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为监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书籍摘要: 怅怅莫怪少年时,百丈游丝易惹牵。何岁逢春不惆怅?何处逢情不可怜。杜曲梨花杯上雪,灞陵芳草梦中烟。前程两袖黄金泪,公案三生白骨禅。老后思量应不悔,衲衣持钵院门前。书友群:567629495(东厂)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2名:读者20210209154220661618322.
    书友等级: 堂主
  • 书友第3名:鬼狐毒士.
    书友等级: 舵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武侠幻想小说推荐

武林反派大暴君在线阅读
穿越成霍都,就是那个神雕中的悲催反派、金轮法王的徒弟、蒙古王子。 正值陆家庄英雄大会,天选之子杨过喝问:“小畜生骂谁?” 霍都:“小畜生骂……” 悲催的小藩王,不仅要避免十六年的乞丐之旅,更要开启逆袭之路!
王儒虎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诸天最强教主在线阅读
一个意外,让他回到百年之前~ 新书求支持《禁地求生:我剑神的身份瞒不住了》 简介:个人行为与生死,绑定集体气运! 开局每人一座城,抵挡怪物的进攻。 每守住一波进攻,选手所属势力都可以得到相应奖励和属性加成。 同样,守城失败,每有一个怪物进入城内,选手所代表的势力便会出现一万只相同的怪物。 前世,一个劫匪头子成为九州城主,根本无心守城,导致九州大陆怪物肆虐! 这一次,剑神苏牧从九州毁灭那日穿越而来,开局击杀凶残劫匪城主,取而代之,进入禁地战场! 第一天,苏牧一人守一城,获得s级评价,九州集体力量加倍! 第二天,苏牧一人一剑,单杀一百零八头怪物,九州集体寿命+6! 第三天……
欢乐养火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至尊天命系统在线阅读
重生一世,系统附身,夏黎可获得武侠世界中所有的功法和武技。  凌波微步,缥缈无尘;神行百变,追云赶月;  独孤九剑,威震寰宇;霸道狂拳,震古烁今;  ......  这是一个身怀神功的小武者一步步成为天地最强武者的故事。(书友群:861126542)
寒修尘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荒野直播之独闯天涯在线阅读
一个会武术的落魄写手,意外获得荒野直播系统,随后的人生就开始不一样了!   家乡青峰山,一起追忆童年的记忆。   长江三峡,逆流而上,在里程碑刻下战绩!   神农架,在中华屋脊,极限生存,探秘消失的野人传说。   西藏纳木错,行走在天空之境,开启一场心灵震撼之旅。   内蒙大草原,心怀图腾,与狼共舞!   珠穆朗玛峰,世界之巅,挑战登山者的永恒墓地。   这些都是起点,陈涯真正的终点是……走(到)向(处)世(作)界(死)!   荒野我涯哥,人狠话不多。   233……   【高订破万,直播合理,绝不带妹,放心观看】
逆流的沙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诸天从王语嫣开始在线阅读
天龙八部,以一介女子之身,北乔峰,南慕容亦不敢与之争锋! 天下第一中,她横推敌手,刀斩神候! 楚乔传中,她马踏中原,复我汉家河山,女帝凌空! 阳神世界,拳压洪易,横行无忌,天下第一! 遮天世界,杀到世上无人敢称尊! 漫漫诸天,问道长生! 世界暂定:古剑奇谭,花千骨,仙剑奇侠传,西游记!
苏轼橘子海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综武:开局聚贤庄,围观就变强在线阅读
置身综武世界,杨鸣突然觉醒了围观系统 只要围观各种名场面就能变强! 杨鸣果断化身顶级吃瓜者。 围观乔帮主打爆聚贤庄,获得绝学降龙十八掌! 围观游坦之的悲惨遭遇,获得冰蚕寒毒真气! 围观东邪西毒琴萧大战,获得天残琴杀,一曲肝肠断! 围观福威镖局被灭,获得葵花宝典—— 等等!这个受用不起,还是送给别人吧……
清二拾三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功夫电影大穿越在线阅读
(ps:新书-漫威的霍格沃兹巫师,有兴趣可以去看看哦!) 这是一个出生于漫威世界的普通人,无意间获得一枚,可以穿梭于不同世界的佛饰,而拯救世界的故事, 练武、修佛、学习魔法,汲取每一个世界的精华,不断强大自己…… (简介被吐槽,改了个简单的…╰_╯╬)
挂前川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我,锦衣卫,镇守天牢一百年在线阅读
这个世界很乱。 朝堂中,有诸葛、铁胆两位神候。 锦衣卫有四大指挥使。 东西二厂有曹魏两大厂公。 江湖上武当少林相互较劲,移花宫和日月神教割据一方。 慈航静斋与阴葵派互斗多年。明教聚集一众草莽到处干架。 重生于此,乱世纷争。 身为锦衣卫,当为法律出头,抓捕不法分子。 “没错,说的就是你,紫禁之巅打架斗殴,跟我走一趟吧。”
吃肉粽啊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综武侠:从小李飞刀侄子开始在线阅读
唐宋明三分神州,金古黄梁温五界混乱。 这是个综武侠世界。 而李忘尘的故事,从小李飞刀的侄子,逍遥派的传承者,大唐皇室的远房亲戚,江湖令系统的持有者开始。
苍龙纤月轩
日更千字
武侠幻想
当前位置: 武侠 武侠幻想 厂公为王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重生为监

