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阴阳使者

  四、阴阳使者

  云南那边叱南是想与赵昌容决战才集结弟子于一处,广西这边却异常分散,水漫山、赵昌容等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收获甚微,正派弟子在大街上转悠了十多天,一无所获。最后黄玉婷提议由魔族派一名了解夜离等人情况的与正派说说,帮助他们寻找,总好过天天在大街上转悠。

  赵昌容倒是痛快,最后商议由吕菲菲去帮助修仙派。而后湖北灭尊一脉当家人张东杰也领了一百多人来到广西。众人四处寻找夜离弟子的消息,收获寥寥,众人也都开始四处闲逛。

  其实也并非没有血案发生,众人到了广西不到一个月就听说大约一百起孕妇被杀,婴儿被取走的消息,只是等到了那里,夜离的人早已消失的干干净净。众人虽气忿,却又无可奈。阴华一生气,将广西分舵的房子烧了个干净,分舵的人亦没有出现。

  杨小成见水怜月正抱着孩子戏弄,问道:“外公抱过没有。”

  水怜月失望道:“没有。”

  杨小成:“最近闲得很,还不快去让外公抱抱。”

  水怜月到了水漫山,金玲夫人的房间,见二人闲来无事正在品茶,喊了声:“来,小一一让外公抱抱。”就将小一一放到水漫山怀里。

  水漫山未曾想到,孩子已到怀里,只能双手抱住。

  水怜月与母亲聊着家常,水漫山在看孩子,过了不久,小一一一泡尿将水漫山衣服淋湿。金玲夫人笑道:“这次真成了水漫山了。”

  待换过衣服,水漫山又将小一一接了过去,没半个时辰,又是一泡尿。

  此后水怜月去的越来越勤,水漫山也有点离不开小一一。

  过了二十多天,众人听说柳州、桂林、南宁连续发生命案。众人商议,由正派弟子分散到广西南部,负责三分之一的区域,魔教弟子分散到北方,负责三分之二的地方。

  水怜月、黄玉婷金玲夫人还有昆吾女弟子在来宾策应,说是策应,其实就是让他们在这个地方慢慢等着。众女弟子没事逛逛街,买买衣服,倒是十分轻松。

  昨天晚上,金玲夫人见众女弟子没事干就教大家玩筛子、牌九、麻将,一直闹到半夜,今天早上太阳老高还都没起床。

  金玲夫人亦不管她们,只是小一一起得早,天没亮就哭起来,水怜月、金玲夫人正在喂小一一饭吃。

  忽听外面喊了声:“什么人”,金玲夫人,水怜月赶紧出去,外面有两个人,一个穿白衣,脸色惨白,双眼没有黑眼珠,只有白眼珠。另一个穿黑衣,脸色黝黑,没有白眼珠,只有黑眼珠。两个人站着就如死尸,狰狞恐怖。

  金玲夫人:“是夜离的阴阳使者大家小心。”本想去摸锦囊才想起三样宝物已给了水怜月。二位使者法力高强,金玲对付一个就难以应付,何况三样法宝不在身上。此时头上已经冒了汗,众女弟子已经将二人围在中心。

  黄玉婷忙让苏凌凌,慕容飘飘、蓝心儿陪水怜月与小一一进了房间。

  黑白使者站在中间,亦不动手,似是很享受被人包围的感觉。

  金玲夫人:“千万小心,此二人武功极高。”

  黄玉婷:“楼月。”

  楼月先用太极图将二人罩住,黄玉婷祭起镜花水月。

  万千幻像袭来,二人好似没看到。

  只是镜花水月能将幻像成真,二人一下被陷入地下。

  金花夫人引了寂雷攻入地下。

  待一会二人不似爬出来,而似飘出来,形如鬼魅。

  李雪婉运起冰封术,想将二人封住,二人又从冰中飘出,就似透明的。

  屠千落祭起虚无塔魂,将二人罩住,阵法催动,二人又似透明从塔里出来。这下众人皆大惊。

  李雪婉手执玄冰剑攻向二人,竟从二人身体中穿过,但这二人绝不是幻像。

  金玲夫人:“没想到二人法力又高了如此之多,以前无非是穿个墙,现在阵法,法宝都能穿过。”

  黄玉婷:“夫人,他们可用的是幽魂之术。”

  金玲夫人:“不错。”

  黄玉婷:“居然有人练这邪功。雪婉玄雷剑阵。”

  李雪婉赶紧施出,连引九十九道玄雷,这是杨小成教给她的。

  雷击亦能击中魂魄,阵法不断压缩,二人似乎对此阵有所忌惮,不敢再飘出。突然二人变成实体,四周雷光电闪,玄雷阵被破坏掉,只是变成实体一瞬间,黄玉婷手中九凤离火扇扇起。二人忙吐出天水将火灭掉,李雪婉的玄冰剑祭起,将二人冻住,楼月多种法宝同时祭起,斩向二人,众弟子天引雷、地引雷攻向二人。二人既不能施展幽魂之术飘出,又不能坐以待毙,不得以只能用寂雷。这是二人第一次用法力相抗。

  白衣使者:“配合的不错,大意了。”

  黑衣使者:“小姑娘好厉害,大意了。”

  黄玉婷:“夫人,寂雷。雪婉,剑阵引雷。”

  金玲夫人马上听了黄玉婷吩咐,连引九道寂雷,李雪婉将寂雷引入剑阵。金玲夫人又连引几十道寂雷,将二人困住。

  内面二人才有些着慌。

  剑阵瞬间压缩,二人在里面忽然金光大作,寂雷阵消失不见。

  二人手里各出现一哭丧棒,二人再不像之前那样从容,夹击金玲夫人。黄玉婷手执九凤离火扇在左,李雪婉手执玄冰剑在右。楼月、屠千落在后,分击二人。

  二人瞬间消失,出现在金玲夫人身后,幸好,水怜月在门口看到,手中穿心箭击中黑衣使者,日月轮击中白衣使者。二人不曾防备,一下受了重伤,瞬间消失。

  金玲夫人:“没想到你们配合的如此厉害,不然我真不是对手。”

  黄玉婷:“我们天天在一起对敌,时间久了,我想什么,她们都能明白。”

  金玲夫人:“二人虽受了伤,只是二件法宝却要不了二人性命,不久还会再来。二人神出鬼没,我们恐难应付。还是去找众人吧。”

四、阴阳使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