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三、洞中洞

  十三、洞中洞

  黄玉婷他们离开第二个叉路口后一天时间,杨小成他们回来了,一个个全身心俱疲,血肉模糊,尤其李云飞,鼻塌眼陷,呻吟不止,黄化雨右肩肩骨粉碎,其他就算轻的也惨不忍睹。

  他们这一路全是苦战,也没黄玉婷她们幸运,没有一条路走对的,后面几个叉路口全是扔鞋选的路。一路苦战最后到了十杀阵前,几人合计着这十杀阵肯定是最后一阵,破了阵便能到洞内大殿,只是十杀阵实在是太过凶险,不是他们能破的。众人踌躇不前,杨小成闷坐不语,黄化雨望阵兴叹。

  李飞云见二人不发一言,不管三七二十一,闪身冲入十杀阵第一阵黑风阵中。这黑风阵中黑风滚滚,日月无色,巨石如树叶般飘舞。李飞云刚冲进去就惨叫一声,众人不得不冲了进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救了李云飞,冲了出来。等冲出来,众人皆有重获新生,捡了一条命的感觉。吃下药丸,运功疗伤后,因不知洞外情况如何,担心洞外弟子安危,紧赶慢赶,还是错过了黄玉婷他们。

  杨小成暴跳如雷,抓住一名弟子的衣领,大骂这五名弟子。

  黄化雨:“肯定是玉婷这丫头擅做主张,真是越来越不懂事,这么大的事也敢任意胡来。”

  杨小成后悔不已,早知道就带她们一起去,不然也不会落今日之局面。

  黄化雨:“小师叔也别太着急,不如让洞外那二十五名弟子一起进来,我们顺着玉婷她们走过的路一路寻过去。”

  杨小成只得依此而行,前番闯阵,太乙五虎都尽力保杨小成,是以六个人中杨小成受伤最轻,这次杨小成在前面领路,三十名弟子用担架轮流抬着太乙五虎向洞内前进。

  连过五个叉路,杨小成不得不赞叹,没想到他们六人一路苦战,女弟子们却顺利到达虚无之洞的最深处,真是造化弄人,到了铜门前,又见到了阴华。

  阴华:“真是阴魂不散,送死的一个接着一个。”

  杨小成:“那些女弟子们呢?”

  阴华:“还没杀,留着还有些用。你们我也不想这么快杀了,还是快快投降的好,免得失手把你们杀了,太浪费了。”

  黄化雨:“小师叔,怎么办?”

  杨小成咬了咬牙:“你与李云飞先休息,其他人跟我冲。”

  太乙五虎能战的还有三人,加上昆吾三十多名弟子与十八护法相斗还略占上风。阴华沉沉一笑:“找死!”手中五禽离火扇一扇,将杨小成罩在火中。此扇能扇出天火、地火、人火是无上法宝。众人吐出腹中修炼而出的天水,才将火扑灭。

  阴华:“还真有两下子。”随既祭出太平斧。

  众人将所有法宝祭起,太平斧盘旋不落。

  杨小成用瞬身术冲到阴华身前,举枪便刺,法宝比不过,法术也未必能占便宜,只能用武术。杨小成执钩镰枪攻身前,杨不凡手执火灭戟直攻阴华身后,杨自流右手降魔杖,左手屠龙斩直攻阴华左侧,金耀南右手降魔剑,左手遁龙环直攻阴华右侧,四人将阴华围在中央,天翻地滚,一阵好杀。阴华左挡右支渐落下风,十八护法被三十弟子缠住也无法分身。

  阴华瞅准时机,不再躲闪,强收太平斧,左肩被杨自流降魔杖击中,太平斧还是回到他手中。

  太平斧乃上古神器,无坚不摧,众人兵器不敢与之相碰,左躲右闪甚是不便,时间一长阴华又占了上风,一不留神,杨小成勾镰枪枪尖被阴华劈断。

  枪尖已断,杨小成一拍宝葫芦飞出一刀,接在勾镰枪另一侧,变成青龙偃月刀,此刀原为关公所有,三国时期东吴害死关公,关公死后成神,此刀便有了灵力,几经流转后被梵黎所得,炼成无上神器。

