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宴会

  四、宴会

  “我怎么在床上。”李雪婉终于睁开眼。

  “宝贝,你终于醒了。”红云这时正在身边。

  “我睡了多久。”

  “十二天,你再不醒,我们就要急疯了。”

  “十二天,这么久。”

  “还说呢,小师叔现在还没醒呢。”

  “小师叔也受伤了。”

  “你可真够倔的,输了又能怎么样,干嘛非得鱼死网破的,现在好了,你躺了十二天,小师叔现在还没醒。”

  “小师叔又救我了吧。”

  “要不是小师叔,怕我们就见不到你了。”

  “跟我说说当时什么情况。”

  “你拿出雷火珠,小师叔就冲了进去,然后雷电、火花四射,你们就摔了下来,你身上还包着几只黑盾,就这样。”

  “那小师叔比我伤的重了。”

  “混身都焦了,你说重不重。师父骂你不是一回两回了,干嘛还得这样。”

  “那小师叔在哪,我去看看。”

  “看什么看,别看了。你们俩在玄玉床上躺了十天,还没看够。”

  昆吾派有一张玄玉床,专门疗伤用,两个人肯定是躺一块的,首座们运功时,肯定也是运用阴阳之术,让两人手牵着手,互传法力。想到这李雪婉顿时脸发烫,不敢开口。

  到了第十八天,杨小成终于醒了。

  等他睁开眼,正看到清虚峰的苏秀和十多名女弟子。

  苏秀:“雪婉,还不快谢谢你师叔。”

  李雪婉:“谢谢小师叔。”

  杨小成见她双眼红肿,身形消瘦。既大病初愈,又受首座的责罚,她也未必能好到哪去。“哪里,都是我没能保护好你,让你受这么重的伤。”虽是这么说,所有人都明白,定是杨小成抗住所有的攻击,李雪婉仅是被波及到而以。

  按以往的进程,比赛之后选出十六个人下山修练,下山前二天要在山上大摆宴会,由清虚峰负责。通常是比赛后的第十天,可是两人重伤,宴会就一直拖着。杨小成既然醒了,就定在十天后。

  第六天,风和日丽,艳阳高照。清虚峰的弟子都下山来采买宴会用品。屠千落、石北北、胡天天、辛佳佳、赵以宣以及其她十余名弟子正在逛街买东西,路过客来居。

  胡天天:“千落,快到中午了,要不我们去客来居吧,这里可是镇上最有名的店。”

  赵以宣:“我们有钱么,这里可是很贵的。”

  屠千落看着这客来居,想走又舍不得,想进又不敢进。买宴会用品的钱,再给她几个胆,她也是万万不敢动用的。

  突然精光一闪,喃喃自语道:“小师叔。小师叔怎么在这,病全好了?”。

  杨小成正要进门就被屠千落叫住。

  “小师叔,你怎么在这,我们昨天去千竹涯都没看到你。”

  “哦,我醒后第三天就出门了,躺了这么些天,混身都疼,出来走走。”普通弟子是不能下山的,可杨小成贵为师叔,又是千竹涯的人,一向来去自如。

  “小师叔,都到中午了,我们肚子都饿了。”

  杨小成看着她们眼巴巴顾作可怜的模样,无可奈何,苦笑着说:“那就一起进来吧,想吃什么随便点。”

  “小师叔真好。”“小师叔最帅。”众女在欢呼声中进了客来居。

  这几个女弟子倒真不客气,烧鸡、烤鸭、红烧肉,满满的摆了两大桌。

  千落:“小师叔是三天前出的门,那么说我们留的点心和字条,你是没看到了。”千落边啃着鸡腿,边鸣鸣地说着:“那点心可是我们家婉雪和玉婷亲手做的,一般人可没这福气,就算掌门想吃也得看我们师父的脸色。”

  杨小成:“多谢师姐,今晚我就回去,一定得尝尝。”

  千落:“至于字条嘛,宣宣字条你写的,你来念。”千落眼中顿时露出诡异的光。

  赵以宣清了清嗓子:“多谢小师叔的葡萄、西瓜,真的很好吃,我们很喜欢,我们还会再来的。”

