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弟四章 龟孙子

  神州浩土,广柔千里,山川河泽,多灵兽怪禽。流波山入海几百里,山高林密,山鬼精怪甚多。游寄和尚云游到流波山,沿着山脉连行数十日,不见人烟。

  这日见半山腰有茅舍台阶,游寄和尚大喜,心想可能是个古刹寺庙,就算是个农舍,也该有热食可吃,有软床可睡,心中有所期望,脚下的步伐也轻快了许多。

  走到近处,才发现这是一个小院落,青石幽径,柴扉轻掩。院中散落着几个石凳,一面石台,石台已经斑驳陆离,长满青苔。游寄信步而入,被眼前景致所吸引,竟然忘记问一声是否有人在家。进到院中就听见涓涓的流水声,原来在院子东边还有一口泉眼,泉水不停的涌出,然后流经院墙下面一个洞,依山而下,形成一条小瀑布,倘若在山的对立面看这边景象,这个小瀑布宛如一条搭在青山上的轻纱。

  游寄和尚兴致勃勃,忍不住夸赞一声:“好山,好水,好人家。”此时咕噜噜游寄和尚肚中一阵咆哮,此景再美,也是无暇顾及喽。游寄和尚三步作两步,连走带串,连忙走进厨房,只是灶也冷,瓢也脏,连片青菜叶子都没发现,可见有日子没做饭了。游寄和尚并不死心,又往内堂走去,虽然明知希望渺茫,时令瓜果什么的没啥指望,能找到米面下锅,一样也能饱餐一顿。

  一番寻找之后,游寄和尚失望的来到院中,嘴里骂了一句:“破家,破户,遭瘟的绝门。”

  此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好你个行脚的和尚,自个儿没本事,敢骂主人家的罪过,就不怕佛主挡你的庙门,断你的修行。”

  游寄和尚吓一跳:“谁?是哪个遭瘟的装神弄鬼,吓唬佛爷?”

  “我这茅庐,有米也有面,有素也有荤,门前还有一沟好水,做饭煮菜赛过王母娘娘的蟠桃宴。”这次游寄和尚留意,声音传自院中的一个长满了青苔的石凳。

  游寄和尚:“好你个山灵精怪,敢笑话大和尚,看我今天不超度了你……”

  原来刚才大意,五六个石凳中,有一个长满了青苔,游寄和尚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被翻过来的乌***脚都藏进了壳里,咋一看,可不就是一个石凳。此时大乌龟说道:“想你能来到这八百里流波山,定是有德行修为的僧人,殊不知你修的是佛道,我修的是仙道,怎可以貌取人,随意断我性命?就算我真是这山灵精怪,能吐人言,也算是修有所成,寡居深山,也是无人可害,你若伤我性命,那就是有违天道,定要毁你修行的。”

  游寄和尚饶有兴趣的蹲下身子道:“好你个能言善辩的老龟,想你千百载修行不易,我就大发慈悲,饶你性命,只是和尚现在肚中饥肠辘辘,你快自爆家珍,让我饱餐一顿,荤素都可,不敢挑食。”

  老乌龟道:“你才老龟,你们全家都是老龟,你有本事有能耐的自己去找。”

  游寄和尚道:“哎呦,还张脾气了呢,你说你这虽然能说人话了,可是你本体真身还是乌龟,我这称呼你可有不可?再说,你若再唧唧歪歪伤了和气,我可就把你炖了喝汤吃肉,刚才可跟你说过的,和尚不挑食。”

  老乌龟道:“你,你这不守戒律的无耻和尚,休想吓唬我林某人。我遭了天灾,儿孙满堂了又走了畜道,化为乌龟,让家族蒙羞,你今天强人模样,霸我房,夺我粮,还想把我老命伤,待我魂归幽府,定要上告天堂。”

  游寄和尚:“啧啧啧,原以为你上世恶性,罪连你今世做了王八,没曾想你是现世报应呀,还敢告我,我先给你来一个天旋地转,看你还告不告我了,说,还告不告了……”说着游寄和尚双手运力,老乌龟立马原地打转。

  这一转不得了,老乌龟立时服软,央求道:“哎呦,哎呦转不得,转不得呀佛爷,呀,呀,我头晕了,佛爷快让我停下来,我是苦命人……”

  游寄和尚哪里肯轻易停,只见他往旁边的石凳上一坐,双手不停的拍打旋转老龟的边缘,老龟转的就像一个大陀螺。

  “佛爷,佛爷,林某再也不敢造次了,快,快停下来吧,林某真是苦命之人,遭了灾躲进这无人行径的深山老林,只要佛爷停下来,我便将我的身世告知。”

  游寄和尚道按住了高速旋转的老龟道:“没皮没脸的,佛爷都快饿死了,哪有功夫听你的身世,快说你这屋舍中藏的食物在哪?”