  自秦始皇统一六国,建制称帝,中国一共出过四百多位皇帝。每位皇帝的功过不好评说。

  明君不少,但也都有些污点,比方说唐太宗李世民,贞观之治盛极一时,但他晚年偏激,更将魏征挖坟掘墓。

  昏君更多,但昏君在位出现盛世的也有,万历皇帝就是典型。二十八年不上朝,但国家依旧强盛。

  总的来说,大多数皇帝的性格都有迹可循,如果穿越了,不说大富大贵,奔个小康还是有些希望的。但如果穿越到了洪武朝,那一切可就全凭天命了。洪武帝朱元璋仇富,所以富人不好过。他还恨贪官,但同时又把官员俸禄定的极低,不贪的官日子都过不下去,所以官员的日子不好过,动不动就要掉脑袋。如果你要喜欢耕地,混个温饱也就是极限了。但无权无势的一辈子也就那么回事。

  所以说穿越最不合适的朝代应该就是洪武朝了。

  徐云铮,一个平平常常的社团小头目当然了,他也是个大学生,算是有点文化。

  一觉醒来,一切都变了。。。。。。他变成了一个九岁的孩子。

  “小铮子,过来”一个尖细的声音传来,“伤怎么样了”

  很难想象一个如此健硕的老人能发出这样的声音,不过徐云铮倒是毫不惊讶。首先,老人是个太监,这样的声音又有什么可惊讶的。其次,他自己现在也是个太监了,而那个老人,就是领他入宫的干爹。

  干爹名叫任笑,白白胖胖的一个太监。

  “回干爹的话,已经没事了。”徐云铮平静的回道。

  “恩,没事就好。”老太监点点头.“既然没事了,那也该传你些本事了。”

  老太监摆摆手,“随我来吧。”

  “是”徐云铮点点头,默默地跟在老太监的身后,来到了一处偏房之中。

  心里并没有什么即将学到本事的激动。其实徐云铮从穿越以来,心里想的根本不是什么宏图大业,而是简单的生与死的问题。穿到洪武朝,当了个太监,人生的意义何在啊。。

  浑浑噩噩间,眼前出现了一个小册子。接过册子,徐云铮猛然愣住。不为别的,脑海中猛然响起一个声音“武道系统首次开启,宿主获得一次免费武功抽取机会。”

  如果说之前徐云铮的世界是黑色的。那这声音就是那道他寻觅已久的光。

  “我下面还能复原吗?”徐云铮赶紧问道。

  “可以。”系统回道“此世界有佛子舍利和地仙金丹,均有再续残肢之能。”

  徐云铮眼泪都快下来了,还有希望啊。

  “是否抽取武学套路?”系统机械的问道。

  “恩。。。”徐云铮略一犹豫“稍后抽取。”

  其实他主要是怕万一在干爹眼前漏出什么不好解释的破绽。

  “小铮子?”老太监的声音传来。“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识字啊?”