  杨小成这才想起自已在千竹涯种的水果,都是在西域、南疆弄的种子,费了好长时间才让它们成活,现在正是成熟的时候。

  杨小成苦笑着:“你们喜欢就好,随时可以去。”这千竹涯几乎没有弟子会去,杨小成也是兴趣爱好才种了些水果,他自已也吃不了,本来就是要送人的,没想到是这么送出去的,既然被清虚峰的弟子发现了,还能说什么。

  千落:“今天早上我们清虚峰的人已经都去了,师父她老人家说了,小师叔种的这么辛苦,我们拿一半就好。这不马上就要宴会了么,我们也拿不出什么好东西,只好借你的花献佛了。”

  杨小成:“师姐真是客气,你们不说,我倒是忘了宴会的事了。你马上给你师父传信,就不必一半,让你们清虚峰的弟子全拿走好了,宴会用的着。”

  “小师叔真好。”千落赶紧给放了一只蝴蝶给苏秀。

  杨小成自受伤后,先跟李雪婉在玄玉床上躺了十天,后被送到天竹峰,由天竹峰、清虚峰的弟子轮流照看。醒后很快能下地,回复的很快,就回到了千竹涯。苏秀感谢杨小成救了李雪婉,就命李雪婉跟黄玉婷做了些点心给杨小成送去。清虚峰的弟子都没去过千竹涯,都想去看看,这样一共去了十多名女弟子。到了千竹涯就发现了十多亩的水果,有西瓜有葡萄还有一些没见过的东西。清虚峰的弟子哪见得这些,不管三七二十一,能扛的扛,能背的背,七七八八的运回清虚峰。苏秀一听说有十多亩就问:“既然有十多亩,怎么才运回这点来,宴会哪够?”千落最是机警:“师父,我们明白。”然后就组织人今天早上去了千竹涯。苏秀既然说是一半,她们自然只敢拿一半,多一点她们也是不敢多拿的。

  千落:“昨天都吃的我肚子疼,半夜去了好几趟茅房,今天不敢吃了才下的山。”

  “咳咳咳。”赵以宣连咳了好几下。

  千落脸一红,小师叔毕竟是男弟子,年龄也相差不大,赶忙说:“小师叔,你那都是什么,我们没见过,都不知道怎么吃。”

  杨小成:“西疆的西瓜、葡萄、哈密瓜。南疆的火龙果、荔枝,芒果、龙眼、菠萝、木瓜、橙子。”

  千落:“我师父还说,你在外面待的时间长,见的世面广,要是身体允许,还得帮我们置办置办晏会。”

  杨小成:“此去向北四十里北城里面,好吃的好玩的多。还有四天时间,我去去就回。”

  千落:“那我们陪你去吧。”

  杨小成脸一翻:“不怕我禀报你师父?”

  昆吾派戒律森严,虽清虚峰经常任性胡闹,可违反戒律的事没几个敢干。何况杨小成毕竟是小师叔,胡闹也得讲分寸,真要发起火来,她们也是不敢乱来的。

  杨小成驭剑去北城,采买完毕,雇了十多辆大车运到山下,命其它弟子送上山,回到千竹涯。果然看到了点心和字条,字体娟秀用的是正楷,没有十多年的功力,是写不出这样的字的。“多谢小师叔的葡萄、西瓜,真的很好吃,我们很喜欢,我们还会再来的。”下面还有个大大的笑脸。杨小成念完,无可奈何的拿起点心,桂花糕、松葺糕、桃花糕、核桃酥共有十几样,看来这次她们是真用了心的。

  每次这个时候都是清虚峰的弟子最忙的时候,采买物品,准备饭菜、做新衣服。做好的饭菜、衣服还要分送到各峰,以示各峰长期以来对清虚峰的保护与关爱。其实就是打一棍子再给把枣,意思就是,我都给你们送衣做饭了,你们还不能让着我们。

  每次这个时候也是各峰最开心的时候,除了过年也就是这个时候能穿到新衣,吃到好吃的食物。衣服有时也是互传爱暮的一种方式,每件衣服上都会有人名,按人名领衣服。清虚峰的弟子如果爱暮哪个男子,就会为他多做一件衣服,里面放一封情书。自开派以来,纪录最高的弟子曾收到十二件衣服,十二封情书。大部分情况下想收到十二封太难,但收到二三封还是有的。

