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修行以及拼死的战斗

  所以这个检测的机制就是一个笑话,在这里想要干什么就干什么就行了。

  不过一切都有意外,那些被检测出没有修炼天赋存在的家伙非要修行,结果自己废了,成为了一个手不能提,走路颤抖,多病多灾的废人。

  那些人给了广大朋友很大的激励,他们这种人都能走上人生巅峰我为什么不行?但是他们是光芒万丈的,是不科学的,你没办法啊。

  于是这个世界就多了一个个废人……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啊。

  现在摆在亚冠的面前的是一份检测报告,中上等修炼天赋,中等木术式亲和度。

  现在摆在他眼前的选择是按照检测仪器的引导修行术式,还是坚持修行土式。

  因为根据了解土式大成可以转修空间,木术式大成可以转修生命。无疑他是适合修炼木的,但是他要空间转移啊,要什么长生啊!

  他也想过去求别人,但是怎么说呢,实力不够的时候人家不当你是一回事,实力够了还要他们干嘛!好吧,就土了。

  许倩选择的到是水,一般女子的都是适合水这类,而许倩就是这一类,亚冠知道许倩选的是水的时候也没有惊讶,她就是一个‘水’一样的女子。

  话说回来大部分的女性都是比较适合水这一个方向吧,不过遇到一些身为女儿身心似男儿身的巾国女子你也没有办法啊,比如说现在的土系的扛把子就是女的吧!真是有些奇特啊,一般一个女子一但有些另类,下定决心坚持一些东西的时候好像都会有所成就啊,果然不能小视啊!有时候亚冠都在想我要不要去勾引一下这个大师姐?不过看了看坐在一旁的许倩……

  亚冠有些压力大的站在的土系的大门门口:重山院。

  看着眼前这个人来人往身穿淡黄华丽的学院服的学生们亚冠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后坚定不移的走了进入,而与此同时许倩也进去了峻水院……

  “你要选择重山院?”虽然有些疑惑但是面试的樊缈还是选择性的问了一句同时将这样的后果说了出来:“你应该知道在这里一但选择了就可能不在能另修了!”

  “我知道。”亚冠点头说到,他还能不知道?不过对于他来说能够选择不就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了吗,能够修行一些存在幻想中的东西还有什么值得遗憾的,土系就算没有成功那又有什么?他努力过了不是吗?

  一个有些奇幻的负责教授修行的学院无疑是在挑战三观的,亚冠从来到这里就不止一次的被挑战过,但是现在他终于……

  眼前一个拿着剑身穿武者服帅气无比的一个家伙正在对着自己的对手说:“服章这一次我不会在输给你了!”

  他的对手轻蔑的笑道:“呵~流星好像上一次你也是怎么说的。”

  看着眼前这两个一言不合就进入中二状态的家伙亚冠有些抚额~

  真是好羞耻啊,如果我……

  亚冠幻想着自己站在一个激动无比的大斗场上淡然的对着自己的对手说:“我乃重山院学者亚冠,请指教。”

  ……

  啊啊啊!这种情况一定不会出现的!亚冠想到许倩看到自己那个样子的时候一定会笑翻的!这一定会成为黑历史的!不过~

  唉~

  亚冠看着眼前这个有些碧绿的大门叹息了一下,没想到自己还是来这里了,也同样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到瓶颈了。

  在这里修行一共就走三个境界,第一个境界就是凡人状态,没有进行过修行的凡人,

  第二就是已经进入修行的可以称之为修行者的灵台境了。

  第三就是进入道境的蜕凡……

  现在亚冠就已经是一个修士了,不过你知道这里境界的划分有多粗暴吗?

  只要还没有修行过的都是凡人,但是你要知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曾经不止有一起凡人暴起屠杀修士的记录。

  只要已经修行了的就是修士!并且如果找到自己道的就是蜕凡,呵呵!这是有多粗暴啊,不过听说这也是被逼的,这里的修行的体系实在是太多了,多到有有九大主修炼体系,十二大次辅助修炼体系以及无数微小的修炼体系……

  为了简明只能一刀切了,所以这与其说是境界的划分不如说是对生命体的划分,第一个是凡人,单纯的练体就是这一种,灵台就是选择修行的修士了,蜕凡就是已经蜕变超越并且已经找到自己的道的人,好了有些远了回归话题……

  现在的学院的气氛还是渐渐的浓郁了起来,学员的脾气也渐渐的火爆了起来,一言不合就开打,当然不是那种当街大打出手的打,而是在亚冠现在所在的地方打了起来。

  这里是天植院旗下的死舞竞技场,在这里你可以没有顾忌的出手而不担心打死对手或者是被对手打死,并且只要三刻~额!三秒就能恢复过来继续战斗。

  每当每年的这个时候这里都会异常的火爆起来,在这里你可以无所顾忌的战斗,永不停止!不过一般一些人打个五场就要跪了,十场那就是勇者了,至于五十场?那就是王者了!坚持百场的还从来没有出现过!

  因为恢复的代价可不是那么容易抗过去的,虽然你会恢复过来但是那种在死亡中舞蹈时的那种感觉真的有些让人崩溃,而且还不止这样……

  如果你到了瓶颈而不能突破的话,去战斗吧,生死之间你会领悟一切的!

  ――死舞竞技场!