  “没有没有”徐云铮赶紧回道“儿子只是第一次看到武功有些激动。”

  “哦,无妨的。”老太监慢条斯理的说到“这只是些基础的功夫。你拿回去慢慢的看吧。有什么不会的就来问干爹。”

  “好的,谢谢干爹栽培。”徐云铮恭恭敬敬的给老太监磕了一个头,然后走了出去。

  看着徐云铮走远,老太监端起身边的茶碗“唉,或许我天门最后还要落在他的身上。也不知他担不担的住啊。。。。”

  其实天气还是不错的,阳光明媚,鸟语花香,尤其是没有印象中的雾霾。不过徐云铮可没有心思欣赏风景。低头快步回到自己的小房中,关上门,盘膝坐在床上,徐云铮想了想,先掏出了怀中的小册子。

  “天罡童子功”徐云铮看着小册子的封皮,默默地念道。

  花了半个时辰,徐云铮简单的翻了一遍小册子,心中大概有了概念。

  这天罡童子功说容易也容易,童子之身,每天坚持习练,功力自会增长。三年即可小成,获得护体真气。之后日日坚持,功力大成之际真气护体,刀枪不入,百邪不侵。重点在于此功没有圆满之境,只要你练,就会越来越强。缺点也有,就一条,不能破身,破身了,功力也就到此为止,不再增长。

  可以说这是很适合太监修炼的功夫。太监又怎么能破身呢。

  不过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徐云铮的终极目标可是变回男人。这可就让他犯了难。

  “练还是不练呢?”徐云铮有些纠结,但最后仔细一想,还是得练,不练的话不说别的,老太监那一关就过不去。

  下了决定,徐云铮又闭上了眼睛默默地唤出系统。

  脑海中又响起了系统那机械的声音“登入成功,宿主有何要求。”

  “系统,我能不能将抽取武学套路的机会换成别的?”徐云铮问道。

  他心里知道,武功会的再多也要有时间练啊。而他每天在老太监面前,如果练了其他的功夫,很难说不被老太监发现,还不如换点别的,帮助他练手上的童子功。

  “可以。”系统回道“经查询,宿主可将武学抽取机会兑换成丹药抽取,内力抽取,兵器抽取,请选择。”

  略一犹豫,徐云铮说道“内力抽取。”

  这几个选项里,内力是最好解释的,丹药对他没什么用,兵器就更不用说了。不过内力就好办了,帮助大,而且如果老太监发现了,他只要推说不知就是了。毕竟自己第一次练武,老太监应该是知道的。

  “内力随机抽取中,恭喜宿主,获得精纯内力四年,请注意。。”

  “注意?”徐云铮一愣“注意什么?”

  一瞬间,徐云铮猛地感到全身一阵剧痛,仿佛每根静脉血管都在跳动。

  “我去。。。。”徐云铮大叫一声。

  这种痛苦很难形容,就好像吹气球,只不过他不是吹气球的人,而是那个被撑大的气球。

  短短的一分钟好像一年那么漫长。

  “灌顶结束,宿主可还有其它要求?”系统的声音响起。

  徐云铮猛地睁开眼睛,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虚弱的说道“没有。”

  “期待您的下次登入。”

  缓缓地从床上下来,徐云铮伸了个懒腰。只听得卡啦啦一阵爆响。徐云铮只觉得骨头缝里都是力量。丹田盘踞着一股凝实的气。

  徐云铮迫不及待的又拿起手边的天罡童子功的册子,摆了个五心朝天的姿势练了起来。

  所谓的功力灌顶就是将一股无属性的内力灌入体内。但内力只是内力,无法调用,但可以转换为其他任何属性的内力。

  大概一个时辰左右,徐云铮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双手握紧再松开,如是九次。才缓缓睁开眼,算是收功。

