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洞房前被打死的明王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天下第一医馆在线阅读

天下第一医馆

历史 / 架空历史

234.47万字|连载

书籍摘要: 一睁眼,便是人命如草芥的乱世芳华。墨白是个大夫,但他还来不及去想治世救人,他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在三天后不死。然后还得考虑怎样才能见一见那已经和自己成过亲,拜过堂,据说国色天香的老婆?最后,他还得想个能在乱世之中活下来的谋生之道,他决定了,就干老本行,很快,乱世之中,战火最猛烈的中心地带,一间医馆开张了。名字还算低调,曰:“天下第一医馆”ps:群号159995598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梦如风东.
    书友等级:
  • 书友第2名:络绎流光.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莫拉蒂科.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架空历史小说推荐

非正常三国在线阅读
数百年前的天地异变虽未完全改变历史,却让历史走上了另一条奇异的道路。 气运与天赋神力的交织,让这个三国变的不正常起来,如何在这样一个强者遍地的时代走出自己的路,尤其是在成为吕布的女婿后,楚南觉的这条路变的更难走了……
会说话的胡子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明朝小衙内在线阅读
穿越大明朝,成为将门纨绔。  我叫张扬,我是英国公的二小公爷,我为大明加波血!  粉嫩新人一枚,欢迎各位大佬投资!
秋名山佬司机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大秦:最穷宰相,始皇求我贪污在线阅读
秦墨穿越大秦,发迹于卒伍,运筹于朝堂。 始皇亲封镇国侯,食邑十万户,兼领右丞相,掌帝国权柄。 因蓄养数千宾客童仆,惨遭廷尉李斯参劾。 始皇与满朝文武来到镇国侯府求证,却发现秦墨是在倾家荡产为大秦培养莘莘学子。 为此,秦墨住的是茅屋,吃的是隔夜饭,好不凄惨。 始皇嬴政痛心疾首:“额滴爱卿啊,你乃大秦彻侯,官至丞相,朕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怎能如此苛待自身?贪一点吧,没事的,我大秦不允许有这么穷的宰相!” 秦墨默默展开世界地图:“皇帝,大秦也穷啊。你看这次,咱们打哪?” 【本书又名《秦相》《千古一相》《大秦国相》!】 【茶余饭后消遣之作,考究党慎入,娱乐小说嘛!】
黄羊儿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末世从封王开始在线阅读
【古代版末世求生】 太安二十四年,赵延洵成了大晋皇子,可却得知末世即将来临。 “末世?别闹了,古代哪来的末世!” 这个问题来不及多想,前身夺嫡失败导致他即将封王,被朝臣赶出京城就藩去。 ………… 礼乐征伐皆自吾出,唯名与器不可假人……末世降临,自当强者为尊! “皇帝姓赵,咱们王爷也姓赵,偏那黄口小儿做得皇帝,咱家王爷做不得?” “先帝曾言,异日安国家,必雍王也!” “还请殿下拨乱反正,清除逆臣,奉天靖难!” 系统在身,能臣列朝,赵延洵创造着属于自己的大时代! ………… 推荐已完本书《锦衣血途》。
飞花逐叶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混在帝国当王爷在线阅读
李狗儿,一个连正儿八经大名都没有的穷要饭,一个社会的最底层,当一个做贵妃的姑姑突然砸到他头上的时候,李狗儿的幸福生活开始了。  三妻四妾?富甲天下?那都不是个事!人要有远大的志向。  做忠臣能臣?那太累,而且自己也不识几个字。  做外戚当权臣?那太危险,好像历朝历代没有几个能得善终的。  李狗儿没有理想,没有志向,更没有抱负,只是想做个富贵散人,但是天下已经乱了,这个富贵散人,他还做的下去?
拐子饭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开局见到孙悟空在线阅读
新书《我靠出租自己赚钱》 蹭西游功德 借大唐盛世东风 成逍遥神仙 打打杀杀受罪,勾心斗角太累,种种田,做做美食,好好享受生活不美嘛? 本文种田流,又名神话版大唐,非仙侠争霸,误入者请转身!
神仙哥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门阀赘婿在线阅读
梁朝一百余年,腹背受敌,内忧外患,帝弱后悍,外戚干政。 西北唐氏、荆州孟氏、淮南西门氏,三大军阀拥兵自重,朝堂之上与皇权分庭抗礼。 十年战争终于告一段落,正是百废待举之时。壮年陈太后诡异驾崩。天赐皇帝性格懦弱,重疾缠身,不能朝政。曹皇后临危受命,携手太子垂帘听政。 曹皇后大开言道,连布恩策,重视科举,举贤使能,大梁朝国力复苏,蒸蒸日上。 从此拉开江北梁朝辉煌大幕。 帝都洛阳更是精彩纷呈。
蜡笔疯叔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赵氏虎子在线阅读
为报家仇,落草为寇亦可,与国为敌亦可。 韬光养晦十载,一朝报仇夺国。 王朝更替,就在今朝。
贱宗首席弟子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唐朝第一道士在线阅读
《山海经之仙途妖路》新书已发。 ....... ....... 他是一名道士。 他也是一名穿越客。 他叫钟文。 他也叫九首。 救人命时是道长,杀人之时是钟馗。 且看他如何游历天下。 ~~~~~新书《皇朝青甲》已发布!
流连山竹
日更千字
架空历史
当前位置: 历史 架空历史 天下第一医馆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1章 洞房前被打死的明王

  是夜!

