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章:谁的日记

  当欧阳寻打开手中的笔记本后,旁边的潇惋惜也慢慢的靠了过来,看着自己手上的笔记本。

  笔记本上,写着很多的字,看字迹与第二张卡片上的字迹是相同的。

  翻开第一页,看着里面会写下什么。

  “我们来到孤儿院快半年了,我们很喜欢这里。只不过,这里有一个人很讨厌,他是这里的保育员,我和妹妹看见他都会绕道走。”

  “有一次,晚上我不是很困,想去孤儿院的后面那颗大树下写东西。可是,我路过一间房的时候,看到了不该看的。”

  “就是那个保育员,他在自己的房间里对一个女孩子动手动脚,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但我能看见那个女孩子哭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因为的胆小,却不敢告诉院长。”

  “XX年X月XX日。韩玉佩。”

  潇惋惜看着笔记本上写的事情后,就想到了保育员畏些儿童,却被韩玉佩看见了。

  潇惋惜很是气愤的说道,“这个人就应该被枪闭。”

  一旁的欧阳寻摇了摇头后,这才起身,蹲久了头还晕晕的。

  潇惋惜拿着铁盒又站了起来,跟着欧阳寻找到了不远处的长椅边,坐了下来。

  他又重新的翻开了笔记本,看起了第二页的内容。

  很快,两人要看完了,笔记本上除了第一页记录的事件令人发指,其余的事情还是平平淡淡的。

  当欧阳寻翻开笔记本的最后一页时,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如果真的是按照笔记本上面写的,就很有可能还原了一半的真相。

  “今天我的不高兴,院长说有一对夫妇要领养我,却没有连我的妹妹一起领养,为什么呢?”

  “在孤儿院里,我被欺负了,都是妹妹在保护我,我曾经说过,我和妹妹要永远在一起,不会分开。”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自己有多么的天真。”

  欧阳寻看着上面记录的事情,知道了这件事与资料上是一致的,姐姐被领养了,而妹妹却留下了。

  而自己旁边的潇惋惜却不由得嘟囔了起来,“她们两姐妹好可怜啊。”

  的确是很可怜,这个世界上哪天没有可怜的人?

  欧阳寻轻轻地点点头,也表示自己很同情这对姐妹。

  两人又继续看着笔记,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信息。

  “过了今天后,那对夫妇要带我离开孤儿院了。之前我还求他们也带我妹妹离开,可是他们却没有答应我的请求。”

  “这天早上,妹妹给了我一杯水,说早上喝点水对身体好。可是,我知道里面有安.眠.药。”

  “原来妹妹也想离开孤儿院,所以想用安.眠.药让我睡着,自己扮成我的模样,和他们离开孤儿院。”

  “虽然我知道水里有安.眠.药,虽然我知道妹妹不想在给这样的生活,虽然我知道妹妹长大想当明星。做为姐姐的却被妹妹保护着,跟着我一起受苦,既然妹妹怎么想离开孤儿院,我就成全了她。”

  “我假装喝下妹妹给我的水,躺.在.床.上装在睡着的样子。”

  “我能感受到妹妹在穿我的衣服,要装扮成我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很痛苦。就连眼泪也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我知道自己很懦弱。”

  看到这里,欧阳寻和潇惋惜大为惊讶,原本是姐姐被领养,可是被妹妹替代了?

  也就是说,现在的韩玉佩,就是当年的妹妹假扮的。

  资料上显示,韩玉佩被领养了之后,妹妹就离开了孤儿院。不对,是假扮才姐姐的妹妹被领养,而姐姐却离开了孤儿院,至今未回。

  那么,真正的姐姐韩玉佩又去了哪里?

  “欧阳寻,幸好你找到了这个铁盒,不然我们还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

  “还一直以为死.者就是真正的韩玉佩,却没有想过是妹妹假扮的。”

  潇惋惜看着欧阳寻手中的笔记本,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感叹的说道。

  而欧阳寻呢,他解决过的案件不少,只不过并没有接过这类的。

  双.胞.胎姐妹身份互换,血源相似,模样也几乎一样。

  这还是第一次遇到,也幸好的是遇到了欧阳寻,不然多半可能会变成一宗悬案来处理。

  “大致是事情是知道了,不过依旧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自.焚,而且真正的韩玉佩到底去了哪里?”

  “或许,找到了真正的韩玉佩,就能解开所有的谜底。”

  能得到怎么隐.秘的笔记本后,欧阳寻很有信心能破.解这宗案件,让真相浮出水面。

  这时,欧阳寻将手中的笔记本放在长椅上,自己站了起来,在潇惋惜面前走来走去,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见状,潇惋惜好奇的问道,“你在想什么?”

  欧阳寻这才站在她的面前,皱起眉头来,用摸着自己的下巴。

  稍微在自己的大脑里想了想,这才对潇惋惜说道,“我在想真正的韩玉佩独自离开了孤儿院,会去什么地方?”

  “按照我的猜测,真正的韩玉佩说有和自己的妹妹永远在一起,不分开。也就是说,韩玉佩现在有能力关注自己的妹妹一举一动。”

  这时,欧阳寻嘴角处轻轻一仰,淡淡的笑着。“你知道什么工作是可以关注一个明星的一举一动吗?”

  被欧阳寻问道,潇惋惜自己还在想了想有什么工作可以时时刻刻关注明星的举动。

  仔细的想了一下,微微的皱起眉头来,好像是不确定自己答案,轻轻地说道,“应该,应该记者,经纪人,和娱乐公司吧?”

  “不错,看来你和龙皓轩不一样,至少你比他聪明一些,还不会去让自己的手下做一些无聊的事情。”

  欧阳寻并没有先回答潇惋惜说自认为是正确的答案,而是先简单的评价了一下她自己。

  可以从欧阳寻的话中,他已经多多少少的认可了潇惋惜,可以跟自己一起办案。

  “你回答的三个答案是对的,不过你有没有想过,既然韩玉佩会关注自己的妹妹,而她却没有透露出任何的关于自己见过自己的姐姐。”

  “也就是说,韩玉佩关注妹妹的同时,不会让她发现自己。经纪人就不用说了,娱乐公司,她除了去拍戏外,除了回家就是娱乐公司去的最多,这样岂不是相遇的机率更大不是吗?”

  “而只有记者就不会,既可以工作妹妹,又可以不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存在。即便是开记者招待会,现场这么多人,又有谁会去注意一个默默无闻的记者呢?”

  欧阳寻重新坐了长椅上,将笔记本放入铁盒中。

  旁边的潇惋惜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早就已经重新的刷新了对欧阳寻的认识。

  比如,在孤儿院长大的人中得知了大树下的铁盒,又比如一个能调查出假‘韩玉佩’在学校的隐.秘事件,在比如之前分析头头是道的话,都深深地印在自己的脑海里。

  “该回去了,耽误了这么久了,那个龙皓轩肯定要原.地爆.炸了。”

  现在的欧阳寻对潇惋惜说的话中,语气也稍稍变得柔和,冷漠的气息也逐渐的消失了。

  稍稍整理了一下后,欧阳寻和潇惋惜离开了孤儿院后面,向郭院长的办公室走去。

  【本小说纯属虚构,人物,时间,地点都是因小说需要而制定的,请勿当真。】

第8章:谁的日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