  “喝!”徐云铮低喝一声,只见一层薄薄的气罩缓缓地包裹全身,宛如一个鸡蛋,将他罩在其中。

  “这就是天罡童子功的护体真气啊。。。”徐云铮眨眨眼睛。“我说怎么名字这么熟悉,曹正淳的功夫嘛。”

  这一刻起,徐云铮总算是有了一点自保的能力了。

  老太监任笑说是徐云铮的干爹,但其实徐云铮见他的次数并不多。一开始穿越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净身完毕。恍惚的印象中是爹娘生的太多,养不起了,就将他卖入宫中,在净身房内不知为何入了任笑的眼,在他净身后将他领走,送到了一个小院子里。之后的一个多月他一直在养伤。饭菜都有人送来。除了昨日老太监给了他童子功以外,任笑并没有见过他第三次。在这深宫大院里,徐云铮最熟悉的并不是他的干爹,反倒是每天给他送饭的小宫女。

  ***********************************************************

  午时刚过,小宫女又端着餐盘,推门进来了。“懒虫,吃饭了~”

  “凤姐,我躺一个月也不赖我啊。。”徐云铮无奈的叹道。

  入宫以来,徐云铮一直在养伤,小宫女名叫凤思,年方十岁,也是刚刚入宫,被领班分来照顾他。在她的心思里,每天躺着不起就是懒,虽然徐云镇解释过自己身上有伤,但她看不出来,而徐云铮自己又不能给他解释自己伤在哪里。于是也就成了她嘴里的懒虫。。。

  “凤姐,我托你打听的事情有眉目了没啊”徐云铮伸手接过饭盘,随口问道。

  “哦,有了有了”凤思点头说道“我知道你干爹是谁了”

  “哦?快说来听听。”徐云铮赶紧问道。

  他实在是好奇自己干爹的身份。深宫大院,能给自己安排个独院,虽然不大,但也说明手里该是有点权力,身上肯定也有功夫。不说别的,老太监看上去年纪六十上下,哪怕天罡童子功只练四十年那也不弱了。但说他权力极大又不像,怎么说呢。前世徐云铮摸爬滚打三十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老太监身上少了一股气质,或许是他隐藏的好?

  “就这么问啊,”小姑娘一仰头“叫声好听的”

  “美丽的凤思姐”徐云铮赶紧甜甜的叫道。

  “乖”小姑娘笑眯眯的点点头“你干爹特别厉害。”

  “怎么个厉害法?!”

  “不知道。”

  “啊!!!”徐云铮眼睛都气圆了,这算什么答案。

  “你听我说”小风思赶紧说道“你干爹的身份就是没有身份。”

  小风思组织了一下语言:“我问了好几个小伙伴,他们都说不认识他,后来我还专门问了领班大娘。大娘说任公公从前朝蒙元的时候就在宫里了,一直到今天。从来没有什么身份官职,但很多二十四监的老公公对他都很恭敬呢,你说他厉不厉害。”

  “这样啊。。。”徐云铮沉吟道。看来老太监真的很神秘啊。。。

  “快吃啊”看徐云铮眯着眼发呆,小风思抬手就敲了他脑袋一下。

  “哎呦”徐云铮回神,摸了摸脑袋。赶紧低头继续扒饭。三口两口,将饭吃干净,又和小风思说了一阵子话,小风思将盘子碗碟收拾干净,转身走了。

  徐云铮吃过饭,发了会呆,又开始练起功夫。武功这东西练了就知道。从零到一难如登天,从一到二就要简单许多。有了四年功力在身,再练起来就简单了许多。

  时间大概又过了一周左右,这一日,吃过午饭,徐云铮又在床上默默地练着童子功。刚刚导气归元收功。睁开眼,便看到自己的干爹任笑站在面前,表情严肃的看着自己。

  “额、、、”徐云铮赶忙下床跪下磕头“干爹,您来了,儿子给您请安。”

