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逃避与缠绵

  我想走过那条小道,然后遇见你。

  满地的枯黄树叶铺着那条曾是林荫小道,萧索的树干不动声色地就在风里硬挺着。像是一个驻守边疆的战士,誓死不倒地受着一份坚贞的信仰。

  徐阳在树叶上踩出嚓嚓的响声。路过了曾经许杨指示前往老梧桐树的路口,徐阳停住了脚步,却又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理由走过去。两旁密集的树,与褪色破旧的教学楼紧紧咬合,散发出阴森气息,阻挡住许多想要进去探究它内心的人。也许也就是因为阴森的笼罩,那棵上年纪的梧桐树才成了许杨的秘密之地。

  秘密的含义,也就是除了我,几乎没有别的人知道。

  那么,关于你的秘密是什么。许阳。

  貌似前排的男生很久都没有主动回过头了,像是直直坐立的雕塑,没了移动的功能。

  许阳的脸开始变得陌生起来。

  下周开始期中考了,意味着徐阳已经不是刚来的学生了。徐阳并没有很讨厌学习,但是似乎再努力学习都上不去。这是徐阳从小总结出来的。小学上数学课,徐阳因为听不懂老师说的东西而申请在最后一排坐。在那个角落,徐阳拼命地写数学题,每次写不出的时候都会狠狠地抓自己的头发。

  很久之后,徐阳慢慢懂得了,有些事情努力了就好了。

  课间的时候,许鸢来到许阳的桌旁,俯着身子在许杨耳旁小声地说了几句话。

  继而许杨和许鸢走了出去。

  许杨起身的时候,徐阳的眼神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可是所有的注视像是被冷冷地反弹过来一样,许杨没有看到她。或许心里藏着某个理由,可以径直地忽略掉这个热烈的眼神。

  徐阳深深地吸了一口冷得有些刺激的空气。任它们在肺里翻山倒海。

  徐阳依旧愿意孤独地等待黑暗。楼道因为少了同学们吵闹的声音显得格外空荡,偶尔会有一些不知名的声响在发出回声。

  徐阳望窗外看了看。天空显现出的是一股即将进入黑暗的暗红,在南方的山脉边上鲜明地展现。太阳已经下了山,在即将落山的时刻把全部力量转化成一阵发亮的光芒。不刺眼反而觉得很温暖。

  徐阳收拾好东西,背上书包就往门口走。

  走到那个自己曾经流过血的楼道,徐阳停住了脚步。仿佛觉得很陌生,像是刚来到的陌生之地,不会知道自己曾经在这里行走过。徐阳的心在匀速地跳动着。也许我真的不属于这里。是一座古老坚硬的城墙,把徐阳挡在了外面。

  徐阳不急不慢地走着。因为她曾经向外婆说过自己不喜欢跟一群人一起走路,这样会让自己忘记走路的方式。

  外婆知道,徐阳是一种预言不了的存在。无法分清是畸形还是寻常。

  路边的灯准时地发着暗黄的光。像是有温度一样,徐阳总不觉得天气会很冷。走到路口的时候,徐阳看见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许阳。

  那个身影依旧不动,直直地矗立在那里。

  徐阳停住了一会,又继续走着。

  我是炎苏。

  徐阳再次定住了脚步。

  你每天都是那么迟回家吗?没有和你一起回家的同学吗?你家离这里还远吗?

  黑暗的那边突然发出陌生的声音,陌生得无法装入耳朵里。

  我自己走很安全。上次那件事谢谢你。

  徐阳径直地从他身旁走过。不顾他轮廓可辫的脸庞充满热情又浇上绝望。

  我以为你是我想看见的人,没想到会是你。

第二十一章 逃避与缠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