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你不说,我就去抱大腿

  

  越府跟出来的家丁和下人都在楼下,门外只有越金儿守着。

  此时包厢中就是严诩,还有三个年龄加一块也不如他大的小家伙。

  当周霁月这一声七叔过后,越秀一恰是满头雾水,随即就看见严诩和越千秋那两张面面相觑的脸。这时候,小家伙终于发现,好像就只有自己不怎么清楚内情。

  醒悟过来之后,越千秋的第一反应便是直接砰的关上了窗。紧跟着,他就立刻向严诩低声问道:“师父,这包厢隔音吧?”

  严诩没好气地挑了挑眉:“这刑场又不是临时的,不论秋决还是其他时候杀人都在这里。难免也有达官显贵来看仇家人头落地,说不定还会商量点什么密事,你说隔音不隔音?”

  “那这儿没有安什么铜管地听吧?”越千秋一面说,一面还四处敲敲打打。

  这一回,严诩那张脸顿时快崩溃了。他没好气地拎了越千秋回来,使劲揉了揉那小脑袋:“你这都是从哪儿看来的?私设铜管地听,甭管背后有没有后台,抓到就是一个死罪!再说,我带你们来的地方,又有我在,还会不安全?”

  越千秋这才如释重负。他也顾不得越秀一在场,更顾不得什么男女大防,直接把周霁月给摁到一张椅子上,认认真真地问道:“周姑娘,你刚刚说的七叔,那也是白莲宗的人?”

  失魂落魄的周霁月终于有些回过神来。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但犹豫片刻,竟是又摇了摇头:“师父说,七叔叛门而出,投靠了仇人,早就把他从白莲宗名录上除名。后来还有好几拨人去追杀过他,有人亲眼看到他落水,肯定是死了。”

  幸好幸好,吓死我了!我就怕那是你至亲,你一时想不通要劫刑场,那我就疯了……

  越千秋简直如释重负,可紧跟着,他就听到严诩的声音。

  “叛门而出,投靠仇人?唔,他投靠的应该就是刑部那个没人缘吧。”

  周霁月的眼神终于恢复了焦距,煞白的脸上也少许有了一丁点血色。她看看严诩,看看不明所以的越秀一,最终目光落在了若有所思的越千秋身上。

  在她心目中,那个在大街上把她带回家,然后又给了她安逸生活的九公子,是最可靠的人,可靠程度甚至超过越老太爷!

  “九公子,虽说七叔早就被白莲宗除名……不,现在根本就连白莲宗也没了,可他毕竟是我爹嫡亲的弟弟,我小时候他也对我很好……我不知道他当初为什么叛门,也不知道他现在为什么在这儿等死,我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你帮帮我……”

  越千秋最怕女人用哀求的目光看着自己,哪怕是萝莉。他下意识地想要移开目光,可禁不住周霁月那眼神太过炽烈,甚至还有几分崇拜和憧憬。

  他暗叹难得休息闲逛也会碰到这种倒霉事,脑筋却不得不飞速开动了起来。

  突然,他扭头瞥了严诩一眼。他心中一动,立时一把将越秀一拖了过来。

  “长安,交给你一个艰巨重大的任务,你在这儿看着周姑娘,千万别让她做傻事,否则爷爷的苦心就全都白费了。我和师父一块儿去想想办法……”

  越秀一根本一句话都来不及说,直接就被越千秋推到了周霁月面前。等他反应过来时,越千秋已经拽着严诩直接出了包厢!这时候,他只能在心里大骂了越千秋一千遍一万遍,却还不得不对小丫头挤出了一个笑脸。

  在他心目中,太爷爷肯定不会撒谎,说周霁月是家里远亲,那就肯定是。既然如此,甭管人出自曾经《武品录》下十二门的白莲宗是如何令人震惊,可爷爷既知道,那就没事了。

  且不论越秀一是如何拙劣地安慰人,当越千秋把严诩给拖出了包厢之后,他看到越金儿正依靠着栏杆在门外守着,见他们师徒俩出来,立时愣了一愣,他就笑着挥手打了个招呼,随即立时压低了声音直接问了一句。

  “师父,你不会是早知道今天这情况,所以带我们来看杀头的吧?”