  任笑并不搭话,只是背手站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徐云铮。

  徐云铮一动不敢动,只是感受着头顶那刀子般的目光。

  也不知过了多久。徐云铮猛地听到头上一道掌风。

  徐云铮下意识运起护体真气。

  只听嘭的一声脆响。护体真气被击破,但却并没有后续的力道及身。

  徐云铮抬头,正看到任笑收掌。不用说,刚才的一掌正是任笑打的。

  “干爹。。”徐云铮轻轻的说了声。

  “铮儿”任笑开口了“你这功夫是怎么练的啊。。。”

  徐云铮定了定心神,开口回道“干爹,铮儿也不知道啊。按照书上说的,铮儿能练出护体真气,大概也就有了三年以上的功力。其实前三天就已经这样了,之后进境才慢了下来。”

  “咝。。。。”任笑听了,吸了一口气,探手将徐云铮的手腕擒住,闭目静立。

  良久,才将徐云铮的手松开。

  笑眯眯的说道“好好好,不愧是咱家看上的接班人。原来是个通脉者。”

  “干爹,什么是通脉者啊”徐云铮小心翼翼的问道。

  “通脉者啊。天生八脉具通。练功神速。体内潜力巨大。不接触武功便罢,一旦接触武功,则体内潜力发掘,一开始便进步神速。咱家还以为是谣传呢,没想到还真有啊。看来我天门有后啊。”任笑说完,开怀大笑,直笑的满脸通红。

  徐云铮依旧跪在地上心思急转。他别的没听见。只死死的记住了天门两个字。“天门?什么是天门。历史上有这个吗?武侠小说里好像风云里好像有个天门,但和太监也不沾边啊。”

  好不容易,老太监不笑了,抬手将徐云铮扶起来。拉到小桌边坐下,老太监也坐了下来。

  “咳,咳”清了清嗓子,老太监说道“铮儿”

  “干爹您说”

  “干爹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眼神与旁人不同。或许是缘分吧。老夫一念之间收了你。”任笑淡淡的说着。“其实我们这些无根之人也有着自己的家。而这个家,就叫天门。”

  “据门内典籍记载,咱们天门起源于东汉末年,由咱们的十二位老祖宗建立。当时人们称呼他们为十常侍。”

  “啊”徐云铮瞪大了眼睛,十常侍可太有名了。凡是看过三国得人都知道。东汉末年的十二位大太监,统称为十常侍。那可是皇帝都得叫声阿父的存在。

  “哦?你知道?”任笑看了他一眼。

  “儿子以前听说书的说过。”徐云铮回道。

  “听过就好。”任笑点点头继续说道“他们建立天门的目的很简单,就是给我们这些无根之人找一个家。可惜好景不长,东汉末年,天下大乱。十二位老祖宗也先后去了,只留下了一份传承和数不尽的宝物珍玩。这天下无论乱到什么程度,这皇宫大内总还是需要咱们这些无根的人伺候。后来,渐渐地咱们无根之人又得了势,唐朝的高力士也是咱们曾经的门主。”

  徐云铮站起身,走到任笑的背后,轻轻的为老太监敲着肩头。

  任笑眼中闪过一丝缅怀之色“可随即啊,这天下又乱了。好不容易战乱平定了,到了唐末,咱们这些太监又得了权。那皇帝的废立都由咱们说了算。可紧接着唐朝也灭亡了。再然后还有宋朝的童贯,等等等等。。。”

  任笑猛地一拍桌子“咱家就奇怪了,怎么每次咱们太监一掌权,天下就乱呢。。。”

