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犹记我否

君犹记我否

李王一 著

仙侠奇缘
类型
2016.12.30
上架
6975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序章/第一章

  序章

  九重天上……

  婆娑洞内……

  “白夜,他们都说你的神魂灯已灭,三界之间再不会有你的存在。但我却不信,那个整日里冷面待我却屡屡救我于生死之间的你就这样消失于三界之间。你一定会回来的,对吗?”迟堇抚摸着面前庞大的白虎身躯呢喃着。触手可及的,再不是那张温柔的脸,而是蚀骨的冰冷。

  迟堇缓缓躺在白虎的身躯旁边,抚摸着那双禁闭的双眼。“白夜,你曾说过无论我在哪里,离你有多遥远,你都会找到我,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说着,一行清泪顺着脸颊滴落在地上,凝聚成一颗颗晶石。迟堇站了起来,望着那具身躯笑了笑,晶石碎裂开来,化成寒冰封住了白虎的身躯。

  白夜,我信你。你会回来的,我会在青丘等你。不论千年,万年。只要这命体寒冰不化,我便一直等下去。但,不要让我等的太久好嘛……

  第一章

  广寒宫内……

  “玉兔!玉兔!你不要跑!哎呀!你别跑了!站住!”迟堇大叫着追赶着前面跑的正欢的玉兔,小兔子总是东躲西藏,累的她气喘吁吁的。

  跟着小玉兔跑了好长时间,迟堇终于支持不住了,倒在地上呼哧带喘的。小兔子停下脚步看了她一眼,摇身一变,化出人形来走到迟堇面前。

  “你这小狐狸,方才我就说了,要你别再追我了。你就是不听!”化成人形的玉兔,嘟着嘴不满的看着累的半死的迟堇。

  迟堇瘫软在地上,“谁让你长得那么肥,好像很美味似的。不追你都困难。”说着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

  玉兔嘟着嘴瞪她,一脸的别扭,合着追他就是为了吃了他,什么奇怪的想法!他可是嫦娥宫中最宝贵的玉兔!可是又没办法说什么,谁让自己没有人家身份高呢。玉兔再怎么宝贵也抵不过人家是青丘公主啊。

  叹了口气将迟堇抱了起来,向内殿走。

  “小兔子,你化出来的人形就只能是这个样子么?”迟堇好奇的盯着玉兔,还不如变成兔子可爱。玉兔点了点头。“我虽为月宫里独一无二的玉兔,但毕竟道行浅薄,又不经常变换,所以只能变成这样。怎么了?”

  迟堇摇了摇头,“哎~在青丘哥哥姐姐们化形后都是俊男美女,还以为只要是化形都是那般样子。如今见了你,哎~简直是比那些随仙修炼的童子还要童子。”说着,还一脸可悲的摇着头。仿佛玉兔的这般化形有碍观瞻似的。

  玉兔皱紧了眉头,他的化形虽不是俊男美女,但也没有那么不堪吧。只不过是个六七岁孩童的模样罢了。“你这小狐狸好生不讲道理,若不是你追着我跑了那么许久体力不支,我会化出人形来抱你进内殿吗!我虽化不出什么俊男美女的形象来,但至少我能化出人形!总是比那些连人形都化不出的狐狸来的有本事些!”说着小脑袋变偏向别处不在看迟堇。

  迟堇窝在他怀里“咯咯咯”的笑着,她原本只觉得这月宫玉兔只是模样讨巧了些,却不想说话也是这般有意思。“小兔子,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不是化不出人形,只是不到时候,毕竟我才200岁。可你……哎~我到不知一个1500岁的仙灵玉兔只能化形成一个小屁孩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你说对吗?”说着,小眼睛还一副调笑的神情上下打量着玉兔。

  玉兔被她盯得恼羞成怒,若不是七百年前他私自下界欲害转世投胎的灵禅子不成,反被太阴星君收去了法力,今日又岂能让一个出生才200年的小狐狸取笑了去!“小狐狸,你莫要太放肆了!”玉兔对着怀中的迟堇怒目而视。

  迟堇看出了玉兔眼中的不悦,小腿一蹬逃脱了玉兔的束缚。“哼,就算你是仙灵玉兔又如何。在这九重天除了凌霄宝殿外,哪里容不得我!又不是非要来你这广寒宫!你凶的什么凶!大不了不来你这里便是!哼!”迟堇一脸傲娇的跑出广寒宫。玉兔看着那已远去的身影哼了一声化出原形进了内殿。

  广寒宫外,迟堇耸拉着尾巴向前走。讨厌的玉兔,自己化形难看却不自知,还要训斥于她,哼!以后再也不找他玩耍了!

  走着走着,哎?这是哪?迟堇愣了愣。都怪玉兔!哼!光顾着生气,却忘记了看路,如今连所在何处都不知,甚至连怎么回去都不知!就这样迟堇悲剧了……

  迷路的迟堇好不委屈,趴在地上,一双水盈盈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泪水。虽然,一直手将她拎了起来,接着他就看到了一张玩味的脸。迟堇呆住了,好漂亮的一张脸。比起她的哥哥姐姐们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哎呀,这是哪里来的狗妖?长得倒是挺可爱的。胆敢来犯神君府,你胆子倒是不小啊。”看着自己手中呆萌的‘狗妖’那张玩味的脸漏出一丝阴冷的笑意。

  前一刻还在沉迷美色的迟堇,下一刻便炸毛了!“你才是狗妖!吾乃青丘九公主——迟堇!”说着,手脚并用欲打面前的英俊男子。可无奈被人拎着,打不着!

