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推理

  而在郭院长办公室里的龙皓轩早就开始怒火攻心了,若不是凌子安拦下来,恐怕早就找他们两个狠狠的批评一下。

  工作时间,两个人都跑没影了,欧阳寻第一次跟着自己调查案情,可以原谅。

  不过,潇惋惜这算怎么回事?进入了特殊案件调查组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最应该知道自己性情的也只有潇惋惜和凌子安两个人了。

  现如今,潇惋惜在工作时间离开了岗位,顿时让龙皓轩十分的火大。

  过了一会儿,龙皓轩见他们还没有回来,已经坐不住了,起身就往门口走去。

  可是,还没有走出门时,就见欧阳寻和潇惋惜两个人回来了。

  龙皓轩走上前去,根本就没有看欧阳寻,直接就对潇惋惜说道,“你跑哪里去了,知不知道现在是工作时间。”

  “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样玩忽职守,那警.局就.不用存.在了,简直就是给警.局.抹.黑。”

  这时,抱着铁盒子的潇惋惜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就听见龙皓轩说道,“你什么你,还想狡辩是不是。”

  一旁的凌子安坐在小凳子上,轻轻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而欧阳寻好像就当龙皓轩是一个透明人似的,直接拉着潇惋惜走了进来。

  见状,龙皓轩勃然大怒,“你......”

  这时,欧阳寻淡淡的说道,“如果警.局里都像你一样,恐怕真的是给警.局.抹.黑。”

  “不知道事情的原委,就在指责别人,我有理由怀疑你怎么当警.察的!”

  而旁边的凌子安,却轻轻地对潇惋惜问道,“惋惜姐,你们跑到哪里去了?”

  凌子安并没有龙皓轩那种怒气,而且潇惋惜是自己的前辈,比自己当警察的时间还要长。

  坐在不远处的郭院长也露出了微笑,轻声轻语的说道,“心平气和的说嘛,自己的下属也是人,都有自己要做事情的理由,多了解一下自己的属下。”

  其实大家并不知道,龙皓轩是在演戏,主要是想让欧阳寻知道做自己属下并不容易。

  如果犯了一个小错误,导致案件侦破失败,不容置疑的会被龙皓轩要求离开调查组。

  可以说是一个变相的“杀鸡儆猴”。

  潇惋惜将自己说中的铁盒放在办公桌上,对着龙皓轩,凌子安还有郭院长道出了实情。

  龙皓轩细细寻思着案件的经过,凌子安用笔记本电脑找着假扮韩玉佩的妹妹在校的资料,核实一下。

  除了欧阳寻和潇惋惜注意到了郭院长的表情。

  郭院长含着泪光,轻轻地打开了铁盒,本来是不可以让外人碰的,见郭院长的样子,心中实在是不忍心,就假装没看到,间接性的同意了。

  含泪看着铁盒中的物品后,不争气的眼泪瞬流下,一些飞溅出的泪水滴在了纸星星上。

  “这些星星,是她们两个亲手折的,每一颗都代表了一个梦想。”

  拿着铁盒中的小卡片后,声音有些颤.抖着,又继续的说道,“这些卡片,是玉佩这个小丫头拜托我买的,我一直都记着。”

  郭院长拿起笔记本后,所谓是边看边流泪,潇惋惜只好将自己的卫生纸都给了郭院长。

  而一旁的欧阳寻坐在小板凳上,右手托起下巴,双眼紧闭着,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似的。

  过了一会儿,凌子安才关上笔记本电脑,叹了口气,嘟囔着说道,“这对夫妇的能力还真是强大啊,找了这么久,居然一点资料都没有”

  “欧阳寻的哪个朋友到底是谁啊,有机会一定去拜访一下,学学经验”

  欧阳寻的朋友?

  就是之前打电话的杜兴国,潇惋惜说是一个欧阳寻在报社工作的朋友提供的线索。

  就在这时,龙皓轩的电话响起,接通了电话后只听里面传来一道声音。

  “喂,是龙皓轩组长吗?”

  “我是。”龙皓轩应了一声,继续听着电话里的声音。

  “我是鉴证科的,你昨天晚上给的照片,已经修复完成了。死.者韩玉佩胳膊上被利刃刻出的字是:玉佩。”

  听到自己给的照片已经修复完成时,大为高兴。

  可是当听到死.者的胳膊上被利刃刻出的字迹是:玉佩时,在根据欧阳寻发现铁盒中的笔记,种种对应,那么真相只有一个。

  “我知道了,谢谢。”

  龙皓轩挂断了电话,拍了拍手,就连郭院长也放下了手中的笔记本。

  将电话揣进口袋,看着自己的组员。

  “刚刚鉴证科的同事打来了电话,说之前的照片已经修复完成了。死.者胳膊上刻出的字迹是:玉佩。”

  “根据欧阳寻发现的线索,我可以推断出,死.者应该是自.焚而.亡的。至于什么原因。”

  “极有可能是小时候假扮自己的姐姐,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在想起自己的姐姐韩玉佩还在孤儿院受苦,与娱乐事业中感受到的压力而选择了自.焚来解.脱.生.命。”

  凌子安也附声而道,表示自己赞同龙皓轩的推理,不过潇惋惜并没有连忙表示认同他的推理,而是看向坐在小板凳上,静静闭着眼睛的欧阳寻。

  潇惋惜只见欧阳寻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个动作就已经表明自己不认同龙皓轩的推理。

  龙皓轩也看见了欧阳寻的摇头,不由得问道,“难道不对吗?”

  这时,欧阳寻站了起来,两手揣进裤兜,眉头一仰,眨了眨眼睛像是在思考什么。

  “死.者的的确确是自.焚而.亡,这个不容置疑。只不过,你想错了一点,如果死.者是你的话,当假扮成自己姐姐的模样,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而选择自.焚,也就是说对自己的姐姐有愧疚感。”

  “可是,既然对自己的姐姐有愧疚感,为什么不用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来挽回姐妹之间最后的感情呢?”

  “所以我觉得,其中肯定还有一些我们没有找到的事情,一个足以让死.者选择自.焚的原因。”

  龙皓轩大为的震惊,自己怎么没有想到,忽略了一个怎么重要的线索。而潇惋惜和凌子安一脸崇拜的样子。

  才刚刚说出自己的推理后,稍稍的停顿了一下,转过身来,望着郭院长背后的窗户。

  欧阳寻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快速的走向窗户边看了看,见没有什么东西后,才嘟囔着,“奇怪,刚刚的确是感受到了什么,怎么不见了。”

  潇惋惜见状,好奇的问道,“怎么了?”

  欧阳寻重新回来,坐在了小板凳上,又开始了紧闭双眼。

  龙皓轩和凌子安很是好奇,为什么老是闭上眼睛,装出沉默不语的样子。

  而不远处的潇惋惜这时默默的注视着欧阳寻,心中不由得想到,:为什么他的推理能力这么强?

  对于潇惋惜来说,欧阳寻就是一个神秘的人,那个铁盒是怎么找到的?

  只知道一个地方,就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太神奇了。

  【本小说纯属虚构,人物,时间,地点都是因小说需要而制定的,请勿当真。】

第9章:推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