  “干爹消消气”徐云铮轻声劝慰道。

  “咳咳”任笑喘了两声,平复了一下,又说道“后来啊,又到了咱洪武朝,洪武爷看不上咱们太监,也看不上那些大头巾,老兄弟们也去了不少。咱家啊,也看淡了,也有点看明白了。中年得志啊,终归是靠不住,心不稳啊。所以啊,咱家和几个老兄弟们就将决定将这天门的传人从小开始教。可惜啊,可惜。”

  “干爹,可惜什么?”徐云铮轻轻问道

  “干爹最后一个老兄弟,老马头去了前些日子也去了。临了送来信说是收了一个弟子在燕王身边,叫三宝。咱家也没机会看看,咱家自己也快去了。”

  “!!!”这几句话信息量可太大了,徐云铮甚至不知道该从何想起。手上也停了。

  “干爹您要去哪?”徐云铮赶紧问道。

  “去哪?去见那些老兄弟,去见列祖列宗呗”老太监淡淡一笑。

  “啊?”徐云铮张大了嘴巴。

  “别急,也不是立马就死。先跟我来吧。”任笑说着,站起身,往外走去。徐云铮赶紧跟上。

  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大概走了半个时辰,二人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小院的枯井前。

  “下去吧”任笑淡淡的说

  “下去?”徐云铮一愣。

  老太监可不管那么多,一伸手,揪着徐云铮的脖领子就把他扔到了枯井之中。

  “我去。。。”徐云铮大叫着。嘭的一声落到了井底。紧接着身后一声闷响,老太监也下来了。

  “跟我来吧”

  “哦”徐云铮应了一声,仔细一看,旁边似乎有个小铁门。

  老太监屈指在门上连弹了九下,然后猛地一掌前推,推开了铁门,走了进去。

  徐云铮赶紧跟了上去。

  经过一条不长的甬道,眼前豁然开朗。

  出了甬道,眼前是一个地下宫殿。雕梁画柱,光眼前的正殿大厅就足足有四个足球场大小。金砖铺地,金碧辉煌。旁边还有几道小门不知通往何方。

  “这。。。”徐云铮是真的吓到了。

  “好了,别看了,这以后都是你的”任笑说着向东侧的一个小门走去。徐云铮也赶紧跟上。

  进了小门,是一个不大的偏厅,里面只有几个书架。书架上层层叠叠,码着很多的书。

  徐云铮静静地看着,身旁任笑开口了“金银珠玉终归是身外之物,这些书才是我们天门的根。这里面大部分是我天门的历史,和江湖上的消息,各门派的情报,不过这几年没有再收集了。而这个书架”任笑一指最里边的书架,“这个架子上摆的是我天门历代所收集的江湖上的武学。你修的天罡童子功就是我随手从这上边拿的。”

  “随手拿的?!”徐云铮可是有点惊到了。

  “恩,这个架子上的功夫倒也有些门道,但若要登临绝顶却还算不得什么。”任笑说着转头又回到了大厅。领着徐云铮走向了另一个小门。

  “这个房间是咱们天门供奉历代老祖的祠堂。”任笑说道。

  这倒是不用老太监介绍,徐云铮一看就知道了。层层叠叠,数不清的灵牌,少说也有一二百个。

  细细看去,最上边十二个牌位分别写着“张让、赵忠、夏恽、郭胜、孙璋、毕岚、栗嵩、段珪、高望、张恭、韩悝、宋典”。

  “磕头吧”任笑看着徐云铮。

  徐云铮赶紧在正中的蒲团上跪下,恭恭敬敬的颂道“列祖列宗在上,受弟子一拜。”

  “恩,”任笑点点头“有机会记得带你三宝师兄来见过祖宗。”

  “是,儿子知道了。”徐云铮应道。‘三宝,北平,不会是郑和吧。。。。’

  “起来吧”任笑说道

  “是”徐云铮站起来。

  任笑躬身把地上的蒲团推到一边,然后将蒲团下的几块砖拿开。金砖下漏出了一个檀木的小箱子。

  任笑把箱子拿出来打开,“唉,咱家本想去将手下的几个孩儿们杀了,将这天门断在咱家这一辈,但老马说得对啊,祖宗衣钵,不能断啊。你我相识时日不多,咱家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就算是赌一把吧。”