  繁星点点,一轮弯月当空。

  柔和的月光倾洒在池塘里,泛起阵阵柔光,朦朦胧胧间,又倒映出一片柳绿花红。

  这是一间格局雅致的小院,亭台楼阁,草花石塑,相得益彰。

  今日这间小院应该特别喜庆,抬头便可见大红的喜稠挽成同心结,高挂门栏之间,随着秋风荡漾,红的鲜艳。

  低头也可见,长长的红地毯铺出很长。

  还有一张张红色桌椅,仍然摆放在院子里,还来不及撤走。

  甚至整间院子中,那白日欢庆时的酒香都依然弥漫。

  随处可见,都充满了喜庆气氛。

  相信任何人一望便知,这家定是有人在今日新婚燕尔!

  然而,若仔细一瞧,却又有些反常。

  这新婚夜里,此间小院之中,不见歌舞欢腾,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数不清有多少兵士,正身背武装,在月光下庄严而立,警惕四方。

  一股凝重的杀气油然而生……

  毫无疑问,今天这场本该喜庆的婚宴上,出现了意外。

  就在兵士严密护卫的中心点,有一间同样被一张张“喜”字剪纸,点缀的极为喜庆的阁楼。

  房门紧闭,但却有昏黄的灯光,从窗口映射而出。

  屋内。

  首先可见的是一盏造型极为古旧的吊灯,随着一根黑色的电线牵引,垂吊在半空中。

  一个身穿中山装,气势极为威严的中年男子,正站在灯光下,深深皱着眉头,他眼里有着一抹抹复杂的情绪在狂闪。

  很显然,他心神并不安宁。

  而就在他目光尽头,有一张床。

  床边是一位年纪不轻,身穿白色道袍,显得有些仙风道骨的老者,正半闭着眼睛,在替床上的人诊脉。

  那是一个还身穿着大红喜袍,面相清秀,年约十六七岁的青年男子。

  毫无疑问,就凭他身上穿着喜袍,便清晰无误的表明了,他便是今天这场婚宴的新郎。

  只是,骇人的却是,这位新郎,此刻竟面色苍白若纸,气若游丝,紧闭着双眸,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仿若已没了生息!

  一片沉静中,老者缓缓放开了新郎的手,那一直等待的中年男子,立刻上前一步,语气紧张急切朝着老者问道:“张丹师,如何?”

  老者抬眼,眸中凝重,微微沉吟之后,轻轻摇头,眉峰紧皱,语气深沉道:“不妙!”

  中年男子顿时心中一沉,眼眸急缩,但随即又连忙开口:“可有性命之忧?”

  老者没有说话,而是再次偏头打量了一会那面若白纸的青年,随即躬身,将青年男子上衣解开。

  顿时只见青年胸口之上,竟有一个乌黑掌印清晰显现,极为骇人。

  中年男子,目光盯着那乌黑掌印,面色明显阴沉了下来,缓缓沉重开口:“明王绝不能死!”

  老者却是回眸看了他一眼,微微摇头,轻声道:“心脉重创,生机渺茫!”

  中年男子深吸口气,眼中似有无数情绪交织,好似在算计什么,良久,他才最终却沉声道:“至少……现在不能死!”

  “老夫必当尽力一试!”老者闻言轻叹,说完,从怀里掏出银针,开始在青年胸膛下针。

  中年男子面色沉重至极,转身离远几步,来到窗子边,仰头望向天穹,眼中无尽担忧。

  时间缓缓流逝,屋内再次陷入紧张而沉重的气氛之中。

  “嗯?不好!”突然,那施针老者出声,语气有些急促。

  中年男子浑身一颤,豁然转身,三步并作两步,快速来到老者身边:“怎样?”

  说着,目光急忙直射床上青年男子胸口。

  随即立马脸色铁青一片,他目光尽头,那青年男子嘴角一抹鲜血溢出,胸口已明显没了起伏。

  但老者却没有答话,骤然伸出右手,面色凝重的覆盖在青年胸口那乌黑掌印之上。

  恐怖的一幕发生了,只见他那手掌覆盖之处,竟缓缓升起了丝丝白雾。

  白雾虽淡,却真真实实显现,这简直犹如神迹。

  而那中年男子,却并不为此精奇,目光死死的盯着青年男子,握紧拳头,嘴里喃喃道:“明王绝不能死!”