  当然也有不走运的,若是不小心得罪了清虚峰的哪个人,被送上一件衣服,极有可能刚穿上,就着了火,或是引了雷,又或是中了毒浑身痛痒难忍。就算明知有诈也必须得穿,以示接受惩罚。不然就会受到更猛烈的惩罚。

  很可惜,杨小成没有收到,只收到一件弟子们分发的最常见的一套衣服。不过若要仔细看,无论是裁剪还是缝合,手工都是最上乘的。

  主宴不是在天竹峰,而在清虚峰。各峰的首座都会挑选最得意的十多名弟子去清虚峰,与掌门一起赴晏,其他弟子在本峰,这也是多年的规矩,自于凤飞时传下来的。既然是最得意的弟子,挑选的那十六名弟子,肯定会在里面。清虚峰也会以歌舞助兴,这是给这些优秀弟子们的最大福利。为了能参加这晏会,哪个弟子不拼命,哪个弟子不用功。

  杨小成是与掌门一起去的,到了之后受到热情的招待。弄得其他首座、长老们莫名其妙的,不过这些个老油条们都心领神会,“必有狡诈”。都在以同情加幸灾乐祸的眼光看着他。

  众人落座,洪观:“苏师姐,今年的水果可真不一般,从哪弄来的。”

  苏秀:“我可不敢居功,这些都是小师弟种的。已经分发到各峰,让众弟子们都尝尝。”

  众人一看杨小成那挤出来的微笑,大都能猜到几分。

  千落:“师父,整个昆吾山就我们清虚峰灵气最好,山下那几百亩地,我们就只会种山药、南瓜、茄子,实在是太浪费了,不如送给小师叔吧。”

  说是送,但地又搬不走,千落打什么鬼主意,当师父的哪能不明白,苏秀:“好啊,也别让你们小师叔太幸苦了,你们有空的时候要多去帮忙。”说是帮忙,自然包括成熟收获的时候。

  她们师徒俩自言自语的几句话,就把杨小成给装了进去,杨小成也只能应承。

  洪观看了看身后的弟子,弟子们都在以期盼的眼神看着他,马上道:“我们秀水峰的弟子都想向师弟学学,到时候他们都能帮的上忙。”清虚峰戒备森严,就算只是山脚,也不是哪一个弟子都能上来的,没有什么重大事情,清虚峰的弟子也轻易不能下山。其它峰的弟子,想见她们,还是非常困难的,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不能放过。洪观打的什么鬼主意,别人一听就明,怎能落于他之后,其它峰的弟子个个情绪昂扬、气壮山河,要跟小师叔学种地。

  接着是开场舞,由黄玉婷、胡天天带来的一支西域风情的舞蹈。让人看的如痴如醉,回味无穷。

  千落忽然对身后的女弟子们打了一个手势。众女弟子全部沉默,很多男弟子都正在想办法找她们聊天,见她们沉默,所有的人一下沉默下来。

  千落走到杨小成的身前:“小师叔,你看我们的舞蹈好不好看。”

  “非常好看,这胡天天应该是来自西域吧,就算在西域也是跳的最好的。黄玉婷身兼中原、南疆、西疆多家之长,所跳出来的舞自然别有一种风味。”杨小成不知何意,只能顺着她的话说。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杨小成能把她们舞的来历,舞姿的步法都看得如此透彻,自是让人刮目相看。

  千落:“光舞跳的好有什么用,没有好乐器,再好看的舞也不能算好舞。”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洪观大笑道:“小丫头是不是看上人家什么宝贝了。”

  千落回头冲洪观做了个鬼脸:“讨厌。”她与洪观胡闹惯了,大家都不以为意。况且千落也知道,洪观这是在帮他。

  果不其然,洪观:“师弟啊,有什么宝贝就赶紧拿出来吧,省得小姑娘们天天惦记着,万一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你的罪过可就大了。”

  自于凤飞起,昆吾所有好吃的好玩的都是清虚峰的,但有些东西却不是,比如大师兄有一块护心镜,多次救大师兄于危难,三师兄有一破风履,能日行千里。这样的东西就算送,于凤飞也是不敢要的。清虚峰的弟子多年传下来的规矩,若是想要别人什么东西,得先开口试探,是不是别人重要的东西,是不是有重要的价值。别人若给则可收,不给不能强要。

