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章:声音

  韩玉佩此时陷入了两难,肯定不能说对警察说了谎,但又直接的对门卫大爷说的话就是假的了。

  但又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确定了自己对门卫大爷说了谎,警察也也理由怀疑自己也对警察说谎。

  无论是对谁说谎,都是对自己无利有害的。

  就这样,被欧阳寻的问题问到了两难的境地了。

  见韩玉佩轻轻地抿着嘴唇,虽然没有说着什么,但欧阳寻还是能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一种情绪波动频繁。

  由此可见,韩玉佩的确是在隐瞒了什么。

  “我能单独跟你聊几句吗?”欧阳寻向她走来,慢慢的站在了她的面前,说道。

  单独聊几句?一旁的龙皓轩露出了不解之意,心想:他到底要干什么?

  韩玉佩看了看眼前的欧阳寻,见他并没有任何表情时,不由得点点头答应道。

  “你们先出去一下。”

  欧阳寻看过众人后说道,而一旁的龙皓轩也并没有任何的反对,凌子安立马的合上笔记本后跟着潇惋惜,总编离开了办公室。

  而坐在转椅上的龙皓轩也缓缓地起身了,实在是不知道欧阳寻到底要做什么?

  ......

  当众人都离开了办公室后,欧阳寻直接的坐在了椅子上,看了一眼韩玉佩后,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什么。

  “请坐,站了这么久了,一定很累了吧?”

  欧阳寻很绅士的让韩玉佩坐下,而自己也从口袋中拿出了一部电话。

  直接递给了眼前的韩玉佩,淡淡的嘴角处一仰,说道,“打开看一下,你一定会说出你所知道的所有事。”

  韩玉佩看了一眼欧阳寻手上的电话后,稍稍愣住了,不知该如何是好。

  欧阳寻的眼角处一道灵光一闪而过,又继续说道。

  “你确定不看吗?相信我,你不看一定会后悔的。”

  后悔?

  韩玉佩不经的开始遐想起来,自己最后悔的事情就是......

  最后悔的事情当然是没有与自己的妹妹韩玉溪快点相认......

  其实,韩玉佩自己心里经常的想,妹妹韩玉溪自.焚也与自己有很大的关系。

  如果不是自己去找她,不拿出那种东西,妹妹也不会选择自.焚的。

  对此,韩玉佩很是愧疚,对妹妹的愧疚感。

  “相信我。韩玉溪在自.焚前对你说的话都在这里面。”

  欧阳寻开始了最后一次的强烈进攻,他知道在韩玉佩的心里,自己的妹妹是最重要的。

  所以,只要提及韩玉溪的名字,她一定会注意的。

  韩玉佩此时心里感到顿时不对劲,她知道妹妹在假扮自己之后,是用了自己的名字——韩玉佩。

  即便是当了明星之间,也没有改过这个名字,她不知道警方是怎样调查出的。

  见她呼吸声有些急促,喉咙里传来吞下口水的声音,可以看出,她有些不自然。

  “我去过你曾经住的孤儿院,也在孤儿院后面找到了你们埋在树下的铁盒子。”

  “发现了里面有一些写着梦想的卡片,还有一个笔记本。”

  欧阳寻不紧不慢的说道,一边还在观察韩玉佩的表情,动作上的不自然之意。

  韩玉佩听到了他发现了孤儿院里的铁盒子,不由得大吃一惊,心里泛起了惊讶。

  铁盒被发现了,也就是说里面的笔记本警方已经看过了,里面的秘密也随之曝.光了。

  欧阳寻将手上的电话放在办公桌上,仔细的看着她脸上的表情。

  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一丝的惊讶,一丝的掩盖什么东西似的。

  “不用在掩饰什么了,已经不存在了。”

  欧阳寻淡淡地说道着,又重新的将办公桌上的电话拿起来,滑开屏幕,点击‘视频软件’,开始播放里面的视频。

  然后,交给了韩玉佩,当看见了视频时,已经被诡异的视角吸引住了。

  很快,视频中出现了韩玉溪的声音,‘姐姐,当你看到这个视频后,我已经离开了......’

  韩玉佩听到了视频中的声音后,她的心里已经知道了那是妹妹韩玉溪的声音。

  自己不会忘记妹妹韩玉溪的声音,永远也不会忘记。

  ......

  欧阳寻双眼紧闭着,耳朵却听着视频中放出的声音,听的真真切切。

  也感受到韩玉佩那急促的呼吸声,心脏跳动加快的声音,她的情绪很不稳定的声音。

  “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去地府跟你妹妹再续姐妹之情?”

  “这是一个愚蠢的想法。”

  欧阳寻慢慢的睁开眼睛,咧开嘴轻轻地说道着。

  眼前的韩玉佩早已被眼泪覆盖了,脸上那淡淡的妆容也被眼泪融化了,轻轻地哭啼声在自己身边回荡着。

  韩玉佩哭泣着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这么傻......”

  声音中夹杂着一丝的痛苦,一丝的无助,那般的弱小无.能。

  坐在椅子上的欧阳寻见状才放下心来,从她刚刚说的话中,就知道韩玉佩没有寻短见的情绪。

  自己能感觉到,韩玉佩在得知妹妹韩玉溪死.亡之后,曾经想过要和妹妹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可是,她现在挺过来了。

  韩玉佩的心里在想,一定要将妹妹的另一边一起活在自己的身体中,不离不弃。

  “我说过,你不看是会后悔的。”

  欧阳寻看了一眼韩玉佩,淡淡的说道,打断了韩玉佩低落的情绪。

  “对不起...我...”

  韩玉佩将电话放在了办公桌上,轻轻地擦拭着自己眼角处的泪水,努力的将这种情绪压制下去。

  见她如此的情绪变化,欧阳寻也并没有开始下一个话题,只是坐在椅子上紧闭着双眼。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也不知道过了几分钟后,韩玉佩已经收拾好了情绪,除了双眼微微红肿之外,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

  “你是怎么找到我在孤儿院后面,在那颗大树下埋的铁盒子?”

  韩玉佩望着他,心中不由得发出了许多的疑惑。

  欧阳寻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收回了办公桌上的电话后,看了韩玉佩一眼,回答道。

  “一个字,缘,妙不可言。”

  这是,韩玉佩微微的皱起眉头来,盯着欧阳寻的脸颊,睁着眼睛好像在想着什么。

  欧阳寻见状,问道,“你在想什么?”

  “你...你是...你是奇异侦探!”

  韩玉佩大呼说道,眼睛盯着他的脸,自己敢肯定眼前的人就是‘奇异侦探’。

  韩玉佩的工作是记者,而欧阳寻来特殊案件调查组之前,只是一名侦探。

  偶尔帮助警方调查,推理一些困难的案件,而‘奇异侦探’这个名称,还是一些警察开玩笑似的叫的。

  不知不觉,这个名称逐渐的名声大震,在警队里翻起了一股热潮。

  而自己是报社记者,自然的也关注了这件事,多多少少的知道了‘奇异侦探’这个名号。

  有人说:‘奇异侦探’是罪犯的克星。

  不过,究竟有多少人真正的了解过他那?或许,除了潇惋惜之外的人,就没有人知道了吧?

  (祝所有读者劳动节快乐)

  【本小说纯属虚构,人物,时间,地点都是因小说需要而制定的,请勿当真。】

第19章:声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