  面对这么直截了当的问题,严诩不禁有些眼神闪烁,顾左右而言他道:“这不是你自己没想好要去哪,所以我才带着你们来看热闹吗?怎么出了事又赖我……”

  “师父,说重点!”越千秋委实没有尊师重道之心地粗暴打断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人命关天呐!是不是你和爷爷早就商量好了,今天我就是不想来,你也会想办法带我们来?”

  发现严诩倏然色变,对面的越金儿显然也听到这话,脸色极其不自然,其中玄虚越千秋自然秒懂。他用力拽了一下严诩的袖子,等到对方终于无奈地蹲了下来,脑袋和他平齐,他这才凑上去耳语道:“师父,给我透个底,今天这个……”

  他一面说一面做了个咔嚓的手势:“不会出乱子吧?”

  严诩早知道自己这个徒儿非同寻常,眼下听到如此生猛的问法,他自然连眼皮子都没眨一下:“你爷爷给人下的套,那还用说吗?”

  他朝左边一间包厢努了努嘴,声音变得若有若无:“隔壁是刑部侍郎高泽之,世家出身,和那个没人缘的家伙天天在刑部打擂台的就是他。”

  越千秋面色古怪地瞥过去一眼,紧跟着又落在了自家包厢紧挨的右边另一间上,少不得也用手指戳了戳:“那这间呢?”

  严诩很想避开这个话题,奈何眼下自己是蹲着,根本躲不开越千秋的目光,他只能无可奈何地轻轻咳嗽一声,这才干笑道:“是我娘,我也不知道她老人家怎么来了。”

  越千秋已经悚然了。自家包厢左边一个刑部侍郎,右边一个东阳长公主?

  想到刑场上被太阳晒得昏昏欲睡的吴仁愿,他简直觉得这位一无所知的着实可怜极了。然而,他最想知道的却是最后一个问题。

  “那周姑娘那位七叔的事,爷爷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这个……大概……也许……可能……”见严诩再次开始东张西望,越千秋实在气坏了。

  爷爷狡猾,他知道,就连武力值低下的这个缺点,也早就被越影给弥补上了。现在更多了严诩这个连娘都不要,却愿意跟着摇旗呐喊的家伙,那还不是轻轻松松把他耍得团团转?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面无表情地转头折返包厢,可就在快到门口时,他脚下一挪,突然出现在右边包厢门口,一本正经敲了敲门。须臾门打开,他仗着人小敏捷,直接就一阵风似的冲了进去,紧跟着门竟是关了!

  蹲在地上的严诩目瞪口呆地看着越千秋出人意料的举动,无辜并无助地看向了越金儿。

  当初两人在同泰寺中还打过一场,可如今给越金儿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招惹这位东阳长公主的独生子,当然更不敢招惹东阳长公主。他立时一个旋身挪开栏杆旁边那位置,同时向后退了一步。

  “严先生,我去看看下头如何了!”

  眼见越金儿闪得飞快,严诩不禁呆若木鸡。

  这烂摊子就丢给他收拾了?早知道就是杀了他,他也不会告诉越千秋,自己母亲在这儿!

  越千秋那小子他是见识过的,相当会折腾,这要是万一和他母亲混在一块,恐怕就不知道会出什么事了……

  今天楼上除却高泽之,裴旭也亲自来了,还有好多要紧人物也来了,可谁知道他严诩的老娘也会来啊!

  就是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去敲门!越老太爷,你在哪?

府天说
清晨求推荐票啊,各位亲!昨天跌到3300票了,下了客户端推荐就这么凄惨吗……万分谢谢给我投推荐票的每一个书友,感谢打赏的21位书友,在刷子凶猛的大环境下,我真是就靠你们了

第四十章 你不说,我就去抱大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