  男子笑了笑:“青丘九公主?迟暮帝君是你什么人?”打不到男子的迟堇耸拉着脑袋一脸颓废。“迟暮帝君乃是我的祖父。”男子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哦~原来是老狐狸的孙女儿~据说老狐狸仅有的一子两百年前历雷劫不过而亡,其妻子也在生产时难产而死。只留下两个孙子与九个孙女。你放才说你是九公主?所以,你便是老狐狸最小的孙女,也是那老狐狸最心疼的那个小狐狸吧!”

  迟堇怔了怔,他是什么来头?居然敢叫自己的祖父为老狐狸?还不惧提起当年往事?“敢问阁下是哪位帝君?”男子闻言哈哈笑了起来。

  “你这小狐狸,倒也是个机灵的。不过我并非帝君。而是神君。”迟堇愣了愣。神君?哪家的神君敢这般不给祖父面子?“那……敢问阁下是哪位神君?”

  男子笑了笑,手指点了点被自己拎着的小狐狸。“你这般追问于我,莫不是想到你祖父迟暮帝君面前告我的黑状?”迟堇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乌黑的小眼珠转来转去,他怎么知道的?男子看了眼不知在打什么主意迟堇哈哈大笑。

  “你这小狐狸倒是可爱得紧。我敢如此讲说你的祖父,自是不怕他的帝君身份的。”

  迟堇看着男子不住地打量,身为神君却不惧帝君身份?这让迟堇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敢问您究竟是哪位神君?竟敢如此逗弄迟堇!”男子好笑的看着她,这让迟堇更加摸不着头脑,她长得那么好笑吗?

  “吾乃朱雀神君——赤焱!”

  朱雀神君?迟堇石化了……虽说是神君官职低于帝君,但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兽可是最让妖邪惧怕的四位上古神兽。青龙为东方之神,白虎为西方之神,朱雀为南方之神,玄武为北方之神。其地位高过其他任何上古神兽。却没想到,她今日便遇到了南方之神的朱雀神君。

  赤焱看着手中傻掉的小狐狸,轻咳了几声,手中的小家伙却依旧没有反应。他伸出手指不停的拨弄着手中的小狐狸,却依旧不见她有任何反应。赤焱又将手中的狐狸拎近观察,没道理啊,怎么听自己报了个名号就傻了?他是朱雀又不是白泽有另百兽骇胆慄魄的能力。

  就在赤焱为手中傻掉的狐狸发愁时,背后突然传来一声轻咳。吓得赤焱差点把迟堇扔出去。还没等赤焱回过头来,背后那人便传来阴恻恻的声音:“赤焱,我记得你是说你要出去游历一阵子,不方便带着徒儿才将碧落托付于我们的对吧。可为什么今日会在你的神君府前见到你?”

  赤焱木讷的转身面对着面前的男子:“那个……清墨你听我解释。我真的下界游历去了,你之所以能在这里见到我,是因为……是因为……”

  清墨嘴角含笑的看着他为自己找借口。赤焱窘迫的眼神不住地看向四周,当再次感觉到手中的重量时,赤焱长输出一口气。“清墨,实不相瞒,我之所以出现在我的神君府前,是因为我要回天了!而回天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手上的小东西。此次回天便是为了收这小东西为徒。并非清墨所想的那般……”

  ?说着,就把迟堇拎到了清墨的眼前,清墨愣了愣,看着赤焱手上傻掉的某只狐狸轻笑开来。“哈哈哈哈……我只道是你寻不得理由便调笑一声作罢。却不知你当真为自己为自己寻了个‘英明’的缘由。看来,是不得不将他们两个叫来了。”一句话,让赤焱彻底傻掉了,手也不自觉的松开了。

  原本还在震惊于朱雀神君身份的迟堇,瞬间被摔清醒了!“哎呦!本公主高贵的屁股……好疼啊~”一声痛呼也拉回了呆滞的赤焱。原本打算开口对清墨说些什么,却被他的笑打断了。“哈哈哈哈……你这徒弟但是有些意思。却不知是你在何处捡来的?既能口吐人言,那为何不化做人形?”

  “什么徒……”迟堇刚打算发问便被赤焱捏住了嘴巴,赤焱讪讪一笑:“那是因为,还不曾行过拜师大礼便没有教她化形之术。方才清墨不是说要去请那两位前来把关嘛?如此甚好。还需劳烦清墨走一遭了。”清墨闻言看了眼赤焱,又看了看被捏着嘴说不出话来,不断挣扎的迟堇,点了点头。“如此,那我便去请人过来。不过焱最好教教你那‘小徒弟’,到时莫要说出些不该说的话来。”说着,径自走去请人了。

  赤焱看了眼远去的清墨,心中不甚唏嘘,还好遇到的是清墨。若是换成……哎~赤焱暗自输了口气,转眼一脸阴恻恻的笑看着迟堇。

  “九公主~不要怕,与本神君做个交易如何?~”

序章/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