  老者一边运功,做最后的努力,心底却是已经明了,药医不死之人,明王生机已断,魂飞魄散,谁又能有手段真从阎王手里夺人。

  此刻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

  恍惚间。

  墨白突然只觉一股钻心剧痛从胸口袭来,随即遍布全身,犹如万蚁噬心之难受。

  他意识尚未完全清醒,便面对这剧烈痛楚,心头的第一个念头却是:“难道就连死了也都不得解脱?”

  没人能给他答案,那痛楚却越发加剧,越来越清晰!

  墨白有些难以承受,想要痛叫出声来释放。

  但下意识的,他却想要咬紧牙关,和曾经多少次经历痛楚时一样,独自默默承受就好。

  不过,这一次似乎不一样了,还没等他调动自己坚韧的神经来抵挡痛楚,便又突然只觉胸口一股汹涌的血气在狂涌。

  随即完全无法抑制的直冲喉咙而上。

  “哼!”墨白闷哼一声,陡然睁开了眼睛,似有两道人影在眼前,但此刻他已无力细看,鲜血便已张口喷出……

  血光四溅,令人望而惊心。

  墨白刚刚睁开的眼睛,又缓缓闭合,似有无尽虚弱向他袭来……

  但一贯坚韧的意志,却是强撑着并没有失去意识!

  耳边似乎有声音传来,墨白却无力睁眼看是谁在说话。

  “这……”

  “没死?”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老者和中年男子两人,都有下意识的惊诧。

  竟然真的活了?

  老者缓缓收回右手,眼神盯着那重新开始墨白那起伏的胸口,眼中一抹古怪闪过:“刚才,莫非……是看错了?”

  而中年男子,却是刹那便反应了过来,脸上有喜色一闪而过,随即又满是紧张道:“张丹师,快看看情况!”

  老者已无需他提醒,便已再次握住了墨白的手,细细诊脉。

  顷刻,老者面色又缓缓沉了下来,轻声一叹,放开了墨白的手,再次摇头,沉声一叹道:“虽然缓过了这口气,但上清山的人确实下了死手,这掌力直冲心肺,伤势太重,恐怕……”

  中年男子闻言,刚刚舒缓的脸上,又是一阵难看,缓缓道:“若是百年前,上清山岂敢如此猖狂,竟公然对我皇室下杀手……”

  说到这儿,却是脸色又一阵无奈,声音低沉下去:“如今我国朝内忧外患,陛下虽励精图治,欲重振山河,但局面疮痍,唯有步步为营,攘外必先安内。如今正值陛下荡平内患之重要时刻,还需上清山等山门助力。此时此刻,实在不宜和上清山彻底决裂,否则,局势将更为艰难。张丹师,明王绝不能死在上清山手中,否则为保皇室尊严,陛下将不得不与上清山翻脸,所以张丹师还请务必保住明王性命!”

  老者闻言,脸色也是微微一暗,他虽未入国朝为政,但如今形势,他也不会完全不知。

  心头也不禁有些唏嘘,纵横天下五百余年,强大到令四方仰首称臣的大夏皇朝,竟已到了如此地步。

  上清山的确实力强大,但若是当年天下,它若敢反乱,国朝数十万大军挥手间便可荡平了它。

  然而如今天下,皇室式微,外有强敌犯境,屡屡挑衅,侵占我疆土,内有重臣擅权,还有狼子野心之辈,妄想做那谋逆之事,改天换地!诸侯更是听调不听宣,以至于区区上清山,这原本依靠国朝提供资源以供清修的宗门,居然也敢藐视国朝皇室!

  竟然公然大闹明王新婚之夜,悍然出手,丝毫不留情面的要置明王于死地。

  奈何,皇室却束手束脚,不敢大动干戈……

  老者轻叹一声,心底却知道张总长对自己说这番话的意思,是担忧自己不尽全力。

  目光望向中年男子,郑重道:“张总长请放心,我张家世受皇恩,虽是修行中人,但国朝有命,我定不负皇恩。但明王生机已绝,如今受我一缕真气,虽然暂时护住其性命,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

  张总长,也就是这位中年男子闻言,默然片刻,却还是摇头,沉声道:“张丹师,明王的生死实在事关重大,您必须确保他还能活上一段时日。如今看来,林氏恐怕真早有不臣之心,有借其女与上清山联姻之意。此次上清山虽然派人出手大闹婚宴,但林氏女终究与明王已拜过天地,明证法籍,已是名正言顺的夫妻。所以只要明王还活着,林氏女就算拜入上清山,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上清山无论如何也不敢再与林氏联姻,否则这天下骂名,他们如何承担?所以不论如何,明王都必须能够继续活着!请您想尽一切办法,只要能保其性命,陛下定会重赏!”

  老者嘴角苦笑,他知道张总长说的是事实,的确,明王性命如此重要,若能保住,定然大功一件,陛下定会重赏,亏损些元气,也绝对值得,但是他却只能摇头无奈道:“张总长,药医不死之人,如今明王生机确实已绝,真气虽可保他一时之元气,但并非真能救他性命,纵使老夫用尽这一身修为,也得他身体能够受用才行。”

  ps:到了的留个言!新书,讨个吉祥,顺手投下推荐票!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