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意外收获

  许久之后,潇惋惜收拾好回来了,这次欧阳寻并没有看到她的脸那一抹红晕。

  地上的铁盒早已被欧阳寻用树枝刮去了泥土,仔细一看还能见到铁盒上还有一些精细的花纹。

  欧阳寻见潇惋惜回来时,自己就不紧不慢的打开了铁盒,顿时一股像是发霉的气息扑面而来。

  当打开铁盒后,只见里面有很多的纸质物品,卡片,笔记本,还有许许多多纸折的星星放在里面。

  潇惋惜蹲下身来,看着铁盒里的东西后,望着面前的欧阳寻问道,“这些,都是韩玉佩姐妹的吗?”

  仔细看着里面的东西,拿起一张卡片,见上面还有字,“我长大的梦想就是当一个明星。”

  潇惋惜也看到他手中的卡片后,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来,很是疑问的说道,“这个卡片该不会是韩玉佩小时候写的吧?”

  欧阳寻看着卡片上的字迹,能从字迹里面看出了一份天真,无邪。

  很多人都幻想自己长大后做什么,当然也包括欧阳寻自己。

  “应该就是韩玉佩写的。”欧阳寻说着,将手中的卡片又重新放入铁盒中。

  这时,潇惋惜也很好奇这些卡片上到底会写下什么有趣的东西,所以也拿拿起一张卡片。

  看了看卡片上的字后,露出惊奇的表情,望着欧阳寻读起来卡片上的字。

  “今天,是我们来到孤儿院一个月了。或许是因为我们两个是女孩子,大家总是要欺负我们。”

  “妹妹的性格很倔强,不会轻易服输,每次当我被欺负的时候,妹妹总会帮我打他们。”

  “有这样的妹妹真好。我们最喜欢的游戏就是身份互换,我当倔强的妹妹,她当柔弱的姐姐。”

  “或许我们真的长的太像了,身份交换了之后,根本就没有人认出来,连院长也没有。”

  而结尾还有一个名字:韩玉佩。

  潇惋惜感到奇怪的说,卡片上写着:姐姐柔弱,妹妹倔强。

  可是,根据韩玉佩养父母给的资料,韩玉佩小时候很乖张跋扈,遇到任何事都很坚强,倔强。

  可是,为什么在自己小时候的卡片上却写自己很软弱,还需要自己的妹妹来保护?

  就在这时,欧阳寻的电话响起,从衣服口袋中拿出电话,打开了免免提,让潇惋惜也听电话里说什么,“谁?”

  “是我。”

  电话里面传来一道声音,声音很是苍老。

  实际上,声音的主人不过四十余岁,在报社当编辑,由于常年加夜班使得自己快速衰老,头发白了大半,声音也变得如此的苍老。

  他叫:杜兴国,是欧阳寻曾经当一名侦探时与他接触的,自己需要什么资料,他都会无偿的拿出报社中有助于欧阳寻的资料,

  可以说是“忘年之交”吧。

  “杜老大,我要的东西都找到了?”

  欧阳寻知道一般杜兴国给自己打电话,都表示自己找到了相关的资料。

  电话里,传来一道笑声,“小子,资料我找到了,这个韩玉佩曾经是在孤儿院被领养的,还有一个妹妹,这些资料想必你都已经知道了吧。”

  欧阳寻“嗯”了一声后,继续听着杜兴国说着。

  而旁边的潇惋惜,也安安静静的听着这位杜兴国找到了什么资料。

  “我得到的资料上说,韩玉佩曾经在一所小学读五年级,根据当时学校的老师说,韩玉佩刚来的一个月很乖巧懂事,不过这一个月里都有学生会欺负她。”

  “不是在衣服上泼墨水,就是撕掉书本,原本韩玉佩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举动。直到有一天,学校的学生竟然拿着剪刀去.剪.韩玉佩的头发,被老师发现大半的头发被.剪.掉了,有些头皮还出现了血.迹。”

  这时,潇惋惜很是吃惊,警方都没有找到的资料都被一名不知身份,名字的人找到了。

  而且资料的内容也是十分的震惊,或许是看韩玉佩是一个插班生的缘故,学校的学生都会去欺负她。

  “韩玉佩在医院休养了一个星期,之后又回到了学校。原本以为韩玉佩很乖巧的,可是当回到学校的第一天,就发生了事情。”

  “韩玉佩将一个学生从二楼推了下去,导致这名学生双.腿.残.疾,具学校老师说的,被推下楼的学生,就是当天拿剪.刀.剪韩玉佩头发的学生。”

  “本来这么大的事情会惊动报社,可是奈何韩玉佩的养父母权利,财力强大,直接买回来了所有关于韩玉佩故.意使人致残.的资料。”

  潇惋惜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警方没有找到关于韩玉佩在校期间发生的特别事件,原来是被她的养父母都出钱买走了。

  也幸亏欧阳寻认识报社的编辑,不然连这些隐.秘的事件都发现不了。

  “也就是说,韩玉佩为什么会性情大变,就是因为这件事的缘故啊。”

  想到这里,潇惋惜不由得嘟囔着说道。

  可是,杜兴国却听到了,自己眉头一挑,表情十分的古怪,“小子,你身边的是谁啊?该不会是你的女.朋.友吧?”

  潇惋惜听到后,顿时脸上浮现一抹红晕,都不敢抬头看着欧阳寻了,将自己的头紧.紧的贴着膝盖。

  而欧阳寻却大为的表示无奈,满额头上都是黑线,“不是,一个警局的同事。”

  “你认为我会相信吗?”

  电话里传来了不相信的语气,杜兴国大笑着,又继续说道,“小子,你已经不是当年的小毛孩了,该有自己的事业,妻子了。”

  “好了,我还要继续工作呢,就不聊了。”

  “对了,要做好安.全.措.施,别搞.出.人.命来了,哈哈哈哈......”

  电话就在杜兴国的笑声中挂掉了,尤其是最后一句,什么叫:做好安.全.措.施?

  潇惋惜听到后,脸上的红晕更加的明显,自己长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被别人误会是某个人的女.朋.友。

  也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后,欧阳寻又是满头的黑线,十分的无奈。

  “不用管他,他就是一个神晶并。”

  虽然欧阳寻说的很是轻松的样子,但依旧是尴尬至极。

  无奈之下,欧阳寻又重新的翻了翻铁盒里的东西,这时,他拿出了一本笔记。

  黑色的笔记本上印着金色的文字与符号,并没有带有密码锁,只是一本普普通通的笔记本而已。

  每一个小女孩都会喜欢将自己身边有趣的事情记录下来,就连潇惋惜也不例外。

  有时候,笔记本就是自己的另一个伙伴,在孤.独的时候,会陪伴着自己。

  欧阳寻,在自己最孤独的时候,也是有一本笔记本陪伴着自己,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

  孤独,独,独一无二,孤,帝王。

  孤独,也就是独一无二的帝王,就会有孤独。

  孤独与寂.寞不一样,孤独是生俱来的。而寂.寞却是两人中消失后,另一个人表现出的情感。

  而欧阳寻,就是孤独。

  他不怕寂.寞,也没有寂.寞,他有的,却只有孤独......

  【本小说纯属虚构,人物,时间,地点都是因小说需要而制定的,请勿当真。】

第7章:意外收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