鬼差!若是抛开天师身份,或许他会放走这两人,可是许久许久,他都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

  眼见李青阳一脸踌躇,木灵珊干脆直言道:“你倒是说个必须捉拿他们的理由。”

  李青阳正气凛然,不假思索道:“师门祖训,正邪对抗,搏斗终生!”

  又是这一套说辞!

  平日端庄的木灵珊想起了一些往事,心中微微嗔怒,道:“那你说说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他们女有情男不负,如此人间真爱不惜沦为孤魂野鬼只是为了完成一个生前愿望,又邪在哪里?”

  木灵珊语气铿锵有力,不依不饶,一改往日的少言寡语,正视着李青阳。

  “嗯?”李青阳一怔,心道学姐少言寡语,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但他心里却是暗自高兴,学姐越是如此,越能表明她秉性善良,不忍棒打鸳鸯,但自己作为天师又如何能够!

  想着木灵珊这番激昂的论调,李青阳左右为难,毕竟这对苦命鸳鸯确实可怜,并且除了不去阴司报到,拿冥钱骗点吃的外,也确实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至于赵子良杀了那个禽兽校主任是生前之事,自然人死账消。

  许久,李青阳想起了九叔,心中不由暗道:“要是老家伙遇上这种事不知道会如何?”这么一想,忽然想起九叔十八年前收养小鬼豆豆,不禁暗叫一声“老家伙还养小鬼呢,我就是放了他们又如何!”

  “你爷爷的!今晚老子什么也没看见!”想通此节,李青阳怒骂一声,回到桌旁,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

  片刻后,李青阳背对两鬼自语道:“传闻,冤魂躲在百年老槐树下能躲阴差鬼眼,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语毕,摇摇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多谢大法师成全!”这下,再笨的人也知道了,两鬼在李青阳身后,磕头如捣蒜,良久之后才离去。

  两鬼走后,李青阳自觉做了一件坏事一样,看着木灵珊道:“这下,你满意了。”

  木灵珊嘴角扬起一抹动人微笑,她倒是跟李青阳恰恰相反,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道:“问问你自己的心,我想就算没有我,你也会这么做的。”

  “是这样吗?”李青阳眉头一皱。

  忽然,裤兜里的诺基亚疯狂震动了起来,掏出一看,是张扬。

  “扬总,有事?”

  “小绵羊,快回来,张美佳有消息了!”张扬的声音很是着急。

第二十七章 苦命鸳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