  勾镰枪灵活,青龙偃月刀凶猛,横劈竖斩将阴华裹在中间。阴华用力一劈,杨小成抽刀不及,刀斧相交一声巨响,偃月刀居然没断,仅是有了道斧痕。杨小成见青龙偃月刀能抵住太平斧自是大胆了些。阴华注意力大多在青龙偃月刀上,不妨杨不凡火灭戟一戟刺入右肩。阴华吃痛就地一滚,化风而去,逃的极为狼狈。

  十八护法也逃进铜门。

  铜门内赫然立着十二根九龙通天柱,柱后空间虽大,却一览无余,一眼望见一大排房间,魔教弟子全不见了。

  刚才一战,三十多名弟子多有受伤。杨小成命他们疗伤,带十几名没有受伤的弟子翻遍所有房间,一无所获。

  黄化雨:“小师叔,这十二根九龙通天柱甚是古怪,地上画着符,似是法阵。”

  杨小成:“是无极之阵。”

  黄化雨:“无极之阵,果真如此,怕是不妙。”

  杨小成:“我还不相信自已的眼睛,特地到四周看了看,其它地方并无异样,只有这无极之阵屹立殿前,凶险难测。”

  杨不凡:“这无极之阵能通异度空间,不知通向哪里。”

  杨小成:“受伤的留在这里,没受伤的随我一探究竟。”

  黄化雨:“我还是陪你们进去吧。”

  杨小成:“有我在,定能救出他们,你还是安心养伤吧,万一洞内凶险,反而不好应付。”

  杨小成带二十多名弟子进入阵中,启动法阵,踏上未知之路。

  林悦先醒了过来,天上繁星点点却是没见过的星相,平时见的二十八星宿,没一个能见着,最耀眼的北斗七星,南极星也不知所踪。林悦叫醒众人,众人皆不知所措。

  黄玉婷:“我们应该是身在虚无之洞最深处,却不知该如何出去。”

  楼月:“我用通灵之术试了试,四周灵力极盛,却又极为特别,不似凡尘。”

  李雪婉:“不好,我们的法力在消散。”经她一喊,众人才意识到身体内的法力在一点点流失。

  林悦:“不好,你们看看四周的九龙通天柱,共八十一根,在吸收我们的法力。”

  黄玉婷:“阴华曾说杀了我们太可惜,怕是留着我们吸取我们的法力。”

  韩墨冰:“这九龙通天柱,有九条火龙护住,带有先天罡气,我们怕是破不了。”

  楼月:“九龙通天柱布成如此法阵,真是至阴至邪之物,除非用比它们还要至阴至邪之物才能破去,只可惜我没有这样的法宝。”

  黄玉婷:“时间一长,我们法力被吸干,就会变成枯骨。”

  李雪婉:“不如我们集中全部法力先攻一根,一根根破去。”

  黄玉婷:“就算我们用尽全力也不能破除一根,一旦动用法术,法力流失更快,我们就离死不远了。”

  韩墨冰:“难道就没有破解之法。”

  黄玉婷:“林悦,你应该有至阴至邪法宝吧。”

  林悦看着黄玉婷,神情极不自然:“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黄玉婷:“没有。”

  林悦:“好。”随既从怀中掏出一血色珠子,珠子通透闪着五彩光芒,光芒极为妖异。

  林悦:“先击哪一根。”

  黄玉婷纤纤玉指指向一根九龙通天柱:“先破这一根。”

  林悦手中五彩光芒大作,直冲云霄,瞬间将黄玉婷所指九龙通天柱击碎。

  黄玉婷:“不愧为血灵珠,果真是至阴至邪之物。”众人大惊,没想到传说中的血灵珠居然就在眼前。

  黄玉婷:“这些柱子怕不只是吸收我们的法力而设,定另有用途,既然是魔教之物,不管有什么用处,还是全部毁掉为好。”

  然后林悦祭起血灵珠,剩下的八十根九龙通天柱在大地轰鸣中被击的粉碎。

  法力慢慢回到身体,更有强大的灵力从地底涌出。

  林悦:“快运功,小心灵力太盛将我们肉身化成粉沫。”

  众人赶紧运功,将四周灵力一点点吸入体内,在这灵力极盛之处练功,练功一天,足能顶在外面练功一个月。不知过了多久,大地涌出的灵力四散,趋于正常,众人这才收住,就算如此,四周的灵力也较外面强过太多。

  楼月:“林悦你究竟是什么人?”

