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尸洞

  五、尸洞

  黄玉婷等人将水怜月、金玲夫人,小一一护送到柳州见到了水漫山。

  金玲夫人将遇到阴阳二使的经过说了一遍。

  水漫山:“倒是小瞧这帮姑娘们了,没想到她们竟然能对抗阴阳二使,怪不得阴丽她们接连失手。”

  金玲夫人:“在家看看孩子多好,非要争什么天下,弄的天下大乱,生灵涂炭,还不如去做个云游散仙。”

  两人为这事吵过不止一次,水漫山现在也懒得跟她吵。

  赵昌容在桂林听说后赶到柳州看望金玲夫人。

  赵昌容:“没想到这几年,夜离一派法宝如此多,武功如此精进,再不剿杀,一旦做大,怕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地了。”

  水漫山:“张东杰传来信,在百色一带碰到几个夜离的人,身手不错,可惜让他们逃了。”

  赵昌容:“是否可以想办法把他们引出来。”

  水漫山:“除非找到他们的练功之地,否则难。”

  赵昌容:“几千年来,他们的练武之地一向隐秘,只有少数人知道,怕是不容易。”

  水漫山:“说不定修仙派会有什么办法,既然是一起对付夜离,他们肯定会出手。”

  水漫山立即将杨小成找了回来。

  杨小成:“他们练武之处会有什么特别的。”

  赵昌容:“除了堆积如山的死尸,没有什么特别的。那些死尸都是他们千辛万苦收集的不同尸体,专门练功用。”

  杨小成大喜:“你们为何不早说。”

  然后赶紧跑出去找楼月。

  杨小成将昆吾女弟子集合,带着她们赶往正派负责的三分之一地区,楼月祭起通灵珠,这通灵珠能与万物对语,只要有灵气的东西,逃不了楼月的感知。

  这次是感知怨气最重的地方。在修仙派负责的地区来回梳理了两遍,虽也感知到几处怨气较重的地方,但规模较小,众人将怨魂超度了事。

  从南边找不到,杨小成带领众弟子回到中间位置,来回梳了两遍,与南方情况相似。接着又往北方寻找,因楼月一个人太累,所以大家是轮流用通灵珠寻找,这次是轮到花花,当大家到了百色东南田镇的时候,忽然花花口吐白沫倒地。

  杨小成大叫不好,赶紧抱住花花,头顶现出一朵金莲将花花护住,金莲可以护住人的魂魄。

  过了一柱香时间,花花终于醒来,只是不断呕吐,脸色惨白。

  与万物通灵必用灵魂之力,万一对方是恶灵,并且灵力强大,有可能将自已的魂魄给吸了过去。花花肯定是被某种邪恶灵力给吸了魂魄,幸好,有杨小成的金莲。

  杨小成催动金莲将自身魂魄护住,然后用通灵珠向四方寻找,一下就找到田镇南方五十多里处有强大恶毒的怨灵。就算没去也知道肯定是找到了。

  杨小成给水漫山、张东杰、赵昌容送信,练功的地方找到了。

  然后正派与魔教弟子四处散播消息,广西分舵的练功之地找到了,就在田镇南五十里处,果然,夜离一脉广西分舵的弟子都在向田镇集结。

  杨小成令众弟子守在洞口方圆十里之内,遇到夜离弟子就劫杀。又命太吉去九仙山取招魂幡。

  屠千落问:“为何先不进去看看。”

  杨小成没好气的说:“你想跟花花一样。”

  屠千落看看已经严重脱水的花花摇了摇头。

  等三尊人马到齐,在这方圆十里之内布下重重防御,不到三天,果然劫杀了十多名夜离弟子。

  之后是广西分舵的结成大队,约有百人,向练功洞冲去。他们意图很明显,不与正魔两派纠缠,只想冲进洞里,只是水漫山、赵昌容、张东杰三人守住洞口,夜离一派自是有来无回。正魔两派也多有死伤。

  之后又是五十多人,再之后零零星星二三个人,再后守了十天一无所获。

  张东杰:“云南分舵本有三百多人,现在劫杀了不到二百,舵主孙昆并没有露面,只有一种可能,他们躲在里面练功。”

  水漫山:“此洞怨气极重,怕进去后,魂魄也被吸了去。”