  说着,任笑从箱子里拿出了一本字典厚的书递给徐云铮,“洪武皇帝本出身白莲教,根基也具是来自教中。这些年来,洪武帝大杀天下文臣武将,但终归还是剩的多。他们的资料履历都在隔壁的偏殿里,这本是目录索引。”

  徐云铮接过书。任笑又从箱子里拿出了四本书,说道“这四本是我天门的至高武学,《天蚕魔功》《葵花宝典》《白骨禅》《无相功》。你的内功已经入门,又是天生通脉者。天罡童子功加以时日自会精进,不如直接就修门绝世的功夫。这四本你挑一本就好了。。。。,不过这书你不能带出地宫,太危险了,知道吗。”

  **********

  老太监什么时候走的,徐云铮是完全不知道。一个下午的时间里,听到了太多的信息,需要想的太多了。脑子里胡思乱想的,等他回神的时候,才发现老太监已经不见了。

  “恩。。。。还是先说武功吧。”徐云铮有个好习惯,想不明白的就慢慢想,先想有头绪的。

  ‘这四本功夫我听过三本,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听过的那几本,还是都看看吧。’想着,徐云铮先拿起了面前离自己最近的《天蚕魔功》翻了起来。

  ‘恩。。。每层功力翻一倍,共九层。也就是说练成此功功力是现在的五百一十二倍。。果然是无敌了。呦呵,还能起死回生?但缺点是这门功夫的提升不是靠积累,而是靠生死之间的感悟。。。也就是说天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练成第二层,更不用说第九层了。’

  摇摇头,徐云铮又拿起了《葵花宝典》,翻了半天,又把《葵花宝典》放下,拿起了《无相功》。‘《葵花宝典》内力雄厚,速度奇诡,练到极处天人化生。但缺点嘛。。。。将来我还要当爷们呢!这功夫只能借鉴,也不能主修。’

  ‘这无相功听起来有些像是星爷电影里无相皇的功夫,只不过。。。。这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以一化万,众生即我。这是啥意思?这算个屁的总纲啊?!’

  根据排除法来说,徐云铮似乎也就只有一个选择了。放下手中的《无相功》,徐云铮拿起了最后一本白骨禅。缓缓地翻开了书页。

  不同于其它,这本书上首先以一段似真似幻的故事介绍了一下这门功夫的来历。简单来说,在唐三藏取回真经之后,将大乘佛法普度众生的概念引入了华夏文明,对当时的人们产生了极大的冲击。而有一个和尚一生笃信普度众生的大乘佛法,渡人无数,结果最后在自己即将圆寂的时候在佛前问佛祖“我一生渡人无数,行善积德,可以为佛了吗?”

  佛说:“不能”

  那和尚又问道“为什么不能?”

  佛答:“好人会有好报,但佛缘并不是交易。你渡人成佛不代表你自己可以成佛。”

  和尚:“那我现在已经快要死了,谁能度我呢?”

  佛不答。

  这和尚等了片刻,不见佛回答,仰天大笑“我一生渡人,猛然发现无人渡我。既如此,我故去后,肉身虽腐,白骨参禅,便做那白骨菩萨。”

  和尚说完,逆转一身修为。猛然间只见得皮肉化去,只留白骨一堆。晶莹剔透。紧接着白骨生肌,幻化极致的肉身。驾一朵黑云而去。原地只留下一本书,名曰《白骨禅》。

  佛默然不语。。。。。

  “这故事有点意思啊。”徐云铮喃喃道。接着往下看,这白骨禅,共分七重,循序渐进,以高深内力反补肉身。一重练皮,二重练肉,三重练筋,四重练骨,五重练眼耳口鼻四感,六重练心肝脾胃肾五脏。这些说的倒很是明白,唯独最后一重,只有四个字:入魔成佛。

  前六重徐云铮看的明明白白,就这最后一层不是很懂。但相比其他的功夫的玄机顿悟可就强了不少了。

  思来想去,徐云铮还是决定,就练这白骨禅了,自己修炼的内力加上从系统兑换功力,可以最快速的推动这白骨禅的修为,等悟出最后一重大圆满,天下也就大可去得了。

  想到系统,徐云铮又有些茫然。闭上眼睛,唤出系统。

  机械的声音再一次响起“登入成功,宿主有何要求?”

