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鸢鸢相仇

  许鸢的眼神带着纸鸢一样的骄傲与个性,这是折射到徐阳眼睛里的第一眼。许鸢站在第一排,穿着鲜亮的小碎花裙,小卷发像被释放了一样轻轻地在披在后背上,似乎有某种神力,她有种能穿透任何物体的眼睛。

  许鸢转了身,径直往门口外走了。

  许杨捧着一大袋衣服走进了教室。徐阳可以清晰地看到他脸上豆粒般大的汗珠在慢慢地从额头爬到脸颊,最后无声地滴落。徐阳看了看许鸢刚刚站的位置,她还是没有回来。整个教室的热闹似乎可以忽略一个人的缺席。

  到了徐阳桌旁,许杨一脸的尴尬。

  徐阳。......那个,抱歉了。上面发了错的衣服尺码。我......发完了,只剩这套了。刚刚去办公室问了衣服也发完了。许杨有些不好意思的扯了扯自己的衣角。

  徐阳笑了笑,然后接过衣服。就直接从门走了出去。

  许杨转了身看了她渐行渐远的背影,脑海里在回荡她刚刚的微笑。

  该怎么形容呢,似乎带着某些不可寓言的伤痛,然后又折合成一个简单的微笑。在某个适合的场合的时间,它就顺其自然地出现了。

  徐阳站在走廊,看着操场上的人在愉悦地奔跑,在成黄了的树叶在快活地飘零,看一个个微小的影子在阳光的照射下模糊不清。

  你是刚来的吗?

  一双没有带有任何表情的眼睛看着徐阳。

  徐阳没有回答,直接点了点头。

  她依旧说着。我想知道你名字。

  每一句都是那么言简意赅,没有任何理由曲解这句话的意思。

  徐阳看了看她。心里莫名地有种召唤叫自己快点离开这里。徐阳转了个身,没有任何答复。

  徐阳,徐是第三声的徐,阳是第二声的阳。

  她的声音很生硬,生硬得刺得后背有点疼。徐阳回了头。

  徐阳不爱和任何人说话,包括这种盛气凌人的人。

  许杨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他直接走到许鸢面前跟她说了几句难以辨清的话。然后她就先走了。没有看徐阳一眼。

  许杨走了过来。

  下节课是体育课了,你去女生洗手间先把衣服换上吧。等会在体育场集合。对了,她是我堂妹,她叫许鸢。

  他的声音依旧是那么轻。

  徐阳穿着偌大的运动服,为主调的青色总是显得跟这秋叶的黄色格格不入。

  许杨很高,总是在一堆的人群中能找到他的位置。他不慢不快,不急不躁地在缓慢前行,偶尔会回头提醒一下后面的女同学走快一点。

  徐阳在最后面,许杨可能一直都没看到。前面的两三个女同学在低头捂着嘴巴说着悄悄话,我觉得许杨好帅,可惜他不会喜欢我。旁边的女同学轻轻推了她一下,然后窃笑。我感觉他好难追,他既不会喜欢你,他旁边的那个许鸢也不会同意你喜欢他。继而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把手放下,也就不再说话了。

  许鸢,这是徐阳第二次听到她的名字。

  阳光逐渐强烈,晒着女同学纷纷扯下衣角紧紧藏好自己的手。上课的体育老师是一个中年的男老师,他很严肃,每一句话都透露着某种不可抗拒的语气。

  现在,你们绕着操场跑三圈。

  不顾女同学们怎么唏嘘与抱怨,男老师直接走到树荫底下自己乘凉了。

  徐阳用舌头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唇,扯了一下裤脚跟着队形直接上了跑道。徐阳越跑越慢,额头上的汗珠越冒越多,滴到眼睛里有些不能忍受的刺痛。

  徐阳无力地看了一下太阳,然后忍不住地闭上了双眼。

  这种感觉多好,轻飘飘的,不用思考什么,也不用用力地走路。像梦一般,披着轻飘飘的羽翼乘着风飞向很远的未来,可以重逢妈妈的未来。

  徐阳剩下最后一点知觉时,听到了旁边很慌乱的脚步声还有尖刺的声音。

  徐阳像睡了一个长长的觉,很自由地在自己的世界里生活。妈妈,这次我决定要见你。

  不顾任何吵杂,徐阳紧紧闭上了双眼。

第八章 鸢鸢相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