  杨小成祭起招魂幡,本想将洞内怨魂引出超度,只是未能引出。

  赵昌容:“洞内有法阵,将怨魂封锁在洞中,永远不得离开,是以怨气极重。”

  杨小成看看洞内黑气,心里发毛。

  水漫山:“小成有金莲护体,进去无妨,这招魂幡也能护住一人,只是洞内若真有孙昆在,怕是应付不了。”

  杨小成将现在情况回报各派掌门,希望他们能有办法。

  玉泉山金象掌门派人送来十六枚铜镜,可护住魂魄,只是最多二个时辰,杨小成与水漫山、张东杰、赵昌容领了十六名魔教弟子,下入洞中。

  洞内鬼哭神嚎,声音凄厉,摄人心魂,若非有法宝护住,还真难以应付。洞内四处都是尸体,有的呈现黑色,有的白色,有的红色,有的绿色,令人作呕,可众人亦不敢开口,怕魂魄从口中被吸走。

  踏着尸体走了半个时辰,终于见到夜离一派的人,大战一场杀了一百多人。

  最后到一巨大铜门前,门外有十名高手护住,显然在守护什么重要东西。

  又是一场大战,杨小成:“里面想必有什么重要东西,我先进去。”说着撞开铜门,冲了进去。水漫山怕杨小成有失也冲了进去,赵昌容、张东杰随后。

  里面整整齐齐摆着千余具尸体,洞中心,有七具红色尸体,摆成北斗七星的样子,正中坐着一个人,脸色惨白,也是头陀打扮。

  赵昌容:“他是孙昆,正在练七星锁魂功,快上。”

  张东杰展开凤翅铛,水漫山举起巨矛向孙昆砸去。只见七具尸体飞向二人,二人赶紧退后。

  赵昌容:“这七具尸体碰不得,用法宝。”

  四人祭起全部法宝,七具尸体在天空飞舞,躲避进攻,孙昆还在地上坐着不动。

  杨小成见有蹊跷,忙祭出黑龙,直扑孙昆,孙昆被撞到洞中岩石上又反弹回来,这才睁开眼睛,口吐鲜血。

  强行出关,经脉必伤,孙昆也知在劫难逃,一念法诀,洞内千余具尸体飞扑四人。

  四人施出寂火,千余具尸体带着火苗围住四人,上下进攻。

  水漫山孔雀翎金光大作,扫去一大片,张东杰凤凰斩祭起一斩一大片,赵昌容混元环祭起,一击一大片,杨小成黑龙翻腾,只攻孙昆。

  孙昆身边的那七具尸体似有灵性,缠住黑龙上下展开,黑龙奈它不得。

  杨小成穿上玄都战甲,跳到黑龙身上,手中偃月刀挥舞,一连斩落三具红尸,可红尸落下又飞起。

  被红尸缠住无法进攻孙昆,赵昌容见状,赶紧用混元环击孙昆。孙昆口中吐出黑气,将混元环包住,混元环自空中掉落。

  赵昌容只得执住盘龙锏来斗孙昆。

  无论击中多少次,红尸都会再次升起,杨小成头顶冒汗,口吐玄火,烧向红尸,红尸似是不怕,依旧缠住杨小成。

  杨小成连施玄雷,红尸被击落又爬起。

  杨小成又用树藤将七具红尸缠住,可树藤很快就被红尸的毒气腐蚀。

  杨小成又用地涌术封住,七具红尸又从土中爬出。

  孙昆虽重伤,口中毒气着实厉害,赵昌容险些被毒气所伤。

  水漫山、张东杰虽将千余具尸体斩落,可尸体又爬起来,身体断成好几截,还在向二人进攻。

  幸好,门外十多名弟子冲进来。水漫山来助杨小成,张东杰助赵昌容。

  过了许久,千余具尸体被魔教弟子烧干净,只剩孙昆与这七具红尸。

  孙昆料不能敌,手中鬼头刀斩向自已的脖子,鲜血喷向七具红尸,赵昌容大叫不好。

  七具红尸得了孙昆鲜血,法力大增,速度力量增加了好几倍,无论被击倒多少次,都能站起重新进攻。

  杨小成刚击落一红尸:“赵门主可有良策?”