  “打开兑换界面”徐云铮默道。脑海中慢慢浮现四个选项,分别是武学,内力,兵器,丹药。

  将每一项都大概的浏览了一遍,可供兑换的东西倒也很好理解,只是每项兑换物的需求都写着杀戮点,比方说长拳后边写着1杀戮点,而九阴真经后边写着300杀戮点。这就让他有点费解了。

  “系统,杀戮点是什么?”徐云铮问道

  “宿主每杀一人,可得1杀戮点,目前杀戮点为0.”

  “?!”徐云铮愣了“一定要亲自动手吗?”

  “对对方死亡产生直接责任亦可。”

  徐云铮大概想了想,也就明白了‘也就是我命令张三去杀了李四,这条命也算在我头上了。倒也合理’

  徐云铮接着仔细查了查内力的兑换。不同于其他,内力的兑换完全随机,是20杀戮点可以抽1次,从1天到50年,完全随机。

  退出系统,徐云铮又重新翻开了手中的《白骨禅》。功夫这东西还是背在脑子里安全,总不能一遍一遍下来看呐。一边看着,徐云铮一边暗暗流泪,‘马丹,之前那四年功力留着转成这个多好啊,估计现在第一层练皮就过了。’

  其实他不知道。他速成的四年功力天罡童子功让任笑误会他是通脉者才是真正让任笑传他衣钵的原因。不然的话他估计已经死了。

  其实任笑在将《天罡童子功》给了徐云铮之后就有些后悔了。因为他紧接着就收到了死去的老马的信,说是在北平收了个传承,而且天资绝世。既然有了传承,他也就不想留着这徐云铮做添头了。只是看到徐云铮的通脉者天资,隐隐勾起了和老朋友争一争的心思才有了这后来的种种。正可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书倒也不厚,但也有个四万字上下。徐云铮集中精神认真的背着。等到老太监回来领他的时候他才背完。任笑将他领出枯井,他才发现,天光大亮,已是第二天了。而枯井边已经站着一个老太监了。一身锦袍,手里拿着个拂尘。面如冠玉,只是隐隐有些苍老。太阳穴高耸,内行人一看就知,是个功力已到极致的练家子。

  枯井边,温暖的阳光中,任笑闭着双眼,说道:“咱家老了,也该去了。”

  那锦袍太监低头说道“任公言重了”

  任笑摆摆手,笑道“咱家的身体自己心里有数。老马头将宝压在了北平。咱家也留了一份传承给这个小子。你给他谋个前程吧。”

  锦袍太监躬身道“任公放心,咱家心里有数了,但不知任公将去往何处?”

  任笑看了他一眼“还能去哪,咱家已经领了宝贝,准备回老家等死了,也就这两年了。唉,早先留的暗伤啊。”

  锦袍太监点点头“那任公可还有别的要求?”

  “没了没了。就这点事,麻烦你了。”

  锦袍太监又是一躬,然后起身拉过徐云铮,缓缓的走了,只留下老太监任笑待在那里,一动不动。

  徐云铮轻轻的挣开身边太监的手,跪在地上给任笑磕了三个响头,口称“干爹,儿子走了”毕竟得了人家的好处,三个响头是最起码的。

  任笑点点头“去吧,传承给了你,开门的办法也教给你了,不过你现在功力不够,开不了。其他的就看你自己了”

  锦袍太监重又拉起徐云铮的手,再次向任笑行礼,然后走出了小院子。

  回头望着任笑,徐云铮知道,这或许是他们之间的最后一面,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他们还会再见一次。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