  黄玉婷:“她是梵悦,梵黎师叔祖的亲侄女,梵重山的女儿。临行前师父告诉我的。”

  赵以宣:“梵重山的女儿,随我们来此目的为何?”梵黎的父亲正是前魔教教主梵明,梵明早有妻室,生下梵重山,后原配在正魔大战中身死,之后又与清梅相爱生了梵黎。梵明死后,梵重山一直隐藏行踪,躲避魔教中人的追杀。

  梵悦:“我就是想利用你们为我母亲报仇。”此时梵悦神情落陌,双眼含泪,似要哭出来。魔教追杀梵重山多年,梵重山的妻子死于追杀之中。梵悦与大家一起在清虚峰度过了最幸福最安心的一段时光,却偏偏要利用这些待她尤如亲姐妹的人,她心里也并不好过。

  众人议论纷纷,被人利用的感觉并不好,没想到在不知不觉间被人出卖了,众人如何能不生气。

  黄玉婷:“我们帮你。”被人利用是一回事,主动帮助别人却是另一回事。

  梵悦抱头痛哭,没想到黄玉婷以德报怨,居然肯帮她。

  楼月:“你这么瞒着我们,分明是不把我们当姐妹。你应该早告诉我们,我们肯定会帮你的。”

  黄玉婷:“这倒怪不得梵悦,杀母之仇不共戴天,她一弱女子又能如何。”“只不过要听我们昆吾的安排,不能擅自行动。”

  屠千落:“不就是杀尽魔教中人么,什么利用不利用的。悦悦,别哭了。”

  哭了好久,梵悦才止住。

  赵以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黄玉婷:“我们弄出这么大动静,魔教弟子必定会赶来,我们还是想办法出去与小师叔会合。”

  楼月:“只是不知该怎么出去。”

  黄玉婷:“梵悦,你可知道些什么?”

  梵悦:“你们还是叫我林悦吧,一听到梵悦这两个字,我就想起我的母亲。”“这虚无之洞乃截教宝地,我也不知道很多,只听说这里面尽是迷宫。”

  黄玉婷:“尽是迷宫,楼月你用通灵之术探探四周环境。”

  楼月:“四周迷雾重重很难测,只是灵力都在向左前方汇集,那里是灵力最盛之地。”

  黄玉婷:“这虚无之洞,洞内自有乾坤,灵力最盛之处怕是这洞中心,不到此处怕是找不到路出去。”

  屠千落:“那我们还等什么,还不快去。”

  楼月:“你傻啊,再碰上魔教的人怎么办,你能打的过。”

  屠千落:“你不傻,你想办法。”

  黄玉婷:“只能一探究竟,除此外别无他法。”

  赵以宣:“对,不然我们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困死在这里。”

  众人只得寻灵力汇集之处前进,一路上迷宫重重,墙上画着神魔鬼怪,惊悚异常。幸亏有楼月的太极图相助,太极图变幻万象,就算迷宫再诡异也逃不出太极图变幻之中。不知走了多久眼前一巨大石门高耸入云,上面用上古文字写着四个大字“虚无之门”,笔法沉稳刚劲,尤若飞龙。

  门内五彩祥云环绕,上不见天,下不见地。

  赵以宣:“这虚无之门应该是虚无之洞玄妙所在,魔教之所以大动干弋来到此处,怕是为了门内的东西。”

  韩墨冰:“能进此处,便能破除魔教阴谋,我们不虚此行。”

  胡天天:“上不见天,下不见地,真不知有什么。”

  李红云:“我可不敢进去。”

  辛佳佳:“我们要不寻寻别的地方。”

  赵以宣:“别的地方怕也凶险?”

  屠千落:“怕什么,我先进。”

  楼月:“别急着送死,我们还是先想想。”

  众人在门前想了半天也想不什么来,黄玉婷:“我,楼月、李雪婉、林悦四人先进去看看,六个时辰还不出来,韩师兄就带着众人寻其它的路如何。”

  韩墨冰:“我们昆吾什么时候由女弟子冲锋陷阵了,李毅、沈望月我们三个先进去。”

  李毅:“还是由我和沈师弟先进去,师兄为我们昆吾首弟子,不能有闪失。”

  韩墨冰:“正是首弟子才要走到前面。”

  李毅将韩墨冰抱住:“万一我们有闪失,你还得把这些师弟师妹们带出去。”

  韩墨冰双眼含泪看看身边这些师弟师妹:“你们两个小心,一有异动,马上退出来。”

  李毅又抱了抱韩墨冰:“师兄放心。”

  李毅、沈望月进去后两柱香的时间,门内抛出几件物体,落地后众人上前一看,大哭不止,李毅、沈望月被拦腰斩为两截,血流了一地。沈望月已断气,李毅虽只有上半身子,口吐鲜血,口中嘎嘎血喷出几个字:“跑!跑!跑!”接着断了气。

  韩墨冰抱着李毅大哭,众人也抱着尸身大哭。

  赵以宣哭着道:“玉婷,我们该怎么办?”