  赵昌容:“我对七星锁魂功也是一知半解,没有好办法。”

  杨小成:“七星锁魂功,不妨从锁字上下功夫,我记你曾说过,这里有阵法锁住怨魂,先破了阵法试试。”

  赵昌容四下寻找,发现一红色水晶骷髅。用盘龙锏砸去,水晶骷髅内的红色液体溅了赵昌容一身,赵昌容脸被毁,仰头倒地,阴华赶紧用法术举起往洞外跑。

  阵法被破,洞内巨烈震动,万千怨魂无处依托,全都被七具红尸吸了过去,七具红尸金光大作。

  水漫山见不妙,忙喊快撤,十多人赶紧往洞外跑。

  水漫山、杨小成、张东杰临走时放了一大把火,三人边放火边撤,终于跑出洞。

  张东杰正要为赵昌容医治,杨小成大喊:“先封洞,再找地方布阵。”张东杰只得将赵昌容交给赵申屠。众人施法,大地翻滚,尸洞被深埋地下。

  众人忙后撤,在半山腰找了一空旷地方布了九重大阵。

  只听尸洞方向石破天惊,七具红尸向众人飞来。七具死尸变得十分巨大,足有十丈高,好似地狱魔鬼出世。

  第一阵风雷阵,阵中风卷万刃,雷火阵阵,就是一片树叶也能撕成碎片,足见魔教中高手如云。可惜七具红尸在里面就像被微风拂过,一眨眼就破了风雷阵。正派弟子听到石破天惊,忙赶了过来,正好看到风雷阵被破。

  水漫山叹道:“难道我三尊一脉今日要死在这里。”

  黄玉婷:“怎么回事?”

  杨小成:“孙昆用这七具死尸练七星锁魂功,最后用魂魄祭了这七具死尸,这七具死尸又将洞中万千怨魂吸收。”

  说话间水灭阵又被破。

  杨小成:“化雨,你带众人到空旷之地布阵,能拖一时算一时。”

  黄化雨带人离开,只剩魔教弟子仰天长叹。

  火焰阵又被破。

  下一阵是金光阵,这次时间稍长,一盏茶的时间又被破了。

  杨小成也变得六神无主,一旦困不住这七只死尸,广西的老百姓怕是要遭殃。

  魔教弟子一个个如热锅上蚂蚁。很快又被破了两阵。

  还剩四阵,水漫山:“让年轻弟子先跑吧!”

  张东杰大喊:“年轻弟子与正派弟子汇合,再去布阵。”,正派全是年轻弟子,他们没退,魔教先退,实在下不来面子,只能让他们先与正派汇合。只剩下几十位年纪较大法力较高的的。

  他们刚走,地陷阵又被破了。还剩绝灭阵、火云阵、红沙阵三阵。

  众人眼巴的看着绝灭阵又被破,接着是火云阵。

  还剩最后一阵红沙阵。

  杨小成见七巨尸踏到红沙之上,虽没被剧毒毒到,但脚下陷下去不少,行动颇为费力。杨小成赶紧用地涌术将七具尸体一点点往下陷,果然拖住七死尸。

  水漫山赶紧命人往山下传信布置陷沙阵,众人忙帮杨小成拖住七具死尸。

  总算拖了半个时辰,众人法力消耗太大,只得退去。

  到了山下,发现大小小几百个阵,光陷沙阵就有七十多个,也不论阵法优劣,能拖一时算一时。

  七具死尸很快来到山下,在大大小小几百阵中四处冲杀。

  正魔两派现在全聚集在一处,黄玉婷:“你们说死尸最怕什么。”

  花花:“人都死了,有什么好怕的。”

  黄化雨:“难道怕尸变,现在已经尸变了。”

  金玲夫人:“怕腐烂,只是这七具尸体怕是永远腐烂不了。”

  水漫山:“这七具尸体吸收万千怨魂,已是天地怨气之物,寻常东西无法应付。”

  杨小成:“可有净化办法?”

