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必须保全我作为军人的尊严,因为…我只有它了!

  随着亚冠将那个人推开后,那人并未停止,接着推着,边推边说:“唉,醒醒,天快黑了,夜凉,我爷爷让你进来。”

  看着亚冠依旧保持无动于衷的姿态苏思有些气急的对着亚冠喊到:“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快点起来啊。”

  亚冠终于转头看了一眼苏思随后站起来,当苏思以为亚冠想要跟自己进屋的时候却发现亚冠转身离去。

  真是的连让我好好静静的坐会都不行,虽然你是好意但是我可不认啊。

  亚冠一边吐着槽一边准备离开,不过没走几步眼镜一黑摔倒在了地上。

  “呀!爷爷,你快来了,这个人昏过去了!”苏思看着摔倒在地上的亚冠有些惊讶,随后反应过来对着屋内大喊了起来。

  ………………

  “爷爷,怎么样了。”看着收手的苏长云苏思小心的问着。

  “呵呵,没事。”苏长天笑着对苏思说:“走吧,我们先出去吧,给这个小伙子一个安静的休息空间。”

  …………

  亚冠看着自己盖的被子和屋内典雅的装饰同时一股清淡的香气传入鼻中,沉默着看着静静的思索着。

  唉~

  打开房门,走出屋外,一缕阳光照在了脸上。一个扎着两个可爱的马尾辫的小女孩看着走出房门的亚冠吐着舌头调皮的说:“你醒了,跟我过来吧,没想到你居然睡到了中午,正好赶上了午饭。”

  “那个~你好,我叫亚冠,谢谢你们昨天救了我。”亚冠看着蹦蹦跳跳要带着自己去吃饭的小女孩有些犹豫的说道。

  这个小女孩能听懂我是在谢谢她的吧,他应该有这方面的意识吧。

  “不用谢我们,爷爷说你受的伤本来就不重,我们就算不救你,你也什么大事的,休息一下就好。”

  这是吃饭的地方?

  “你快进去吧。”小女孩指着眼前的小平房说到。

  “这是吃饭的地方?”亚冠问着那个女孩。

  “当然不是了,你不觉得在吃饭前先洗一下自己更好吗?”小女孩看着亚冠眨着自己的大眼睛到问道。

  我刚才一定是错觉吧!我居然从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眼中看到了嘲笑,我一定是看错了。

  “咳咳!当然,我正想这样呢。”亚冠对着眼前的小女孩点着头说。

  洗完澡后的亚冠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白皙的皮肤,这是见鬼了吗?我怎么可能有这么白的皮肤,从小到大我皮肤一直是黄的啊,怎么成白的了,不过……还真是挺不错的呀,等会!!!我的伤好了!这怎么可能!自己的身体他自己还不清楚?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亚冠还是对于现在的身体状况挺满意的,就是对于皮肤变得有点白感觉有些怪异,不过这不值一提。

  穿上绿色的军服,抬头挺胸。当初那个在新兵营里的不屈青铜又回来了。

  洗澡房的门重新打开了,一个已经调整好心态的士兵重新站了起来。

  “久等了。”亚冠笑着对着小女孩说道,(再艰难的情况也要坚强下去,笑对人生,而且既然能来那就能回去)

  亚冠跟着小女孩来到院子的另一边,看来这就是吃饭的地方了,不过亚冠并不准备在这里吃人家的东西,人家能救他一命,让他在这里住了一宿已经让亚冠别扭了并且感激万分了,再让他在人家这里白吃一顿饭的话他真的是吃不下去了。

  亚冠看着空无一人的饭桌有些疑惑:“怎么没有看见你爷爷呢?”

  “哦,我爷爷应该正在看病,不用管它,咱们先吃吧。”小女孩这时已经坐在了桌子的另一旁对着亚冠说道。

  “那你爷爷应该在前面吧,我去一下,你先吃吧。”亚冠指着一个门对着小女孩说:“是从这里走吧。”

  小女孩没有回话,小嘴巴被饭菜塞得满满的,只是点着头示意亚冠是对的。

  亚冠穿过走廊来到了大堂这里,这里很熟悉,这就是亚冠昨天来的地方。

  等候医治的病人已经没有了,看来自己的运气还真是不错啊。

  亚冠当听到有人在喊下一个的时候就进入了里面。

  看着端坐在对面的长者亚冠尊敬的弯了一下腰说:“我叫亚冠,感谢您昨天的收留和救治。”

  “不必如此,随手之劳罢了,看你的精神想必是已经想清楚了吧。”苏长云温和的说道。

  “嗯,虽然还不知道方向,但是我想我既然能够到这里那就一定能够找到回去的路。”亚冠点着头坚定的说道。

  “那就好。”苏长云看着亚冠坚定的眼神和语气点着头,既然已经有了目标那么就不会有死志了:“正好,我这里已经没有了病人,走,你应该还没吃饭吧。”

  “不必了,我来这里正是想跟您说我想要离开,过来跟您说一声感谢,同时还有就是我现在身上没有钱,等我有了钱就来您这里把药费还给您。”亚冠笑着说出自己的意思。

  “哦?你现在就要离开?”苏长运惊讶的看着亚冠。

  “是的,昨天已经麻烦您了,今天实在是不能再麻烦您的。”亚冠对着苏长天说。

  “那好,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就不留你了。”苏长天点着头,他听出了眼前的这个还是少年的男人嘴中的坚定。

  亚冠摆正姿态对着眼前的长者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随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身为一个军人,一个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个华夏军人,一个流浪者,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他军人的姿态。

  行走之间依稀可见军队的规章纪律,步伐规律,手臂摆动的频率和幅度虽然并不夸张但是可以看出亚冠身上那个不为人知的军队的情况,这是一个严明律己的军队。

  “那个,请问你们这里招厨子吗?”亚冠现在一个小饭馆对着里面的小二问道。

  “怎么你会做菜?”一个穿着褐色短衣肩膀放一个白色抹布的小二走了过来。

  “恩。”

  “行等着啊。”那个小二吧亚冠拉进了店里示意亚冠站在一个地方,随后跑到楼梯那里喊到:“掌柜的!有人来应聘厨子了,你下来吧。”

  

我必须保全我作为军人的尊严,因为…我只有它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