  黄玉婷六神无主只顾痛哭。

  韩墨冰:“既来此处,必然要进去,就算死,也要知道魔教的阴谋,禀报掌门。”

  黄玉婷:“好,以宣、千落你留下来照顾众人,我与雪婉、林悦、楼月韩墨冰师兄、李兵师兄、金铭师兄进去看看。我们要是回不来,你们自已找路出去。”

  此去有死无生,众人自然知道。

  七人进去半个时辰,毫无动静,没有动静也是好消息,最起码不用抱着七人的尸身痛哭。

  众人泪流满面的等了这半个时辰,谁知等来了救星,杨小成他们到了。

  杨小成见地上躺着李毅、沈望月的尸身痛心不已。又不见了韩墨冰、黄玉婷等人可谓心肝俱焚。大叫道:“怎么回事。”

  屠千落哭道:“我们行到此处,李毅、沈望月两位师兄先去探路,过了两柱香时间就这样被扔了出来,韩师兄带着雪婉他们共七个人又进去了。”

  杨小成:“胡闹,都还没闹够么?”随既带了杨不凡、杨自流、金耀南走了进去。

  门内五光十色,上不见天下不见地,乾坤倒悬,日月沉伦,回头望去,只能见到两根石柱所形成的门,哪里有韩墨冰等七人的影子。

  杨小成只能笔直前行,走了一个时辰,终于见到了韩默冰。见到他们就是一顿训斥,训斥归训斥,还好他们无恙。

  楼月:“小师叔别生气了,没有我们,你们还找不到这里呢?”

  杨小成一个眼神就把楼月瞪了回去。

  黄玉婷:“我们千辛万苦来到这里,说什么也要一探究竟,不然李师兄、沈师兄岂不白死了。”

  杨小成:“你还有脸说,鬼主意都是你出的吧。”又把黄玉婷给骂了回去。

  韩墨冰:“无论如何,我们总算到了这里。此处显然是魔教重要之地,不然也不会费这么大心血。”

  杨不凡:“既然走到这里,天意使然,我们也只能走下去。阴华已受重伤,就算再遇到也不能奈我何。”

  杨小成只能带着他们往前走。

  不知走了多久前面祥云缭绕,一派仙乐之声,一九层宝塔矗立祥云之中。四周灵气皆向宝塔汇去。

  这里必是虚无之洞最紧要所在。

  塔外魔教弟子共三十余人,全是护法,法力高强,手执各种法宝向杨小成等众人袭来。一场大战,天昏地暗。虽将三十多人击退,可杨小成等众人俱是身受重伤。

  杨不凡腿部重伤已无法行走,杨自流断了胳膊,金耀南吐血倒地,韩墨冰胸部中矛,血流不止。杨小成赶紧给众人治伤,幸好魔教弟子也没有攻来。现在受伤较轻的只有杨小成、李雪婉、黄玉婷、林悦、楼月。

  杨小成仰天长叹:“黄玉婷、楼月你们留下来照顾众人,李雪婉、林悦陪我进去。”

  杨小成推开铜门,三个人走了进去,塔内灵气更盛,十色祥云笼绕,瑞彩飞腾,仙乐袅袅,如同来到仙境。

  杨小成沿楼梯直上九层,刚到五层,飞出一物,闪着金光,令日月无色,迅急异常,杨小成赶紧将林悦、李雪婉推下楼。施法送出塔外,那道金光直扑杨小成。

  塔外,黄玉婷:“小师叔呢?”

  李雪婉、林悦默不作声,双眼含泪。此情此境,再笨的人也知道情况好不到哪去。

  过了一会,杨小成走了出来,黄玉婷欣喜过外,杨小成直奔黄玉婷,双臂展开将黄玉婷紧紧抱住。

  众人愣住。黄化雨等人不放心,正好也赶到,正好看到这一幕。

  杨小成用尽全力:“快走。”接着如烂泥一般流到地上。

十三、洞中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