  张东杰:“除非用观音大师的净水瓶。”

  此处是山下,众弟子几百人轮流布陷沙阵,被破坏一个,立即移过去一个,是以还能支撑。

  杨小成又在陷沙阵中布置了天蚕丝,不惧刀枪水火,将七具死尸困在里面,只是蚕丝很快用完。杨小成又从宝葫芦喷出许多胶粘之物,混着沙子,蚕丝。七具死尸不断在里面挣扎。

  黄玉婷喊了声:“楼月,用食尸虫试试。”

  楼月掏出一锦囊,放出万千食尸虫,食尸虫钻入沙中,七具死尸似是痛痒难忍,一盏茶功夫又恢复如初。

  黄玉婷:“楼月,还有什么虫子,全放出去。”

  楼月赶紧把所有虫子全放出去,七具死尸在里面痛苦哀嚎,众人大喜,难道起了作用?只是撑了一个时辰,七具死尸又恢复如初。此时已是傍晚,天马上要黑了。

  张东兴已将赵昌容的毒清理干净,只是要恢复还得休养一段时日。

  水漫山见众弟子十分劳累,忙让大家轮流休息,埋锅做饭,养好精神再战。

  杨小成这才想起向众掌门发消息求助。

  好漫长的一夜,七具死尸嚎叫了一夜,众人忙碌了一夜。

  天刚亮,众派掌门来齐。白山用昊天塔,空象用崆峒印,南月用昆仑境,只是七具死尸本是尸体,怨气聚结而成,三大神器顶多阻挡一阵,却伤不得分毫。

  众掌门无不叹气,连三大神器都无法应对,如之奈何。

  金象:“这七具尸体含有万千怨魂,每一个怨魂就是一次生命。非得杀几万次才成。”

  霞光:“杀一次都难,如何能杀几万次。”

  空象:“不知三界之内何处有净化灵魂之物。”

  霞光拿了招魂幡试试,毫无效果。

  太玄:“怨气太重,非得观音大师净瓶不可。”可佛教大师岂是凡夫俗子能见的,何处讨得。

  众掌门带来八千弟子轮番上阵,只为能拖得一时半刻,惭惭到了中午,有了这八千弟子助阵,众人终于能安下心来吃一顿饱饭。

  待众人吃饱,张东杰:“没想到我们正魔两派也有并肩做战的一天。”

  霞光:“只要你们肯休兵,我们是友非敌,把酒言欢,岂不快哉。”

  众魔族弟子无不沉默。

  如此苦撑已是第三日,难道八千弟子要生生世世守在这里。

  水漫山:“太玄掌门,你们的金莲可能净化此物。”

  太玄:“金莲只能护住自身的灵魄,不能净化怨魂。”

  水漫山:“那五莲池的水呢?”

  太玄赞道:“五莲水确有净化灵魂之用,我速速取来。”

  一天时间,太玄取光了五莲池的水,全部倒入陷沙阵中。七具尸体冒出黑气,却聚而不散。

  南月:“五莲池的水还是灵力弱了些,不知哪里还有此种宝物。”

  黄玉婷:“地灵水。”

  洪清一愣:“地灵水哪有净化之用。”

  黄玉婷:“地灵水虽无净化灵魂之力,却有腐蚀之功。若能将七具尸身腐烂,怨灵无处依托,必能被五莲池的水净化。”

  太华山的玉精掌门:“大妙,这七具尸体本怨气所化,并无法力,自然抵不住地灵水腐蚀之力。”

  众人大赞。

  杨小成与楼月驾了火凤凰,半天时间将全部地灵水取来,倒入陷沙阵中。

  起初还不见效果,时间一长,七具尸体在陷沙阵中痛苦哀嚎,血肉模糊,黑气越聚越多,最后四散开来。八千弟子念着法诀,给众怨灵超度。

  最后黑气散尽,众人拍手称快,众人日夜不停,舍生忘死,居然抵不了黄玉婷短短几句话。

  此时已是深夜,众人点了篝火,围坐成大大小小几千个圆圈。众弟子们在附近叫醒了无数店家,买了几千坛好酒,几千斤的鸡鸭鱼肉。众人大吃大喝好不痛快。

  众掌门与水漫山、张东杰、赵昌容坐一块。

  青峰山的道玄掌门:“如此盛会千年难得一见。”

  二仙山的灵龙掌门:“若能天天如此,岂不快哉。”

  蜀山的白山掌门:“天下太平,与民众乐。”

  金庭山的宏德掌门:“我等微未之光,必将淹入浩瀚历史长河,苍海桑田,未有不变。若能为天下苍生守得一时平安,也不枉来世间一趟。”

  众掌门苦口婆心劝着,水漫山、张东杰、赵昌容等只是微笑。

  能将七死尸消灭,黄玉婷是首功,八千弟子多来感谢女英雄,这可苦了杨小成,八千弟子不好劝黄玉婷喝酒,可哪里能放过杨小成,是以杨小成很快就喝爬下。

五、尸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