  老龟道:“哎呦,咳咳,晕死我啦,唉,那什么佛爷刚才没看仔细,厨房里有个悬挂着的箩筐,那里面还有一些干笋,内堂床头有个木缸,那里放的是米,院子后面,有一块空地,只是这一个月没人打理,可能荒芜啦。”

  游寄和尚道:“就,就只有干笋吗?刚你可说有荤有素呀?”

  老龟难为情道:“还,还有熟食,野鸡、狍子,飞鱼,在你,你来之前我刚吃完……”

  游寄和尚生气道:“找死呀,敢戏弄佛爷,吃完了还说,看来今天我真得给你炖了。”

  老龟求饶道:“佛爷饶命呀,林某不敢戏弄佛爷,你先煮点干笋吃,待到我孙子今晚回来捕捉飞鱼孝敬您。我这干笋用这满月泉的水煮熟,也是人间难有的美味珍馐。”

  游寄和尚道:“吆喝,你还有孙子呢?行呀,我且先吃点素的,晚上如果你孙子没来,我就把你这老乌龟给炖了,如果你孙子来了,没带荤菜,我就给你这老乌龟小乌龟都炖了。”

  老乌龟道:“呵呵,佛爷说笑了,我孙子可不是乌龟,他是人,其实我也是人,你咋不信呢……”

  游寄和尚:“管你人不人,龟不龟,我先做饭去。”

  游寄和尚专心生火造饭,老龟哼唧哎呦半天,竟然睡着了。游寄和尚原本就擅长烹饪做菜,又刚好碰到这绝美的食材好水,不一会儿米饭煮笋都做好了,他在厨房里找了些盐巴干辣椒,捣碎放入煮笋中,喷香的饭菜,顿时让游寄和尚就像饕餮大餐一样吃了起来。

  饭饱之余,游寄和尚来到院子,此时已是六月天气,中午又生火造饭,游寄和尚全身汗水湿透,他往院中石台上一躺下,这才注意到,原来这石台竟然是一个寒石,奇寒无比。游寄和尚内功深厚,正好烦热,就安然躺下,权当解暑了。老龟原本听见动静,半松散的把头从壳里伸出来,睁开一只眼睛,看见和尚躺在寒石台上,它又把头缩回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游寄和尚被水面拍打跳跃的声音吵醒,睁眼一看,漫天星斗,天竟然黑了,移目泉眼处,竟然百十条银色大鱼,在水面上欢快跳跃,仿佛开盛会一样。

  游寄和尚立马爬起来,走到老乌龟的旁边,用脚踢了踢乌龟壳:“好你个老王八,又敢骗我,这天都黑了,小王八什么时候来呀?”

  老乌龟道:“佛爷莫着急,待月玄中天的时候,我孙子肯定会出现的。”

  游寄和尚道:“行,算你命大,我先去抓几条鱼来吃,就先不炖你了。”

  老龟道:“佛爷不可,需要等到满月升到中天的时候,才能捕捉那些鱼。”

  游寄和尚道:“休想再骗我,我现在就要抓。”说完,游寄和尚就手如鹰爪,身如狡兔,飞向水面鱼群。突然黑影一闪,一条粗粗的树藤随即而至,迎面打来。为了躲避树藤,游寄和尚倒飞返回院中空地,此时黑影落在老龟身边,然后将倒立的老龟翻过来,说了一声:“爷爷,你没事吧。”

  游寄和尚吃惊的看着那个给老龟喊爷爷的少年,突然没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叫它什么?叫它爷爷?那,你是。你就是个龟孙子……”

门神詹说
希望这本书能有一张推荐票。谢谢。

弟四章 龟孙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