  经过一系列的登记以及等待后终于轮到了亚冠,穿过一个长长的通道亚冠来到了一个圆形的竞技场中央,而那里一个对手正在等在着自己,同时随着他的到来周围传来了阵阵的欢呼声,那时在尖叫!

  “各位同学!现在进场的是重山院的新弟子亚冠,据我的了解这位学员在这里才学习了半年,刚刚学习了一些基础的东西,而他的对手却是一个已经修炼了三年之久的修士!呵呵~来看我们的学弟接下来的旅程就要到此结束了啊,”

  看着那个滔滔不绝对自己表示默哀的静森亚冠有些牙疼,怎么那里都有他?这货不是在接待新人吗?怎么来这里了!

  就在亚冠发愣的时候他的对手对着他说:“师弟,我也不占你便宜,你先出手吧。”

  “好!师兄小心了!”亚冠也没有谦虚,直接提着一把剑冲了上去。

  伴随着阵阵的尖叫声中亚冠的剑险之又险的划过了樊缈的喉咙,樊缈抹了一下出现在脖子上的那一道细微的伤口轻轻的笑了一下对着亚冠说:“呵~还真是不能小瞧人啊,师弟我来了。”

  墨色的光芒的空中飞舞着,一个奇特植物的虚影出现在了樊缈的身后,那是他的道!一个还没有成型的道的体现。

  看着眼前墨色光芒中若隐若现的枝丫亚冠有些凝重的提起了手中的剑。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手中的三尺长剑出现淡淡的但是给人一种沉重的黄光,这是亚冠根据以前在地球时看到的一部小说中的剑法而创造的,重剑无锋!通过对自己手中的剑的加持而出现的剑法。

  包裹着淡黄色光芒的剑划过了墨色的光芒,那些墨色的光芒也随着剑的到来而纷纷断裂,不过……

  断裂的墨色枝丫的虚影如同真实存在一般掉在了地上,随后遍地的墨色荆棘开始出现。

  “凡我目光所到之处净月盛开之处。”樊缈轻轻的念了一句有些文艺范的话,这是他根据自己家乡的荆棘净月而创造的法,这也是独属于他的法!

  亚冠有些凝重又有些敬佩的看着樊缈,眼前这位师兄恐怕已经站在了学院千名以内了!因为能够创造独属于自己的法真的是很不容易!一个以大毅力开辟出自己的法的人恐怕也已经知道了自己的道是什么了,而这也代表着这位师兄恐怕随时能够踏入蜕凡了!

  真是有些失策了,没想到一开始就要使出底牌了!

  亚冠有些郁闷,不过却不后悔因为他就是要压迫自己的!

  “剑法!无极剑域!”手中的三尺长剑插在了地上,手上掐着不知名的法决,低声喝道。

  一把吧一道道由黄土形成的利剑从大地出现,刺破了荆棘,不过随后那些荆棘就又缠绕了起来,遍地的利剑从出现就开始了消散。

  看着眼前的一切樊缈轻笑着说:“师弟啊,如果你就这个样子的话那我就只能让你死上一次了哦!”

  听到这句话时亚冠感觉到了无尽的危机,死亡在这一刻是那么的近,他相信眼前这个师兄不是在骗他,如果真的挡不住的话接下来会死的!

  “啊啊啊!天翻地覆!~”亚冠睁大了眼睛,呐喊了起来!

  这一刻竞技场的大地裂了!无穷无尽生生不息的荆棘随着亚冠的爆发个大地的破裂开始消散。

  “真是让人意外啊,师弟你居然真的突破了,不过,可要小心了哦!”樊缈站在一块破损的石头上对着亚冠说道,而这个时候他还没有真的发力啊,虽然看起来挺狼狈的不过……

  “我可是已经在这里三年了啊!”樊缈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话,随着这句话的到来已经变成一个深坑空中漂浮着各种巨石的竞技场开始出现了新的变故。

  一个巨大的荆棘从深坑下出现,像一棵树一样生长,不过这是一颗长满荆棘的荆棘之树,同时这也是一颗死亡之树,这就是樊缈家乡的荆棘净月神树。

  树的利枝刺破悬浮的石头向着亚冠蔓延而去,这一刻亚冠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毕竟天翻地覆可不是那么好弄出来的!

  强忍着身体传来的剧痛和心灵的剧痛亚冠掐出一个法决大喊道:“修行可不是那么简单啊!”

  如果修行真的可以按照时间来划分的话那要天才做什么!

  漂浮于空中的石头开始了崩溃与消散,不过随之出现的是属于亚冠的无尽杀机!

  看着被自己净月缠绕的石头开始崩溃樊缈有些惊讶,不过随即反应过来了:“真是意想不到啊!”

残月斜照说
呵呵,断更几天的我今天又回来了,咳咳!虽然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在看这本小说,不过我想说的是这是我的一个幻想一个属于我中二时的幻想,虽然可能不是那么精彩,虽然可能会让你觉得写的不好,但是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存在我内心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的所有人我觉得都是我的真实映照,他们的坚持,他们的所爱可能在现实的某一刻我就是这么想的,虽然很幼稚。   如果你们真的想要继续看的话那就看把,我说这句话不是要你们干什么只是想说希望你们能够看下去!只是默默的看下去,不需要任何的一切,想看就看!

修行以及拼死的战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