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既然这一切都不存在了,那我还有什么意义活在世间呢?

  “丝~”亚冠挣扎着站了起来,翻起衣服发现很多淤血和青痕,看样子是在地下暗河里因为碰撞受的伤了。

  亚冠将绑在自己身后的衣服解了下来,拿出了一个果子吃了起来,嗯,一如既往的还是那么难吃。

  决定了,一会一定要大吃一顿,好好的犒劳犒劳自己。

  亚冠将吃了果子后感觉恢复了好多,虽然身上还是有好多伤,还是很痛,但是根据他的检查发现并没有过于严重的伤,勉强还是可以行动的。

  将自己的衣服好好的拧干,当然根据他现在的状况也是拧不了太干,不过总比自己穿着一直嘀嗒水的衣服强多了吧。

  看着眼前的土路深呼吸几下后随手从地上捡起一个有些歪曲但是大体笔直的木棍,踉踉跄跄的向着前方走去。

  现在的他有太多的疑惑和事情,最为关键额就是先和国家联系上,他依旧清晰的记着一个月前的事情,天外的来客,空中的七彩光团,还有就是那个国家安全局的调查员。

  自己突然失踪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自己突然出现在这里也一定有原因,那些将自己弄到这里的人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太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就算是弄不清楚事情的真相,但是有一件事是一定要去做的那就是亲口对自己的父母说一声:我很安全,不用担心。

  亚冠很怕国家已经将自己定义为失踪人员,军队的死亡名单上出现自己的名字。

  总之我要马上找到一个能跟国家联系上的地方。

  亚冠在心里坚定着信念,就是靠着一定要对国家说一声我还活着,对自己父母说一声我还安全的信念才坚持了下来。

  杨柳依依清风拂面,不高的城墙屹立在那里,周围的人们都穿着古代衣服,青石古板就在自己的脚下,亚冠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正好身边有一个行人路过,亚冠拉住那个人问道:“同志,这是哪里啊,你们是不是在拍戏啊。”

  “同志?我叫刘共,不叫同志,这里是红安县城,至于拍戏是什么东西啊。”被亚冠拉住的男子也不恼仔细的回答道。

  “没什么,谢谢啊大哥,打扰了。”亚冠脸色变得有着苍白,对着那个男子道了一声谢后就转身踉跄的走开了。

  那个名叫刘共的男子看着亚冠踉跄的身影摇了摇头,随后那个男子想到了什么对着亚冠高喊到:“唉!小伙子,我看你伤的挺重的,前面不远挂招牌的就是药铺,你去看一下吧,要知道身体是本钱啊~”

  亚冠转身对着那个叫刘共的男子点了点头,随后转身进入了那个男子说的药铺。

  药铺并不大,东边是跟那种传统药房装药的箱子一样,整整一面墙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排列的整整奇奇。南边就不说了,那是大门,没啥好描述的。北边写着一个大大的药字,药字旁边还有一副对联,妙手回春仁心在,慈悲心肠载众生。上联是:百病皆去。

  西边有几个椅子,看起来是给病人座的,这里的西边再往里走几步就被一个中间堵着两边开放的墙挡住了,墙上写着一个大大的静字。

  “下一个。”里面传来了一个听起来老迈但依旧响亮的声音。

  亚冠看了看周围,走了进去。

  一个长着白胡子有些瘦高的长者坐在里面,长者的前面的一张桌子,桌子对面还有一张椅子,看起来是给病人做的。

  长者看着走进来的亚冠挑了挑眉说:“看你的样子是受了外伤吧,来撩起你的衣物,让我看看具体怎样。”

  亚冠摇了摇头说:“老先生外伤就不必了,我来您这里是想看看心病,其实也不算心病,您只需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就行了。”

  “哦?那你仔细说说。”哪位长者略感兴趣的说到。

  “不知长者可曾听说过华夏共和国?”

  “不曾,这天下国家千千万,我没听说过。”长者摇着头说到,亚冠听到这句话时脸色柏了一下,不过随即脸色有恢复了原样。

  “那长者可曾听过人民解放军?”

  “不曾。”亚冠以莫大的毅力将自己晃动的身体重新摆正。

  “那长者可曾听说过汉族?”

  哪位长者听着亚冠颤抖的声音摇着头说:“从未听说过。”

  “如此便多谢长者了,我就不打扰了。”亚冠踉跄的走出了药铺,随后无力的坐在的药铺门口旁。

  “唉~”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那位长者猜测亚冠恐怕是遭遇了什么悲惨事情吧,毕竟在这个世界里被灭族虽然并不多见但也不是没有。

  并未听说过……并未听说过……并未听说过……

  虽然自己已经走了答案,但是真听到那个长者说的话时亚冠还是受不了。

  自己来到了另一个陌生的世界,在这里自己的亲人,自己所挚爱的国家,自己的战友自己的朋友等等都不存在了。

  呵呵,突然发现自己拼尽一切冒着生命危险离开山谷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至少…至少这样自己就不会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自己所熟知的世界。

  这样的事实对亚冠造成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再加上在地下暗河里受的伤和寒气入体,还有天上的大太阳所造成的高温。

  亚冠嗓子一咸,咳嗽了一下,手一捂,一抹红色出现在了手中。吐血了……

  真是不经打击啊,想想小说里的主人公,人家穿越了不都毛事没有啊,自己居然吐血了,真鸡儿丢人。

  亚冠无力的靠在墙上,面色苍白的仰头看着天空,视野渐渐的模糊了起来。这里是那种比较偏僻的街道,行人并不多见,偶尔有一两个行人走过也并未过来打扰亚冠。

  “唉~醒醒!醒醒。”亚冠感觉有人在推自己的肩膀,右手将那人推开,示意不要来打扰自己。

  随着亚冠将那个人推开后,那人并未停止,接着推着,边推边说:“唉,醒醒,天快黑了,夜凉,我爷爷让你进来。”

  

残月斜照说
你们说我是把这个人设置成女人好呢,还是设置成男人好呢?

既然这一切都不存在了,那我还有什么意义活在世间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