  若女弟子是为了与男子交往才开的口,第一次被拒绝,女弟子就会送男弟子一样特别的东西,男弟子自然会意,如同意交往就会将女弟子所要的物件双手奉上,如不同意就会将原物送回,女弟子便不再纠缠。

  若第一次没有被拒绝,女弟子为了表达特别的心意,就会还赠一样特别的东西,传递爱暮之情。正所谓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昆吾山男女间交往的门道高深莫测,又代代相传。但杨小成所种的水果不在此列,看到这样的东西,就是清虚峰的,谁敢拦,打个半死再拖猪圈。

  这些规矩都是未婚男女间的,已婚女子绝不会收其它男子的东西,未婚女子也不要已婚男子的东西,可是长辈除外。这杨小成既是单身,又是长辈,显然处境艰难。

  杨小成自然不会往屠千落向自已表白心意那方面想,不然怎么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就算脸皮再厚也是姑娘家,所以目的只有一个,自已有什么东西被屠千落看上了。连忙道:“好,我那有不少好乐器,我马上去拿。”

  屠千落马上伸出两个手指头:“古琴和玉笛。前几天我们看了好久,你不在我们都不敢碰。”

  杨小成马上明白过来,是自已放在千竹殿的古琴与玉笛被千落看上了。这昆吾山所有的殿只有掌门的太清殿和这清虚殿是不能乱闯的,其它的殿,只要是昆吾弟子都可以进,若是放卧室,清虚峰弟子胆子再大也不敢随便进,都是自已大意惹的麻烦。马上道:“那只绿色玉笛是用上好玉石所做,当代大师所雕刻,虽精美,却是凡品,没有灵气。你若喜欢,送你便是。”“但那把古琴,却是一位朋友留落在我这的,以后要还回去,我不敢擅专。”

  千落自然听的明白,如果杨小成想要拒绝只用说:“这物品对我非常重要”或“这东西对我意义非凡。”千落自然不敢再要,可偏偏说别人留在他那的,说明确实不是他本人的。千落的兴致一下就降到谷底。“那让我们弹弹总成吧。”

  苏秀马上喝到:“不得无理。”清虚峰有清虚峰的规矩,任何人都得遵守。

  杨小成沉思片刻,心想这么多人都在,驳了面子终不好看。至于那琴的主人,不该得罪的都得罪了,更不会为了这点小事改变什么。马上咬着牙道:“我想我那朋友必不会怪罪,我马上去拿。”

  众女开始欢呼。

  杨小成一离开,众人便开始窃窃私语,到底是什么好东西,让这些女弟子如此着迷。等杨小成回来,只见身后背一古琴,手持一玉笛。走到千落前双手奉上玉笛,千落高兴的赶紧抱怀里。

  杨小成又将古琴放于桌上,众人围而观之。

  此琴一看就不是凡品,是一把古铜色凤尾琴,千年桐木加冰玉,天蚕丝所做。不知情者还以为是伏羲琴。掌门洪清拨弄了两下,琴声空灵,如清泉入玉壶,万妙无双,刚想弹一曲,马上想到一派掌门之尊,未得主人允许便弹此琴,实在不可,只得转身离开。

  其他首座也都啧啧称奇,怪不得清虚峰的人要费如此心计,果然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宝物。

  楼月:“此琴乃上古宝物,似有琴魂。”然后走上前弹了一曲高山流水,琴弦如星光流转,琴声如星月浩瀚,将相知可贵、知音难觅、痛失知音等感情发挥的淋漓尽致。一曲弹完,众人回味无穷。

  李雪婉本想拿玉笛和一曲,但刚一听到就放弃,境界相差太大,无法相和。

  以琴声和舞,屠千落是单人剑舞,李雪婉、赵以宣、辛佳佳、石北北、李红云、苏凌凌等三十余弟子是《破阵乐》,李雪婉为清虚峰众美之首,一身冰骨,让人陶醉。

  最后是黄玉婷弹奏,楼月带众女以霓裳羽衣舞落幕。

四、宴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